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计都罗睺剑(三) - 最强妖孽

第259章:计都罗睺剑(三)

他没有多想,这个谜底,或许很诱人,或许,很害人。 现在,他即便知道了什么,也绝不是参与进去的时候。活帝器,仿佛揭开的一张云烟雾缭的大幕。好似知道了什么,仔细看去,却全是线头,中间是一片缭绕得密密麻麻的线。 屋子里,有些安静,两人都各有所思,许久,高木崖居然率先开了口。 “小子。”他沉吟片刻,说道:“你可有听说过……夺舍?” 徐阳逸目光一闪,这个词语,太久远了,或者说,在如今的修行界,这个词,是一个禁语。 修士,即便是练气修士,也是能够精魂出窍的。修士的精魂,或者俗称灵魂,意志,远超凡人强大。而许多修士寿元将近之时,会将精魂存入某些器物,一旦和人身体进行了身体接触,立刻会吞噬凡人的精魂,从而达到转世重修的结果。 修行法院在建国后,立刻颁布了对应法案,夺舍者,永镇魂魄,永不超生。并且焚毁了所有关于夺舍的功法,神通,如今,夺舍这个词,见过的不会超过四位数。 看到徐阳逸轻轻点了点头,高木崖带着一抹压抑不住的兴奋舔了舔嘴唇:“小子,夺舍这个东西,全凭一抹意志。高阶修士和低阶修士在这个层面上没有任何区别。一旦一方的意志侵入另一方,双方都是一场生死战。但是,一方有为依托,一方没有为依托。所以,往往最后的结果,都是夺舍的那一方失败。” “夺舍方,是为了转世重修,这一抹意志,带着对方最重要的记忆。比如……宝库,功法,神通,一旦夺舍失败,所有记忆全都会被夺舍方消化!” 徐阳逸深深看着高木崖:“您是觉得,这里面可能藏着一抹臂骨主人的意志?” “有1%都不到的可能。”高木崖笑道:“但是,更大的可能是没有,因为,既然这只手臂是被斩下来的,当时的情况必定凶险万分。手臂主人根本没空施展寄托意志的神通。那时候,可谓生死一线,分秒必争。第二,再强大的意志,也不可能存在两千年。而一旦夺舍的意志消散,空余记忆,那么,你可就捡了天大的便宜!” “您为什么告诉我这些?”徐阳逸沉默片刻,平静地问。 “你说呢?”高木崖看着徐阳逸,嘿嘿笑道:“远古大妖的骨骸……或许可能存在的一抹大妖记忆……你,难道一点都不心动?” 徐阳逸没有开口,高木崖的意思很明白。他,不想为徐阳逸做图纸上的计都罗睺剑,而是……想让徐阳逸尝试直接接驳骸骨! 为此,他对徐阳逸坦言了这么做可能带来的结果。 最坏的,就是一旦真的有大妖意志,徐阳逸又没有抵抗住,那么……就是大妖借徐阳逸的复生!而徐阳逸,永远在人世间除名! 沉默,徐阳逸没有开口,沉思片刻,抬头道:“前辈,晚辈想看看这只手。” 高木崖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许久,赞赏地点了点头:“听到这个疯狂的计划,你竟然没有拔腿就跑,真可谓是胆大包天……” 徐阳逸笑了笑:“世界上,本就没有不担风险的事情。无论如何,总是值得去尝试。” 高木崖深深地看了他数秒,没有再说什么,招了招手,天空中,白色,红色的灵光陡然停了下来。随即,那只黑色的手臂,轻轻飘了过来。被他一把抓在手中。 他嘿嘿一笑,忽然之间,手中灵气暴涨! “嗡嗡嗡!”一片火红色的光华从他手中冒出,刹那之间,便形成一柄半米长的大锤。上面雕刻着数只鸟兽的模样,锤头的两端,一团火红色的火焰,和一团冰蓝色的火焰,让房间内顿时一半热浪滔天,一半冰寒如冬。 “小子……看好了!”高木崖一声大喝,猛然朝着那只手臂一锤而下! “刷!”这间二十米的房间中,一红一蓝两道气浪突兀掀起,即便他刻意避开徐阳逸,徐阳逸同样感觉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极度的危险! 这一锤……若是瞄准他,他根本不可能活下来! “咚!!!”一声巨响!锤子准确无误地击中黑色臂骨,整间房间都猛然一颤!这一锤若是砸到地面,必定是一个不知道多大的深坑。然而,黑色臂骨动都没有动一下! 甚至灵气的冲击波,连它臂骨下的桌子都没有震动一分! 徐阳逸目光微微波动,以手接触,高木崖这是告诉他,他获得图纸如此之久,若有意志,早夺舍了。而以法宝猛击,则是告诉他,这只手臂的坚固程度,远超他的预想之外! 高木崖没有再开口,屈指一弹,那只臂骨立刻飞了过来。落在徐阳逸面前。 徐阳逸的手指,带着一丝凝聚到极致的灵识,轻轻在手臂上划过。夺舍,在没有触碰到自己的气海之前,绝不可能出现。只有这只手臂真正安装上了,自己第一次调动功法,和气海联动,才会知道是否有这个危险。 整只手臂,很轻,非常轻,质地更是无比古怪,并非骨质,也绝非树根,他的手掌一路向下,仔仔细细地探查着每一处地方。 数十分钟后,他准备撤回手,然而,就在此刻,他忽然感觉,手掌刚才微微痒了一下。 这种痒……就像……有人不经意地动了动小指,在他敏感的手心轻轻划过一般…… 他的脑海,瞬间警铃大作!倒抽了一口凉气,猛然收回自己的手! 谁在自己掌心划了一下? 谁动了? 他没有动,他非常肯定!那么,动的就是…… “艹!!”他猛然一声大喝,浑身顷刻被冷汗布满!然而,晚了! 刹那之间,一股比刚才高木崖挥动法宝强烈万倍的危机感直冲徐阳逸脑海!几乎就在同时,那只黑色死寂的手骨,手掌竟然猛然抓住了徐阳逸的手! “怎么可能?!”高木崖难以置信的惊呼从旁边传来,他圆睁双眼,嘴巴大张,震撼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那只臂骨……和徐阳逸的手,十指相扣,根本没有半点空隙! “不可能……这不可能!”高木崖急的浑身冒汗,然而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他炼器一辈子,从未见过这种情况! 天材地宝……竟然……动了! 徐阳逸胸口急剧起伏,就在这一瞬间,他全身的灵气,被完全封禁,他也从未听说过这种情况!任何书上,案例,教材中都从未讲过!而且……更重要的是…… 他能感觉到,他的身体里,血液在沸腾,与这只诡异的黑色手臂,竟然在…… 共振!! 就仿佛子体遇到了母体一般! 紧接着,不到半秒,徐阳逸脑海中,无数画面潮水一样冲入他的脑海!他整个人,就这样保持着刚才的姿势,甚至眼神都没有变化。静静立在原地。 他的神智,仿佛处在一个极其遥远的空间,以上帝视角看着这些画面。 他看到了……一片弘大的场地,地面怪石林立,一个个玄奥的符箓被刻在地面,每一个都有数十米大小,六个模样古怪的鼎悬浮半空。这六只鼎……非常奇特,其中一尊,是耳熟能详的四方四足鼎,刻满无数图腾,而其他几个,甚至已经不能说鼎了,他能看到的其中一个,是一个骨头……一个足足有数米大小的妖兽头骨!而它旁边,隐约仿佛是一个罗盘模样的东西。 视线,迅速被拉开,他看到了……在这些鼎周围……是数百修士! “扑!”看到这幅画面的同时,他全身气血翻涌,一口鲜血根本控制不住就喷了出来! “小子!”高木崖眼睛都红了,他不是急徐阳逸,而是急这幅炼器史上的最高杰作发生的这种异变!为什么自己就没有? “你到底怎么样?” 徐阳逸没有开口,他现在,仿佛灵魂出体一般,外物根本看不到,只能看到自己脑海中那些零碎的画面。 让他吐血的,是这数百修士……任何一个,他就算在记忆里看一眼,就让他根基不稳。他看到了……所有人都站在空中,有人背后一片黑色的混沌,无数黑鸦从中飞出。有人脚踏一只麒麟,仙风道骨。有枯瘦老妪端坐于一个十余米的飞翔骷髅之上,两道绿色火焰从骷髅眼中串起,直达天际。 记忆中,感觉不到境界,然而,直觉却告诉他,任何一个人,几乎都是堪比小青的强者! 没有为什么,只是身体的感觉,画面的感觉,就是这样! “刷!”画面再次转动,他看到了……一条通天光柱! 光柱……恐怕高达上百公里范围!而在光柱之中,有一道……天地之桥! 桥也并不恰当,确切地说,是一道阶梯……一道通往天上的阶梯!而那些修士,仿佛就是在等待这道阶梯的形成! “小子!小子!醒来!!”就在朦胧中,一个熟悉的声音,若有若无地在耳边响起。他猛地“呵”了一声,冷汗淋漓地从画面中回转过来。 脑海中,一片眩晕。最后那个画面,太可怕了……这些就是古修?强大到……时隔几千年,从另一个时空看去,都让人心惊胆战的地步!而这么多堪比小青的古修汇聚在一起……又是为什么? 这……必定是手臂主人记忆的断瓦残垣,那么……也就是说……这是汉末,汉代末期……修士……全部消失的时候? 他们……难道是走上了那座阶梯?那座阶梯又通向哪里? 脑海中,这些问题几乎不受控制地掠过,直到他感觉太阳胀痛,两只手揉了揉太阳。这才睁开了眼睛。 眼前,一片金花。他脸色苍白,正咬着牙要开口。忽然,他愣住了。 两只手…… 刚才……自己是两只手揉的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