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以身为器(一) - 最强妖孽

第269章:以身为器(一)

随后,徐阳逸笑了笑:“实在坚持不住,我会说的。” 刚才那种恐怖的锤法,他可能真的坚持不了多久。 高木崖看着他数秒,笑了:“小子不错。” 话音未落,同样没有丝毫准备,第二锤猛然轰下! 这老货! 徐阳逸心中差点吐血,拉开自己的注意力,就是不想让自己抵抗造成锤歪,但是这种感觉……酸爽之极啊…… “咔擦!”这把宝锤竟然能在天空中带起雷电!轰然砸中第二个圆孔! “咚……”一股冲击的余波,迅速在徐阳逸身体中扩散开。他面如金纸,却死死咬着牙,坚持着这一切。 然而……这并没有完! 第二个孔洞,仿佛比第一个难砸很多。第一锤之后,竟然还有第二锤! “三百七十二!”高木崖双目圆睁,一声怒吼,当他伸出手的时候,紫色宝锤已经不见,老头用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从第三百七十二只手上,拿过一柄绿色宝锤。高木崖看都没看一眼,用尽全力,仿佛雷神降世,对准第二个孔洞再次一砸! “哼……”锤子砸下的同时,徐阳逸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两锤,同一个地方。就在自己的身体上!虽然手臂毫无知觉,然而那种冲击波,让他五脏六腑甚至骨头都有碎裂之感! 一丝血迹,从他的嘴角溢出,他的右拳,已经死死抓住了自己的大腿,颤抖地厉害,就算是他,都没想到计都罗睺剑的打造是如此的痛苦。 高木崖两锤砸完,手再次抬起。徐阳逸已经不想看他要砸多少下,高木崖看了他一眼,低声道:“坚持,最后一锤。” “咚!”第三声巨响响起,一道碧绿色的波纹在灵气钉上浮现。锤子离开,灵气钉兀自震颤不已。同样震颤的,还有徐阳逸已经青筋鼓出的肌肉。 “不错。”高木崖擦了擦头上的汗,这三锤,他没有说,但是有个叫法,披风三板斧。乃是至刚至烈的三锤,看似简单,实际上他已经调用了全身三成以上的灵力!若没有老头的光膜保护,徐阳逸早就被筑基灵力震得死的不能再死。就算有,那种滋味,也真正称得上生不如死。 他说的不错,不是说徐阳逸承受了下来。而是不仅承受下来了,至今为止,只发出了一次闷哼。 他看着身上已经汗如雨下的徐阳逸,肌肉都仿佛有些抽筋。嘴角微不可查地勾了勾,一抹手上的储物戒,一瓶丹液丢了过去:“喝了它。” 徐阳逸没有接,不是他不想,而是现在全身骨头都无法动弹。足足数分钟后,他才用颤抖的手握住瓶子,一个猛灌喝了下去。 精粹的灵气蔓延入他的四肢百骸,他这才感觉稍微好了一点,没有血色的脸终于恢复了一丝血色。 “二十分钟。”他嘶哑着说道。靠在台子上,擦去满头的冷汗。 “好。”高木崖亦没有废话,这只是最初的步骤而已,这都坚持不下来的话……如他所说,他并不想停手。徐阳逸也肯定不会被敲死,至于后面根基会不会受震动嘛……那就不关他的事了。 二十分钟后,徐阳逸无声点了点头。高木崖看了他一眼,回头道:“二百零四。” 一把红色的锤子落在他的手上,随后,一道半月形的火红光芒在室内燃起,“咚”的一声,那种痛苦的感觉再一次侵蚀他的全身。 “妈的……”他死死咬着牙,全身都麻了。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 动了…… 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动? 现在,有什么东西能让自己分散注意力无疑是最好的,他全力感应起身体里的东西来。 但是,那种震动感,竟然越来越弱。他全神贯注之后,竟然确实感觉高木崖的锤子轻松了一丝。 灵识透过身体,一点一点内视,不到三秒,他就发现了……震动的,不是别的,而是他的气海! 或者说,原气海。 那里,本来气海位移之后,什么都没有,但是,他还放了一样东西进去。 那只蚕。 并且,自己用灵气作为监牢将对方困了起来。就算对方再怎么嘶鸣,都没有把对方放出来。对那三片树叶再怎么表现出渴望,他也没有给对方吃。 这,是从那个古怪的石头里孵出来的。他找遍所有典籍都不知道这是什么,绝不会冒这种险。 而现在……高木崖的灵气太过霸道,筑基期的灵气锤炼带来的是灵气的巨震,他当日为蚕所设的监牢,正在被一点一点震散! 他咬着牙,灵识迅速朝气海靠拢,当灵识赶到的时候,他听到高木崖的声音再次响起:“时间到。” “等……” 话音未落,一阵比之前更加猛烈的震动轰然传来! 前几次……如果是海潮,这一次,就是海啸!狂猛的灵力冲击着他的每一根骨头,每一片血肉,仿佛将他拖进了一个风暴的中心! “当!”随着这一声砸下,他丹田巨震,他的灵识看到,灵气的囚牢,终于裂开了一丝缝隙! 然而,里面出现的,却不是蚕,而是一抹白色。 “当!”他还没有仔细看,下一次锤击立刻到来,他死死咬着牙,头猛然向后甩起,晶莹的汗水在各种灵光交织中闪出光华。高木崖的锤击来的太快,他已经根本没空说得出一句话来。 这一次,锤击更加繁复,而随着锤击,他丹田中灵气囚笼的裂缝,越来越大! “得得得……”他的牙齿都随着震动而发抖,不是忍不住,而是这种震动好似要把灵魂都敲裂,嘴都已经合不住了。 “呵……”他近乎本能地加快了呼吸的速度,这是天道教的基本生存法则,极速的呼吸,可以让疼痛降低。特别是剧烈的疼痛。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地过去,每一秒都度日如年,当当的锤击声不断响起,而灵气的牢笼,裂缝扩散得更加猛烈! “当!!!”随着最后一声响起,高木崖长长舒了一口气,擦了擦头上的汗水,三枚灵气钉,却用去了他一半以上的灵气。老头递过来一枚灵气胶囊,他接了过来,却并没有吃。而是看了一眼徐阳逸。 脸色很苍白,却还是没吭一声。胸口起伏得厉害,好像在这里都能听到他的心跳声。 “没昏死过去啊……”老头啧了一声:“老师您手下留情了吧?” 高木崖一仰头吃下胶囊,淡然道:“老夫怎么可能在炼器之时手下留情?即便这次先例甚少,老夫也绝不会用自己可能是最得意的作品开玩笑。” 老头目光闪了闪,第一次认真看了一眼徐阳逸:“那这小子……” “他是用自己的意志撑过来的。”高木崖披上了衣服,干笑了一声:“不愧是能从丹霞宫出来的人哪……翟道友,若此子这次真能打下一片天地,前途不可限量。” 翟姓修士看了徐阳逸一眼,摇了摇头:“难。” “修士个体的战斗,和集体战争,不是一个层次的东西。”他恭敬地帮高木崖再披上一层外套:“前者,最多毁灭一个县,后者……却能灭国。” 徐阳逸只觉得耳边全都是蚊子的嗡嗡声,两人说了什么,他现在根本听不到。当知觉回到自己身体的时候,他立刻看向了丹田。 那里……灵气囚牢已经完全崩溃!而出现的,竟然是一个茧! “这他妈到底是什么东西……”他咬了咬牙,想坐起来,刚直起身,却感觉小腿发软,坚持了半天,才总算没有丢脸地软倒下去。 “小子。”高木崖坐在一把椅子上,喝着不知从哪里飞出来的茶水,笑道:“腿软了?知足吧,老夫这几锤,练气修士即便有了护身法器,撑下去的也绝对五指可数。你还能坐直了,已经是一个异数了。” 徐阳逸闭上眼睛调息了半天,这才开了口:“前辈,下面就是炼器了吗?” “没错。”高木崖手一挥,茶杯消失无踪:“不过……你的磨练,才刚刚开始。” 随手打了一个法诀,那朵巨大的火焰,猛然间爆燃起来!而这一刻,温度全面爆发!简直就像进入一个火焰的地狱! 就在同时,墙壁上所有冰蓝色符文闪现,硬生生将那股恐怖的热浪全部吸收了进去。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刚才,整个房间的空气瞬间模糊!而现在…… 一只巨大的白色狐头,完全由火焰组成,正在距离他数米远的地方,凝视着他。 “一名炼器师的好坏,最主要的评判标准之一,便是控火术了。”高木崖站了起来,看着那朵数米大的火焰,淡淡道:“下面……你将要迎接这朵两万度的火焰炼化出的补天石,在最炙热的时候,浇到你的左臂骨上。” “别怪老夫没提醒你。”翟姓修士幸灾乐祸地笑道:“这……可是能瞬间让你血液沸腾,脑花都烤干的温度……老夫很期待你的惨叫。当初泉妞儿在这一步的时候,虽然用的不是补天石,叫声可谓撕心裂肺。想必这一次能听到更美妙的乐章。” “死是死不了。昏过去比较好。”高木崖看着徐阳逸道:“你确定不需要在嘴里咬什么东西?” “不用了。”徐阳逸笑了笑,满身汗水地指了指自己:“还能比现在更狼狈?” “那可说不准。”高木崖哈哈大笑,手轻轻一招,一颗拳头大的石头刹那间出现在他的手中。 补天石。 五彩斑斓,将整个房间都照耀的流光溢彩。 “这便是补天石啊……”翟姓修士,此刻身子都激动地有些发颤:“这……简直可以写进近代修行炼器史!这么大一块补天石……我们亲自融化……这等殊荣……简直难以想象!” 高木崖没有开口,神色凝重地将补天石往前一推。补天石立刻凭空悬浮起来。 紧接着,他的双手飞快结印,而随着他的印诀越来越快,那朵狐火居然散发出一条条炎尾!齐齐灼烧向补天石! “控火秘法……”高木崖双手猛然往前一握,大喝一声:“天工开物!!” “轰!”雪白的光芒,顷刻间吞没整片五彩!将地宫中一切都化为一片白芒! ¥¥¥¥¥¥¥¥¥¥¥¥¥¥¥ 今天就一更,中秋了,,,,饭局多 祝福各位中秋快乐! 最近这十几天连续的三更,真心伤不起了,,,准备回复2更,,太累了,,太伤脑,而且弄得自己没存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