第255章:白虎令狐 - 最强妖孽

第255章:白虎令狐

光幕,停止了闪烁,一位老者缓缓站了起来,修长的手指轻轻敲着桌子:“本座不敢相信……隆肃省,竟然发生如此大的灵气反哺……而我们距离如此之近却无法察觉,竟然是古松真人和巨灵真人联手封锁了外界信息。” “今日的修行网,你可有看?”另一位老者开口道:“如我等所料,封闭了一切关于灵气反哺的消息。” “他们打算自产自销?”开头的老者冷笑了一声,一掀长袍:“也得问问令狐家答应不答应!” “还等什么!”最后一位,是一个彪形大汉,虽然满头白发,胡子却诡异地是黑色,拍桌子到:“隆肃省……只要经营得当,五十年,不,三十年,必定可形成洞天福地!西川百里家,不就是霸占了蜀王陵福地么?咱们令狐家,若有福地,华西第一妖修家族,能轮得到百里家?” “等?”第一个老者冷笑道:“本座……何曾等过?” “启禀老祖。”就在这时,一位练气弟子飞奔进来:“令狐朝凤公子,已经准备完毕!” “走!”老者仰天大笑:“令狐家……韬光养晦上百年,也该让人族看看令狐家的利爪了!” 三人的身影,迅速消失在房间中。再次出现,已经到了殿宇之外。 那里,有一片宽广的操场,正中央,有一只白虎雕塑,栩栩如生。 而他们面前……是数以百计!黑压压的一片半跪在地上的人群! 说是人群,也不恰当,因为,所有人,此刻,皮肤都诡异的苍白,脸上一道道黑色纹路浮现,手臂上满是白毛,三角形的猫耳,金色的兽瞳。上千人半跪于此,却针落可闻!军纪之严肃,令行禁止,可见一斑。 而他们上空,是一只灵气所化的白虎,足足有上百米长,正在天空中翻腾不已!泄露出的灵压,让周围所有景色,都变得一片模糊。 它呈透明状,虎腹之中,一只白光闪现的砚台,正在其中缓缓旋转。 老者悠然迈步,走到了最前方的青年之前。 这位青年,没有妖化。 “涛儿折损在丹霞宫了。”老者静静地看着他。 “孩儿知道。”青年半跪于地,声音如同标枪一般坚挺。 “如我等所料,没有一方公开了灵气反哺的消息。”老者一只手抚摸上青年的头ding:“这个机会,令狐家决不可放过。” “孩儿明白。” “很好。”老者扫了一眼下方的人群,收回手,目光一闪:“去吧……带上令狐家的啸风军团。等金丹老祖们六个月忙完之后……” 他深吸了一口气,下一秒,一道半步金丹的恐怖气息,可见地形成一道波纹,猛然刷过整个空间!所有人的衣袂都为之翻飞! “在那里,最高处,插上令狐家的白虎旗!” “是!!”数百人齐声回答,声音让地面的石子都在乱跳! “是!!!”前方的青年,猛然仰天发出一声咆哮,目光如火看向老者:“若有ding级世家?” “杀之。”老者淡淡地说。 “若几大势力阻拦?” “杀之。”老者眼中,也带上了一抹嗜血的红色:“百里家韬光养晦上百年,若非无洞天福地,岂是那几家可比!” “若……”青年眼中散发出一种强烈的战意:“有……金丹弟子在百里家挑选的地方?” 老者冷笑着看着青年:“令狐朝凤,本座尚且不知你还畏惧同阶。” “是。”令狐朝凤嗜血地舔了舔嘴唇,直起身来。 他身高大约一米七三左右,脸色苍白,只是眼中带着一抹深深的狠戾,浓得化不开。 他朝老者鞠了一躬,抬起手来,狠狠一挥! 天空中,那只虚化的白虎发出一声震天嘶鸣,下一刻,啸风军团所有人,尽皆化为一道道白色光影,从场中消失。 “族长。”彪形大汉眼睛微眯,走到他身边:“隆肃省,接下来必定是龙虎争锋。凤儿本座相信他的能力,但是,派一名练气大圆满过去,不若……我们亲自过去?” “不……”老者目光微闪:“古松真人已经提醒过了,巨灵真人当时应该也在场,却并未反驳。他们没有开口,却是伤了明家准备对金丹弟子出手的长老。这就是敲山震虎……别仗着大家族就敢在隆肃省耀武扬威,想要百年基业?可以,但是让你们最精锐的后辈过来。” “他为什么这么做?”大汉一愣,问道。 “还有什么”老者冷笑:“他那个弟子,确实令人惊艳。他……这是明目张胆地给弟子划分地盘。” “他就不顾忌?” 老者仰天大笑:“老三,他就是灭了我们令狐家满门,将我们杀得鸡犬不留,又需要什么顾忌?” “隆肃省,谁要想在这场百年基业,五十年后洞天福地的争抢中站稳,谁都得经历真正的血与火考验。”他看向老者,深深道:“不是修士与妖兽,而是……修士和修士,比修士与妖兽,比探索秘境更简单直接,血腥粗暴的战争。” “想站稳,想拿到地盘,就得立威。敌人的人头,就是令狐家最好的立威手段。” 大汉恍然大悟,点了点头,不过眉头一皱:“来的,都是一些一流家族,他们……说句实话,并不比我们令狐家弱啊……” 老者嗤笑了一声,目光看向上空:“是啊……不过,谁又说,我们一定要找同样的一流家族了呢?” 大汉愣了愣,随即目光一亮,不过立刻又皱眉道:“徐舵主?他,可不好惹。” “不好惹,也比和同等家族血拼好得多!”老者收敛笑容,冷冷道:“他现在……有权,但,手底下谁会愿意给他拼命?没错,a级军团都调动起来,他必定能够抵挡这一刀,但是,a级军团可是筑基修士!他一个练气期的舵主,谁会听他的?若是你,你会?” 大汉立刻摇头:“本座当然不会!让本座一个筑基修士听一个练气修士的号令?开什么玩笑!” “那便是了……”老者冷笑道:“他,目前名声正盛,就是最好的立威对象!当他人头挂在羽林卫分部的时候,便是百里家夺下隆肃省洞天福地之时!” 大汉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不过却又道:“但是,那可是金丹弟子啊……” 老者大笑中飘然而去:“老三……你真修到狗肚子里去了……” “金丹真人一天没开口给予他在隆肃省的保护,就是一天默许我们的行为,这是养蛊啊……你懂么?古松真人这是在挑金丹的种子……咱们只管放手去杀,就算肢解了他,古松真人也不会开半句口……” “看着吧,这一次,将他作为首要对象的……绝不止我们令狐家一个……” 这一切,徐阳逸都不知道。 虽然不知道,但是他同样有危机感。不过,饭要一口一口吃,事情要一步一步做。还有六个月的准备时间,第一件事,便是修复自己的左臂。 计都罗睺剑……泉凝月说比她的三台观月更强大的人体兵器,让自己可以战斗,可以释放神通,这才是他要做的第一件事。 “徐道友。”飞机上,泉凝月坐在徐阳逸旁边,看着徐阳逸有些出神地看向窗外,不禁笑道:“怎么了?” 他们并没有包机,虽然灵石和华夏币的兑换在1:20000,不过,凡人世界收灵石的,就只有秦皇朝一个奇葩公司。说起来,他们的华夏币储备并不丰富。 三个位置的座位,徐阳逸坐在窗边,泉凝月坐在他旁边,而最外面,坐的是牡丹。 她,君蛮,秦雪銮,墨夜雨,早就回到了明水省分部,徐阳逸绝不会将自己杀了千刃的事情乱说。当明水省羽林卫发现千刃失踪一年以上,必定会有人报告上去。 “没什么。”徐阳逸穿着笔挺的西装,就是左臂有些空空荡荡,收回目光,笑道:“我只是在想,什么时候能够不使用飞机,而是肉身飞翔于天空。” “咳……”牡丹轻咳了一声:“团……舵主,练气期借用飞行法器也可以飞行。不过对比起筑基期,只是低空飞行。筑基期可达两千米左右的高度,速度和飞机无二。练气期却只能在一千米以下飞星,速度更达不到。至于‘自由飞翔’么……” 她笑了笑:“或许您不记得,不过作为您的助理,我有义务提醒您,华夏修行法规定过,除非特别紧急的情况,严禁高空飞行。毕竟,建国初期发生过四五次修士和飞机相撞的案件。” “我也就是想一下而已。”徐阳逸笑着闭上眼睛:“还是古修好啊。” “徐道友想这个,不如想想怎么让我师尊降价的好。”泉凝月一副小萝莉的样子,拿出一包零食吃了起来,咯咯笑道:“我师尊出手,可不便宜,除非给金丹老祖炼器,他老人家都十年没出过手了。上一次为巨灵老祖炼制一柄飞锤,价格可是三千块上品灵石,相当于三十万中品灵石。换成华夏币,数都数不清。央行?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