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计都罗睺剑(二) - 最强妖孽

第257章:计都罗睺剑(二)

圆脸修士猛然一愣,徐阳逸……不是来找高木崖宗师打造断臂的吗? 怎么……高木崖宗师认对方为后辈?出来也是为了对方? 不对吧?徐阳逸现在名气是高,但是也轮不到一位炼器宗师亲自出来迎接吧? 他不知道,在炼丹拍卖会上,徐阳逸就驳过高木崖面子。高木崖的宝贝徒弟泉凝月还在对方手下,还好好地送出来了! 华夏修行网上,可没有披露其他几个人的底细,只说了泉凝月的名字而已! 三师姐神出鬼没地出现在高木崖身后,端上一口茶,高木崖一口喝下去,丝毫没有什么宗师风范,更没有宗师架子。三师姐帮他揉着肩膀,不停地在老头子耳边低语什么。数秒后,高木崖眼睛一瞪,狠狠灌了口茶,呸一声吐到了地上。 “长能耐了啊……一个二个的……”他眼睛鹰一样看着圆脸修士,阴测测地说:“在我高木崖门口,也敢欺凌本座后辈……你是一心堂的二当家对吧?” 话刚说完,三师姐搬来一把椅子,高木崖大刺刺地坐下,挥了挥手。 所有人,都选择性地离开了胖子周围一米远。 高老头炼器手法厉害,还有个更厉害的说法。 那就是他的脾气。 护犊子! 他说是后辈,不管是不是都是。惹恼了他,谁的账都不买!当初浮云老祖初入金丹,何等威严无边,派座下弟子来到高木崖这里求打造一柄法宝。却因为等得太久,将一位弟子训斥了几句,仅此而已,得到的却是高木崖“从此不做浮云真人的单子”这句话。 要不然,筑基修士何等稀少?一次性出现七个,还是在这个小院子?真当他们有这么多时间,这么大闲心在这里等? 圆脸修士的脸色,已经有些变了,浮云老祖可以不鸟高木崖,他不行! “高宗师。”圆脸胖子咬了咬牙,笑道:“本座真的不知道他是你的弟子。” 高木崖根本没理他,数秒后,才双眼一翻;“还呆着干什么?” “啊?” “走啊!”高木崖没好气地招了招手,三师姐立刻拿出一根水烟点上,云烟雾缭之中,高木崖冷哼了一声:“听不懂话?还看不懂手势?你们一心堂的单子,十年之内本座不接了。” “啊?!高宗师!我们可是排了……” “十五年。”高木崖深深吸了口烟,含笑看向三师姐:“烟丝不错,哪里来的?” “徐舵主给的。”三师姐肉拳轻锤,笑比桃花,一边不忘朝徐阳逸挤挤眼。徐阳逸哭笑不得地点了点头。 抱枕……就抱枕吧……男的女的,咱也认了……猫八二不是也和自己睡过么…… 就当没听到过不是么…… 嗯?节操?那是什么? “……明白了……”圆脸修士深深吸了一口气,却咬牙拱了拱手,鞠了一躬:“这次,是一心堂孟浪了,回去之后,自有薄礼备上。” 徐阳逸目光微微闪动。炼器宗师的派头,他今天算见识到了。 他进入旁门不久,才数年,还不知道旁门对于修行界能影响到什么地步。但是,今日的事情,完全可以管中窥豹。 一位筑基修士,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对方还半个屁都不敢放。就因为高木崖说他是自己的后辈。 “小子。”高木崖放下烟枪,朝徐阳逸抬了抬下巴:“跟老夫进来。” 所有人,这次全部选择了理智的沉默。 插队?那是什么?奴家不知道啊,这里从来没有多一个人呢。 徐阳逸随着高木崖走了进去。里面的陈设很简单,四合院嘛,能有多大,古色古香的一套家具。隐隐有淡香飘来。和帝都大多数四合院一样,有床,有电视,甚至有电脑。不过,高木崖朝着客厅中一幅鲁班的画像拜了一拜之后,他周围的场景瞬间朦胧起来。 “非常高明的传送法阵……外加灵识辨别途径……”他闭上眼,这种场景太熟悉了。传送的时候不闭眼,会带来头晕目眩这些后遗症:“不……还有攻击手段,封禁手段……这幅鲁班图,不一般啊。” 睁开眼时,就算是他,也不禁瞳孔一缩,震撼地深吸了一口气。 这里……是地下。 然而,空间极为广大!竟然看上去高达数公里方圆! 头ding上,大约有百多米高,粗狂的岩石ding部丝毫不加装饰。不……或者说这里整体风格都异常粗犷,除了地面上平整了一下之外。然而,也仅仅是平整。 山洞中平整了一下怎样,现在就是怎样。然而,这里却根本不显得空旷。而是热浪滔天。 正中央,一个九头鸟模样的巨型熔炉,不知道何物制成,足足有三四百米大小!站立于一团数百米大小的熔岩之中。每一个鸟头都有二三十米,看似铜质外壳,却仿若透明,从它的双足之中,地心火焰被一股股引导出来,传播到九个鸟头中。而随着每一次热力的通过,整个鸟都散发出一阵白光。 正是因为这些光,这里才显得无比透亮。丝毫没有地底的昏暗之感。 而九个鸟头,随着前面的修士掐诀,一道数米粗的火柱,猛然喷出!前方锻造的东西,必定会爆发出一阵“兹兹”之声。 鸟头下方,是九个对应的,雕刻着九种神兽的工作台。同样有十余米大小。而在其他地方,极其有规律地排列着足足近百个铸造台!每一个铸造台前方,都有一名修士挥动手中宝光闪烁的锤子奋力夯下。而周围,是围绕这个铸造台的五六个风格狂野的工作台,每一个人,都听从主铸造台上的命令,不时打磨一些零件,或者加工一些天才地宝。 “本座的东西贵,是贵的有道理的。”就在这时,徐阳逸的念头被高木崖的话拉了回来:“财法侣地,财排第一。本座不仅要养自己,更要养他们。” “在本座这里,所有有资格站上铸造台的,至少都是筑基修士。”高木崖志得意满地指着九头巨鸟的熔炉:“而在那里站着的,尽皆都是筑基大圆满。本座的助手,更是半步金丹。”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这片地下熔炉。也就是说,在这里,有几十名筑基修士!高达近两千的练气修士!还有九名筑基大圆满!一名半步金丹! 这……简直是一股不输于ding尖势力的强大势力! “是不是觉得本座这里,就是一个宗门?”仿佛看出了他的心思,高木崖带着他站在原地,笑道:“因为,它就是一个宗门。” “任何旁门宗师,修炼到宗师的地步,必定会形成这种宗门。”他转过头,深深看着徐阳逸:“你,明白了么?” 徐阳逸愣了愣,随即恍然大悟! 这些话,高木崖与其说是说给他听,不如说是说给他背后那个虚拟的“炼丹大师”听。 旁门,一身好技术,如果没有这股力量,会怎么样? 现在,大家都在捧高各大宗师。这是因为各大宗师都和其他企业,家族,势力有了盘根错节的交易。世界上最牢固的网,就是利益的网。这也是财法侣地财排第一的另一层意义。而……他们声名鹊起之时呢? 若没有这样的一股力量,他们成名之时,就是他们被那些金丹老祖豢养起来,与世隔绝之时。 “晚辈懂了。”徐阳逸朝着高木崖深深拱了拱手:“谢前辈提点,晚辈会如实转告。” “本座不是担心他,是担心你。”高木崖笑了笑:“一旦发生最坏的结果,你同样会受到牵连。丹道……之所以没有爆发,一,它的产能太低,不能给予那些丹液家族,势力致命的打击。二,那位炼丹师一天不能炼筑基丹药,一天不会真正步入修行界的上流社会。” 徐阳逸沉声道:“反过来说,他一旦踏入,那么我,这个在他前面的人,他的代理人,就会受到牵连?” “这是一定的。”高木崖有些感慨地看着周围:“我的三师兄,五师妹……何等惊才绝艳……若他们还在世,必定比本座更强……可惜,天妒英才……他们,并没有像本座那样保护好自己……声名鹊起之日,便是他们丧命之时……小子,旁门对修行界的影响,远比你想象中的更重。更何况失传百余年的丹道。” 沉默,过了数秒,高木崖摆了摆手:“罢了,随我来。” 两人再次走到了一个传送法阵上。这一次,高木崖开启地比之前更加谨慎,甚至滴上了一滴鲜血,传送阵才冒起了道道白光。 数秒后,徐阳逸睁眼之时。已经进入了一个有些凌乱的房间。 房间不大,大约二十米长宽,正中央,有一张三四米长的桌子,桌子旁边,堆着无数书籍,卷轴,还有散乱的笔。 而让他目光一凝的,是这个房间的上空! 它没有屋ding,屋ding不知道用何种材料做成,几近透明,而此刻,屋ding上,一道虚无的灵气之线,仿佛有人执笔,正在绘制着一幅图画! 那,是一只手。 左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