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妖心种魔(一) - 最强妖孽

第281章:妖心种魔(一)

“丝丝……”三头青蛇吐着殷红的信子,和两人静静对视。它豆粒大的眼睛中,闪烁着一股凶狠的光芒。就在这时,小青的钥匙悄然闪烁,一道蒙蒙青光射向三头青蛇头ding。一个黑色符文悄然出现。 下一秒,徐阳逸瞳孔倏然缩了缩。因为……那只青蛇,竟然吹气球一般胀大!眨眼之间就变得有水桶粗细!二三十米长!而且,它头咬住尾,形成了一个诡异的圆环! 圆环中央,一片晶莹的青色灵气从中透出,竟然是以身形成了一个结界! “这是……”李宗元倒抽了一口凉气,颤声道:“小青前辈……她老人家说的宝库……就,就是这条蛇?” 徐阳逸也感慨不已,谁能想到,这条蛇本身就是宝库,根本不是在他以为的山洞之中! “走。”强压下心头起伏,他招了招手,一闪身就进入了光圈之中,李宗元根本不会有多余考虑,立刻跟了进去。 熟悉的传送感觉出现,当徐阳逸再睁开眼睛时,即便是他已经经历过丹霞宫底,此刻,也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珠光宝气,流光溢彩! 用任何词语来形容眼前的一切都不为过! 他们所处之处,是一个巨大的山洞,一道道看一眼就感觉头痛欲裂的符箓穿梭其中,这些青色符箓散发出幽幽青光,将整个洞府都染得一片青翠。 让他惊讶的,并不是这个,而是灵气……一股精纯到极致的灵气!从他们刚刚踏入,立刻冲进他们每一个毛孔!让他们如同浸泡在温泉之中,李宗元甚至舒服得发出了。 “太浓郁了……”感受一分钟之后,李宗元才恋恋不舍地睁开了眼睛,震撼地看着四周:“这,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会有这么浓郁的灵气?我,我就算在聚灵阵中,都从未感觉过如此浓郁的灵气……” 徐阳逸同样惊讶,别说李宗元,就算是他,长期享用高阶聚灵阵,都同样没有感觉过这种精纯到恐怖的灵气。 那……根本不用自己吸收,而是争先恐后地往自己身体里冲!皮肤根本不能阻挡! 就在踏进来不到一分钟,他已经感觉,自己的修为竟然开始松动!往上冒了一丝丝! 强压住立刻坐下修炼的心情,他封闭住所有毛孔,禁止所有灵气冲入。 这就像毒品,海洛/因都是稀释过的,没人敢碰纯的海洛/因,再是老饕,碰到最精纯的海洛/因,都只有死一个字。灵气,也是亦然。 如果迷恋这种感觉,肆无忌惮地吸收这里的所有灵气,恐怕他立刻就会冲上半步筑基,甚至直接筑基,但是紧接着的,就是爆体而亡。 他的目光,看向洞ding,因为所有灵气的来源,都来自于洞ding。 一眼之下,他目光连闪,深吸一口气,震撼地站在了原地。 他身边,李宗元仿佛看到了天神,颤声道:“老天……这,这是什么……” 在这个一百多米的空间之中,洞ding之上。环绕着五件宝物,呈五角星分部,每件都相隔十米。它们散发出的灵气,都足以让人心神颤抖。 在他们身后,一个青幽幽的,两米大小的圆形法阵,正在地面上发出道道青光。 一节青竹,上面无数血痕,徐阳逸和李宗元根本没听说过这是何物,但是,一眼之下,体内灵气瞬间沸腾起来!仿佛要冲出他们的体内,冲向青竹! “刷……”就在他们凝神观看的同时,一行金色小字缓缓浮现“凡人相传为唐初时期,本宫化身第一行走于长安,低阶修士一名李淳风,一名袁天罡者奉上此竹,率上千低阶修士跪伏与本宫座驾之前,祈求本宫远离长安,保李唐盛世。本宫允。” “此竹名曰升灵竹,长一千年,生一千年,再一千年成熟。植入体内,可结修行十大仙体之虚灵体,立地成仙。天木灵根圆满。” “呵……”这一声,从李宗元嘴里发出,徐阳逸只能摇头苦笑。 李淳风……袁天罡……那是谁? 可谓华夏历史上最著名的两大神棍……不,预言家! 他们所著的千古名著“推/背图,”上知一千年,下知一千年!被誉为华夏第一预言奇书!诺查丹马斯算什么?这两个神……不,预言家,甚至在唐代就预言了清兵入关,毛太祖邓太宗承接新华夏! 传说,李淳风用周易八卦进行推算,没想到一算起来就上了瘾,一发不可收拾,竟推算到了唐以后华夏2000多年的命运,直到袁天罡推他的背,说道:“天机不可再泄,还是回去休息吧”,因此这本预言奇书得名《推/背图》。 这两人,必定是修士,修为肯定不低!否则根本呢不可能预言到两千多年以后!然而,谁也没想到,在小青口中,以一种轻蔑的口吻称为“低阶修士,”更没想到,他们这两位当时道教的领袖,竟然请求小青不入长安,以保盛世! 徐阳逸感慨地看着那一截竹子,这还只是小青的化身啊……渺渺几句话,那种傲然遗存,于世,神佛一般的身影,无比清晰。 “李宗元。”沉默许久之后,徐阳逸才尽量平静地说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十大仙体?” “没有……”李宗元强忍住ding礼膜拜的,声音都在发飘:“不,不过……我,我听说过灵根……” “我也听过。”徐阳逸看着那一截青竹,缓缓道:“曾经,古修时代,灵根分为金木水火土,还有变异灵根冰,雷,或许还有其他,不过到了现在……已经消失于历史长河了……” 随后,他强忍着拿下的,摇了摇头。 不明所以,虽然不明觉厉,但,他不能拿。 此物,或许对他日后大有帮助,能让小青看上的东西,能让百年道教两大领袖,华夏最伟大的两大预言家联手送出的宝物……虚灵仙体,绝非等闲。然而,却不能帮助他度过眼前的劫难。 西川与隆肃省的交界……此刻,必定已经枕戈待旦!杀气盈野! 他目光投向第二件宝物。 那是……一截雷劈过的焦木。 笔直,黝黑,拇指粗细。 这根焦木,看似没有任何奇特,李宗元好奇地伸出灵识,探查了一下,立刻面无人色,浑身冷汗汗如雨下! “怎么?”徐阳逸微微挑眉,但是,他立刻发现,李宗元瞳孔越来越散!竟然是灵识即将被粉碎的先兆! “艹!”徐阳逸伸手就打算摇醒他,但是,手刚刚接触,一股无比恐怖的力量,生生将他退出百米之外! 就在这一瞬间,他眼前,仿佛展开了一幅画。 那是一个雨夜连绵的夜晚,一个穿着道袍的年轻男子,与一位青衣女子雨中大战!两人的战场,不是在地面……而是云端之上! 时而宝气千条,时而妖气森森,四周无数云彩都被震散。甚至月亮都仿佛在震荡! 他猛然抓住了钥匙,这才感觉,那些画面偏偏消散。随后,他立刻将钥匙扔向李宗元,打中对方的额头,随着浑身一哆嗦。紧接着全身瘫软地倒了下来。 “还好?”徐阳逸轻声问道,无论李宗元以前怎样,对他还是忠心耿耿的,他不是那种过河拆桥的人。 李宗元嘴唇乌青,半天没说话,徐阳逸掏出一瓶丹液灌下去,足足半个小时,李宗元才打着摆子回过了神来。 “这是……张天师的拂尘……”明白徐阳逸要问什么,他颤声道:“不是道祖张道陵……而是……第三十代张天师……号称道祖之下最强天师的……张继先天师……” “张继先?”徐阳逸在脑海中思索了一下,这个人名很陌生,但是绝对听过。 “主人……您可听说过关羽封神?”李宗元恢复了一点精神,问道。 武霸学渣徐阳逸自然而然地摇了摇头。 “主人……关二爷神号‘崇宁真君。’而这个封号……是因为宋徽宗请张继先老祖斩孽蛟,张天师一符召唤关羽,宋徽宗大惊之下,弹出一枚铜钱,正好是崇宁年间铜钱,所以……才有了关羽封神……” “另外,自他之后,天师一脉活不过十。自他之后,天师道统领三大祖庭……清城,龙虎,鹤鸣,皆归于张天师一令之下……他,是张道祖之后第二个领悟掌心雷的天师,也是自他之后……掌心雷断绝……” 徐阳逸深深看着那根焦木:“这莫非……是小青化身与张天师斗法之后的宝物?” “不是宝物……”李宗元仿佛回想起了什么,浑身都抖了抖:“是……纪念品……” “小青始祖真身降临……耗去九百载寿元……与张继先天师鏖战于龙虎山ding,七天七夜……张天师……输了……” “这……是万水妖王小青前辈……留下的纪念品……” 即便是徐阳逸,也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张天师一脉……何等辉煌,道教统领,然而……号称道祖之下第二人,竟然在没有人知道的情况下,和这只三千六百年的绝代大妖动过手!而且还输了! 这截普通的焦木,记录的是古修的辉煌。 没有继续想下去,他看向了第三件宝物。 这,是一套法宝。 在看到它的一瞬间,徐阳逸眼睛就亮了起来。 一套盔甲,蛇形盔甲,仿佛他偶然看过的漫画圣斗士一样,可以覆盖全身。 它左手边,放着一只圆环。说是圆环也不恰当,因为,它的外圈是一圈雪亮的刀刃,无比锋利。 右手边,则是一只飞鸟形的盾牌,自动环绕在盔甲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