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分舵 - 最强妖孽

第26章:分舵

徐阳逸没开口,其他几个人目光闪烁,想说什么,却都忍下了。 没人是白痴,如果通往真实世界的钥匙就这么简单,他们恐怕都会立刻去闲云野鹤,这点,天道不会不知道。 “刘老。”左轮鞠了一躬:“新人到了。” 刘老仿佛没听到,仍然随着京剧的韵律摇头晃脑。 “刘老。”左轮提高了一点声音:“新人到了!” “啊?到了啊?哦,好好好……年轻的小伙子啊……”刘老好像吓了一跳,摇蒲扇的频率都加速了好几下,睡眼惺忪地睁开昏黄的眼睛,牙齿不多的嘴弯了起来:“是要开门吧?好的,好的,我马上去……” 练气初期…… 他醒来的时候,徐阳逸的眉头微微抬了抬。 和他一样,练气初期。 但是,在这里只是个看门的! 这栋小亭子……里面到底有什么玄机? “有点意思……”他抄在裤兜里的手指搓了搓,这个分舵,起码现在勾起了他的兴趣。 刘老的年纪好像真的很大了,颤巍巍地打开了门,徐阳逸仔细看了看…… 里面一片空白。 “去吧,去吧。”刘老等所有人进去之后,合上了门,再次将那块闲人勿进的牌子挂在了外面,优哉游哉地摇起了蒲扇。 所有人都进到了里面,徐阳逸感受了一下。 非常挤……而且,没有一点符箓阵法的感觉。 “技巧太高明?”他狐疑地看了看周围,不能怪他疑惑,再高明的符箓阵法,都必须有本体。就像他当初斩妖,猫八二提前就布置好了符箓阵法,就算是一页黄纸,也可以用作布阵之物。然而,这间已经拥挤起来的房间,却什么都没有。 他想法还没结束,下一秒,忽然所有人重心一顿,猛然朝下落去! “靠……”他无语地看着上方微微透进月光的方孔。 怎么就忘记电梯这种东西了呢…… 电梯下降地非常快,他已经了然了,这个凉亭,就是升降电梯,而真正的天道分舵…… 在人民公园之下! 城市的下方,地铁盘根错节之间,有一块巨大的阴影,所有地铁,水管,从建造城市之初,就全部绕开了这里。而这里,就是真正的天道分舵所在! “刷……”电梯拼命往下降,仿佛根本看不到底,徐阳逸心中默默计算着。现在,起码已经三十多米下方。 “滴……滴……”第一组色彩,出现在他们视线之中,接着,是第二组,第三组,第……无数组。 就像一圈圈箍在方形电梯上的彩环,给人科幻的感觉。还不等他欣赏,下一秒,电梯,终于停了。 “欢迎来到天道南通省分部。”一个女性机械化的声音响起:“欢迎来到……真实之间。” “刷!”话音刚落,电梯门霍然打开,紧接着,每个人的都仿佛呆在了原地。 徐阳逸微微张了张嘴,目光闪烁。他完全没想到,天道分舵居然是这样的! 这是一间无比宽大的屋子,占地面积几乎和上方的人民公园一样大! 头顶,没有天花板,反而是一大片电子线路一样的东西!一根根管线,经过一道道沟槽,汇聚成一块巨大的电子板一样的屋顶! 不时地,一束束红色,绿色的光电,在透明的线路中游走,仿佛万流归宗一般,汇聚到中央。而中央,则是…… 一张足足有几十米大的机械人脸! 那是完完整整的机械化人脸。额头,紧闭的眼睛,微张的嘴,仿佛木偶一样拼合在一起,无数代表着信息源的光点全部汇聚到这个人脸之中。随后,化为蓝色的信息束从其他的线路分发出去。 地面,是钢化玻璃的地面。下面什么都没有,一片漆黑。行走在上面,仿佛行走在太空中一般。 在地板之上,是上百台电脑,数百个资料柜。 在这个有1.5公顷的广阔房间中,足足有三百多号人正在忙碌。房间被盆景,墙壁分割成五大区域,如同潘神的迷宫。就算他们站在门口,都能听到里面人声鼎沸。 “渔阳市近十年的妖族动态。”一位披着白色大褂的二十七八岁女子,风一样从他们身前走过,看都没看他们一眼,俏丽的面容露出极端的不耐烦,推了推酒红色的眼镜,一边走一边说:“总舵方教授要。另外还有告诉那个从平安县上访的小妖,分舵不是南通省最高修行法院!让它滚一边去!” 这是一位练气中期。 “是,明白!”数位完全感觉不到修为的青年男子跟在她身后,一边记录一边问:“怎么打发它呢?它上访五次了。” “需要我教你?!”女子的声音虽然拔高,却急促地在电梯门口渐行渐远:“说天道的学员拿了他的家传法宝?简直放屁!再说,拿了就拿了!一个刚化形的小妖跑到这里来唧唧歪歪,它是想上焦点访谈?” “告诉它!要告去修行法院告去!再来这里它就别回去了!” “刘科长,你给我们研究部门批的贷款呢?”另一边,数位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子正围着一位老者,口诛笔伐:“三个月了!我们关于‘节肢妖族在现代环境下的蜕变’课题至今没开动!你倒是给个答复啊!” 五位练气初期! “是啊,你一个多月没出现在分舵了。今天出来你好歹说句话啊!”“今天不批,我们可不走了。”“好说好说,csib挖了老夫四次,老夫硬是没去!你真当老夫找不着落脚处?” 另一边,人数最多的地方,一位男子猛地一打键盘,站起来喊道:“高川市三个月前水鬼案子谁接的?走没走?上头今天结案,案底谁负责的?赶紧传过来!” “丰邑市去年卫星城狐仙事件的案底呢?是不是朱红雪弄的?是的话别丢给本组,本组接不住!”“丰邑市南部的那只老寿星申请它手下的长路影视剪彩?三组下午和我去看一看……为什么?我要被吞了好给我收尸。”“北部那只蜘蛛又厌食了?!它怎么不去死?!一个月四五次厌食!一百多年都是如此!是要退化成毛毛虫吗!” 传讯的纸鹤如同蝴蝶一样在1.5公顷的土地上飞来飞去,不时能看到一道流光飞过。那是剑柄上挂着或者是一叠资料,或者是其他什么的飞剑。偶尔能看到被驯化的未化形妖族,比如两只尾巴的金斑黑猫,头上生独角的三眼猴子,在给各小组端茶倒水。 在外界极端极端少见的修士,这里放眼皆是!起码有一百人是修士,其他的普通人,全都是他们的下手。 他们在房间里分割成五大区域,看似杂乱,徐阳逸仔细看了一分钟,却发现他们实际上有条不紊。 其他人愕然地看着热闹的分舵,居然……分舵是这样的吗? 不是亭台楼阁,高山流水,仙兽呈瑞,白鹤飞腾的仙家景象吗? 这……好生动的政府部门日常图……居然让其他人无法开始吐糟,因为到处都是槽点。 简直是黑衣人的即视感! 徐阳逸没有看这些,他的想法不太一样。甚至他觉得……这才是真正分舵该有的样子。 现在不是古修时代,他无数次认识到这个现实。现在是2016年,是人道纪元!是文明的时代!古代的东西已经不适合了,世界在进化,保持固有的东西只能毁灭。就像恐龙一样。 这……才是真正的都市修行! 这,才是修行发展到现在,本该有的模样! 他正在看着头顶上五块机械拼合到一起的机械人脸。 “好奇吗?”忽然,一个声音响在耳旁,楚昭南面无表情地站到了他身边,朝着屋顶抬了抬下巴:“那就是天道。” 徐阳逸看向了屋顶的巨大人脸。很难说它是不是“活着”的。因为,它的五官在轻轻震动,但是,它确实也是高科技机械。 “超脑。”楚昭南看到他没说话,继续说道:“不是超越人脑……每个大国,都有数台最顶级的超级计算机,比如和国的燕归来,比如华夏的银河。但是,真正的,顶尖的超级计算机,却永远放置在修行世界。” “所以,华夏最强的超级计算机,被称为天道?”徐阳逸若有所思地看着头顶巨大的人脸:“也就是超脑?被放在这里?” “这只是它的一部分。”楚昭南随意地看了一眼人脸,淡淡说道:“它不仅仅是机器,也是能镇压全省的究极武器。你最好期待不要让他发出对你的追杀,因为那个时候,你就已经必死无疑。” “而且,我觉得你要关注的不是这里。”他舔了舔嘴唇,站到了徐阳逸面前,如同公牛看到了红色,顿了顿军靴,沉声道:“这下方,是竞技场。毕业典礼所在地。” 徐阳逸收回了目光,似笑非笑地看着楚昭南:“所以?” “我要挑战你!”楚昭南盯着他的双眼:“以天风市第一名的名义!” 徐阳逸看了他半天,笑了:“理由?” “没有理由。”楚昭南冷冷道:“如果非要有,天道每一届毕业,全国都会有综合排名的比赛。这叫排位赛,然而……” 他森白的牙齿磨了磨:“除了我,没人知道,每一届学员毕业,都会有一位金丹真人拿出一个‘彩头,’来自金丹真人,世界巅峰修士的彩头!”

上一篇   第25章:朱红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