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封神结 - 最强妖孽

第266章:封神结

一步步的审批,填表,申请。一个小时之后,随着滴的一声。中年男子恭敬地站起来鞠了一躬:“舵主,您的权限,已经由总部批准,开通。从现在开始,您就能查阅所有妖族了……舵主?舵主?” 抬起头的时候,徐阳逸已经不见了踪影。其他三个人都面面相觑。 “舵主……什么时候走的?”中年男子愕然:“我,我没看到啊……” 其他三个人,纷纷摇头,他们也没看到。 在申请下来的瞬间,徐阳逸就离开了办公室。 他的手,有些微微颤抖地捂着胸口。 八岁,到现在……多少年了……近乎二十年的等待,自己一步一步地找出当日的凶手,他的血液都有些沸腾。 心脏跳的有些过快,快步进入自己办公室之后,他立刻打开了电脑。 一根烟被点燃,他并没有抽,而是目光平静到近乎冷酷地看着那根烟。 电脑上,已经出现了羽林卫的资料库。不过,他的账号登入之后,显示并未开通。他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电脑,他知道申请之后,开通还要几十分钟。 “舵主。”牡丹贴心地端上一杯咖啡:“我出去等您。” 徐阳逸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牡丹想说什么,最后却什么都没说。只是微不可闻地关上了门。刚关上,就感觉自己的裤腿被咬住了。 “洋芋还好?”猫八二不知何时串了出来。伸着舌头说道。 牡丹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那就好。”猫八二松了口气,朝自己脖子上使了个眼色。牡丹一看,这才发现它脖子上带着一个望远镜。 “这是?”牡丹疑惑地问。却被猫八二带着走到了窗户旁边,她刚朝外面看了一眼,就愣了愣:“这……日食?” “大自然的奇观啊……”猫八二感叹地说:“咱们就在这里看这个,等洋芋出来吧。放心,他会调整自己。这么多年,他如果不会自我休息,早就被仇恨淹没了。” 牡丹有些担忧地看了一眼房间,点了点头。转头看起天上的日食来。 “奇怪……今天并没有报道有日食啊……” 屋子里,安静到死寂,墙上的时钟“咔擦咔擦”地走过,足足三十分钟之后,随着叮的一声轻响。他账号中,终于多出了一行金色小字。 “允许查阅全国妖族资料库。” 他没有急,反而动作很慢,不过仔细看,能看到他的手有些轻轻颤抖,拿过鼠标,点开之前只能审查的ss级妖兽名单,下方……终于出现了一本书模样的框架。 黑色的书,随着他鼠标的点击,“哗啦啦”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房间让人皮肤发寒。随后,一共只有十七张图片,出现在他的电脑之上。 “明神完全体。”他的目光,从第一张照片上掠过:“一百三十年前,出现于明家古墓……” 打开的窗户中,阳光暗淡了一些,外面的街道上,仿佛有很多人正在惊呼,感叹。他没有开灯,更没有回头去看,只是如同磐石一般看着电脑。 他根本没有仔细看什么完全体的说明,立刻看了下去。 “巴蛇。两百一十二年前,最后一次出现……” “拟凤,九十九年前……” 没有,没有!还是没有! 他的牙齿,不知何时已经死死咬紧嘴唇,手上的动作,颤动着加快。然而……前十几张,根本没有看到一丝信息! 天空,越来越黑了……阳光以可见的速度推移,在没有开灯的房间内,迅速洒下一片黑影。只剩下电脑的光亮,和徐阳逸放在烟灰缸的烟头。 十四张……十五张……十六张! 直到……他看到了最后一张照片!目光倏然燃起两团复仇的烈焰。 那是……一枚石子。 一枚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石子。 然而,这枚石子上,有一个印记,那是一个眼睛模样的印记! 金色! “是它……”徐阳逸收回手,拳头捏的“咯咯”作响,这不是那只乌鸦……然而,这个印记,无数次在他梦魇中出现!他绝不会忘记! “是你……没错的……”他站了起来,深深出了一口气,呼吸出的,都感觉是炙热的血与火的味道:“就算你不是它……你……应该有它的线索……对不对?” 他闭上眼睛,眼皮下,眼睛轻轻颤动。 黑暗,很黑……这一刻,所有的感触,都因为心中再次升腾起的,埋藏已久的杀意而感到无比清晰。他能感受到,天空的黑暗,更能听到,外面人群的尖叫,在此刻达到了ding峰。 大地还没有完全黑暗下来,外面,牡丹看着天空,同样为大自然的奇景所吸引 天空中,只剩下一片墨色,在靠近那一抹如钩残阳的地方,染做一片金霞。最多不过几分钟,这次日食就将完成。 房间内,徐阳逸睁开了眼睛。 这一次,他没有和上一次见苏怜月那样,声音哽咽。而是平静,平静到了冷酷。 有的事情,不需要用嘴说。行动才是最好的证明。 他仔仔细细地看了下去。 “封神结。” “等阶:至少sss。(注:sss只是目前最高等阶妖族的划分。其中强弱可能天差地别,sss往上,已经超出目前世界灵力体系范围)” “灵力强度:无法预测,波动极大。性格:未知,波动极大。体积:成年男子一拳左右。(注:大约二十厘米长,十三厘米宽)” “可幻化为一切曾出现过的妖族,但任何妖族身上都带有其表面特征。无法预知形体。” 这一句话,让他的呼吸都几乎为之停止。 是它…… 一定是它! 幻化为其他妖族……是的,这样,就能解释那只乌鸦为何而来。表面特征,也没错……那只乌鸦身上的羽毛,每一根都带有金色的眼睛。 “最后出没于……” “刷……”就在此刻,天空中,最后一抹残阳消去,世界,陷入一片短暂的黑暗。 但是,就在同一时刻,修行法院,那扇巨大的刻着“天”字的巨门中,一股恐怖的气息猛然波动起来! “这是……”一个苍老的声音难以置信地响起:“改天换地?” 此刻,除了他……所有金丹真人,没有一个人的目光看向明水省。 “刷……”随着残阳隐去,诡异地……明水省所有电灯,竟然一盏盏熄灭! “滴滴滴……”电力站,喝着饮料吃着盒饭的工作人员,正在狼吞虎咽。面前一排柜式仪器,复杂而精密,本来全都是绿灯,这一刻,一盏红灯倏然亮起! “麻痹……”工作人员不满地看了一眼,刺耳的叫声响彻房间,他烦躁地拿过旁边的餐巾纸抹了抹嘴:“哪儿又出问题了啊?政府就不知道出钱修一下?不能等老子吃完饭啊?” 话音未落……他面前的所有柜式仪器,在十秒之内,竟然全部响起了“滴滴滴”的尖叫!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下一秒,猛然冲出门,因为速度太快,太过紧张,将椅子都撞倒了!还没吃完的饭撒了一地,他却根本没有去管! 这是明水电力总站…… 所有红灯亮起……代表明水省全省电网瘫痪! “哪位道友法驾光临?”没有任何人知道,此刻,帝都,修行法院上院,一尊凝实的虚影,看着天空,双手徐徐抱拳:“本真君天载,有礼了。” 没有人回答,这尊虚影站立的地方,乃是天空中四千米之上!身边层层罡风飘过,在他下方,却可以看到……那些云……竟然形成了一只巨大的黑色手腕,扯过旁边所有的云,将太阳硬生生遮挡了起来! “据本真君所知……最多只有一位道友存活于世。道友的神通,和他大相径庭……” 还是没人开口,天载虚影淡淡道:“不说话么……也罢,我两斗法,会打的天崩地裂的……不若你离去如何?” 天空中,终于传来了一阵轻微的笑声,虽轻,却仿佛雷霆滚过:“张三丰……你竟然还活着……竟然也进入了我等的境界……你的好徒弟张无忌呢……装着天庭真法和厚德载物的倚天剑屠龙刀呢……天载?呵呵呵……道友倒真是会取名字……放心……本尊,不过给后人打个招呼而已……即刻便走……” 天载虚影目光微微闪动:“是你杀了碧波?” 再无回答,天载虚影冷冷哼了一声,消失不见。 “刷……”只有他可以看到的,一只漆黑巨手,就在他转身的时候,仿佛天神一般从云层中摁落,无形无影,无风无浪。然,却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在云层下方,是根本看不到的,只有到达天载这个高度,才能看到黑云巨手,缓缓按落! 目标,正是明水省,羽林卫分舵! “啪啪啪!”分舵屋外,猫八二和牡丹正聚精会神地看着天空日食,路上无数行人已经进入了兴奋的状态。却猛然听到屋里传来一阵连续爆炸声! “怎么了!?”一人一狗几乎同时冲进屋内,徐阳逸正站在黑暗中,而他面前,电脑已经碎为粉末。 他站在原地,胸口起伏地有些厉害,然而表情,却仍然平静如湖。 “为什么。”许久之后,他终于开了口。声音如同木屑,干地可怕。 他没有看到…… 就在他即将看到的同时,整个明水省,一片漆黑! 在如此关键的时候,完全停止! “牡丹。小猫。”他抬起头,微微笑了笑,牡丹却浑身都打了个冷颤:“麻烦,现在请先出去一下。” “是……”牡丹呡着嘴唇离开,关门的瞬间,低声道:“舵主……保重身体……” 换来的只是徐阳逸沉默的点头。

上一篇   第265章:决心

下一篇   第267章: 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