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妖心种魔(三) - 最强妖孽

第283章:妖心种魔(三)

徐阳逸默默地看着五根钉子,许久才说:“我曾在天道上看过一则杂记。” “或许做不得准……老师说,修行界最可怕的不是杀人,而是废掉对方气海。但是有一种做法,比废掉气海更可怕。”他深吸了一口气:“那就是……天魔解体刑法。” 他目光中带着一丝回忆:“现在听起来,或许很平常。但是在遥远的,数百年上千年的古修年代,这个词语,听到的人都会不寒而栗。高阶修士拘禁数百上千,甚至上万修士的心魔,将它们注入五根钉子之中,钉入修士的五肢,再废去气海,让修士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只能一日一夜,永生永世地被各种心魔的幻象折磨,直到死去……” 他的声音很平静,李宗元却猛然打了个寒颤。 这种死法……太可怕了,不知道有多深的恨,才能促使对方这么做。 “而这具尸体……还不止如此。”徐阳逸看了看自己的手,那只洁白的骨手再没有任何动作,他带着一丝怜悯看向尸体:“她……被关在可能翻身都做不到的岩壁之中,下面,被小青用五件法宝镇压,我现在才发现……” 他目光扫过五件法宝:“升灵竹,木,焦木,实则已经是焦炭,却是土。古灯为火,开阳战甲为金……这下面,是一个五行法阵。永生永世地镇压对方。直到这个女人死在岩壁之中。” “还有……她五肢被分开,这在古代,叫做人彘。” 李宗元到抽着凉气点了点头,忽然愣了愣:“主,主人……您,您怎么知道她是女人?” 徐阳逸朝自己手上抬了抬下巴,他已经可以缩回自己的手了,他的手掌展开,赫然是一只步摇! 古代女人带的步摇! “不过……人被逼到绝路,总会有一些奇迹……”他的目光,看向了五件法宝中,跳动的那块石头:“这个女人,求生能力极强,这么多年过去,她确实死了,却有一抹极强的执念留在时间,所以,刚才抓住我的手,将这枚步摇送入我的手中,她的执念,终于消散。” “咚……咚……”石头仍然在跳,却越来越微弱,徐阳逸眯着眼睛道:“这……很可能是那个女人的心脏。” 李宗元满头冷汗。 恐怖……太恐怖了……这才是妖王折磨人的做法,斩掉四肢,做成人彘,永生永世镶嵌在墙壁中……无休无止的黑暗,还有每时每刻心魔幻像的折磨,废去气海,根本没有自保的能力,而被卡的这么死,自杀都做不到! 这个女人到底和小青有什么深仇大恨? 然而……就在此刻,女人的手臂上,竟然散发出了一片白光! 满室青幽,忽然白光闪现,谁都看了过去,不等徐阳逸说,李宗元立刻小心翼翼地伸出一道灵气,碰了碰骨头,没想到,那根手骨竟然一碰就掉了下来! “啪嗒……”清脆的声音响起在洞,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走过去仔细看了一眼,上面刻着密密麻麻的东西,他眯了眯眼,看清楚了那是字迹。 这些字迹疯狂而凌乱,显然,刻下这些字的时候,那个女人已经离死不远了,然而,遭受如此对待,那种心头的怨毒,恨意,驱使她写下了这些字。 “本……本宫?”李宗元站在徐阳逸身后,皱眉读了起来:“白……这个字是?白素?白素……” “白素贞。”徐阳逸轻声说道。 “哦,白素贞……白素贞?!白素贞!!!”李宗元眼睛倏然睁圆,难以置信地看着这具尸骨:“白素贞……白蛇?!她是白蛇!?” 徐阳逸没有开口,凝神看着那些凌乱不堪的字迹,沉声道:“恨……我好恨……怕……太可怕了……小青……她……恐怖……她……不是妖怪了……她……仙……神……” 下面不是字,而是一些仿佛为了发泄痛苦疯狂刻上的划痕。徐阳逸叹了口气:“她……也是一代英雄。” “在这种情况下,竟然挣扎出了一个几米大小的空间,而且……她想报复,却不知道如何报复,怕刻在岩洞里被时间消弭。她……竟然刻在了手臂的骨头之上。” 徐阳逸朝着白素贞的尸骨拜了一拜,什么都没说。 如果是白蛇,那就可以理解小青为什么这么做了。数千年的囚禁,最好的一次机会被打断,她无法对许宣出手,只能对白蛇泄愤。 他没有义务为对方报仇,更不可能为对方报仇。小青……说是仙,恐怕亦不远矣。 三千六百年的修为,青鱼化鲲鹏,她的境界,即便法海借助姜子牙的阵法,也只能持平。其中,姜子牙的第三世诸葛亮还来加固过一次。明光宗也留下了后手,这才让法海拖到了今天。 他继续看了下去。 “后人……助我……”写到这里,字迹已经清晰了起来,这不是白素贞脱困有望,而是回光返照:“本宫的妖心……被她挖出,被五件至宝日夜煎熬……痛彻心肺……然而……她绝不会想到……本宫,亦有奇遇在身!” “妖心种魔……本宫的至高秘术。那个贱人万万想不到,此法种魔在我心,能吸收所有灵气,达到一个临界点……便会十倍爆发……且……持有者的一切气息都会被掩盖!哈哈哈哈!本宫已经忍不住想看那个贱人惊愕的表情,炸!炸死她!炸死这个贱人!” 这几个字,透着死亡前的疯狂,两人对视了一眼,都可以想象此刻的白素贞满心杀戮的心态。 而这些字下面,划着数个无比清晰的手印。不用想都知道,必定是妖心种魔的印诀! “可惜……本宫好像等不到这一天了……” 字迹,到这里再次凌乱起来:“后人……带着这颗妖心,若有心……帮……炸死她……” “罢了……本宫……认了……千年修行……本宫……不是她的对手……她……太可怕了……” “若有人看到……带着本宫的头骨……埋在清城山下……立一座碑……洒一捧清水……本宫……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送你一场难以想象的大造化……” “哈哈哈!贱人……想不到吧!你一直追寻的秘密……本宫……成道之日便已知道!上万年后……你仍然……死……土……” 字迹,到此中断。 两人都没有开口,许久,李宗元才感慨地说道:“真的是白蛇……她,她不是位列仙班了么……怎么会……” “只是传说而已。”徐阳逸站了起来:“修士,本就不该相信传说。” “丹霞宫底,一直到现在,哪个传说是真的?” 白素贞和他毫无关系,他感慨了数秒,皱了皱眉眉头:“她被做成人彘,怎么在左臂上刻字的?” 沉默,三秒后,他眼睛一亮:“尾巴!” “没错!”李宗元如梦初醒:“尾巴!就是尾巴!我知道了!小青老祖宗当日钉住了她的双腿,她等了数年后确定小青化身不会来,却显了原形!这样钉子就再也钉不住她的双腿!她这才能用尾巴在手臂上刻字!” 徐阳逸没有回答,而是倏然看向了那颗跳动的妖心。 死的如此惨烈,却留下了流芳人世的四大爱情故事,虽然……白蛇传到了现在,他们所知的,已经面目全非。然而,对方的这股执念,却让他有些佩服。 他们阴差阳错来到这里,恐怕小青都没想到白素贞竟然能在自己的折磨下活下来,对方,却偏偏残余了一抹灵识,在小青的钥匙打开封印之际,封印破碎,白素贞用这一抹灵识抓住了徐阳逸的手。 不过此刻,他想的完全不是这件事。 “妖心……种魔……”他深深地看着那颗几乎已经成为石头的妖心,悬浮半空的升灵竹都没有再管。一步跨了过去,一把抓起了妖心。 还在跳……他目光从沉默,变为了闪烁。 他……想到了一个可能! 一个击退几大世家,真正在隆肃省站稳脚跟的可能! 虽然,这样,要以无数的鲜血来奠基,不过,他非常乐意。 “就是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它还能不能用。”徐阳逸仔细地端详着手中的妖心,碧绿如洗,他更不确定,如果能用,这是一次性产品还是可回收垃圾? 换句话说,他不敢照着那些印诀来尝试能否使用。 白素贞已经疯狂到了这种地步,恨意如此之深,心脏只有一个,她怎么会还准备第二次?必定一次成功。 能……这一次,洞天福地之争,必定血流成河,而他,会在鲜血王座中傲视群雄! 不能……他深吸了一口气,站了起来,什么都没说,将那枚妖心放进了储物戒。 这……起码是他现在,最强有力的底牌。或许。 “走吧。”他抬手一勾,升灵竹飞了过来,他并不打算在弄清楚用法之前使用。而现在,更不是时候。 距离隆肃省再次开放,仅仅一个月。 “主人……现在去哪?”李宗元讨好地问道。 “先去蓉城看一趟……”徐阳逸整理了一下思绪,淡然道:“随后再去金山寺。” 再次踏入青色灵气圈,他习惯性地闭上了眼睛。睁开之时,目光却倏然收缩! 这里……不是天子山! 他没有动,跟着出来的李宗元,闭着眼睛撞到了他的背上,睁开眼,刚要道歉,却目瞪口呆地瞪着天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就在他们前方几千米处,黎明的夜幕下,一片灯火阑珊。天空中……一只巨大的傀儡白虎,正停止在祥云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