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战争的序曲(三) - 最强妖孽

第286章:战争的序曲(三)

九重宫阙晨霜冷,十里楼台落月明!当正中心那座九层鎏金高塔出现在云层之下时,任何修士都可以看到,高塔上,一位穿着西装的年轻男子,眼中带着幽幽的沧桑,朝着令狐三虎,和楼家五老星深深拱了拱手。 “落叶知秋事,繁华落幕迟。各位道友,别来无恙否?” 话音刚落,一股已经无限逼近于金丹的灵压倏然爆散!周围的所有云层如同柳絮一般飞散!天空中仿佛刮起了一阵剧烈的风暴! 但是,他的灵压并未散开,紧接着……八股半步金丹的灵压同时冒起!地方之集中,甚至在令狐三虎,和楼家五老星的所在地形成了一条十余米宽大的冲天光柱! “收起你的下马威,赵知秋……再逼近金丹,你还是半步。”楼家领头的老者睁开了他仿佛老的快死的眼睛,嗜血地舔了舔嘴唇:“有什么招数,咱们南州接着便是。” 天空中如何,无人可知。地面上,蓉城不知道多少老百姓,都感觉莫名其妙。天上明明有太阳,为什么地上却阴了? 人民广场,周围一栋地标建筑上,一只金色的蝎子,趴下了自己示威的尾勾。它很清楚,就算它再怎么厉害,在如此三尊庞然大物面前,只不过是齑粉。 江水中,一只百米大的乌龟悄然沉了下去,四肢缩进壳内,再不出现。 而蓉城所有修士,都震撼地看着天空。这都是什么……这就是世家吗?简直……如同凌霄宝殿降临…… “谢了。”徐阳逸转过身,倒了杯茶,随手一弹飞了过去:“我以为你不会来。” 男子嗤笑了一声,接过茶杯:“你许诺的可是筑基丹,我为什么不来。” “代价可能是你们的命。而且是五年后给你。”徐阳逸深深地看着他:“楚昭南,你没必要的。我也只是试试而已。” “你这句话说的很欠揍。”楚昭南穿着军用靴大马金刀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点了根烟吞云吐雾地说道:“叫我来,我来了,又他妈说不该来。老子又没求你感恩。” “你别老觉得欠了我什么,当时我也是顺手而为,再说……”徐阳逸轻轻抿了口茶:“也过去这么多年了。” “嗤”楚昭南冷笑一声:“你哪来这么多废话!” “不是废话。”徐阳逸将茶杯放在桌上,淡然道:“我不想你一直觉得是欠了我什么。朋友,兄弟,平等才是基本。” 楚昭南咬牙切齿地笑了笑:“我他妈就看不惯你这幅假仙的模样。” 徐阳逸没开口,挑眉看着他。两个人莫名其妙地大眼瞪小眼半天,楚昭南才懒懒地靠到了椅子上:“本少爷看的起你,行不行?” 徐阳逸没有取笑,过了许久,居然点了点头:“这个理由不错。” “正好,我也看你挺顺眼。” 他目光扫了一眼对方,这几个月,他在修复左臂,刑天军团同样没闲着。 猫八二,牡丹,负责联系了两个人,楚昭南,是其中一个,他本来没有报太大的希望,藏龙军团,确实是a级军团,不过放在这种战场上,绝对是一条小的不能再小的鱼。当然,他不会死,对方看在他爷爷的份上。必定会放他一马,但是,对方竟然真的来了。而且不是自己来,藏龙军团所有人都到了! 一共三十八人,人数不多,却真的是患难见真情。 现在不是感慨或叙旧的时候,“我要做什么。”楚昭南没有废话,沉声问道。 徐阳逸直视着他的眼睛,现在不是叙旧和伤感的时候,他沉默了许久,才一字一句地说:“我,要打下一座浮空要塞。” “什么?!”楚昭南嗖一声站了起来,不认识一样看着徐阳逸,他的身份,对世家的了解比徐阳逸更多!浮空要塞那是什么东西!是一个家族的底蕴!老巢!除非面对面的修士战争,否则要想打下一座浮空要塞谈何容易! 现在?就凭他手下的几十人?刑天军团的十个人?或许再加上那些“可能”不会走的羽林卫? “你做什么白日梦!”他毫不留情地说道:“这东西,不是我们玩得起的!” “或许,你筑基了,有大机缘,可以锻造一座浮空要塞!你金丹了,可以有自己的金丹行宫!但是,我们现在才练气!”或许是感觉自己说话说重了,虽然他从来不喜欢掩饰。他坐了下来,咬牙道:“离开这里,才是你该做的。” 话音未落,屋子里,已经一片湛蓝。同时,一股让他差点膜拜的妖气升腾而起! 金丹?! 他目光陡然闪亮,呼吸都有些急促地看向徐阳逸。对方面沉似水,却透露着不容质疑的决心,手中,一个蓝盈盈的东西,正散发着难以估量的灵力! 这一刻,几大世家的老巢中,所有筑基以上的修士,猛然往下看去。 “这是……金丹?”一位老者皱着眉头:“不对……太过虚弱……而且死气沉沉,虽有金丹之实,却无金丹之威?” “金丹?”白虎殿中,一位中年男子,倏然睁开眼睛:“不……类金丹类宝物……但是……为何威能如此之强?甚至雌雄莫辩?” 上百道筑基灵识立刻锁定酒店,然而,他们却惊讶地发现,根本无法锁定到个人! 不到一秒,徐阳逸就收起了那个东西,直视楚昭南:“这,够不够?” 楚昭南嘴巴微张,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万万没想到,徐阳逸手中竟然有这种东西! 这种大杀器……一旦真正舍得炸开,真的有可能打沉一座浮空要塞! “代价太大了……”他目光炙热地看着徐阳逸的手,这种东西……别说是他,现在十大金丹手中,恐怕一个人都没有!如果让妖修知道,恐怕会立刻追杀上门! 他心中一暖,他知道,这是一种信任。一种无需语言的信任。 他并没有立刻回答,搓着发青的下巴,久久不语。他来帮徐阳逸,是出于恩情,义气,他想的是,自己最后能带走对方。万万没想到,自己还没有开始说服,对方一个东西就让自己立刻改变了主意! 沉默,沉默之中,楚昭南的目光从犹豫,逐渐变为坚毅,最后,眼中已经染上了一片兴奋的红色。 “计划。” 意气相投,话都是多余,这个世上,永远不缺乏冒险家和疯子。而这里,坐了两个。 子落无声,许久之后,楚昭南咬牙笑道:“你这是找死。” “怕死不修行。”徐阳逸静静地看着茶水,嘴角挂起一抹冰冷的微笑:“和死神共舞,有没有觉得很刺激?” 烟头明灭不定,楚昭南深吸了一口气,直视徐阳逸:“你确定他们不知道你来到蓉城?” “当然。”徐阳逸眼中露出一抹狠色:“要么不做,要么做到极致!” 楚昭南深呼吸了好几次,这和他来的目的不一样,但是……这个计划,让他血液沸腾!一旦成功……只要成功,不说能不能名垂青史,光是那种海啸般的满足感,认同感,就能胀满他的胸膛! “好……”许久,他死死错了错牙床:“我这次就陪你玩这一手……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 2021年,12月28日,距离南州打开,仅剩三天。 30日,夜,蓉城上空,再次汇聚起庞大的大型传送法阵异象,一个小时的积蓄之后,一座高耸入云的百层高塔,出现在云层漩涡之中。 “轰隆隆……”随着一道炸裂的雷芒,将那座恐怖的高塔映入所有修士眼帘。 它……是由通体的白骨组成,惨白的雷光之中,如同从地狱浮现。组成它的骨骸不知道是什么妖兽,每一根都足足有十余米大小,而在那些骨骸之中,无数半人半蜘蛛的妖修爬进爬出,一道道幽冥之火从骨骸孔洞深邃的眼眶中冒出。更有数不清的妖修,头朝下,脚朝上,用一束束丝线倒挂于伸出的骨刺之上。 在它身侧……同样,数座殿宇环绕,这全部都是附庸纳兰家的修士! 如此恐怖的白骨巨塔,偏偏有一个动听无比的名字。 “这是纳兰家的碧霞回廊……”一栋高层建筑中,一位老者在子孙辈的搀扶下,胡子都在颤抖:“令狐家的白虎殿,纳兰家的碧霞回廊,楼家的天宇宫,赵家的柴桑城……这里……到底要发生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