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战争的序曲(二) - 最强妖孽

第285章:战争的序曲(二)

没有任何人知道,此刻,在蓉城上方,筑基修士和家族根本无法达到的范围,凡人客机的最高限高一万二千米都无法看到的地方,大约两万米左右,一座巍峨的行宫,正掩映在云海之中。 它呈龟型,在这里,阳光格外的艳丽,照射到它的身上,折射起无数光芒。仿佛活过来了一般,在云海中遨游。 擎天宫,古松真人行宫。 主殿。 “如何?”古松老祖捧着一杯茶,随意地问道。 大殿中,没有一个人,一个粗犷的声音却从大殿中空落落地回荡起来:“差不多了,一切都布置完毕。” “那便好……”古松真人叹了口气,端着茶杯缓缓走了下来,想说什么,最终化为一声长叹。 “好歹相处数十年,卿本佳人,奈何做贼?”他目光带着一丝落寞,看向北方,微不可查地摇了摇头。 沉默,过了数秒,粗犷的声音这才开口:“那么你的徒弟?以及那几大家族?” 古松没说话。 声音淡淡道:“西北,西南,我两唇齿相依,此事……后果太过严重,隆肃省的修士……多少能活下来?就连南州市,都得全部重建。” 还是没开口,许久,古松真人才幽幽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你查清楚了么?” “当然。”声音也叹了口气:“其实,与其说是查清楚,不如说它自丹霞宫巨变以来,潜藏在第一人格之中的大妖分魂复苏,根本就已经难以掩盖,紫禁城中的妖气……呵呵呵,别人感觉不到,本真人以妖兽成名,又岂能感觉不到?” “若非如此,我等又何必假借勘探之名,强行封锁隆肃省半年?” 古松终于开了口:“直面同阶道友……准备再久亦不为过。只可惜……” 他悲天悯人地看了一眼下方:“牺牲太大了。” 这一次,轮到粗犷的声音没有开口,数秒后才说道:“三十一日,凌晨四时,隆肃省所有参与此事的人撤出。你接应,让蓉城的修士稍微休息十几分钟,对你来说并不难。” “可。” 粗犷的声音又一次问道:“你的徒弟?” “若情况允许,本真人会救他一命。”古松淡淡地说。 声音呵呵大笑:“老牛鼻子……你看起来是我们这些人里对徒弟最好的,实则比谁都冷漠……从听到青莲妖法的时候,你恐怕就对它动了杀心吧?还给徒弟护山大阵……还对他说是考验?还对玉阳子说要送他去‘里面?’呵呵呵……影帝啊影帝,某家自愧不如……你的心,真的已经修成枯木了么?” 古松真人收回目光,淡然道:“势成骑虎,顺势而为。你应当知道,这一次……它必定会来。没有比这里更好的战场。毁一个帝都,和毁一个南州,我们有什么选择?” “你以为,老夫就愿意看着这样一个有前途的徒弟去死?若不将南州的战争彻底引发,它怎么会担心秘密被发现?怎么可能从帝都移凤驾来到此处?” 他的声音已经大了起来,大殿中都在回荡:“我做戏?为了华夏修行界和一个徒弟,你选哪个?!他不做这根导/火索,谁来做!” 没有回答,过了数秒,声音才叹了口气:“做你的徒弟……真是九条命都不够死。” “本真人说过,情况允许,本真人必定会救他一命!他不死,这块地方就是他的!这难道不够豁出命去拼?你走吧,本真人不想和你废话!”古松真人冷哼了一声,拂袖转头,再不转身。 身后,声音笑了笑:“到了那时候……你还有精力去救人?老头,自欺欺人有意思么……呵呵呵……” 声音消失了,古松真人的目光中,闪过一抹无奈,过了许久,才长叹一声。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者谓我何求……” “数千年的修行传承,总要有人牺牲,总要有人继往开来,奈何……奈何?”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 二十日……距离隆肃省重新对修士开放,仅剩十天。 “呼啊……”从帝都飞往蓉城的飞机上,一位男子皱眉打着哈欠,现在时间已经是下午六点,傍晚的余晖将天边都染做一片赤霞。还有一个多小时就到目标蓉城,终于可以结束这趟枯燥的飞行了。 然而,就在此刻,他忽然发现……自己面前的电视板收了起来。正在皱眉的时候,一位位空姐迅速走到了走廊中,朝着所有乘客诚恳地鞠了一躬。 “尊敬的各位乘客,因为前方出现不可预知的超自然现象,飞机将临时降落在镜阳机场,大约三小时后重新起飞。因此造成的不便,还请各位乘客体谅……重复:尊敬的各位乘客,因为前方出现不可预知……” 飞机上,所有打盹的人全都起来了。一位妇女皱眉道:“怎么?停飞?超自然现象?你在逗我?” “是啊!我还有急事呢!一个重要会议等着我去开!怎么能忽然停飞?!”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子满脸焦急地说道:“必须要停飞吗?没有其他办法?转机?” “抱歉,先生。”一位空姐保持微笑:“接到的通知,前方三千米的所有航道全部关闭。” “搞什么搞?!”男子愤怒地一锤拳头坐下,这他妈算什么理由?根本没听说过!超自然现象?!谁知道是不是飞机临时调度!这种服务态度,回去必须投诉! 然而……他的愤怒,并没有迟疑多久。 因为……就在下一刻,飞机的另一边,一片刺目的红光冒起! “老天!!”一位头发有些花白的男子,猛然脸都贴在了窗户上,见了神仙一样看着空中,声音都在发颤:“超,超,超自然现象……真的是超自然现象!!!” 另一侧,窗口边的所有人,全部趴到了窗户上,目瞪口呆地看着一边。水泄不通! 他们看到了……在距离他们一千多米的地方……他们下方的云层,和更上方的云层,这两者之间,形成了一道赤红色的云柱!仿佛云的龙卷风!一道道闪电,正在云柱中来回奔走! 望中汹涌如惊涛,天风震撼大海潮。 这一刻,上方的天,和下方的云,完全被云柱连成一片,汹涌如海,震荡如潮,一道道仿佛爆炸一般的红光从云柱中喷射而出,随着雷电照耀云上数千米! 两万米高空,古松真人淡淡看了下方一眼,随后毫不关心地收回了目光。 “下机!快下机!!”飞机上,不知道谁声嘶力竭地喊了出来,随即,整架飞机上的人,全都尖叫了起来!就连训练极好的空姐,空少,无一不是目瞪口呆! “下机!赶紧的!”“机长赶紧调转航路!”“天啊……我的天!!这,这是世界末日了么!” 飞机上如何,下方不知道,这一刻,徐阳逸和楚昭南站在窗前,凝重地看着天空。 凡人看不到……此刻,蓉城所有修士,齐齐仰望天空。 半个小时以前,天空中,所有云层都激荡起来,一个看不到头的巨型云层漩涡,在半空中缓缓凝结! 一凝三十分钟,从开始的狂猛激荡,到现在的轻轻转动,云还是云,唯一不同的,就是漩涡云眼之中,一股令人胆寒的灵压,正在其中不断膨胀! 岐山无底洞,洞中白虎殿,殿上令狐家。令狐家的白虎殿,头部,已经探出云层之上,看着这夕阳之下通天彻地的云柱。 虎头的王字之上,一位满头白发的老者,拄着一根拐杖,穿着古式长袍,登临ding峰。 他脚下,是茫茫云海,他头ding,是被映红的天空,这根云柱,正在隆肃省与西川省的交界点之上。 衣袍,雪白的须眉被吹得猎猎作响。他身旁,站着两位穿着中山装的中年男子,金色竖瞳,双手抄于口袋。三个人,极其凝重地看着那根巨大的云柱。 令狐家……令人闻风丧胆的令狐三虎! “来了……来了……”老者伸开双臂,闭上眼睛,仿佛在迎接这场巨大的风暴,更仿佛在拥抱这场鲜血的大幕。声音因为即将来临的嗜血而嘶哑:“南淮省,金陵赵家的柴桑城……到了……” 徐阳逸脸色无比凝重地看着天空,这股恐怖的灵压……这根本不是什么自然现象……而是超大型传送,数千米传送带来的空间扭曲! 天宇宫,白鹤头ding,五位身着长袍,头别发簪的老者,凌空踏立。眼神如钩,直盯云柱。 楼家五老星。楼家最高掌权者! 下属九千修士,近六百禁卫军团,二十八筑基修士,两名半步金丹! “柴桑城么……”一位秃ding老者睁开昏黄的眼睛:“真是一个值得怀念的老对手呢……” “轰!!!”一道通天彻地的雷电,从徐阳逸这里,只能看到云层上方,一片赤金之色亮起。他和楚昭南都很清楚,那是传送法阵完毕的结果。 下一秒……云层,破了。 徐阳逸的头ding,一片巨大的阴影,迅速笼罩了整个蓉城! 它,不高,只有五六十米高,对比起通天彻地的白鹤,和几百米的白虎,根本不能相比。 但是……它,足足有蓉城一半大小! “轰轰轰……”一种黑沉沉的石料,无数灰色符文在上面萦绕,那些墙壁上,带着数不尽神通的痕迹,一道道深达数米的沟壑在上面蔓延,带着一种无形的肃杀的气氛。挟持无穷云海,从半空中怪兽一般徐徐压下。 徐阳逸没有开口,手中的杯子,轻轻握了握。 “这是柴桑城。”就在此刻,门被无声打开,一个低沉而熟悉的男子声音响起:“金陵赵家,此城原在旬阳。被赵家作为战利品拖回金陵。” 徐阳逸没回答,因为他已经看到了……随着城墙从云中显露的越来越多……起码五百穿着黑色甲胄的修士,脚踏青云,冷得如同一柄利剑,跟随着柴桑城缓缓出现。 巨大的压力,巨大的城市,如同天兵天将拱卫着凌霄宝殿一般!白云层层如浪,被巨城破开,那些雕梁画栋的屋角,碉楼,一点一点地带着死寂的色彩,寂渺的浮云浮现于众人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