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天下独步(一) - 最强妖孽

第27章:天下独步(一)

“上一届,是玄玄造化液,再上一届,是上品法器。” 徐阳逸的神色,终于郑重了起来。 玄玄造化液,它没有其他功效,碧绿如水,如烟如雾,通过针剂打入血管……筑基,金丹期的大修士恐怕不为所动,但是练气初期,中期的修士,足以为之疯狂! 它还有一个名字……叫做洗灵液。 没有别的效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让修士的肉体彻底洗去凡胎,真正的“脱胎换骨!”变为最适合修行的体质! 修行发展到现在,早就证明了,灵力就像动力源,身体就是机器。如果非要比喻,那就是2000年的电脑带得动最新的大型网游么? 不可能! 他动心了,但是动心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可以脱胎换骨,洗经伐髓。而是…… 他的气海! 他的气海,正在以一种肉眼都无法观察到的速度缓慢扩大,这件事关系到神秘的小盒子,他根本不想对任何人说。如果玄玄造化液能够解决这个问题,那就再好不过! 几乎是一瞬间,他就决定了。如果之前听到排位赛还无动于衷的话,那么这一刻,他就决定全力以赴! 狮子,终于决定撕下羊皮的伪装。 哪怕不是玄玄造化液,其他的彩头,也绝对是同一等级! “没有人不向往真正的功法……对吗?渔阳市的第一名?”楚昭南看着他的脸色说道。 “人分三六九等,只有真正最强的那个人,才能搏到金丹真人的彩头!”楚昭南直起了身子,浑身的气势如同火山一般爆发出来,重复了一遍:“我,楚昭南,以天风市第一名的身份向你挑战!” 徐阳逸静静地看着他,许久才点了点头:“希望你能站到最后。” “很好……”楚昭南眯起眼睛,用大拇指在喉咙上用力划了一下,舔了舔嘴唇:“真是让我兴奋不已……” 他们说话的声音很低,没有其他人听到。徐阳逸也根本没有问楚昭南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学校都不会教的东西,这个问题不会有答案。 左轮没有让他们等太久,在初期的惊愕之后,他从上衣兜掏出一只黑色纸鹤,屈指一弹,那只纸鹤就摇摇摆摆地飞了出去。 不到两分钟,一只纸鹤就飞了回来,左轮正要去接,眉头却忽然挑了挑,随即,猛然后退一步,腰不由自主地弯了弯,难以置信地看着那只纸鹤。 这只纸鹤,并不是黑色。 而是……红色! “这……这是……”他愣了不到一秒,随后,兴奋地转过头来,激动地嗓子都嘶哑了:“菜鸟们,听好了,你们的福缘到了。有筑基期前辈到场!这他妈就是你们平步青云的天赐良机!” 他的胸口,在这一瞬间都止不住起伏,眼睛都有些发红。说完这句,忍不住压低声音骂了一句:“妈的……这运气……老子毕业的时候怎么没听说过筑基前辈观礼!” 筑基前辈! 这一瞬间,不只是他们,所有人的眼睛,几乎全都带着狂热看着那只甚至说的上是可爱的红色纸鹤。 徐阳逸无比慎重地凝神以待,楚昭南面沉如水,但是粗的可以听到的呼吸声,在一个修士身上绝对不正常! 光是这四个字,就让人心生无比的倾慕! 百年筑基,筑基期,对于这些刚毕业的新人来说,代表着数不尽的财富!轻型热武器几乎全部无效的传说!整整两百年的寿元! 换言之,那就是……人形怪物! 超人!钢铁侠! 从来只在书里看到过,分校的校长最多只是练气后期,筑基对他们就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词语。没想到,他们的毕业典礼竟然有筑基修士前来观礼! 如果被对方相中…… 如果被对方收为门墙…… 一时间,谁都没有发话,只是有些急促的呼吸声,出卖了所有人的心态。 徐阳逸不动声色地握了握拳,排位赛,筑基修士观礼……毕业大典那些没有言说的流程,竟然藏着这等机遇! “如果被一位筑基前辈收归座下,各位的修行之路,可以说已经开了一半。好好把握机会,新兵。”左轮深吸了一口气,招了招手,那只红色纸鹤飞到了他的指间,紧接着,一句话就清晰传入了他的脑海。 “一人一间屋,让他们自行分配。” 同一时间,在一间巨大的房间内,一只修长的手,食指上带着一枚白金戒指,端着的咖啡杯从嘴边轻轻放下。一双狭长的眼睛,淡然扫过面前巨大的电子屏。 一共十个格子,右下方是他们编号,左方,每一个格子中,都有一个人。而显示屏前方,已经坐了五六个人。另有十余人站在他们身后。 最中央,坐着一位穿着中山装的中年男子,眼睛细小而狭长,板寸头,身材不高也不低,右手戴着一枚白金戒指,皮肤白得吓人,仿佛白天的吸血鬼。 修长的手指交叠在胸前,整个人陷进了舒适宽大的靠椅中。而整个房间,除了他这把足足有半米宽大的软椅,其他的椅子,全都小上一号。 他的左方,坐着一位二十三四岁,西装笔挺的青年。右方,坐着一位须发皆白,面带笑容的老者。 整个房间,鸦雀无声。只剩下微不可闻的呼吸声,以及青年闭着眼睛,不时旋转一下手指上戒指的轻微摩挲声。 右方的老者微微一笑:“影杀,你寿元尚多,这次有看上的苗子?不如让给老夫先挑?” 影杀没有回答,缓缓摩挲着戒指,许久才扫了一眼徐阳逸的窗口,淡淡道:“有。” “这是那个杀了癫狂症的小子?”火云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微微一笑:“菜鸡互啄罢了……不过,能让南部四省第一的影杀动心,也是他的福缘。” “只是……”他悠然顿了顿,端起咖啡杯抿了一口:“本座也对他有意思。” 一旁的青年嘴唇翘了翘。 影杀就仿佛一块木头,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他并没有开口,身后一位全身穿着西服,带着金丝眼镜的青年立刻上前,恭敬鞠了个近乎九十度的躬,笑道:“火云阁下,影杀阁下座下无一弟子……” 火云微笑点头,胖胖的脸上带着和熙的笑容,端着咖啡杯的手停了停,随意地笑了笑:“这样啊……我理解,五年一毕业……我们等一次毕业等得有多苦,座下缺人啊……呵呵,木头人也终于到了收徒的时候了么……” 仿佛有些感慨地叹了口气:“不过……” “谁允许你说话的?”他笑着扫过电子屏,根本没有看那位青年一眼,手指有节奏地敲打着扶手,笑容更甚:“谁给你的权利?凡人?” “啪!” 一声闷响,在半空中响起,仿佛两只无形的巨手在半空中碰撞了一下,四周的空气都为之凝固了一秒! “各当……各当……”闷响声停息,他们周围所有的事物,竟然全部都在微微发抖! 影杀不知何时已经看向了老者,老者同样微笑着看着他。 周围所有人,除了那位左方的青年,全都面无人色。一股让人心脏停跳的无形气氛萦绕在两人之间,现场死一般的寂静。 “恕,恕,恕罪……”短暂的寂静之后,说话的青年浑身发抖,满头冷汗,毫不犹豫地跪了下来,浑身抖得如同筛糠,嘶哑着声音喊道:“阁下!请恕罪!对不起!万分抱歉!” “滚出去,领十鞭。没死再来伺候本座。”影杀的声音有些嘶哑,看着老者略带复杂地说道:“你居然突破到了筑基中期?” “本座可不像你那般天纵英才,不过笨鸟先飞而已。”火云收敛了笑容,身子往前倾了倾,目光扫过徐阳逸和楚昭南左下方的1字:“这两个人,我预定了,另外,排位赛第一,可否让于本座?” 影杀抬了抬眉头。 “如无意外,南通省,这姓徐的小子,有70%的可能登顶。”火云低声道:“本座说是三人,其实只要两人。如何?” 影杀没有开口,数秒后,才淡淡道:“并不是届届都有天才,灭日那般的妖孽百年难得一遇。” “也总要试一试。”火云笑道:“你在兆雪市的矿产公司,我让一条微型支脉。如何?” 沉默,三分钟后,影杀幽幽道:“可。” “嗤……”就在这时,身旁一直沉默的青年居然微微笑了起来。影杀和火云却没有半点打断的意思。 “承情。”火云笑着朝影杀拱了拱手,看向一旁微笑的青年:“方先生,代我向方省长问好。何事让你发笑?” 方檀生悠然抿了口咖啡:“我怎么敢对两位前辈发笑,只不过,刚才火云老爷子说这个徐……徐阳逸70%斩获第一,以我拙见,他连1%都没有。” “哦?”火云目光微闪:“看来有些我不知道的内幕?” “不算内幕,只不过年代久远而已。两位仙师醉心修炼,自然不如我们这样的凡人了解普通人的世界。”方檀生笑了笑,一只手支着下颌,复杂地看着楚昭南的窗口,微笑道:“两位仙师,记不记得,十五年前,明水省省会磐山市,一位省长夫人‘白日游万里’的奇谭?”

上一篇   第26章:分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