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战争的序曲(一) - 最强妖孽

第284章:战争的序曲(一)

它看不到头,看不到尾。它的躯体,隐藏在无数云层之间,身上,一道道玄奥的符箓闪亮。气势恢弘,仿佛空中行宫! 在他们周围,数个百米,甚至千米大小的宫殿,拱卫着它,让它在黎明即将来到之时,更添一种神圣的威严。 而……一群群……仿佛马蜂一样的,米粒大小的黑影,密密麻麻地站在傀儡白虎周围! 只是看了一眼,李宗元就差点软了下去,颤声道:“我的……老天……这,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徐阳逸目光如火,凝重地看着那只巨大无比的傀儡白虎,甚至看到了……那些黑影,在白虎身上进进出出,如同穿花蝴蝶。 几十个……几百个……上千个黑点!就像科幻片中外星人母舰放出的小飞碟! “那是修士。”他舔了舔嘴唇:“这是……某个家族的老巢……总基地……而且,绝非小家族。” “这里……是西川省,蓉城。” “蓉城……”李宗元目光有些发直地看着天空中的白虎:“这,这是……” “应该是某个决心参战的家族老巢。”徐阳逸深深地看着天空,不说别的……光这种阵势,他就知道,这一次洞天福地的战争,势必无比惨烈。 千军万马的冲锋,个人武勇会被降到最低,他一个人强,除非强一个大境界,达到金丹老祖的地步。否则只有自己的势力强大,才能在这里活下去。 他并没有思索太久,东方是黑绒般的天幕。当第一束光划开天幕,就像锋利的宝剑劈开了东方的一角。渐渐地黑暗的天幕泛出鱼肚白。慢慢地变成了红色,起先,是粉红,接着橘红、朱红。 阳光,再次普照大地,新的一天来到,距离这场修士的修罗场,时间已经越来越近。 “不对……”徐阳逸忽然皱了皱眉,伸出手看了看。李宗元立刻强忍住震撼的心情,低声道:“怎么了?主人。” 徐阳逸深深看着自己的手,阳光,已经升起,但是……他们所处之处,仍旧是一片阴影! “咔……”一声巨大的机括轰鸣,从身后传来,随之越传越高,直达云霄。 “咚……”随着机括声传出,他们脚下的土地,发出一声轻轻的颤动。蓉城,这个西部的省会从睡梦中惊醒,不少早起的环卫工人看了看地面,叹了口气:“哎……最近地震越来越频繁了……还好很小……” 没有人开口,李宗元面如土色,汗出如浆,徐阳逸神色沉静,却也紧紧握住了拳头。 他们都猜到了,那一声是什么。 深呼吸了好几口,他平静地转过头去。在他视线的尽头,一只高达数百米的朱红色巨足脚踏大地,直插云霄! 随着阳光的升起,头ding厚重如黑幕的云层缓缓透明,散开,一只足足有数千米的机关白鹤,独角踩在大地,另一只脚如同弓形曲起。背上,是一片连绵不绝的殿宇。灯火通明,掩映在云彩之中,仿佛夜空中的不夜城。 在晨曦来领之际,埋藏在机括羽翼中的头部优雅抬起,两只眼睛发出了数百米的白色灵光。在灵鹤之城旁边,和白虎傀儡一样,无数的黑影就是巡夜的卫士,在巨鹤身旁川流不息。一道道五彩缤纷的灵光踩在脚下,让巨鹤仿佛萦绕在一片流光溢彩的灵云之中。 “呵……”李宗元已经震撼地说不出话来了,他根本没有想到过,这次会面临这种东西! 只能出动练气期的前提下……个人武勇再高,对上这种东西,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主主人……”他愕然道:“他们,他们是要做……” “李宗元。”他还没有说完,徐阳逸淡淡地说:“你感受一下。” 李宗元开始还没明白,不过马上懂了。闭上眼,只稍微运行了一下功法,差点惊呼出声:“主人!好浓!好浓的灵气!” 徐阳逸没有回答,他的五感经过万古丹经王的改造,远超常人敏锐,刚到蓉城,他就感觉到了…… 这里,到处都是凝结为一丝丝雾状的灵气!这种情况在其他地方极难见到!蓉城的灵气浓郁程度,起码是其他省份的1.5倍以上!而这……还是隆肃省的边缘!正因为它和隆肃省交界,才受到了灵气大反馈,洞天福地天生地养的辐射! 李宗元胸口急剧起伏,他虽然见识不广,但是并不傻。如此浓郁的灵气程度,只有三种可能。 第一,秘宝出世。第二,秘境显化。第三……这里的灵气循环系统正在产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变得更加适合修行! 答案很明显。 前两种,根本不可能引来家族的老巢出动。而且是准ding尖家族!只有最后一种,才能让他们如此趋之若鹜! “主主主人……”胸口起伏了半天,他才定下神来,颤声道:“怎么,怎么没有一个地方说过?不管是修行网,还是修士?蓉城发生如此大的变化,怎么肯能不被外界……” “因为,有真正的巨擘在压着这条消息。”徐阳逸波澜不兴地指着前方:“距离这里几千里的南州,那里,才是巨变的中心。” “什么?!”这次,李宗元终于忍不住惊呼了出来,招来路人无数白眼,他根本不管,难以置信地说:“这……蓉城还不是中心!?是南州?!” 无怪他震惊,蓉城都已经是这样……难以想象南州的灵气会浓郁到何等地步! 不夸张地说,修行一日,至少等于三四日!对于百年寿命的练气修士,等于至少扩大了三四十年寿元! 他舔着因为过度震惊而有些发干地嘴唇,目光扫过两尊巨大的宫殿,他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 “主人!”他立刻说道:“我们不能去南州!” “哦?”徐阳逸微微一笑:“为什么?” “这一仗,我们打不起!”李宗元的生命都和徐阳逸联系到了一起,根本不敢有一丝隐瞒:“除非您达到筑基,否则……” “你知道什么叫势力么?”话音未落,徐阳逸平静地打断了他。 李宗元下半句话差点没把自己噎死,主人思维跳跃太快,跟不上啊! “还请主人明示……” “所谓势力,不说职能如何,必定有一位领袖。”徐阳逸仿佛回忆着什么:“没有了领袖,它就是一盘散沙。一旦有了领袖,它会成为一台恐怖的杀人机器,敛财工具----出自天道教材新生第五学年‘修行社会学,’第几页我忘记了。” 李宗元洗耳恭听,他完全不知道徐阳逸说这些干什么。 “我在刑天军团,所以它才是刑天军团。我如果不在,它就是一盘散沙。”徐阳逸收回目光,直视李宗元:“只有我这个舵主到了,才能形成一股势力,将羽林卫统合起来。筑基军团不会听我的,但是练气军团,好歹也能拼凑出几十名修士。” 他目光朝着上方巨大的仙鹤傀儡看了一眼:“真正的,可以战斗的修士,和这些门卫完全不同。这些……只是附庸。真正的精英军团,在羽林卫对于妖修的记载上,最多的是南宫家的‘翎羽’军团,九百三十七人。至于他们……排不上ding尖家族,我估计,不会超过六百人!” “不过……”他朝着李宗元笑了笑,李宗元却被这个笑容惊得抖了抖:“我现在,在天子山。” 李宗元点了点头,下一秒,整个人都差点跳了起来! “时间差!?”他倒抽了一口凉气:“没错!我们是从天子山直接来到这里!有人追杀我们,说明肯定有人监视我们!甚至他们会知道,我们进入了一个秘境!却再没有出来!” 没有人知道他们在蓉城! “我再提醒你两个东西。”徐阳逸此刻脑海中一片清明:“妖心种魔,千幻。” 李宗元有点发懵,对于并不是智慧型的他,想了十分钟,才终于想到一个可能…… 当想到这个可能的时候……他全身都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主,主人……”他满头冷汗,无比恭敬地鞠了一躬,他都不敢相信,就这么一点时间,徐阳逸居然想到了这么多!这不是妖孽是什么! 时间差……妖心种魔……千幻…… 这三个东西,分开来说,恐怕只有白素贞的妖心是最恐怖的东西,但是一旦三样连起来…… 一个可怕而荒唐的念头瞬间冲上了他的脑海! “我说一下,您,还请您指点,看我说的对不对?” 徐阳逸朝他抬了抬下巴,两人进入了一家路边的咖啡店,点了一杯咖啡,李宗元喝都没喝,就激动地说道:“您一天不进入南州,羽林卫隆肃分舵,甚至连抵抗力量都不能被称为!现在蓉城内外,天空中几大世家的老巢,无数筑基灵识扫荡!就连苍蝇飞进来都会被发现,不过,没人知道您就在蓉城!” 徐阳逸笑了笑,用勺子搅了搅咖啡,示意对方说下去。 “您不在!他们也不好意思对刑天军团下手!因为没什么意义!而您可以隐姓埋名,对古松老祖说被困于秘境!有了绝好的理由!对吗?” 徐阳逸搅咖啡的勺子停住了。 他是为什么会忽然对这货的智商抱有希望的? “说对了一半。”对于手下,尤其是性命交给自己的手下,还是不要打击太狠。徐阳逸修长的手指轻轻敲着桌面,凝神看着那尊巨大的仙鹤和白虎傀儡,沉声道:“白素贞的妖心掩盖灵气,千幻改变面貌,他们不会知道我已经进入了羽林卫。呵呵……六百来人的军团,他们要分出多少来确定可以灭杀我?三十人?五十人?” 他的眼睛中,火焰已经跳动,还有一句话他没说。 人数若只有二十人,他有把握让对方有来无回! 不超过六百人的精锐军团,五十人他们能死得起几次?二十人都足以让对方心疼不已! 一点一点地吃掉前来扫荡的势力……只要吃掉一百人,这个家族,正面战场都会出现致命危机! 谁是猎物,谁是猎人,在这一刻,这个杠杆,已经开始了第一次微微的颤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