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封神结(二) - 最强妖孽

第292章:封神结(二)

下方的声音,天空中根本听不到。此刻,青‘色’云层前方,已经有两道人影站立。而所有的仕‘女’,一言不发,却整齐划一地半跪于地。 微微拱手,古松真人诧异地开口道:“道友,你为何来此?” 青光万道。一个‘女’子的声音带着一抹笑意从云层中透出:“怎么?本宫倒是来不得?” “来的,来的。”巨灵真人的人影哈哈大笑:“近百年不见,是是在没想到仙子会摆凤驾来此。着实意外啊。” ‘女’子仿佛淡淡笑了笑:“本宫路过此处,感到两位道友的灵气。上次真身一别,已过近百年,心有所感,不由得冒昧前来,若两位道友不欢迎,本宫即刻便走。” 古松真人沉‘吟’片刻,点了点头:“也罢,本真人恰好有一壶‘玉’簟秋。埋在擎天宫的黄龙古树下也有六十余年。” 一只如‘玉’的手掀开帷幕,暗香真人微笑道:“不敢叨扰,两位还要做这‘洞’天福地的裁决。本宫在此品一杯茶便走。” “走什么?”巨灵真人哈哈大笑:“来都来了,择日不如撞日。古松这老小子吝啬得很,要他请难如登天。不如我等就在隆肃省上空,静观这儿孙辈的战争如何?” 纱帐之中,暗香真人发出一声轻笑,轻摇团扇,夜送香风:“如此,本宫便却之不恭了。” “滴滴滴……”徐阳逸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天空中的一切,距离太远了,即便以修士的目光,也只能看清楚仿佛有一行车驾,具体的,却根本看不清。然而,就在此刻,一阵喇叭声,将他从沉思中唤醒。 酒店下方……一行suv,整整齐齐地停了下来。 “走!”徐阳逸抛开脑海中的疑‘惑’,朝着楚昭南一挥手,两人根本不管现在下方还有多少人再看,“咚”一声跳了下去! 一对情侣,正在下面的车队旁边拍照,‘女’子拿着手中的关东煮有滋有味地吃着,忽然身边一声巨响,吓得手中的东西洒了自己一身,抬头看到两位男子如同神兵天降,二话不说,两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根本没时间管这些,徐阳逸和楚昭南立刻上了车。刚打开车‘门’,一只足足有手臂粗的蜈蚣嗖一声‘射’了出来,直‘射’他的面‘门’。 “是我。”他嘴里说着,身体并没有停。果然,在他说出这句话后,蜈蚣立刻缩了回去。 “舵主。”秦雪銮轻轻掩着嘴:“你这一身,可没人认得出来啊。灵气竟然也完全不同。” 没有多加解释,徐阳逸现在的造型是一位脸上有刀疤的中年男子,身高,体型,外貌,声音都完全不同。他只是点了点头,沉声道:“开车。”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刑天军团,藏龙军团,及其援军,朝着南州主战场迈进。 一片幽兰的光幕,从地底漫出,直通天际,站在近前。甚至能看到一个个繁复的符文在其中若隐若现地摇摆,整片光幕如同活物,随风起伏,更像一排笼罩整个隆肃省的超级大海啸。 十几辆车,很快就来到了喷薄的蓝‘色’灵气光幕之前。楚昭南和徐阳逸对视了一眼,轻轻点了点头,他率先下了车。半跪于地:“藏龙军团,刑天军团,前来报道!” 空中,巨大的两座行宫在月华下仿佛广寒宫。没有人回答,古松真人目光复杂地在大殿中看着下方的车队,从刑天军团一到他就知道了……除了刑天军团,有哪个世家是开车来的? 车,平时代步可以。在这种场合还用车,只能说明这股势力底蕴太浅。 许久,他才淡淡道:“徐舵主呢?” 楚昭南拱了拱手:“徐舵主在天子山失踪之后,再无踪迹。” “小子。”巨灵真人的声音响起:“本真人知道你……楚老头的独孙,你没必要来。” 楚昭南没有回答。 数秒后,古松真人淡然道:“罢了,接令。” 没有废话,一道金光陡然闪起,下一秒,楚昭南面前,一块金‘色’令牌悬浮空中,通体纯金,闪耀着令人‘迷’醉的光芒。其他什么都没有。 “本真人为此次裁决。”古松真人的声音无悲无喜:“进入后,擅退者,斩。令牌被夺,判定争夺失败。可有疑问?” “没有。” “好……”古松真人轻轻叹了一口气,他的徒儿不在……也好……在天子山失踪,还有一线生机……这次的事情,太过机密,戏份要做足,自己给了他太乙无极阵,然而……杯水车薪而已。 他抿着嘴‘唇’,轻轻挥了挥手。那一片海‘潮’一样的蓝‘色’光幕,倏然分出一个小孔。徐阳逸在车上直视过去,正对的……正是令狐家啸风军! 对方……已经枕戈待旦,只等刑天军团进入! 楚昭南目光如火,二话不说,接过令牌上了车。随即,十几辆车发出轰鸣的马达声,朝着蓝‘色’光幕义无反顾地冲了进去! 我来了……车上,徐阳逸轻轻舒了一口气,我来了……来到这血腥的杀场,来和四大世家争一席之地。拼自己的命,博自己的未来。这十几天的观看,四大家族威势滔天,也从未熄灭他夺得‘洞’天福地的决心。此刻,他终于进入了这个杀场。 睁开眼时,眼神已经平静,却带着一抹嗜血,直直看着前方如同山岳一般的啸风军。 “轰!”车猛然冲入蓝‘洞’,眼前一切,皆转化为蓝‘色’。 如同捅破了一层薄膜,下一秒,十几辆车带着无数的蓝‘色’灵光丝,陡然出现在战场之上! “刷!!”所有人都目光一亮,冲进去的瞬间,如‘潮’的浓郁灵气迎面扑来!墨夜雨陡然停止了手中的傀儡,秦雪銮愕然抬头,君蛮难以置信地看着四周。 面前……是一片极为阻碍视线的白雾! 但是谁都知道,这绝不是白雾,而是灵气!‘精’纯至极!仿佛回到一两百年前的浓郁灵气! “我的天……”墨夜雨呆呆看着前方,转头有些失神地看着徐阳逸:“这……这就是徐道友说的……宝地?” 徐阳逸没有详细说明,只是提了一下而已。他们对于徐阳逸所谓的“宝地”没有任何认知,知道现在,他们忽然意识到……这个宝地,绝不普通! “这怎么可能……”秦雪銮看着自己手掌中的一只蝎子,就在进入的同时,那只蝎子背上的血纹已经开始疯长!这是即将晋级的表现! 斩十二没有开口,不过目光中,同样带着浓浓的震惊。 “各位。”徐阳逸的声音响起:“现在,是震惊的时候吗?” 眼前,地面上,一道道金‘色’的法阵蔓延,周围的房屋,田地上满满都是! 他们看不到远处,因为,就在他们面前,大约两千米的地方,一排巨大的黑‘色’山脉横在马路中央,死死截断了他们的道路。 “嗷呜!!”悠扬的咆哮,从黑‘色’山脉中响起,一道道红光,在浓雾中冒起,伴随着浓雾不时被沉重的鼻息吹散的‘波’动,肃杀的惨白月光透过几乎凝雾的灵气,映照在那一排黑‘色’山脉上,闪现出黑黝黝的光泽。 啸风军! 他们,就堵在‘门’口两千米处! 金‘色’符箓大阵之上,浓雾之中,月华之下,古代传承的钢铁的洪流拦截住了现代的钢铁‘交’通工具。此刻,无风,天地都在这一秒寂静。 无声,更胜有声,两千米外,黑‘色’的骑士几乎是同一时间举起了手中的黑枪。枪尖在月光下拖拽出死亡的痕迹。 “冲锋。” 没有废话,没有‘交’谈,虽说这这个字,一百头四米高的巨虎,眼中红光更盛,齐齐发出一声震天怒吼! “吼!!!” 浓雾都为之震‘荡’! 下一秒,地面,开始轻轻颤抖! 浓雾中,一排钢铁巨山,形成牢不可破的修士洪流,无一奔前,无一落后,整齐得如同一个人!令狐家威震修行界的啸风军,百人集体冲锋! “嗡……”一个白‘色’光圈亮起,接着,是下一个,十个……二十个……百个!不到十秒,啸风军踩着震颤地面,间距一米如同最‘精’准的尺子量过的军团,每一个人身上都冒起了一圈白光! “下车!”徐阳逸拳头捏紧,这种震撼,甚至超过朱红雪屠城。这不是匹夫之勇,而是修士集结的力量!真正的战争! 那种让大地震颤的,恐怖的威力,整齐划一代表死亡的肃杀,在夜风中散发出令人心悸的味道。仿佛黑‘色’的海啸迎面冲击! “结阵!!”楚昭南回头怒吼,脚下的地面颤抖地越来越厉害,那一片黑‘色’的‘潮’水越来越近,没有多余的功夫给人准备! 一千五百米……一千米!一百头黑‘色’猛虎已经提速到了最高!而此刻,同时!啸风军的长枪上,全部凝聚出了一个半米大的红‘色’灵气光点! “铁傀儡……荆刺!!!”墨夜雨大喝一声,根本不敢有任何保留,双手往下一拍,一只如同浑身长满尖刺的傀儡立刻没入地面!随着“隆隆隆”的声音,他们周围的土地如同上百条巨型蚯蚓在拱!紧接着,一圈足足有三米高黑‘色’墙壁轰然拔起,将刑天军团的车队完全包围其中!上面有无数孔‘洞’,更是遍布倒刺! 他满头大汗地舒了口气,刚抬起头从孔‘洞’中看出去,随即,立刻倒‘抽’了一口凉气。 不减速! 月光之下,上百道烟尘,带着恐怖的冲击力,如同上百颗小行星,全力冲击这道荆棘之墙! 徐阳逸也看到了,他并没有慌‘乱’,在他身后,同样,上百人已经排成三个梯队。由低到高,而他们手中,一只似炮非炮,刻满无数符箓的手炮,正凝聚出上百道灵光束! “给我……”徐阳逸死死盯着前面的钢铁洪流,从牙缝中说道:“杀光他们!!” “轰!!!”上百道灵光炮,同时轰鸣!!天地间,升腾起上百道灵气光束! 隆肃省第一战,在这里终于打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