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以身为器(二) - 最强妖孽

第270章:以身为器(二)

江汉市,一栋豪华的别墅中。外表和其他别墅无异,内部,地下十米处,却有一个巨大的空间。 天花板,地板,全部用汉白玉铺上,地砖下不知道放了什么,闪着柔和的光芒。屋里设施非常简单,只有一张古色古香的木桌,十把椅子。再加上木桌后面一幅巨大的华夏地图。 此刻,十张木桌上,全部坐满了人。有垂垂老者,有鸡皮鹤发的老妪,有目光如虎的中年男子。另外,五十米大的空间中,每隔两米,就站着一名西装革履,神色肃然的男子。 “纳兰嫣然的画面传过来了。”首座的是一位穿着长袍的秃ding老者,满脸老年斑,精神却无比矍铄,捧着茶杯,随意地拨着茶末子,淡淡道:“刑天军团的团长非常谨慎,他什么都没看到。” “预料之外,情理之中。”身边一位老妪出神地看着手中的玉质拐杖:“能从丹霞宫出来的修士,若这么快被我等探了老底,本宫都要怀疑他是不是走了狗屎运。” “令狐家的联盟书信到了……”秃ding老者神色不动,放下茶杯,从袖子中抽出一只黑色的纸鹤来,一边把玩,一边玩味地说道:“隆肃省不大……南州市更不大,然而这个不大的地方,一流家族中最逼近ding尖家族的‘四小家族’齐齐汇聚,人族的双庆楼家,南淮省的金陵赵家……全都聚集了过来,这一次……南州可谓风起云涌啊……” “不是猛龙不过江。”下首,一位儒雅的中年男子,轻轻抿了口茶:“华夏后五十年,只看隆肃。隆肃后五十年,只看南州。族长……” 他意味深长地说:“四大家,还是多了一些。” 老者微微一笑:“你看过地图么?” “当然。” “不……我是说更详细的地图。”老者眯了眯眼:“你可知道,通天之门旁边,就是羽林卫的隆肃省分舵?” “哦?”老妪干巴巴地笑了笑,一只五彩斑斓的蜘蛛爬到她的手指上,来回爬动,她冷笑道:“也就是我们丹霞英雄的墓地么?” “族长,我说哪需要这么麻烦!一巴掌拍死那小子,一了百了!”一位彪形大汉不悦道:“咱们筑基修士在原地坐镇,让嫣然这一群小崽子去冲锋陷阵?这要废多大的力气?” “糊涂。”老者笑着扫了他一眼:“确实,我们随便任何一人,一巴掌扇走羽林卫分舵不是问题。不过你有没有想过,古松老祖何等尊贵,他现在就可以放一句话,这个地方,他老人家要了。分舵原本就在那里,谁敢对他老人家置喙?” “他老人家没有,而是放了徐阳逸这个最近的大红人近来。这就是暗示我们,抢,可以,但是这就是他的标杆。若超过练气期,我们拍走了这位丹霞英雄,接下来就会迎来擎天宫的覆海怒火……还是说,老七你已经晋级金丹,敢于对老祖说不了?” “这……” 老者幽幽道:“古松老祖这一手,已经算得上仁至义尽了,奢求更多,你莫非真以为金丹老祖的威名是吹出来的?谁手底下没个几百条人命?” “老祖这是为什么?”老妪沉吟道:“让他最小的弟子来争地盘,又不明示他的死活……他老人家莫非以为我等真不敢杀他?” “杀。”老者神色终于凝重了起来,冷若冰霜:“一定要杀。” “这一次,谁敢拦在我们前面,除却金丹老祖,必须斩杀!” 沉默了片刻,他接着说道:“这是养蛊。” “古松老祖,对这位弟子看重的很啊……一旦他能够真的守住这片地盘,本座敢打赌,他筑基之日,这里便会成为他的封地。各位……”他站了起来,目光如果看着下方人群:“本座,不欲多说,洞天福地四个字,根本无需老夫多说。这事关家族百年基业,决不可掉以轻心!” “挡路者,杀!阻挠者,杀!畏战者,杀!逃却者,杀!” “纳兰家的旗帜,必须插在通天之门下方!隆肃省羽林卫分舵所在!”他的目光已经变得有些赤红,说起家族百年大计,他的杀气毫无掩饰地爆发了出来:“六个月之后……两妖两人,再加上一个不知死活的羽林卫……就算染红了隆肃省地面,纳兰家的旗帜也必须在那里飘扬!纳兰蓉!” 一位中年女子站了起来,双手抱拳:“族长请吩咐。” “你……跟着纳兰嫣然一起去。”老者磨着牙,深吸了一口气:“这一次,风云际会,我要你亲自督战……任何后退一步者,杀无赦。不听指挥者,无论是谁,你尽管杀之,本座为你担着。” “是!” “纳兰冲。” “在。” “你……”老者沉吟数秒:“带上纳兰家的天罗军团……” “族长,真的要动用他们?”“族长,难道不拱卫族地?”“调走天罗军团,族地的前大门可就完全打开了!” “闭嘴。”老者冷笑道:“狮子搏兔尚用全力,你们真以为羽林卫敢把徐舵主放到这里来,对方是一块多好啃的骨头?” “本座……”他眼睛一眯:“要第一时间灭杀他……他,就是纳兰家立威最好的柱石!用他的人头昭告天下,纳兰家,对于即将形成的洞天福地,志在必得!” 彪形大汉皱眉:“纳兰家五百多名卫道士已经在西川驻扎,天罗军团虽然只有十五个人,但尽皆是纳兰家真正的精锐,任何一个人都有极大把握进阶筑基。用来扑杀一个区区练气期,会不会太小题大做了?” “你错了。”老者淡淡道:“想用他立威的,绝不止我们一家。就算人族都想拿他人头立威,天罗军团,是拦截别家的。这位徐团长,能从丹霞宫出来,对于单打独斗,小规模战争,他必定熟稔。但是……” 他目光一寒:“本座这次给他的……是真正的千百人大战!本座倒要看看,这成百上千修士的攻伐,比不比的上丹霞宫的巨妖一击!能不能让他身首异处!” “即便他是金丹弟子,为了纳兰家冲上ding尖家族,谁挡,谁死!” “哼……”就在同时,一声痛苦至极的闷哼,从远在帝都的徐阳逸嘴里传出。 他的全身都在颤抖,整个房间,那些蓝色符箓吸收进去了无数热度,现在可谓凉爽宜人,但是,他仍然满身冷汗! 燃焰,已经变成了狐狸形状,随着高木崖和翟姓修士的不停掐诀,那只九尾狐狸,九条尾巴蔓延数米之长,如同一只只手那样,在他的左手臂骨上炙烤。 是的,并未触碰他的身体,这朵诡异的燃焰,温度也并未传出,但是,炙烤在臂骨上,那种恐怖的热度,却让他全身血液都为之沸腾! 身体中,仿佛打开了一个炉鼎,拼命地蒸腾着。汗如雨下,然而,不落到地上,就完全蒸发。 “坚持。”高木崖面无表情,他现在说一句话都极度困难,翟姓修士更是凝重无比,两人手中印法甚至带出了幻影。如臂使指地指挥着九道尾巴,分成九处炙烤着臂骨。 而九个地方,分别有九块补天石的残块。现在,已经过去了半个月,这十几天,三人没有一个休息,全部都通宵达旦地融化着补天石。 到了现在,补天石已经成为九块胶状物,随时可能全部融化,浇灌到徐阳逸手臂上。 徐阳逸眼睛都有些发红,嘴唇都咬出了血,但是,他并没有惨叫,因为他很清楚,补天石融化的那一刻,那种恐怖的高温,会瞬间从手臂传达他的五脏六腑!他在拼命调动不多的灵力防备着那一刻的来到! 一旦失误,自己必定立刻重伤!重伤没什么,然而接下来丹霞宫之行……刑天军团,已经容不得一点劣势了。 “老师!”就在此刻,翟姓修士兴奋地高呼了一声。只见肩胛上的补天石,终于凝结出了一块五色水滴! “小子挺住!”高木崖一声怒吼,随即,那颗色彩斑斓的水滴,叮咚一声,准确覆盖到徐阳逸的肩胛之上! “吼!!!”此刻,徐阳逸仰天怒吼!不是剧痛,或者说,让他怒吼的原因,剧痛有之,却并非主要,而是那种……身体中瞬间被点燃!一股狂猛的蒸汽从七窍冲出,让他再也闭不住嘴! 随着他的怒吼,他嘴中,猛然喷出一道剧烈的白色气柱!这是两万多度的恐怖高温直接传达到内脏的表现!即便通过翟姓修士的灵气膜抵御了太多,剩下的,也足以让他生不如死! “妈的!”他脑海中一片赤红,仿佛大脑都在沸腾,脸色瞬间涨红。灵识都因为高温有些混乱,随着他猛然咬牙,已经近乎无力的手全力一挥,一只一米大的玉质蟾蜍出现在房间之中! “龙……涎……香……”他声音有些嘶哑,指着蟾蜍,高木崖立刻会意,手一挥之下,一朵火苗飞入蟾蜍口中,三秒后,一股清淡却悠远的香气,悄然弥漫。 “呵……”徐阳逸咬着嘴唇,擦去头上冷汗,这一股香气之下,他顿时感觉神智一片清爽。身体中痛苦仍在,他却能死守灵台一丝清明,不至于昏死过去。 然而,不等他清醒,下一秒,一片更加恐怖的热浪袭来! 这一次……第六块补天石残片……融化了! 彻底的融化!在燃焰的第六根尾巴形成的白色火团之中,不是一滴,而是一丝……五彩之水,带着让人心颤的高温,全部浇灌在了徐阳逸左臂之上! ¥¥¥¥¥¥¥¥¥ 各位,,恢复2更了,累……累的要死……脑袋天天都在痛,感觉睡眠强烈不足,三更太累了,而且导致自己没有存稿,真心干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