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以身为器(三) - 最强妖孽

第271章:以身为器(三)

那些五彩之水极其诡异,明明是水,却如同活物,刚一滴上,便如同果冻一样,竟然将那一片黑色臂骨,染做一片五彩! 而黑色臂骨,居然首次出现了软化的迹象! “九龙戏珠!”高木崖双目尽皆赤红,此刻根本没有功夫管徐阳逸,他说的没错,到了这种时候,炼器宗师的终于占了上风,无论如何,他都要做下去!至于徐阳逸,他已经没空去管了,只希望对方能撑下去!或者……晕过去更好! “轰!”随着他的呼喝声,九条尾巴,顷刻间合九为一,成为一个巨大的火焰团,随着高木崖的手势,仿佛浇灌一样,在徐阳逸左手臂骨上来回浇筑! “艹!!!”徐阳逸一声怒吼,声音都沙哑了,这种全方位的恐怖温度,他真的很想自己现在昏过去。 “不行……现在还不是最关键的时候……”他眼睛也红了,看向那个火焰团,其中,还有八块补天石没有融化,如果一旦融化,昏迷过去的自己没有保护,自己的经脉都可能被烧毁! 就算硬撑……都必须硬撑到这个阶段过去! 他脑海中,回想起高木崖对自己说过的话,所有材料中,补天石是最坚固最耐高温的材料,而且将臂骨转化为法宝胚胎的主材之一!这是最困难的一步!也是徐阳逸最痛苦的一步!这一步之后,还有不少如同这一步那样融化材料直接作用于臂骨的地方,但是,痛苦程度和补天石皆不可同日而语。 身体近乎在本能地调动灵力,自家人知自家事,他很清楚他的功法和其他人大有不同。左臂被斩断之后,体内的经脉中还淤结着不少的灵力。这些灵力……他现在根本不敢乱用来掩盖伤痛,只等着九块补天石全部燃烧之时的火焰之潮! “这是……”然而,就在他调动灵力,准备全部待命在左臂的时候,他赫然发现…… 自己体内的灵力……竟然开始了自动运转! “这是怎么回事?!”刹那间的震惊,甚至一瞬间盖过了手臂上的剧痛。他灵识立刻内视,却发现,自己因为左臂消失,而无法运功的大小周天,竟然开始了自动运转! 为什么? 他震撼地看着体内,完全百思不得其解! 这是万古丹经王筑基期才会出现的征兆! 练气期,炼丹等于修行。筑基期,无时无刻都在自我修行。现在他并没有达到筑基期,功法却开始了筑基期的先兆! “不对!”脑海中一阵清明,大约是菩提子运作,他思维猛然加快:“不……并不是说……筑基期才可以自动运转,而是……火!” “没错,南明离火!我练气后期,现在都仍然不清楚在哪里,不过显示了一大部分,有可能是筑基期才会显示。而有了这朵火焰,我体内的丹炉经脉才算真正圆满!才可以真正去启动它。并不是筑基期才可以启动,而是筑基期才有可能拿到南明离火让它启动……而现在启动……莫非是……” 他的灵识立刻冲入气海,随后,他立刻看到了……在气海中跳动的火苗! 那是一朵白色的……狐火! 燃焰! “原来是这样……”他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身处炼器过程中,以身为器,补天石的高温,带着燃焰的火苗,一丝一缕,竟然在自己气海中形成了一个豆粒大的燃焰火苗! 虽然它很小,但是,现在练气期的徐阳逸经脉又有多大?让一位筑基后期,一位半步金丹的前辈都全力操纵的火苗,虽小,却已经足够启动万古丹经王的完全状态! 这种变化,任何一方条件缺一不可。因为左臂的缺失,他无法再修行。而万古丹经王的意外暂时补全,身体内的丹炉状经脉根本不用他控制,自己吸入灵力。而这些灵力运转到左臂的时候,找不到宣泄口,竟然和冲击进体内的热浪产生一股小小的抵抗力,让他痛感大减。 “如果不是炼器,我就吸入不了火苗。如果不是修炼了万古丹经王,此刻我可能会被痛昏过去……真是……”他闭上了眼睛,心跳已经趋于平常:“天意啊……造化弄人……” 这是天赐良机。 这种机会,太过难得,真的算得上是因缘际会。提前感悟万古丹经王的玄妙,能让他多一分理解。他到筑基不知道还有多久,或许很快,或许……几十年。而这些时间,他都可以用来去考虑,去思索,去回味这种感觉,为自己的身体找到和功法最合适的道路! 疼痛感,已经被控制在了一个可以咬牙忍受的范围,而不是如同刚才那样,让他忍不住惨叫。毕竟,他左臂断后无法修行,使用的都是淤积在经脉中的灵力。只能消耗,不能补充。而现在,新的生力军忽然加入,虽然不多,却已经让他的痛苦再减轻一层。 外面,巨大的燃焰将一道道五彩液体滴于黑色臂骨,那只黑色臂骨,已经有一小半都变为了五彩。内部,徐阳逸抱元守一,以体内的哪一点豆粒小的火苗,推动着一丝丝极其渺小的灵气运转。无意中,翟姓修士看了徐阳逸一眼,差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修炼?! 这小子现在怎么能修炼?! 修炼,需要入定,所谓入定,是排除杂念,心无旁骛的过程。两万度的高温融化补天石,黑色臂骨直接接入他的左手,他……他竟然能心无旁骛?! 开什么玩笑?! “翟道友!”随着高木崖的一声怒喝,翟姓修士立刻回过神来。高木崖不悦地看了他一眼,眼中的意思很明白,如此重要的时刻,如此多天才地宝的诱惑,你竟然还能分心? 然而,当高木崖顺着翟姓修士的目光看了一眼,顿时忍不住惊呼出声:“开他妈什么玩笑!?” 一声呼出,他立刻感觉体内灵力一乱,额头上冷汗密密麻麻地冒出,当即全力稳定心神,然而……却有些晚了! 那朵巨大的火焰……因为掐诀的一顿,顷刻间晃动起来,而火焰中,一道手臂粗细的补天石,带着一丝一缕的火苗,轰然朝着徐阳逸左臂黑色臂骨浇下! “兹拉!!”一声爆响!高木崖心中大急地立刻操纵火焰,连续打出数个法诀,这才稳定下来,然而,那些补天石融化的五彩之水,已经在这一瞬,将徐阳逸整个臂骨染做五彩! 这一乱,倒完成了需要几天才能做完的事情。 高木崖倒抽了一口凉气,非但没有高兴,反而立刻转头看向徐阳逸。 开始他只敢控制着一丝一丝往下滴,现在,手臂粗的一条!徐阳逸受不受得了? 这关乎自己炼器宗师的名称,若是炼器之时把人给炼死了,他这个名头,不要也罢。 然而,一眼看去,他,和翟姓修士,全都愣了。 还在修行! 还没醒! “这是哪来的妖怪……”数秒后,高木崖满脸震愕:“真是见了活鬼……” 他们不知道,就在刚才一瞬间……徐阳逸猛然感到,无数巨大的热浪,疯狂冲向自己的左臂伤口! 刚刚编织起的灵气防御,轰然崩溃。然而,随之而来的,是数百颗星星点点的白色火焰,尽皆被吸入自己的气海!那枚豆粒大小的火焰,竟然……开始丝丝壮大! 豆粒大小……指尖大小……手指粗细……最后,赫然达到了手掌大小! 熊熊熊……随着白色火焰的燃烧,他身体中的经脉不仅仅没有感觉到疼痛,反而发出了一种灵魂上的舒爽! 一条条经脉,如同久旱逢甘霖一样,倏然张开,飞快地吸取着外界的灵力。这种速度,让他都瞠目结舌。 “这……便是拿到火种……完全激活万古丹经王之后的修炼速度?”他愕然看着丹田:“简直……快得让人咋舌……” “不,不是最快!”他眼睛动了动:“没错……这,是‘源动力,’而……我还缺少……燃料!” 是的……万古丹经王,号称一国养一人,源动力有了,燃料却为零。这只是练气期的经脉,终于遇到了自己的火种,丹炉点燃,引起的瓶颈式喷发。很快就会平复下来。 然而,他没有丝毫颓然。反而满心欢喜! 没有燃料,都是这种速度……一旦自己提供充足的灵石……他的灵气转化速度会达到何等的匪夷所思? “不止如此……”菩提子,让他的思维无比迅捷,举一反三:“这,是转化速度……然而,转化的是什么?” 没有任何犹豫,他自问自答;“是外界的灵气!” “有了火种,有了燃料,我还需要……”他深吸了一口气,压抑住因为期待而狂跳的心脏:“一处真正的……灵气超级浓郁的地方!再搭配上ding级的聚灵阵!” “比如……丹霞宫……通天之门下……洞天福地!” 这一瞬间,他彻底坚定了洞天福地的争抢。 如果说,之前,是古松老祖养蛊,后面,他决定因为自己的未来必须上阵。现在,变成了----必须胜利!通天之门附近,舍我其谁! 万古丹经王的这种修炼速度……如果“配套”齐全,他,修炼速度至少是其他修士,包括ding尖家族同阶修士的一倍以上! 这还是粗略估算! 任何一个“配套设施”达到完美,都会带来质的飞跃! “南明离火……最强火种……”他咬了咬嘴唇,筑基,这两个距离他并不遥远,也不逼近的词语,他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