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天子山与青蛇宝库(三) - 最强妖孽

第279章:天子山与青蛇宝库(三)

死寂,死一般的寂静。三爷仿佛听错了一样,愕然看着徐阳逸,过了片刻,忽然仰天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他好像笑出了眼泪,捂着肚子道:“徐舵主,某家佩服你,能从丹霞宫走出来的不是凡人。但是,你又对修士的战争知道多少?” “一人破一阵?哈哈哈!还是我纳兰家的百蛊大阵?”他夸张地擦了擦眼睛,嗤笑了一声:“不是某家看不起你……此阵,十人,可杀半步筑基。而为了对付你,某家特地请出了十四位精英……” 他八只脚悉悉索索地朝前走了几步:“你在找纳兰家的弱点?放心……你不会有这个机会的……莫非你真的以为,此阵就只有这点玄机?” “瞪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死人……”他狞笑着双手握在了一起:“下面的景象,某家保证你到了地狱都不会忘记。” 他的双手,掐了一个印诀,随着这一个印诀落下,四周的天空,诡异地震动了一下。 “你在看……”他双手交错,第二个印诀也同时落下,就在同时,四周的天空中,忽然出现了无数灵光点:“某家也在等……等这个大阵灵气凝聚之时……” 徐阳逸没有开口,只是平静地看着他,全身的灵力如同江河奔流!随着灵力越来越多,他的左臂,第一个节点越来越亮! “知道么……”徐阳逸低下头,幽幽看着三爷:“我有一招灵识攻击,这是我的底牌之一。” 三爷复眼眨了眨,心中第一次升起一种极为不好的预感,手都顿了顿。 “从开始,你们就没有活下去的可能。”徐阳逸看着左臂第一个节点终于爆发出一片白色灵光,如同黑夜中的太阳,紧接着,一道白光顺着臂骨直冲肘部节点。 三爷深吸了一口气,灵识攻击……纳兰家……没有此秘法!! 若对方开始便以灵识攻击,十五个人……起码躺下去五分之一!然而,对方没有! 那就是说……对方有绝对的信心击溃他们!不是用旁门左道,而是正面碾压!以力破力! 他没有再开口,双手结印飞快!一个血色太极,红白两色,不到五秒出现在地面!千米大小!紧接着,“轰轰轰轰”四声,四座巨大的虚影,缓缓在半空中凝实! 徐阳逸左手第二个节点亮起。他的左手,已经开始了微微震颤,周围数十米内,都出现了空间的模糊。 一股堪称恐怖的灵压,已经开始凝聚在这片空间,三爷猛然停住了手,瞳孔一缩,心跳都慢了半拍。 “三爷!”身边,一人低声道:“不对劲!这股灵压……太强大了!我,我怀疑这已经超过了练气期!” “我知道……”三爷死死磨着牙,不是没有练气期能达到筑基的法器……然而哪一样不是以燃烧生命为代价?而对方呢? 他复眼死死盯着空中,徐阳逸甚至神态都没变,只是脸色微微苍白了几分。 “这杂种……”他再也无法笑出来了,双手已经出现了幻影,越是繁复的阵法,结印越是复杂,他此刻只恨不得自己的速度更快一些! 因为……天空中,徐阳逸的灵气还在不断攀升! “卡卡卡……”他的眼睛,惊恐地看到身边,一粒粒石子竟然悬浮了起来!这不是他的阵法!他死死盯着徐阳逸,这……是筑基灵压全面释放的轻微失重! “百蛊大阵!凝!!”终于,他长长舒了一口气,双手猛然朝地面上一摁。随着他的动作,四个极其淡薄的影子,若有若无地出现在东南西北四个方位! 太极分两仪,两仪生四象! 然而……这并非是青龙朱雀玄武白虎四方圣兽,而是…… 东方,一只闭着眼睛,五彩斑斓的蜈蚣。西方,一只蓝盈盈的蝎子。南方,一只背上长满倒刺,同样闭目的蟾蜍。北方,一条白色的闭目白蛇! 再加上他自己的蜘蛛……这是……太极分两仪,两仪生五毒! 只不过,淡薄到几乎看不清。每一尊,都足足有二十来米大小,恰好将徐阳逸围在中心! “嗡……”四道恐怖的灵气,刹那间弥漫整个天空!并非筑基,而是……半步筑基! 四象神兽虚影,眼睛还是闭着的,然而,他们的头ding上,竟然有一物在不停抽取着四尊虚影的灵气! 一鳞,一牙,一勾,一爪。随着它们的抽取,这四件物品……竟然有渐渐从虚幻凝聚为实物之感! “嗡……”就在此刻,半空中传来一阵低沉的嗡鸣,仿佛死亡的大门轰然打开,“轰!”无边无际的黑雾,起码数十米方圆!不知从何处喷涌而出!齐齐萦绕在徐阳逸周围! “刷!”他的左臂上,数十道红色的符箓攀沿,一股令人心颤的灵气,刚才还若有若无,此刻,完全炸裂! “沙……”无声的风以徐阳逸为圆心吹过,四周的草尽皆往后仰去,那股令人颤抖的灵压,终于露出了它的真面目! 黑雾之中,一位穿着古代服饰的男子虚影,缓缓睁开了他的眼睛。毫无任何感情地看了下方一眼。 “扑!!!”这一刻,所有人齐齐喷出一口鲜血,肢体全部下压,死死趴在蛛网之上! 筑基! 真的是筑基!! 而且不是一般的筑基! 那种杀气……勇气……透过几十米,都能让他们身处地狱! “五圣合一!!”没有更多考虑,三爷仰天怒吼。纳兰家的修士,虽然口吐鲜血,但是没有一个逃!他们很清楚,筑基面前,逃,那只是一个笑话。 随着这一声,四件物品,他根本没有等完全凝实,立刻朝着他疾射过来!全部镶嵌入他的四只手臂!形成四个诡异的图腾! “轰!”他的身上,同样冒出无数血色符箓,就连眼睛都变得赤红!身形猛然暴涨!十米……二十米……三十米!五十米!! “兹!!!”随着一声震天咆哮,一只足足有接近六十米的巨大四臂半人蜘蛛,仰天长啸,一圈可见的灵气波纹从他嘴里发出!周围山谷都回荡着它震天嘶吼! 天空中的徐阳逸,与之对比,不过一根指头大小。此刻……对方抬起头来,徐阳逸正对着那一对苍白的复眼。 四目相对,徐阳逸淡淡道:“其实,你不用这么着急。” “我可以等你完全体。” 和之前的三爷判若两人,现在的三爷,全身都是诡异的红色符箓,尾部的丝孔竟然长出了一只蓝汪汪的数十米长倒钩!四只手臂变成了两只巨大的钳子!下半身巨大的蜘蛛形体上长满了赤红色的刚毛。对于徐阳逸的话,没有语言,回答是一只尾勾,带着风暴般的风声,夹杂着他的怒吼,朝着徐阳逸疯狂钳来! 势,气势,形势,局势逼人,徐阳逸在黑雾缭绕之中,仿佛地狱巡游的恶魔,精气神无一不到最巅峰,他已经根本无法等下去! “马戏团表演完了么?”徐阳逸淡淡地看着他,看着那只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巨钳,猛然将左手向前刺出! 这个动作,和那名黑雾男子一模一样,这一刻,对方同样用手中剑,向前刺出。 这一刻,三爷眼中,只有这一剑。 确切地说……是黑雾男子的这一剑! 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最质朴的招式,最纯粹的一刺,却是最无与伦比的一刺! 他复眼的之中,尽皆是这一刺的身影! “吼!!!”带着惨烈的嘶吼,他的尾勾横扫之处,无数树木翻飞!甚至地面都出现了一道深深的沟壑,迎向那根本平淡无奇,却精妙绝伦的一刺! “扑!”没有躲避,甚至防御都没有,徐阳逸的剑,下一刻,已经刺入了他的额头。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 三爷巨大的脸部,清晰地写着不敢相信的表情,眼睛有些对了起来,因为,徐阳逸就这样站在他的额头上,没有任何表情地看着他。 “饶……”三爷颤抖地开口,不等他说话,徐阳逸左臂三个节点凉气,随着“扑!”的一声闷响,三爷后脑勺猛然喷出一大股绿色血液,仿佛下雨一样喷洒空中! “命……”随着这一声,“轰!!!”三爷小山一样的身子,轰然倒塌!无数树木随着他巨大的身形摧枯拉朽一般断裂,数不尽的尘土飞扬。 他直至倒下,眼中都带着无尽的迷茫,为什么……不……发生了什么……自己明明看到了对方刺来,怎么……怎么会这么快…… 他的意识,渐渐模糊了下去。就在完全黑暗的一瞬间,他忽然明白了什么。 抹去了…… 他躲闪,防御的意识,全部被抹去了…… 太可怕了……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必须……必须将这件事……汇报……家…… 下一秒,他的意识,完全归于黑暗。 “你在用自杀傀儡的时候,可有听过其他人的饶命?”徐阳逸冰冷地看着巨大的尸体,淡然地从额头上抽出左臂。 他不知道,就在他斩杀三爷的同时,或者说在这之前,就在他计都罗睺剑启动的时候,位于天子山景区外的营地监视器上,就已经一片雪花。 “不用了。”属于隐龙卫的女子声音仿佛有些无聊地打了个哈欠:“筑基灵压全面爆发,自动排斥周围所有不属于灵气的波长。” “等半个小时吧……”她有些百无聊赖:“真没想到……这小子还真有些本事……从监视器上感觉不到属于哪个境界……不过,本宫也才初期而已……” 但是,不到五分钟,监视器上,随着这一剑挥出,刚才满是雪花的屏幕终于恢复了正常,而就在同时,那个女子的声音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是!”她震撼地看着监视器:“初期……ding峰?!” “我的天……”连长面如土色,难以置信地看着屏幕,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只是他,现场所有人……没有一个能够相信! 地面上……出现了一道数百米长的巨大沟壑!! 深不见底……长度,最少也有三百米以上!宽……最少十米以上! 一剑之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