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天子山与青蛇宝库(四) - 最强妖孽

第280章:天子山与青蛇宝库(四)

徐阳逸的灵识盘绕场中,此刻,他也有些后悔。 在他面前……一道无比宽大的沟壑出现。这是他的手笔,以前绝对无法达到的手笔! 三爷的身子,深深陷进沟壑之中,几人合抱粗细的脚无力地垂/软在外,扒倒无数树木残骸,碎石满地。沟壑两边,一片狼藉。计都罗睺剑一剑之威竟大如斯,这是他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咔……咔……”就在同时,他耳朵捕捉到了一丝极其轻微的咔咔声。下一秒,随着四声轰隆隆的声音!天子山景区,在他周围一千米内的四座高山,全数崩塌! “这便是筑基之威……”他深吸了一口气,享受地闭上了眼睛:“如此通天彻地的威能……难怪……人人都想进阶筑基……或许……我现在用两三个营的ding级配置能挡住,但是……筑基,一个团都别想挡住!至少几个团的兵力。还必须配备重型武器!” 他后悔的是,没有留下活口。 这一剑,威力太大了,根本不是他现在能控制得了的。即便普通的筑基初期,都别想发出来,性质几乎等同于魏忠贤的天启六蚀。不属于筑基期却能在筑基期施展出来的威能。 不过想想,他也就释然了。能出来追杀他的,很可能是属于纳兰家本家,这样的人,除非搜魂,根本什么都问不出来。而搜魂……那是筑基期的神通。 确定了数次,没有一个人,他终于脸色一白,扑通一声软到在地上。 手死死扣着地面,全身灵气一瞬间抽空的感觉,比他想象得更加恶劣。上次因为翟姓修士的压迫,他并没有全部抽空就斩了出来,而这一次,他是真正地放纵自己。要看一看自己的底牌有多大的威力,后遗症又有多大。 胸口急剧起伏,脸色因为灵力调动太大而显得苍白,左手颤抖得厉害,甚至视野都模糊起来。他差不多能做出一个详细的判别,一旦使用这一招之后……他再无一战之力。 远处,一个人影跑了过来,那是李宗元,而对方手中,握着一枚蓝盈盈的东西,那是妖丹,碧波的妖丹。 先期的侦查,是为了看有没有其他人,一旦没有,他能肯定这一招必定能荡平所有人。然而,并非不做防御,碧波的妖丹,就是他最后的杀手锏。 “主人。”李宗元关切地扶他起来,不关切不行啊……命都连在一起了,讨好地问:“没事吧?” “还好……”徐阳逸咬牙回答,体内那种空虚感,灵气被抽空的不适,一股一股地侵袭着他,他苦笑了一下,再次坐了下去,拿出一瓶丹液喝了下去,足足四个小时的打坐以后,他才长长舒了一口气,睁开了眼睛。 灵力重归身体,仿佛灵魂的回归,他睁开眼,静静地看着天空,忽然开口道:“几点了?” 李宗元愣了愣,看了看表:“四点四十七,主人。” 徐阳逸点了点头,笑了笑:“你有没有觉得,灵气是一种毒瘾?” “是……啊?”李宗元一下没反应过来,想了想反而赞同地说:“没错,只要修行,一天身体中少了灵气,都感觉极不舒服。” 徐阳逸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走吧。” “是……不过主人,这具尸体……”李宗元迟疑地说:“修士在斗法之时使用隔绝术已经是地球修士的习惯了,但是一旦死去……” “会有人来收拾的。”徐阳逸笑了笑:“你或许不知道,我这次权限提高之后,在羽林卫资料上看到过,任何持有s证件的修士,善后工作都由修行法院和华夏政府负责。” “主人……”李宗元欲言又止:“这人,在家族中地位应该不低。他这种阵法,不是普通人能使用的。” “那又有什么关系?”徐阳逸淡淡地看了一眼巨大的尸体:“他,有义务为自己做的事买单。我管他背后是谁?” “走吧。”他看向了前方,刚才一剑之威,四周石山崩塌,但是……唯有一座,没有。 他根本不担心有人看,即使看了,他能拿到小青的钥匙?他也非常确定,没有钥匙,就算运气逆天踏进了宝库,只有死路一条。而且,谁敢来逼问他?真人弟子的名头,还是很好用的。 他不知道,就在此刻,西川省,蓉城,一栋酒店之中,七楼,已经全部被包了下来。凌晨四点过,一声凄惨至极的声音从隔音极好的房间中撕心裂肺地传了出来! “枫儿!!!”一位老者,死死看着眼前碎成两半的玉简,身子都在颤抖:“是谁……是谁杀了枫儿!枫儿不是后勤补给随后就到么!?莫非是后勤遭受了攻击?!” “不管你是谁……本座必定会将你挖出来……喝你的血……抽你的筋……将你灵魂点上天灯,燃烧九十九夜而死!!” 他的声音,仿佛地狱的恶魔,咬牙切齿地从牙缝中传出来。刻骨地诅咒了数秒,终于死死捏着拳头闭上了眼睛,嘴唇轻动,一根丝线从他嘴中吐出,迅速蔓延到别的房间。 “四族叔。”一间房间中,一位中年男子猛然睁开眼,疑惑地看着自己面前的丝线,恭敬地说:“有事吩咐?” “枫儿死了……”四族叔的声音,竟然通过那根线诡异地传了过来。尽管他再平静心情,此刻也忍不住透出刻骨的仇恨:“死在湘省……给本座去查……本座三个后辈,死去两个,他是最后一根独苗……是何人要断老夫的后!!” “啪!”一声脆响,通过丝线传来,显然是老者怒极之下砸碎了什么。 “四族叔……”男子有些为难:“但是现在的局面……” “本座不管这些!!”老者的怒吼从丝线中传过来,响彻整间房间,牙齿咬得“咯咯”响的声音一起响起:“本座在这里打前站,主持大局……碧霞回廊一周之内莅临蓉城上空……无法走开……但是,本座在枫儿身上留下了一块玉佩,那是本座心血凝成,然而此次并未触发……” 他从牙缝中吸了口气:“这只能说明来袭者实力远在枫儿之上……不过……他敢惹上纳兰家……本座必定会让他后悔出生在世上……你派人,去将那块玉佩拿回来,那上面有本座一道神通,一旦有人使出同一招,只要在方圆百里之内,本座都会有所感应。” “若不将他凌迟片片处死……怎解我纳兰错心头大很!!” “是。”男子深呼吸了一口,站了起来,心中也同样不解,纳兰枫虽然不是ding级天才,但是他的祖爷爷纳兰错可是纳兰家五大当家之一!纳兰家五百卫道士,五十二筑基,八千练气修士外围弟子尽皆属于纳兰错等五大长老麾下!纳兰错给纳兰枫的玉牌必定有一些他们筑基修士才懂的暗语,是谁竟然不顾纳兰家的威名灭杀了纳兰枫? 他没有考虑练气修士,纳兰错也没考虑,因为……这块玉佩,练气期根本无法瞬间灭杀!只要不是瞬间灭杀,它就能救纳兰枫一命! 如今,四族叔亲口说没发动,只有筑基修士出手!而在仅仅剩一个月隆肃省就将再次开放的时候……纳兰枫的死,或许并没有那么简单。 有人在挑衅纳兰家族? 还是有别的家族打算削弱纳兰家的力量? 事到如今,他已经必须让人走一趟了。 “立刻……给本座去。”纳兰错的声音带着刻骨的仇恨,终于消失:“一周之内,本座要结果。” 徐阳逸根本不知道,他的无心杰作,让纳兰家,想了很多,他跟不会想到,一位远超千刃,一流世家中位高权重的筑基修士,带着血亲仇恨的目光,已经投向了湘省。 他不会管自己的后人做了什么,他只知道……杀他后人,断其香火,不死不休! 天边的启明星已经高高升起,徐阳逸带着李宗元,一路走向那座孤山。 那把钥匙再次拿了出来,此刻已经通体如碧玉,青光透体,引导着两人朝前走去。 来到山脚,钥匙竖起,直指上方。徐阳逸和李宗元二话不说,如履平地一般朝着山上奔去。 天子山景区的山,几乎都是和地面呈水平型,但是这并不妨碍修士的脚步。不到三分钟,两人已经来到了半山腰上,在一个漆黑的洞口面前,钥匙停住了,青光也变得一闪一闪,头部直指洞口。 “就是在这里么……”徐阳逸目光带着灼热的期待,三千六百年大妖的宝库……会收藏何等珍宝?会不会……如愿以偿地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他并没有立刻进洞,而是用灵识扫荡了一遍,里面没有任何东西,更无一丝生命的迹象。李宗元看他点了点头,抬腿就想往里走,却被徐阳逸一把拉住了对方,摇了摇头。 “主人?”李宗元疑惑地问。 徐阳逸没有开口,而是手指一钩,一只三目灵猿傀儡跑了出来,跌跌撞撞地跑进去。 然而……就在这一刻,一道青色的影子,闪电一般从洞中冲出,一口咬住傀儡,刹那间,一层青雾便在傀儡身上弥漫开,不到三秒,傀儡立刻化为齑粉! 好猛烈的毒性! 李宗元吓得面无人色,倒退数步,徐阳逸则是立刻立刻双翼一展,悬停这个几乎笔直的洞外空中,凝神看着门口。 那是一条蛇,青色的蛇,青色的……三头蛇! 手臂粗,一米半大小,脖子一分为二,尾部也是一个蛇头! “妖兽。”两人的目光对视,都明白了对方想说什么。 而且绝非普通的妖兽……别看这一条小蛇,徐阳逸竟然从对方身上感觉到了不亚于筑基修士给他的危险感! 这条蛇,没有灵压,应该是小青的看门狗。不知是那一具化身抓住放在这里,能被小青看上的东西,绝对不普通。 ¥¥¥¥¥¥¥¥ 好吧……看到了双倍月票,能求一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