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灭绝人性(二) - 最强妖孽

第276章:灭绝人性(二)

一层层的高温,形成了一个近乎十米高大的小型爆炸云,层层泥土泛起,又层层被卷向空中,交互叠错,那朵圆形的,代表死亡的灵气团,带着死亡的味道,直扑半空中的徐阳逸! 灵气未到,巨大的冲击波,已经冲的徐阳逸西服猎猎作响!每一根毛发都在抖动! 他没有料到,对方竟然如此疯狂,为了杀他一个,借着上百名无辜游客的掩护,用他们的性命做基石,根本罔顾人性! 对方也没有料到,徐阳逸……竟然能跳如此之高!并且双翼滑翔。按照他们的预计,十几米就是徐阳逸的底限,这一次的自杀性爆炸,使用的是傀儡人偶,除非动手,否则根本不可能有灵气。范围和威力绝对足够将徐阳逸炸残! 疯狂……对方已经疯了……徐阳逸根本没有时间顾得上别人,双手立刻掐诀:“星火!!” “嗡!”背上的翅膀猛然巨震,紧接着,他的身体再次往上拔高二十米!达到了非人所及的四十多米高!但是无法停留长久,开始在半空绕开爆炸冲击波,平稳滑翔。 这一刻,没有声音。人性,世界,仿佛都在这一刻崩溃。在他下方,十一个十米宽大的灵气团,周围……只有一片血色。 不是修士的血,而是凡人的……那些旅游的凡人的血,因为暗中的人的私欲,带着欢喜的心情而来,却再也无法回到家庭。 “杂种……”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爆炸波,危及不到他,但是,下方的惨状,让他触目惊心。 他看到一位女孩,根本没有任何反应,就被面前的爆炸波吞噬。他看到了一位老者,愕然看着眼前的一切,他离得较远,干瘦的身形惨叫着转身,却老态龙钟,动作缓慢,下一秒,就被吞进火海。他还看到了……一位少年,及时趴下,浑身体无完肤,撕心裂肺地惨叫,却被后面来的慌乱的人群淹没。 热闹的天子山景区门口……刹那间变为一个小型的人间地狱! 乱了……全乱了……徐阳逸闭上眼睛,他是不太顾忌修行法律,他同样也不会坐以待毙,但是……他有底线!他不会杀错一百,不放一个。起码现在不会。 这件事……真正触动了他心中沸腾的杀意。 “徐某……”他的目光,看了一眼下方尖叫着逃散的人群,斩钉截铁地说:“必将尔等人头悬于天子山前。” “作孽太深,死有余辜!” 这一炸,炸掉的是无数家庭。作为家庭破灭的他,太能理解其中痛苦了。 人性的灭绝……或者说,动手的人,早就不配称为人。 “刷刷刷……”冲击波终于溃散,他深吸一口气,双翼一收,降落下来。 四周,是哭泣的人群,尖叫的人群,慌乱的人群,无数凡人拥抱着,不管认识不认识,撕心裂肺地惨叫着。在他脚下,地面都被鲜血染红,残肢断臂到处都是。更多的,是瞬间淹没于灵力冲击波的尸骸。 “我知道你在看。”沉默了许久,徐阳逸抬起头,看着周围,声音很平静,但其中杀意,令人透骨生寒:“所以,我要告诉你。” “这次,南州,刑天军团就算战到最后一人,也绝不会让你们的旗帜插上去!” 上百人因他而死,这是因果。但是动手的这个人,却是罪孽! 罪无可恕! 他的行动,踩在了徐阳逸的底线上。事关原则,他绝不会退缩! 人群中,一个极远的地方,一队旅行团,领队不动声色地压了压自己的帽子,嘴角挂起一抹冷笑,打了个“走”的手势。 “三爷。”他身边,一位男子低声道:“咱们不如一不做二不休……” 领头的男子帽檐很低,看不清他的真面目,只是摇了摇头:“虽然我们为这次行动付出了绝大的代价,但太过了,并不代表华夏政府和修行法院不会管。人前显圣,这是华夏政府的禁忌。我们付出了足足一条中型灵石矿的代价,才让政府闭嘴。现在,对方已经有了警惕,上去讨不到好处。事情一旦闹大,修行法院想不管都不行了。” “现在已经够大了。”一位带着红色旅游帽的老者冷笑:“不过区区凡人贱命而已,能死在我们纳兰家手中,也是重于泰山的。” “凡人死多少我并不关心。能不能杀掉他才是我最关心的事情。”领队用极其晦涩的目光扫了徐阳逸一眼:“在铁炉堡门口等了几个月,才有今天的一次机会……他来天子山做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 他淡淡道:“他必须死在这里。” “走……”他再次示意所有人进入:“他既然要进去……我等就在里面等着他……呵呵呵……山林……可是我等的主场。” 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们的身影,徐阳逸就算灵识再广阔,也难以一时从如此繁乱的场景中找出对方。而现场,早已是尖叫,哭喊连成一片悲戚的浮世绘。 “徐先生。”他脸色如冰,扫视着现场,终于,有人走到了他身后,行了个礼:“还请……和我们走一趟。” 徐阳逸转过身,淡淡地看了那位连长一眼。 胆色不错,上百人在眼前人间蒸发,竟然还有胆子进入爆炸的中心。 “我觉得,我的证件上已经写的很清楚了。”胆色可嘉,不过这并不代表他有闲心和对方扯下去:“我现在有要事,如果证实过了,就放行。” 连长的脸上,带着浓重的敬畏,徐阳逸并没有转身,看起来听起来都很年轻,他却绝对不敢对对方有一丝不敬。他带来值守的士兵都带着枪,却没有一个人用枪对着徐阳逸,并且……握着枪的手都有些发抖。 就在刚才……这个男人……飞起来了! 其他人或许能忘记,但是连长不会!他亲眼看到对方一跃三四十米!这还是人!? 也许之前还对徐阳逸的sf证件有所怀疑,现在,他绝对没有任何怀疑! “不是这样……徐先生是否有需要我们配合的地方?”连长斟酌着说,虽然腿还有点抖:“这次的凶手,实在是太丧心病狂!一定要将他绳之以法!” 徐阳逸终于转过了头,看着三十多岁的连长,平静地说:“你们的法律,管不到他。不过,你还的确有配合的地方。” “请说。” “立刻汇报你的上级……”徐阳逸看向天子山,现场,他终于看完了所有人,所有人的反应,都非常真实,那就说明一件事…… 对方,已经离开了这里,进去等他了,或许,还布下了天罗地网。 但是,以为自己会就此退却? 他冷笑道:“告诉你们上级,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过去。” 他,亲自要在天子山将动手的人全部杀个干净! 说完,他一步一步,缓缓地朝着景区门口走去,所有士兵,看到他过来,都仿佛看到了修罗一样,不动声色地握紧了一些颤抖的枪。 “放下那种东西。”李宗元立刻跟了上去:“对我们没用。” 直到他们的身形消失在门口,连长旁边的一位排长才长长舒了一口气,摊开自己的双手,满满都是冷汗,颤声道:“这人……是谁啊……太可怕了……那种感觉,压迫力不是一般的强。” “sf证件,你没听说过?”连长同样身子有些发软,立刻离开爆炸中心,声音也有点飘:“原来……还真的有这个部门,我怎么知道他们干嘛的……超人啊都是……” “sf证件?!”排长吓了一跳:“真的有这个证件?我们是第一次看到吧?这,这还是不是人!” “不管是不是,上面又没有对我们说这个证件是什么,只说看到这个证件立刻放人!” 天子山,著名的国家级景区,里面,是一片未开化的原始森林,但是,这里,最知名的,还是山。 这里的山,和别的地方不同,看起来反而不似自然形成,而是刀刻斧凿一般。一座山,直统统通向天空,仿佛从下而上的笔直的剑一样。四四方方,没有平常山体的柔顺,反而显出一种肃杀之感。行走在这里,好似行走在剑冢。 徐阳逸根本没有走大路,找了一个渺无人烟的地方,立刻一抹,一把诡异的钥匙立刻悬浮在他的身前。 李宗元当场就跪了下来,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并且……身体都在发颤。 “你怎么了?”徐阳逸皱眉道。 “主人……”李宗元呼吸急促,颤声道:“这,这把钥匙,您,您是从何处得到……太可怕了……它,我,我只是看它一眼,感觉灵识都要崩溃一般……” 徐阳逸眉头一挑,他并没有这种感觉。或许……这就是上位妖族对于下位妖族的血脉压制? 小青……现在可不是青鱼,三千六百年的修行,几乎走完了人类发展的历史,它,已经是鲲鹏之体! 他没有回答李宗元,只是示意对方起来,就在这时,那把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钥匙,竟然冒出了一层蒙蒙青光,随即,没有任何人操纵,在半空中自动调转一个角度,对准了一座极远处最不起眼,最低,最矮的山。 “那里,就是我们的目的地了。”徐阳逸抬眼看了过去,中间,是看不到头的连绵森林:“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藏在这里面。” “还有人?”李宗元吃了一惊,随即一想,又是理所当然。对方既然知道他们来到了这里,显然是在高木崖宗师门口蹲点了好几个月,而且在门口都敢发动袭击,在这里面,简直是一个天然的围猎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