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以身为器(一) - 最强妖孽

第268章:以身为器(一)

“送上门来的生意,老夫概不推脱。不过……”高木崖扫了一眼徐阳逸:“一共六十万中品灵石,我们铁炉堡炼器工坊,恕不赊欠。” “铁炉堡?”徐阳逸失笑,这名字,怎么这么熟呢…… “人总得有些消遣才是。”高木崖笑了笑:“怎么样?如果付不起,本座不是不能卖给你,不过……” “前辈不必费心了。”徐阳逸鞠了一躬,他的家底就上次拍卖会的百万灵石。这一次计都罗睺剑的安装费,再加上这上百件法器,一门主炮,挥霍得干干净净。丹霞宫的收获颇为丰富,九曲无根水,龙涎香,利维坦的尸体,补天石,还有不能言说的道藏之密,以及……最重要的两把未开启的钥匙。 然而呢? 九曲无根水还没来得及炼制。龙涎香打算自己用。补天石给了自己的左手,道藏更不可能拿出来说。这一役之后,他是真的一朝回到解放前。 高木崖意外地看了徐阳逸一眼,这笔巨款,就是筑基修士都有大把大把的人掏不出来,他一个练气修士竟然掏出来了。看样子……这小子在丹霞宫收获丰富得很啊…… 他收敛了笑容:“最后么……本座再提醒你一句,你的情况特殊,计都罗睺剑原稿长在了你的身上,所以,这个炼制过程,会非常……嗯,痛苦。不过,一旦开始,本座绝不会停手。即便你痛晕过去。” 徐阳逸也收敛了笑容,深深一躬:“晚辈,只求完美无缺的左手。其他的,放马过来。” “好!哈哈哈!”高木崖仰天大笑之后,深深看着徐阳逸:“那么,休息一下,明天,咱们正式开始。” 这一夜,徐阳逸做了一件很久没做过的事情。 睡觉。 修士来到中期之后,就可以辟谷,睡觉自然也省略了。久未尝试的感觉,他睡得非常香甜。 第二天一早,洗澡,更衣。十点左右,一只纸鹤就飞到了他的窗台上,只说了一句话:宗师请您过去。 徐阳逸很快见到了高木崖,不仅仅只有他一个,还有一位老头,看起来离死不远了,不过精神状态好的吓人。手上的青筋更是根根暴起,一看就是常年劳作的手。 只不过,对方身上的灵压,让周围的空气都为之微微震颤。 半步金丹! “见过前……” “前?前什么前?”还没说完,老头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目光火热地打量着他:“咱们旁门,和修行系统不同,达者为师。别老前辈前辈的,听着烦人。你见过高老师一定要你半跪迎接?身子别歪!让老夫看看!” 没说几句,他就迫不及待地隔着衣服捏了捏那只手。徐阳逸一动那只骨手,老头脸上就一阵春色,仿佛隔着薄薄的床单抚摸绝世美女的躶体一般。 没有人愿意等下去,对于炼器师,这是他们最ding尖的杰作!对于徐阳逸,这是他失而复得,甚至更强的手! 老头搓着牙花极度舍不得地缩回了手,随后,根本不管徐阳逸愿不愿,将对方用一道灵力一捆,转身就开始往地下飞去。 高木崖一言不发地跟在后面,他的脸上,看似平静,实则已经露出了一种火热的期待。 这一次,走的是一条徐阳逸根本不知道的路。路上足足有五道一米左右厚重的大门。上面布满符文,随着他们的来到,仿佛感应一般轰轰抬起。二十分钟后,三人终于停在了一扇门前。 徐阳逸掰了掰脖子,咔咔作响。到了这里,他才终于被放下来。他的面前,是一道两米左右的门,比普通的门稍大一些,门上雕刻着一副栩栩如生的祝融图。 “老师请。”老头恭敬地对高木崖鞠了一躬,半步金丹对筑基后期,高木崖却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手中打出一个古怪的符箓,往门上一按。 “卡卡卡……”大门徐徐打开,而就在此刻,徐阳逸敏锐地看到……高木崖手上,竟然升起无数白烟! “这是……高温?不,不对,周围的温度并不高,那么,这是……”徐阳逸目光一闪,有些惊讶地看着大门:“这是冰?” 仿佛猜到了他想什么,高木崖沉声道:“这是千年玄冰,修行界这么大的整块玄冰,不超过五块。小子,看好了,这可是我高木崖宗师最ding级的炼器室!” “轰!”大门完全打开,随之,一股滚烫的热浪,猛然冲出!甚至让高木崖和老头的胡子都在往外乱翻!空气都出现了模糊! 徐阳逸了然地眯了眯眼,玄冰之门,是用来隔绝里面的热气的么……房间内,有一尊熔炉,不算特别大,五米左右。但是……这尊熔炉的造型,是一具千手观音!每一只手上,都托着一样工具。 或钳子,或锤子,看似普通,然而,就算他站在这里,都能感觉到里面恐怖的灵力波动! “这些……竟然都是法宝!”他立刻就知道了这是什么,同时震惊于旁门大宗师的富豪!竟然是用法宝做的炼器设备,单单这尊千手观音,甚至相当于许多二流家族的全部家产! 然而,最让他震撼的,并非千手观音,而是一团火……一团纯白色的火焰! 它没有温度,起码……周围的空气都没有模糊。但是……它,是活的。 它,是一头大约一尺长的九尾狐狸,这只狐狸完全由火焰形成!正在千手观音像前假寐! “小子,光是看到这里,都足够你吹一辈子了。”老头声音带着无比的自傲:“老师一共有五个炼器室,这一个……三十年来,就开过一次!那一次,是为天载真人改造法宝!” “这朵火焰,为后天灵炎,老师取名为‘燃焰,’意思是火焰都可以燃烧。它的温度……”他不怀好意地看了徐阳逸一眼:“最低……两万度以上!堪比紫外线直接照射!” 徐阳逸倒吸了一口气,他的十方红莲目前才只能达到四千多度。这只小狐狸……竟然是神通的五倍! 高木崖没有开口,从进入这里开始,他和老头的宗师气度,这才显示了出来,从容不迫,仿佛君王巡视王国。他打了好几个繁复的手印,甚至头上都有些汗珠,大门这才咔咔关上。 而随着大门关上的同时,一道道冰蓝色的纹路,开始在这个二十多米大小的地下室亮起,蔓延。形成一个个玄奥无比的符文,不多时,这里已经完全成为一片冰蓝色的海洋。 下一秒,小狐狸发出一声嘶鸣,九道尾巴孔雀开屏一样展开,随着“轰!”的一声巨响,一道纯白的火焰,轰然冒起! 没有人开口,高木崖和老头开始坐下打坐,徐阳逸也是如此,这是让心情达到心如止水的地步,再无旁骛。 半小时以后,高木崖张开了眼睛,淡淡道:“准备。” 徐阳逸脱下上衣,他看上去肌肉并不恐怖,但是非常结实,每一条肌肉就如同一道皮筋,看似没什么力度,一旦用力,将会形成可怕的爆发力。 老头脸上早没了笑容,手中一道道繁复的手势打出,一层碧绿色的光芒笼罩徐阳逸全身,只剩下他左边半个胸膛和肩膀。 “无论如何,决不可动弹。”老头谨慎检查了数次,再三叮嘱,随后恭敬地退到了一边。 “卡卡卡……”随着高木崖的手印继续,徐阳逸伸出左臂的地方,下方一个带凹槽的台子升起,恰好托住徐阳逸的手,而上面,有三个大约五厘米大小的圆形凹槽。 “准备。”高木崖目光无比凝重,随着这两个字出口,一柄紫色的尺长小锤,雕刻着精致的花纹,飞到了他的手上。刹那之间,他手中猛然冒起一道一米长的白光,猛然插进徐阳逸放在台子上的骨手! 白光插得非常巧妙,恰好是第一个凹槽之中。不等徐阳逸反应,半空中,带起一道紫色的雷电!随着“咔擦”一声雷鸣,高木崖全力用锤子砸在了灵光之上! 徐阳逸双眼猛然睁大,就在同时,一股恐怖的震荡力传入他的四肢胸腹!只不过一道余波,差点将他整个人都震散! “叮!”“嗡……”前者,是高木崖用那枚灵光钉子,将徐阳逸的手和台子钉在了一起,后者,是灵光钉发出悠扬的长鸣。 高木崖抬起手,和老头死死看着徐阳逸。徐阳逸的脸色从瞬间苍白,到铁青,到殷红,大约过了十几分钟,才恢复原状。 随后,他猛咳起来。 “咳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老头看了他半晌,不为所动地说:“不错,老师的四九乱披风,你竟然没有当场吐出来。毅力,都锻炼得很好。” 徐阳逸心中只能苦笑。 高木崖根本没给他一丝准备的时间,只是让老头做了最精密的防护措施。那一锤,差点让他心脏都为之震裂。 他满头冷汗地喘着气,又过了数分钟,这才抬头看去。 左手上,灵光钉露在上面大约三分之一米左右,已经将他和工作台牢牢定死。他这才明白,对方生怕他经受不住这种痛苦,手钉在上面,这才不能乱动。 没有继续,足足过了半个小时,徐阳逸脸色完全正常,这才对着高木崖点了点头:“前辈,请吧。” “你好了?”高木崖认真看着他:“若不好,不必坚持。老夫之所以预定数月时间,便是因为这只手已经和你长在一起。若要炼器,只能从你身上炼。然,本座的功法直接作用于你的身体,若无绝大毅力,你承受不下去。” “不过,本座亦不会停。”他脸上,此刻没有丝毫怜悯:“计都罗睺剑……这可能是本座所炼之物中,一生中的杰作。一旦开始,绝不可能因为你坚持不下去而停止。本座,亦对你说过。” “放心。”徐阳逸已经恢复了平静:“我既然选了这条路,无论如何,我也会走完。” “来吧,晚辈也想看看,能让一位炼器大宗师誉为ding尖杰作的我的左手,到底何等威能。”

上一篇   第267章: 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