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裁决(二) - 最强妖孽

第290章:裁决(二)

他们说的时间不长,但也不短。仿佛根本忘记了外面还有数千修士等待一般,但正如他们做的习以为常那样,外面的数千修士,没有任何一个口吐怨言。 “免礼。”随着古松真人随意地开口,四份令牌,化作四道流光,悬浮于半空。 “嗡……”与此同时,隆肃省,南州方为,金,青,蓝,红,黄,五色灵柱冲天而起!各自占据一个方位!将南州瓜分殆尽! 这里,因为刑天军团不在,只有四张令牌。 “南州,共有五区。此次,只取其三。”古松真人的声音在所有人耳边响起:“三天,各位……记住,你们只有三天时间。” “时间一到,将以令牌道标残存的强弱为判定。” “若夺得一方势力之令牌,自动获胜。” 这一句话,徐阳逸猛然抬起头,目光闪烁地看着天空中的行宫。 “什么?!”话音刚落,老妪猛然抬起头来,不敢相信地看着两座巨大的行宫。 “放肆。”黄金大帐中发出一声仿佛雷霆的声音,这个声音,并非感叹语调。但是,一句出口,整个云层都在隆隆回荡着放肆这两个字!仿佛成千上万人在云层中对着老妪怒吼一般! 老妪脸色连变数次,立刻拜服:“真人息怒……” “无妨。”擎天宫中,古松真人的声音幽幽响起:“本真人记得,你妖号赤罗刹……如今已经是纳兰家的掌舵人了么?也罢,有何不明之处。” “真人记得妾身贱名,妾身不胜感激。”赤罗刹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咬咬牙道:“真人……三天……以往对于领土争夺,从来都是半年,这次……” 她欲言又止,心中无比焦急! 没有任何人愿意一场战斗惨胜,打到只剩最后几个人的家族有什么意义?再大的地盘不是等着人来接手? 三天……那是逼着四大家族火力全开!立刻分生死的节奏!这不符合任何规矩! 半年,他们可以充分调配,伤员能得到修养,以最小的代价割据一方,而不是三天将南州的土地染红! 这一手,几乎打乱了他们开始所有计划! 若裁决者不改口,这一次的洞天福地之争,凶险程度要超过以往一切战争!甚至是世仇的灭族之战! “原来如此。”古松真人了然地点了点头:“这件事,天载真人已经批准。南州,不是修士的南州,是华夏的南州。修士也不是某个家族的修士,是华夏的修士……以往的战争,任何一次都没有在凡人世界展开的先例。此战之后,南州必定重建。数百万南州凡人如何自处?这些压力,你们不用背,却是我等面对华夏政府的压力。” 楼家五老星,心中滴血,却只能咬牙。 “本来,华夏政府决不允许在南州开战,这还是我等多方奔走的结果。三天,已经是尔等最宽松的期限。” 擎天宫,古松真人淡淡说完,不着痕迹看了一眼黄金大帐,正好,迎上了万兽谷中一道极其隐晦的目光,两人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随后,一道极其隐晦的灵识弥漫开来,仿佛在等待什么。 云层之下,徐阳逸凝视着不算太远的几大行宫。他的心脏,已经忍不住加速跳动起来!忍不住狠狠锤了一下窗棂。 “怎么?”楚昭南疑惑地问。 “三天!令牌!”徐阳逸嗜血地舔了舔嘴唇:“你想到了什么?” 楚昭南沉思片刻,立刻抬头道:“我们没有令牌!” “对!”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如火:“因为……我们没有出现!令牌发不到我们手中!” 楚昭南呼吸有些紊乱,徐阳逸对他说过自己的计划,很危险,非常危险,而他们唯一的优势就是没有人知道徐阳逸此刻正在蓉城! “那么……”徐阳逸死死盯着天空:“谁都知道我们没有令牌,拿到对方令牌的为胜者,我们又是纸面上实力最弱的势力,你说……他们会怎么做?”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当时那一点小小的优势,无意中竟然被古松真人无限扩大! 有心插柳,莫过于此。 “此战之后,参战的任何势力,都将受到擎天宫和万兽谷的联合庇护,为期……五十年。”天空中,一道宛若实质的目光扫过现场:“各位,可还有疑问?” 赤罗刹终于松了口气。 三天……半年……五十年……三个数字,中间的差距,是杀得尸横遍野,还是游刃有余的差距! 他们如此,其他家族也是如此! 三天的牺牲,换来五十年的庇护……这一次,南州就算用人头堆,也得给本座堆下来! “纳兰家……领命!领命!!”狂喜之中,老妪站了起来,已经秃的差不多的头发,根根飘起,随着她连续两声大吼,周围的碧霞回廊,无数的骷髅孔洞中,倒挂着的数不清半蜘蛛修士,齐齐发出一声震天动地的嘶鸣! “刷!”一枚青色令牌飞入老妪手中,老妪深吸一口气,抬起双手,闭上眼睛,却声若洪钟:“走吧,孩儿们……让我们用敌人的鲜血给纳兰家正名!!” “碧霞宫……全面启动!从即刻起,纳兰家进入全面战争状态!!” “杀!!!”她的话音刚落,黑云之下,万道幽冥碧火升腾!通天彻地的白骨巨塔,数千名修士发出异口同声的怒吼!数不尽的蜘蛛肢体碰撞,算不清的蛛丝曼舞,更有一望无际的修士海洋,仰天发出充满杀意的血腥咆哮!就连天边的云层都在震荡不已! “嗡……”随着白骨巨塔上所有火光亮起,碧霞回廊,骤然化作一道青霞,在天空中一闪而过! 目标,隆肃省! “沙沙沙……”随着青光冲来,那一道隆肃省面前地面的通天极光,无声地分开,当青光进入之后,再无声合拢。 眼前的一切,并不喧闹,然而纳兰家的冲天杀意,让其他三家杀戮的本能更加炙热! “赵家,赵知秋。”赵知秋向前一步,凭虚御风,正对明月之下的两座行宫一揖:“请上命!” “好!”万兽谷黄金大帐,传来一声豪爽的大笑,一只玉杯,里面不知道盛着什么,一阵阵迷蒙白雾冒起,酒杯上盖着一只黄色令牌:“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本真人,送你一杯酒吧。” “谢真人。”赵知秋慎重地拿起酒杯,一饮而尽,随即,将令牌面对身后的柴桑城。下一秒,一股绝不逊于刚才碧霞回廊的冲天呼喝声,轰然响起! “刷刷刷!”一道道红色人影,纷纷升空,虽然前后不一,但是排列的异常整齐!尤其……他们额头上,都有一道紫色的火焰燃烧。 “赵家的猎仙卫……”楼家五老星,不动声色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数百人同时升空,数百人排列为一个巨大的阵型,丝毫不乱,杀气凛然。如同最精密的棋局。三天,已经让他们站在了悬崖边上! “名不虚传……和本家的啸风军团不相上下。”令狐家,三条人影,目光如火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赵知秋回头哈哈大笑,目光从两家身上划过。 “当!”数道目光交织在一起,在半空中,冰冷的杀意悄然散发,无声无息,却无比坚定。 “走!”赵知秋一晃令牌,柴桑城顿时化作一道黄光,在数百修士的拱卫之下,冲入围绕隆肃全省的禁制之中。 天空中,宝光闪烁,这是只有修士才能看得到奇景。一条条青色,黄色,之中蕴育着五彩的银河,在蓉城上空划过,足足维持一分钟! 下方,徐阳逸和楚昭南,目光凝重地看着这一切,一语不发。 又是一道光过去,这是,是蓝色,令狐家,白虎殿,消失于整个天空! “你确定?”蓝色银河之下,楚昭南叼着烟头,烟头却有些轻轻颤抖。 “哪有百分之百。”徐阳逸手指夹着烟,烟灰却已经一寸多长。心脏仿佛跳动在耳边,沉声道:“都在赌……我只是敢确定,现在他们绝对不知道我在南州。剩下的……看天意。” “所以……我们才会在这里等。” 话音未落,五彩沉浸于一条火红的灵气河流!将天虹都染做一片赤霞。最后的天宇宫,带起一片赤霞包裹五彩的狂澜,冲入了那一片蓝色极光! 天空在次归于寂静,除了巨大的擎天宫与万兽谷,四大世家的老巢,消失无踪。 “咔……咔……”房间里沉寂地只剩时钟的响声,时间一分钟一分钟地过去。足足两个小时之后,徐阳逸眼睛一亮,霍然站起! 数秒后,楚昭南同时站起,两步冲到窗前,焦急中带着一抹掩饰不住的惊喜。 “来了……来了!”徐阳逸的手死死握着窗户,目光如火,就在视野所及之处,一排宛若星辰的灵光点,在蓝色光幕的地平线上若隐若现,目标……直指隆肃省外围! “刷刷刷……”对方移动地非常快,不到五分钟,已经到了可视距离。 那……是大约一百名修士! 他们乘坐的,全部都是一只黑色猛虎,这种猛虎……足足有接近三米高!七八米长!与其说是虎,还不如说是大象。在虎背上的骑士,每一个人都穿着一件黑色的甲胄。一圈白蒙蒙的灵气防护在身体之外,胸口,一只栩栩如生的白虎雕纹,双目射出尺长红光。 他们的身影,极淡,仿佛溶于夜空,一个不小心根本看不到。 黑黝黝的倒钩,长在沉沉的黑甲之上,伤痕累累,并没有显得丑陋,反而因为这种几乎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如同模子里刻出来的姿势,形成一道钢铁的洪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