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纳兰家 - 最强妖孽

第263章:纳兰家

平静,沉默,数秒后,随着一声戏谑般的轻笑:“是么?” “你真的以为自己的名字很值钱么?”这个声音,仿佛从四面八方响起,根本分不出具体来自哪里:“侥幸杀了几个世家弟子,便自以为天下无敌……你这样的修士,合该一死。” 徐阳逸冷笑一声:“你可以来试试。” 声音再次轻笑了一声:“不急……很快……我们就会碰面了……这次,只是一点小礼物……呵呵呵……徐舵主……” “某家在隆肃省……恭候大驾……” 声音,渐行渐远,缓缓消失。 “哗啦啦!”随着他的话音刚落,所有的空间纷纷碎裂,化为玻璃一般的碎片落下,下落过程中,成为点点灵气。徐阳逸目光不动打量着周围,他,离开四合院,不到一公里。 而在他面前,刚才死去的妖修,绿色血液弥漫整个路面,用修士才能看到的灵气,竟然汇成了四个大字! “去南州,死!” “用人命来做警告,还真是大手笔。”徐阳逸不动声色地扫过四周,就连高木崖宗师也没有出面么?他深深看了一眼小院,看样子……对方的势力真不是一般的大。就算在宗师门口动手,高木崖权衡利弊,也没有保自己。 “不过……徐某恰好有些犯贱,越是自以为是,我越不给面子。”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要我的命……”他嗜血地舔了舔嘴唇:“我就要他没命活到那时候!” 走上国道,旁边停着自己过来的车,仿佛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这一切。行人仍然纷纷,车水马龙照样川流不息。 “舵主。”牡丹有些奇怪地看着徐阳逸:“刚才怎么了?您怎么在路边呆立了那么久?” “没什么。”徐阳逸淡定地闭上眼睛,斩钉截铁地说道:“立刻,回明水省。让明水省的君蛮,秦雪銮,墨夜雨,进入战备状态。” “舵主!”牡丹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战备状态?在分舵?” “没错……”徐阳逸手指敲了敲窗户:“恐怕有些疯子,根本不会管我们在哪里……” 说完这句话,他没有再开口。 实力……现在的自己,比任何时候,都需要实力! 他并非没有希望! 小青,和法海的宝库!就是他手中一张至关重要的牌! 六个月,仅仅只有六个月。这才刚开始,浓郁的血腥气,就疯狂地涌了进来。现在就敢在帝都暗杀自己……六月之后,隆肃省省会南州,若自己实力不够,必定只能成为一堆枯骨! “两大妖仙的宝库吗……”他舔了舔嘴唇:“真是让人期待……” “至于所谓洞天福地……我想,我很快就能知道你的真面目了……” 车渐渐开走了,没有任何人看到,临街的一栋大厦中,一个挺拔的身影,悄然从窗前移开。 这是一间很大的屋子,并没有人租用,异常空旷。而此刻,随着身影的转身,阳光洒进屋子,这才发现…… 屋ding上,倒吊着起码近十个人! 他们并不是吊死,而是像蝙蝠一样,脚勾住天花板,头朝下,躲藏于黑暗之中,黑本看不清面貌。只剩下一对鲜红的眼睛闪耀,一阵低微的虫鸣之声,沙沙响起。 “少主。”男子身边,一个老态龙钟的声音响起:“此人,强弩之末而已。去一劲敌,老奴为少祝贺。” “未必。”少主缓缓走到门口,冷笑道:“他……聪明得很……我们想看到的东西,他全都掩盖了下去。” “第一,他的左手能不能修复,第二,他现在的实力底细……是,我们是看到了他没有用神通。但是没有用和不能用,有本质的区别。” 老者声音顿了顿:“您是怀疑他隐藏实力?” “是肯定隐藏了实力。”少主的声音带上一丝冷笑:“不过……没关系……” “区区刑天军团,才多少人……就算拿命去填……十个,二十个……一百个,本少就不相信,逼不出他的底细来……”他轻轻打开了门:“如果我是他,就乖乖呆在明水省。现在的隆肃省,不是他玩得起的地方。” “这一次……只是本少一点微不足道的礼物……纳兰家五百三十四名卫道士,才是真正的大礼……” 飞机飞的很快。徐阳逸一行人早早降落在了明水省。刚下飞机,君蛮,秦雪銮,墨夜雨三人,已经早早等候在了羽林卫分舵。 “参见舵主。”徐阳逸刚走进来,三人立刻深深鞠躬,一手放于心脏,做了一个忠于团长的手势。 他们没有用之前熟稔的态度,而是采用了一个非常恭敬的态度。表示自己的完全臣服。 人与人之间,并非完全没有隔阂,是的,徐阳逸当时是说过,给他们选择。然而,他们选择了放弃。结果却是,徐阳逸带着大部分人硬生生从丹霞内宫走了出来!八大绝地告破! 这几天,无数以前的朋友过来恭贺,他们……却根本经不得问!面红耳赤地关掉了自己的通讯软件。 为什么上面没有看到你们? 你们不是和徐团长一起进入丹霞宫了吗? 他们选择了放弃,结果,却是尊严的难以承受。 而他们更清楚,经过这一役,团队中,亲疏明显有了分别。猫八二,柳宗元,泉凝月,方程,斩十二,这五个人,和徐阳逸生死与共,这才是真正的第一梯队。而他们……已经从当日的同一起跑线,变成了第二梯队。 徐阳逸的脚步停住了,目光缓缓从三人身上扫过。 “各位,有六个月的时间。”他没有多说一句废话:“六个月后,会有一场与丹霞宫同样血腥的战斗。活下去,刑天军团才真正有了自己的基础。一旦失败……” 他目光波澜不兴,看向所有人:“尸骨无存。” “我,同样给各位选择的时间。” 说完,他正要离开,墨夜雨,君蛮,秦雪銮,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毫不迟疑地抬头,朗声道:“我愿意。” 徐阳逸停住了脚步,看了看三人:“你们确定?” “我很确定。”墨夜雨往前走一步,长叹一声:“说实话,团长,这几日,我们过得比谁都难过……家族的指责,外界的询问,好友的责难……我等……真心可谓如坐针毡……” “秦某承认……”秦雪銮紧紧咬着嘴唇开口道:“之前……是没有完全相信团长,不过,秦某愿意,这次……全心全意地信任团长一次……只要有一线生机,秦某绝不放弃!” 君蛮满脸苦笑,只是萧瑟摇头:“无颜过江东,无颜过江东啊……” 徐阳逸深深看着三人,许久,才点了点头:“好。” 是的,人有亲疏间密,这一次,三人没有跟着自己进去,自己同样对三人并不完全看重。日后如何,需要他们用加倍的努力去争取!两倍,三倍地来偿还这一次的选择失误。 在没有证明自己之前,一切都是空话。 “各位,还有六个月,好好修炼。下一次,是生死考验。” 说完这句话,他抬腿走进了自己的修炼室。 剩下众人,面面相觑。 “不知道斩十二道友,与方程道友何在?”终于,君蛮叹了口气,抱拳拱了拱手:“团长说的六月之后生死考验,又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牡丹呡了呡嘴:“不过……应该很快就知道了……至于斩十二和方程,听说是回到了自己的家族修行。不和我们一起。” 徐阳逸并没有管外面的交谈。团员,这一次确实分出了三六九等。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躲在阴影里的家族,已经开始霍霍磨刀,而自己,刀在何处都不知道! “奴才拜见主子。”刚踏进修炼室,一个谄媚的声音立刻响起:“奴才看主子气色好像不怎么好?” 徐阳逸没有废话,一把脱下了西装,扯开衬衣,肌肉结实的上半身裸露在空气中,终于活动了一下左臂。 蜘蛛来袭,他都没有动左臂一下!就是为了不暴露自己的一丝实力! “魏公公。”他的目光,深深凝视着活动自如的手臂:“您可见过这个东西?” 魏忠贤凑上来看了数秒,摇了摇头:“没见过……不过,必定是年代久远之物。余仙子必定是知道的。” 徐阳逸点了点头,穿上衬衣:“你什么时候离开?” “最晚三十天后。”魏忠贤深深鞠躬:“奴才不得不走,不能长陪主子左右,还望主子见谅。” 徐阳逸目光微微暗了暗,自己这里的底牌,又被抽掉一张。 “若……”他深吸了一口气:“我让你留下来呢?” 魏忠贤咯咯一笑:“主子,奴才只是万岁爷的狗。您这么金尊玉贵的人物,怎么用得上奴才?” 徐阳逸神色不动,深深凝视着魏忠贤,许久,点了点头:“那么,我就不送了。” 求人不如求己! 小青,法海两座宝库尚未打开!他就不信,其中……没有一点杀敌的宝物! 没有,这说不通,两人根本不知道出去后是什么情况。自己以前的敌人还在不在?现在有没有天地大变?有没有一出去就会遇到难以阻挡的敌人?若没有一点护身的东西,这不现实。 只要一件……只要有一件!就是他立足隆肃省的希望! 任他燎原火,自有东海水!没有任何人知道,自己手里,还有两张至关重要的底牌! “最后,我还有一个问题,要请教魏公公。”在这里,他自己的最后花园,他没有一点掩饰,抱拳道:“何谓洞天福地?” “奴才这么久没走,就是等着主子问这一句。”魏忠贤恭敬地半跪鞠了一躬:“主子,这次……恐怕真的是你死我活的战斗了……” “您不了解所谓世家,而奴才……再了解不过了,为了自己的基业,为了家族。他们……是一群可以吃人的战争疯子……” “而洞天福地……这四个字,对于家族,对于ding尖修士,绝非……轻描淡写的词汇描述如此简单……这里面,藏着太多不能记载于书中的秘密……”

下一篇   第264章:洞天福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