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计都罗睺剑(三) - 最强妖孽

第258章:计都罗睺剑(三)

灵气线条笔走龙蛇,一丝丝地绘制,从外形上看起来,和普通的手毫无差别,但是,上面一道道玄奥的符文满布,并且,这只手的图形,是解剖图! 肌理张开的内部,是一枚枚他一眼看到都会眩晕的繁复符文,一个个精巧到极致的零件。还有一件件他根本叫不出来的名字的天才地宝。这些东西,都被另一条灵气,一条红色的灵气,在下方书写着一行行说明。 徐阳逸忍不住看了过去,他已经猜到了一些,心脏都为之停跳了半分。手不由自主地摸向了自己的左手伤口。 “龙须钢,星影铁,日照香炉,鎏金赤玉……兹……”徐阳逸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些东西……任何一样,都是论克来卖的! “小子,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仿佛很欣赏徐阳逸惊讶的脸色,高木崖拈着胡须笑道:“若不是看你完须完尾地把泉小妞带了回来,别看这里乱七八糟……这间房间你都进不来。” “确实……很珍‘贵。’”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道。 “如果去掉珍字是不是更恰当?”高木崖大笑道:“这才是真正的炼器术……将无数种材料糅合到一起,形成完美的造物。灵气为血,材料为脉,图纸为形。这件东西,乃是炼器的至高杰作。” 徐阳逸按捺住波动的心神,继续仔仔细细地看了过去。 它看起来并不夸张,也无威势,却就是有一种神器一般的感觉,让人无法不瞩目它。仿佛黑夜中的星辰,透亮无比。 手臂的肩膀,手肘,掌心位置,被那只笔点出了三个巨大的光点,围绕着它们,徐阳逸看到了一柄剑的图形,一柄精巧到极致,也凶悍诡异到极致的剑! 它藏于小臂之中。除此之外,这只手臂没有其他任何武器。而它的大臂,展开之后,竟然是一对黑色的机关翅膀图案! 这些,都被一点点地标注在旁边,整只手臂,标出的注意点,数十上百!让不懂炼器的人,一看之下就感觉头晕脑胀。懂炼器的人,看一眼之后,便无法自拔。 “我敢说……”许久,高木崖的声音,才缓缓响起。和之前不同,他的声音,此刻充满了热情和激动,仿佛也完全醉心进去:“这他妈的……就是炼器史上最伟大的杰作!” “来吧……来看看吧……这就是最强悍的人体法宝----计都罗睺剑!” “数十年了……得到它的数十年后,本座从未找到一人可以匹配它……它设计之精妙,威力之恐怖……简直……好像仙人造物一般!它,已经脱离了现代造物的可能!只有古修,或者,或者外星人!外星修士,才可以造出如此完美的作品!” 徐阳逸收回了目光,果然,果然这就是计都罗睺剑。泉凝月对他说过无数次的图纸。只是,他完全没想到,这份图纸,会以这样的方式表现。 高木崖也收回了目光,他看向了徐阳逸。不过,看徐阳逸的眼神,并不是看人,而是仿佛在看一件承载物。 徐阳逸没有丝毫愤怒,更不会有所害羞,而是坦坦荡荡地任由他观看。 不知道过了多久,高木崖才收回目光,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而是轻轻打了个响指。 刹那之间,房间中一片光芒闪起,将这里照耀得无比透亮。 “看上面。”高木崖此刻仿佛收回了神智,毫不介意地将一把椅子扶起,吹了吹,一屁股坐了下去。 徐阳逸往上一看,顿时,目光立刻凝重起来。 上方,二十名穿着黑色衣服的人影,站位看似稀疏,实则第二眼就会让人感觉有些眩晕。显然是一种极其高深的阵图。 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手上,每一个人都发出一道白色灵光,全部汇聚到一支白光大放的古毛笔之上。而毛笔尖端,射出一道更加纯粹的白光,正是绘制计都罗睺剑的灵光! 而另一边,同样是二十名修士,同样是人手一道红光,汇聚到一方小印之上,全神贯注地引导着红光。 就在这一刻,光华的亮起仿佛驱散了房间中看不见的阻隔。徐阳逸立刻感受到了两件事。 第一件,这些修士的气息,平稳中带着显而易见的劳损,显然,这项工作对他们来说,相当艰难。 第二……这些修士,全部都是筑基修士! 四十位筑基前辈勾勒出的图纸! “小子,你以为,老夫收的价格高?”高木崖朝着上方抬了抬下巴:“光拓印图纸这一份工作,非筑基修士不能胜任。也就是你,除了你,其他练气期修士想要本座这份图纸。就算本座愿意,本座座下这些弟子都不愿意!” 徐阳逸意识到了第三件事。 计都罗睺剑……很贵,非常贵,贵到一个他可能接受不起的地步。 “拓印?”徐阳逸皱了皱眉眉头,这个词语,别有深意。 “据晚辈所知,拓印,也称‘拓石’,是把石碑或器物上的文字或图画印在纸上。古代是把坚韧的薄纸事先浸湿,再敷在石碑上面,待纸张干燥后用刷子蘸墨,使墨均匀地涂布纸上,然后把纸揭下来。”他若有所思地说:“前辈如果这个词没用错,那么……计都罗睺剑的本体……” “石头?”他眼睛一亮,看着已经惊讶无比的高木崖,随后,福至心灵地开口道:“不!不可能是石头,左手……左手……没错,没错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目光直视高木崖:“不是石头……而是……骨头!” “天载真人给您的原本,是刻在骨头上的!您现在正在设法让它复原!对么!” “刷!”高木崖猛然站了起来,愕然看着徐阳逸,许久,仿佛想抽水烟,却在腰上摸了半天都没摸到烟杆。咋把着嘴巴深深看着徐阳逸:“泉妞儿说你举一反三,思维迅速无比……还真是……让本座吃了一惊啊……” “聪明,从本座一个词上,竟然猜出了计都罗睺剑的真相。虽然……就差那么一点。” 徐阳逸诚恳地笑道:“还请前辈明示。” 高木崖看着徐阳逸,片刻后,才说道:“原本,本来不打算给你看的……不过,现在,本座倒有了一个新的想法……” 他猛然一挥手,刹那之间,在四十位筑基修士头ding,有一样隐藏于黑暗之中的东西,终于发出了道道幽光。 那……还是一只手。 不过,却只是手的骨头! 一根完整的,黑色的,形状极其古怪的骨头。 眼睛看不清,徐阳逸闭上眼,灵识全部散开。而他灵识散开的时候,他没看到,身边的高木崖眼睛一亮,深深点了点头。 “好强大的灵识……虽然对于本座来说,不过尔尔……但是对于练气期,却足以称得上强大二字,至少,比同阶修士高出五分之一,不,不对……这是……四分之一?不,三分之一?竟然近乎大圆满?” 就在徐阳逸的灵识笼罩那根骨头的时候,他脑海中,已经出现了对应的图像。 那,是一根和普通人长度,粗度都没有分别的手骨。 但是……那根手骨的造型,绝对不同! 普通人,都是大臂,小臂,每一处地方两根骨头。这根手骨……它还是两根骨头。然而,这两根骨头不是直统统的,反而……呈现出一种麻花状!相互纠结在一起!仿佛枯树盘根! 这些“树根”上,每一寸都刻着徐阳逸根本看不懂的符箓。诡异的是,在“树根”的交错处,有五个明显的窟窿。那里……仿佛是能放进什么东西,或者是……曾经放进去过什么东西一样。 “这并非人类的手骨。更像是妖族的手骨。并且是修成人形的妖修。”徐阳逸肯定地睁开眼睛:“而且,它还不是妖兽成妖,或者是草木精石,或者是别的什么。” 高木崖眯着眼看着他,许久才说:“是草木。” “妖兽的话,它这样的骨头根本无法行动。会搅碎它原本的神经和肌肉。石头,或者其他非生物形态,比如水,云等等,它们的骨骼会更轻。这根手骨,起到的作用只是加固身体的凝结,所以,本座推断,这只妖修,它体内并无血肉。” “那几个孔洞?”徐阳逸问道。 “或许……是植物类妖修结出的果实?”高木崖摇了摇头:“这一点,本座并未参透。不过,关于这只手臂,我有两点要告诉你。” “第一。”他竖起一根指头:“它,距今的确切年龄,是两千两百年至两千四百年之间。” “两千两百年……”听到这个词语,徐阳逸眉头微皱,过目不忘的丹灵立刻浮现出了一些记忆。 那些记忆,来自于丹霞宫,来自于这个世界上可能现存至今最古老的妖修。 “两千两百年……两千两百年……”猛然,他眼睛一亮,失声低语:“汉末!” “汉末?”高木崖点了点头:“没错,就是汉末。怎么?小子你有线索?” 徐阳逸摇了摇头,汉末……小青曾说过……汉末的某一天,所有古修,全部消失了! “第二。”高木崖看着徐阳逸的眼睛:“这只手臂……是被人砍下来的。” 徐阳逸目光爆闪,那个时代的妖修何其强悍,竟然被人斩掉左臂! 汉代,出了张道陵道祖,汉代,佛教传入华夏,汉代,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三大超级宗门站稳脚跟的同时,所有修士消失……这中间,到底隐藏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