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战争的序曲(四) - 最强妖孽

第287章:战争的序曲(四)

“传族长令。”百里家,别墅之中,一位中年男子面沉如水:“一周之内……无论任何人,不得外出。不听令者,逐出百里家。” 一道道命令,从一个个家族中发出,他们不知道……还有多少家族会到,但是来的家族,全都摆出了不惜一切代价的姿态! “爷爷,到底怎么了?”一位女修皱眉道:“我们百里家并不惧其中任何一家啊。” 族长没有回答,而是深深看着窗外,天空中的四个庞然大物,许久之后,才长叹了一声:“要出大事了……任何家族……老巢出动,都代表着他们绝不留任何余地,不是他们死,就是敌人灰飞烟灭……咱们没必要造成误解。” “特别……是在这种关口上。” 白骨巨塔落下,一道令人生畏的灵压环形散出。凡人无法感觉,却让千米范围内的修士,衣服,毛发都猎猎飞舞。 “这就是纳兰家鼎鼎大名的碧霞回廊。”楚昭南在窗口上看着,徐阳逸抱着手臂站在他身边,目光如炬地看着那座通天彻地的白骨巨塔。以及……上面爬满了黑沉沉的一层半人半蜘蛛妖修。 都落子了……所有足够在这盘棋上对弈的人,都落子了……而下方的暗涌,谁又看得见? 就连他,都藏着一颗疯狂的野心,如同最狡猾的猎人一样,等待着最恰当的时候。 “现在是什么时候?” “30号12点。”楚昭南看了看表:“明天,就是隆肃省开放的最后一天。” 徐阳逸点了点头,今天,必须修炼。不是为了这一丝修为长进,而是在明天这场大潮来临之前,彻底平复下自己的心情。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在灵气如此浓郁的地方,打坐太容易了。一旦张开毛孔,他清晰地感觉到,四面八方如同海洋一样涌来的灵气! “只比我的高级聚灵阵弱上一筹……”他闭着的眼睛,眼皮动了动:“这一次洞天福地……若是失去,太过可惜。而且……我并非没有取胜之路。” “一旦打下这里作为我的基业……日后我要什么没有?以我炼丹师的身份,即便是一座行宫,我也造得起!养得起!” 他微微叹了口气,打坐又不算太短的时间了,然而,却始终无法心如止水。想到行宫,情不自禁地睁开了眼。 墙上的时钟,滴滴答答地走动着。他扫了一眼,现在,已经是凌晨四点半。 这是个生物钟,对于凡人,是睡觉最深沉的时候。对于修士,万籁俱寂,是最适合修炼的时候。 就在这一刻……当他看向窗外那四座行宫之时,他霍然一声,猛地站了起来! 眼前的一切,让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无数的光点,五彩斑斓,从整个隆肃省升腾而起,少则数百,多则上千! 有的是密集的聚拢,灵光照耀下,能看出它的形体,显然是一只只飞行法器! 大多都是如此,然而,有数十个灵光点,却是凭虚御风,踏空独行! 此刻的蓉城,万籁俱寂,针落可闻,地面上,凡人的娱乐场所,路灯,连接成一片片接天的霓虹海洋。天空中……已经是一片璀璨的七彩星辰之海,和下方辉映成趣! “不对!”他死死看着窗外,他敢肯定,这些都是修士!并且是特长修士!否则怎么会从隆肃省出来? 从几个月前……隆肃省就已经清空所有修行家族!所有凡人!只为这一次洞天福地之争! “如果仅仅是勘探,怎么可能有这么多人!这已经超越了任何一家一流家族的力量!” 就在此刻,所有光点,如同感觉到了征兆,全数流动,形成一条彩色的银河,朝着黑云之中涌去! 那里……一座他非常熟悉的殿宇身影,在月色之下,将所有灵光点统统吸纳。 “这是……”徐阳逸心头狠狠一震:“师祖的……擎天宫?金丹行宫!” 徐阳逸再次看了一下表,确定,现在是距离洞天福地大战启动之前最后一天,凌晨四点半。 屋外,银河璀璨,至少近万名修士,他心中的怀疑越来越大,勘察灵气浓郁程度,真的需要这么多修士?真的有这么多修士,为什么白天只走出三百个就结束?为什么剩下这么多人要晚上离开?又为什么……师祖的擎天宫会在这里? 那只巨龟笼罩之下,一鹤,一虎,所有灵光全部熄灭,仿佛根本不敢与其争锋。就连人影都没有流动。 徐阳逸咬了咬牙,心中的疑惑挥之不去,他转身就想叫醒楚昭南,却发现了更加诡异的一幕! 一只黑色的……影子,说不清什么形态,正在楚昭南头ding,就这么趴在那里。但是此刻的楚昭南,呼吸,灵识,全部被封在之中。不用试,徐阳逸知道,现在肯定叫不醒对方。 “弄影秘术?”他目光微闪,对于师祖的神通,他见识过几次,而且……这一次,这个寸许小黑影丝毫没有隐蔽的想法,仿佛知道无人可以识破他一样。 它不知道,就在一米之隔,一个人,一个修士,完整地看完了这被切断的记忆中的一幕。 “这……应该是通过灵气来辨别的。”他沉吟道:“我有白素贞妖心在身,没人知道我是修士……所以,他‘看’不到我?” 他看着那个不过一寸长的小人,再眯着眼睛看向外面威严无方的擎天宫,师祖……你在谋划什么? 他没有叫醒楚昭南,现在,他不能被发现,更不能冒这个险。 没有开口,他静静地看着所有灵光点被吸入擎天宫,看着擎天宫悄然隐入云层之中,看着这一切再次归于寂静。 仿佛从未发生过一般。 那些如同马蜂一样的修士动起来了,巨鹤和巨虎的目光亮起来了,这些凡人看不到的景色,重新恢复了色彩斑斓,没有任何人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风,吹进酒店,从徐阳逸脸上拂过。徐阳逸淡然地添了杯茶:“醒了?” 楚昭南眉头紧皱:“刚才发生了什么?” 徐阳逸拂开茶杯里的茶叶:“什么?” “你不用骗我。”楚昭南目光如火:“我身上带着一件极其珍贵的护身法宝,说是华夏ding尖的护身法宝之一也不为过。刚才,我的记忆被中断了。是不是?” 徐阳逸没开口,轻轻放下茶杯,也不掩饰:“你听说过什么勘察,需要调动近万修士?” “没有。”楚昭南丢过去一根烟,正要点火,忽然明白了什么:“刚才……” “刚才,近万修士坐在修行法器上飞走。而接纳他们的地方,是古松老祖的擎天宫。”徐阳逸淡然道:“你有什么看法?” 楚昭南皱了皱眉,毫无头绪……这是为什么? 金丹真人绝不会毫无理由做这些没来头的事情,但是他有什么目的? “想不通?”徐阳逸叼着烟吐了个烟圈:“我也想不通。” “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变应万变。从今天开始,我们什么都不要做,不要去打听。”他看向窗外漆黑的夜:“等着吧……这场大幕……已经拉开了。” 12月31日。 2021年的最后一天,元旦即将来到。 时针,指向十一点五十,蓉城各大广场已经火树银花,一片沸腾。不知道多少年轻人聚集在广场中,欢呼着,无数的霓虹直通天际。然而,再绚烂的霓虹,也根本看不到天空中那层层黑云之后,比霓虹更璀璨的灵光。 “十!”下方的人声嘶力竭地高喊着,尖叫着,手里的荧光棒拼命挥舞。这一切,都被收进上方一双双冰冷的目光中。 “最后十秒了么……”碧霞回廊,最中央,是一个巨大的骷髅洞窟,虽说是洞窟,里面数百米的空间,却布置地富丽堂皇,一张十余米宽大的座椅上,一位满脸皱纹的秃ding半蜘蛛老妪,八只虫足随意地搭在座椅上,轻轻开口。 “你们……可做好了准备?” “为纳兰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准备?” 她面前,数百米空间,足足四百多位男子标枪一样站在他面前。黑色的衣服,背上一个雪白的蜘蛛徽章,此刻,齐齐拱手,高声回答:“谨遵上命!” 声音如同实质的声波,让周围的墙壁都簌簌震荡不止。 “很好……”老妪眯着眼睛,目光好似能看透一切那样看着下方,那里,无数的凡人正在激动地尖叫道:“九!!!” 白虎殿头ding,三位老者凝视着远处一片黑沉,夜风拂过他们的身体,衣袖猎猎翻飞。 在他们后方,是看不到头的黑压压人群。虽然多,却极有规律,更没有一丝杂乱。 没有人说话,下方数百人的高呼声,依稀传到了这里:“八!” “七!”“六!”“五!”“一!”“零!!” “刷!”就在零响起的时候,蓉城数个广场,数不尽的烟花升腾而起,而就在同时,一道蓝色的光芒,冲天亮起! 纯净的蓝色,仿佛有人执笔,一道刚刚冒出,紧接着是另一道。它并不宽大,反而非常纤细。但是一根接着一根,一条连着一条,仅仅十秒后……一片湛蓝的光幕便沿着地平线缓缓升起,仿佛一张巨大的幕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