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天下独步(二) - 最强妖孽

第28章:天下独步(二)

“略有耳闻。”影杀淡然道。 “时间确实有些久远了。”方檀生点了根烟,影杀眉头皱了皱眉,却并未开口:“不超十例妖族向省部级高官动手的案例,当年也是沸沸扬扬……那位省长夫人香消玉殒,省长勃然大怒,三天之内,将那只作孽的妖族斩获,亲手凌迟。不过,大家都只看到了这起事件,那位铁血的省长,哦,不,现在已经是副部长了,却忘记了一件事……” 他笑着竖起一根指头:“他们,也是有家室的。” 拍了拍笔挺的西装,他接着说道:“这位省长,有一位孙子,就在第二天,被送进了天道,我记得很清楚……就是天风市。” 火云眉头抬了抬,影杀目光也微微波动。 “调四号摄像头。”方檀生打了个响指,没有对任何人说,下一秒,电子屏上属于楚昭南的窗口,却切换到了他身侧,从刚才的角度看不过去的位置。并且,立刻放大,上面马上呈现出了他的手,和腰侧挂着的东西。 “这是……”这一瞬间,影杀忍不住轻声说了一句,他的身子,第一次直了起来。 火云也同样直起了身子,目中精光闪过,沉吟不语。 “虽然我不能吸收灵气,只是凡人。但是,以我父亲封疆大吏的身份,这些东西我还是熟悉的。”方檀生笑道:“伯/莱塔92-f……我在两位前辈面前妄言一句,这场排位赛,除了我朋友楚昭南,没人能拿到第一。甚至在他手下撑三招都做不到。” “至于他……”他看了一眼徐阳逸的窗口:“十招,必败,而且是输的无比惨烈,因为他两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修士。” “我呢……”他笑道:“自然也是为了自己发小赶来这里,否则,我身为北原省太子爷,何必千里迢迢来到这里?” “那位副部长,正好姓楚。”他解开谜底,淡笑不语。 现场,有些微的沉寂。 “然也,非妄言。”三秒后,影杀淡然道:“楚公子右手老茧比左手多,食指指腹更是布满伤痕。若本座没看错……” “走眼了啊……”火云端起咖啡杯抿了一口,眼中的期待转瞬即逝:“从电视上只能感知些微对方的灵力波动,姓徐的小子无论修为,体质,都要比楚先生高出一筹,我本来还以为他能斩获第一,没想到……” 他目光转到楚昭南身上,肯定地说:“他修炼了功法。枪斗术。” “腰间的伯/莱塔92-f至少有三颗价值五万以上的破灵弹,一旦被击中,半小时以内无法动用任何灵力。呵呵,楚副部长真是家大业大……价值十几亿的功法在学校就给孙子用上了。姓徐的小子输的不冤。” 盖棺定论! 还没有开始,他们已经下了结论。对于他们来说,练气修士的战斗他们甚至不需要看就能辨别输赢。就算在电视上看到偏差也绝不会超过1%! 天道的百解只不过是小学数学,虽然不知道楚昭南修炼的是哪一派枪斗术,谭派,朱派或者齐派。但是至少也是初三高一的数学。 高等级的功法,并不只是字面上不一样那么简单。等阶越高,对于灵气的调动,对于身体的协调,对于两者的平衡完全是初级功法无法媲美的。相对的,等阶越高的功法,兑换途径也越难,价格也越高。这才是飞机上其他学员听到羽林卫愿意提前给予功法悚然动容的原因。 只学了小学功法的修士,境界差距不大,体质差距不大,经验差距不大的情况下,怎么可能是学习了初中/功法的对手? 结果,注定是完全的碾压。一边倒。 “此子,本座内定了。以亲传弟子的待遇收入门墙。如果没什么意外,本届南通省第一非他莫属。”火云扫了一眼电子屏:“姓徐的小子也不错,可惜……如果没有楚先生,他是第一名有力的竞争人选。金丹真人的彩头,足够一位练气修士奋斗三四十年了。” “据说,他单独杀了一只癫狂症。”影杀不徐不疾地说:“朝阳市的齐姓小子,岸露市的王卓,平丰市的赵一鸣……这些第一,可都只是普通完成度。” “对于练气期,确实值得骄傲。不过……也仅此而已罢了。”火云叹道:“呵呵……既生瑜,何生亮啊。” 影杀沉默了数秒,最终微微点头:“一道微型灵脉,不够。” “再加上一瓶蕴灵液。”火云此刻毫不犹豫,看着楚昭南的窗口已经目中带光,斩钉截铁地说:“一瓶可抵三年苦修,本座也来之不易。” 再次沉默,又过了一分钟,影杀点头:“可。” 没有人再看徐阳逸一眼,从方檀生说出楚昭南的身份,并且当场表明自己的立场之后,徐阳逸的排位,在他们心中就已经不重要了。 第二的价值……对于筑基修士来说,和第十有什么区别? 只有第一,一个大省的第一,才值得他们动容,看重,才值得他们收入门墙!才值得他们动用资源悉心培养!才值得他们传下道统! 诸葛亮在前,周公瑾有什么好看? 这里的一切,徐阳逸不知道。他现在正随着左轮的领路,在一条灯火通明的宽敞通道中走着。 通道是斜着往下,开始还能看到几扇门,几个人。到了数分钟后,只能看到孤独地仿佛走不到头的通道,以及十余人军靴的声音在通道中回响的磕磕声。 终于,道路走到了尽头。但是,他们刚走出去,就完全愣住了。 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个巨大的竞技场! 纯粹的,石质竞技场,如果有看过龙珠这部古老漫画的人,在这里一定会感同身受。因为现场和天下第一武道会几乎一模一样! 唯一不同的,就是看台距离场地的第一排墙壁上,每一块石头,都刻着一道蔚蓝色的符箓,整个构成了一副巨大的阵图,紧紧环绕着巨大的擂台!而头顶上的天花板,四个几百米的大字,无比吸引眼球! 天下独步! 这里,和上面的喧哗而有序的分舵完全不同。每一块石头,都透出一股浓浓的古意,甚至不少石头,青苔都爬上了石面。仿佛是两个极端,一条平淡无奇的通道,联通了古和今,上方,是科技的位面,下方,是修行的世界! 没有其他华而不实的装饰,只有一块块整齐划一得如同尺子量出来的条石,只有一个大到出奇,甚至看不到头的地下擂台。可以想象,如果在这里比试,看台上一旦坐满了人,一招击出,山崩海啸,看台上人声鼎沸是何等热血沸腾! 空,巨,大,本身就足以让人心生震撼。 “震撼吧?”左轮虽然不止一次来到这里,但是此刻同样沉浸到这个巨大无比的擂台中,声音带着一丝狂热的沙哑:“建国初期,现代天道正式建立。南通有山,无名。有金丹真人,名曰浮云,手为锋,腕为戟,一夜之间,弹指挥洒,无名山化为数百万长一米,宽半米之条石,逆流而上,百万条石无人自走,潜行河底。直达丰邑,如同有人指挥一般,构架了‘天下独步’武道场。” 他的声音如歌如颂,配上这巨大的擂台,让人忍不住带入到那个玄幻的场景之中。 仿佛沉醉于浮云真人的丰功伟绩,良久,他长叹了一声:“华夏二十四武道场,全都是出自金丹真人之手。天下独步不说前十,前十五是肯定的。” 他的情绪,好似感染了所有人,每个人看着天下独步的眼睛,都有些微微闪动。 徐阳逸抿了抿嘴,他仿佛也看到,一位穿着中山装,或唐装,或长袍的仙风道骨老者,随手一招,一座巨山如同刀刻斧凿,碎石横飞,随后,数百万条石凌空飞渡,潜入河底,横渡长江数千里,逆流而上,从北到西,构筑成这个名字霸气无比的天下独步! 何等霸气? 何等威严? 何等写意? 相伴云和水,为邻虚与空。一灵真性在,不与众心同。 “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他紧紧握了握拳头,对实力的渴望,在此刻从未有过的炙热! 数分钟后,左轮回过神来,左手轻轻一招,那只红色纸鹤一分为十,随着他闲庭信步的动作,严丝合缝几乎看不到任何人工痕迹的武斗场上,十块条石缓缓移开,露出十个黑洞洞的大门。 随即,纸鹤飞入十位学员的口袋,左轮笑道:“这就是你们的门卡,别丢了。” “这五天,可以自行安排,但是,五天后,毕业大典,正式开始,南通省本届毕业六十人,必须全数到场。”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走掉。 徐阳逸的目光微闪,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楚昭南。 左轮没有提排位赛的事情。 如此重要的事情,对方没说。他并不奇怪,甚至觉得理所当然。 修士谁不是与天争命?逆天而行?随时放松自己的修士,日后恐怕也难得有大成就。真正的筑基前辈,他虽然还没见过。但是可想而知,无论哪一位,不说冠绝古今,至少是大毅力,大恒心之辈。至于金丹真人,那已经不是坚持就可以达到的了,时运,气运,缺一不可。 这十个人,当得起“当代人杰”的盛誉! 所以,他得出了一个非常理所当然的推论:不说,是为了考察。 “有人在看吗……”他眯了眯眼,目光悄然扫过巨大的根本看不到头的武斗场。 “是谁?csib?羽林卫?多宝阁?”他手抄在裤袋中,朝着纸鹤指引的方向走去:“为了挑选真正的精英,也算是煞费苦心。” “这场排位赛,才是毕业大典真正的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