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计都罗睺剑(一) - 最强妖孽

第256章:计都罗睺剑(一)

她笑的没心没肺,是啊,几大炼器宗师之一,还是用的自己的秘藏,这价格,徐阳逸就算再富有,现在也是开不起的。 徐阳逸苦笑:“没有折扣?” 小萝莉一根手指头在他面前直晃,眯着眼睛笑的如同狐狸:“就算凡人世界,品牌店都没有折扣。你居然想在修行界炼器宗师身上要折扣,你太抠了。” 徐阳逸苦笑摇头,三十万中品灵石,他不是付不起,不过……这才只是对方的出手费用而已。 炼器,从来不是一次成功的事情。只能祈祷一次成功,不过,准备的材料嘛……多准备了,那是肯定拿不回来的,谁都心知肚明,这是炼器师的红包。就算金丹老祖也不会干这种事。 如果一次没练成,那么其他材料,炼器师大爷是绝对不会给他准备的,还要他自己去找……计都罗睺剑,真不知道要用多少材料。 “再告诉你一个噩耗。”泉凝月笑的非常开心,看到无往不利的团长有难,她很是没心没肺:“我的九阴绝脉,用了五千块上品灵石,你的这只手嘛……” 她咯咯笑着跌进座椅:“哎呀……臣妾算不清了……哈哈哈!” “咳。”作为洋芋粉丝团的重要人物,牡丹非常不满意,轻轻咳了一声:“你好像很幸灾乐祸啊。” “哪能呢……我这是满心满意为团长打算呢……哈哈哈!咯咯……咳……咳……” 被饼干呛到了,泉凝月咳得很厉害。牡丹悲天悯人地看了她一眼:“自作孽,不可活。” 飞机飞的很快,高木崖道场位于帝都,距离明水省不算太远。当他们刚降落到机场的时候。才出候机大厅,却立刻被两个人缠上了。 两个少年……一男一女,男的挺帅,长相有点类似……那个谁?徐阳逸没想起来,好像是一个歌星。女的……怎么说呢……很有……韵味。看出来仔细打扮了一番,腮红,眼影,口红,无一不到位。 这是一个非常细心而且爱漂亮的女人。 但是……这隐藏不了对方的一百七十斤以上的体重! “哎哟……”就在女子靠近徐阳逸的时候,高跟鞋一顿,整个身体就倒了下去。 嗯,女人摔倒,一定是要男人扶一下的,然而……身边的帅哥看都没看她一眼,上来就给了徐阳逸一个深深的拥抱。 “徐哥!你太帅了!我都爱死你了!你知不知道听说你要来我准备了多久!昨天还在担心穿这一身见你会不会太唐突!偶像啊!你不知道……” “七师弟。”泉凝月冷冰冰的声音打断了他:“三师姐也就算了,你怎么也跟着出来了?” 帅哥看都没看她,鬼都听得出来是敷衍地说:“哦,五师姐,回来了啊……徐哥,我跟你说,我们这次十位弟子,其中七位男弟子,都想见您一面!就算见不到,也请您一定要签个名!卧槽!丹霞宫啊!丹霞宫绝地啊!我今天总算看到了活人……哎哟……师姐,有,有话好说,你放手!不放我急了啊!” 泉凝月一把扯着他的耳朵,不悦道:“带路。” “真是。”帅哥哼了一声:“我才跟偶像见了几面而已,话都没说几句……急着投胎还是奔丧啊……” “你找死?”泉凝月毫不客气地在对方光洁的黑西装小腿上来了一脚----以她的身高,她只能踢到这里。 “哎?三师姐呢?”帅哥立刻转移话题:“她不是和我一起出来的吗?还画了半天的妆?哦,对了,徐哥,她也是您的粉丝!什么洋芋团的其中一名!特狂热那种!抱枕都从皮卡丘换成了您的模样!” 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徐阳逸嘴角抽了抽:“呵呵,谢谢,抬爱了……” “没什么!”帅哥立刻眼冒星星:“我们的抱枕也都是这样!” “师弟……”一个冷若冰霜的声音从帅哥身边传来,三师姐不阴不阳地看着他:“很好……回去,我们再慢慢算账。” 回过头看着徐阳逸,笑的宛若桃花盛开:“徐团长,我是你的粉丝,任何网路上对你不利的言论,我们都会义务抹杀。任何对你不利的人,都是我们粉丝团的敌人!” “呵呵……”徐阳逸笑道:“谢谢。” “您放心。”三师姐看着他的左手:“师尊一定会修好的,泉师妹都修好了,您这只是一条手臂而已,我们,我们都会劝他减价的……” “谢谢。”徐阳逸说道:“不过抱枕……” “放心好了,师尊对我们很好的!”帅哥立刻补充。 “谢谢,不过抱枕……” “哎呀,你看我,徐哥你这还没休息吧,来,我带几位去住所!” 好吧……抱枕就这样让它胎死腹中好了,看样子对方选择性无视的技能已经点满了。 一行人,走到了一个帝都已经可以被称为文物的四合院门口。三师姐和小帅哥神色都郑重了起来,鞠了一躬:“徐团长,虽然我们很想跟着进去,但是师尊最近都在忙着给一个什么妖修家族打造一件非常难用的法器,根本不准我们进去……” “谢了。”徐阳逸含笑点头,和泉凝月一起推门走了进去。 刚推开们,他的就愣了愣,因为,四合院中,坐着不少人。 有的穿长袍,有的穿西装,有的穿中山装,穿着不已。但是,每一个人都朝这个刚进门的年轻人看了看,一眼之间,让他灵识如同被巨手捏住!狠狠震了震! 他深吸一口气,并没有躲避,更没有惊慌失措,而是一个个看了过去。 现场,共有七个人,每一个,年纪都不轻了。即便看上去最年轻的那个,仿佛三十多岁的男子,眼神中也充满了岁月的沧桑之感。他立刻明白,这里,坐着……七位筑基前辈! 这就是旁门大师的面子! 想打造东西? 可以,排队。别给我说你是某某家的某某,你前面还有金丹老祖在排队,你不排?插队?行,看看其他人拍不拍的死你! 也没有什么端茶送礼,就这个四合院,你爱排不排,老子都在里面炼器。不爱?可以,另谋高就。高宗师这里你,以及你身后的家族,以后也不用来问了。 当然,这只是针对那些略有薄名的修士,而且往往都是散修,或者寄居家族的食客。真正的老大,像是半步金丹,甚至金丹真人,或者一方势力主。排队是排队,另有雅座。 自己,若丹道有成,照样可以这么牛逼!这么摆谱!谁敢置喙! 徐阳逸收敛心中的想法,朝所有人微微鞠躬:“晚辈见过各位前辈。” “徐舵主么?”一位圆圆脸的筑基修士笑了笑:“一表人才啊,本座有一事好奇,不知徐舵主愿不愿解答。” “当不得舵主两字。”徐阳逸不亢不卑地笑道:“前辈若有什么问题,若晚辈所知,一定尽力解答。” 一位满脸皱纹的老者抬起头来,微微点了点头:“不骄不躁,进退有度,从容自若,且不论你是否运气使然,这份气度,后辈中不多。” 圆脸筑基修士笑着点了点头:“徐舵主,这次丹霞宫之行。本座还是第一次如此注意一个后辈。只是不知……” 他顿了顿,看似闲谈地说:“折损的人员,徐舵主准备如何填补? 徐阳逸笑道:“回前辈,第一次如何选拔,这次仍然如何选拔。” 圆脸修士含笑道:“本座有一位弟子,资质上佳,悟性极高。想必可入徐舵主法眼。” 徐阳逸不动声色地看了那位修士一眼,能在这里排队的,别看就是坐在这个四合院中。但地位绝对不会太低,就算地位不高,也绝对家资丰厚。但是…… 这关他屁事? 莫非这些筑基大修士认为……高木崖这里要排队,徐团长这里就不需要甄选? “前辈。”徐阳逸淡然道:“刑天军团上一次就是选拔,这一次,同样会采用选拔。如果前辈对弟子有信心,晚辈会格外留意。” 这就是对筑基大修士说不了。 “后辈。”就在此刻,一位妇女微微笑道:“你可知……他是谁?” 徐阳逸微微鞠躬:“晚辈平时极少接触修行圈,有眼不识泰山,并不认识。” “既然你都知道是泰山了……”圆脸修士收敛了笑容,似笑非笑地看着徐阳逸:“不准备卖泰山一个薄面?” 徐阳逸目光一闪,刹那之间,心跳缓了半分。 他不动声色,对方……竟然放出了筑基灵压! “我说。”这一次,徐阳逸还没开口,门“哗啦”一声被打开了,一位穿着古式布袍的老者,却精神矍铄地走出,淡淡看了几个筑基修士一眼:“怎么,你们当这里是哪里?” “高宗师。”“高宗师,王某这里有礼了。”“高宗师,百忙之中您怎么出来了?” “呵呵……”高木崖并没有看徐阳逸,而是老鹰一般深深刮了其他几人一眼,他精瘦的脸上,留着一把胡须,随着笑声,胡须丝丝飘起:“我不出来?” “我不出来……就由着你们欺负本座的后辈?!”最后一句话,他声音猛然拔高,眸子如电,从几个人身上一一扫过。

上一篇   第255章:白虎令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