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封神结(四) - 最强妖孽

第294章:封神结(四)

黑‘潮’……根本没有一丝减速。.:。荆刺之壁崩溃,仿佛螃蟹被剥掉了壳,‘露’出里面白嫩的蟹‘肉’! 死寂的月光下,在他们面前的是一片脸‘色’惨白的修士,手中的聚灵炮已经抖得握都握不住,凡人战争,上千骑兵的冲锋,就能让步兵集团心神崩溃,那种大地在震颤,‘潮’水涌来的窒息感,恐惧感,足以让任何一个初次上战场的修士望风而逃。现在,虽然只有一百骑,但是……他们的武器,声势,阵势,远超凡人百倍以上! “杀!!!”纯白盔甲的骑士,长枪斜斜提在腰侧!左手一挥,一面绘制着白虎的两米大旗,迎风招展,在月光下仿佛扬帆的死神!震人心魄! “杀!!!”随着他一声怒吼,身后的上百骑,齐齐发出一声震天杀声,声震四野! 荆刺之壁后方,刑天军团的半月形,第一梯队距离他们不过二十米!他们的目的,正是半月形底部!凿穿!撕扯!围杀!几个回合,现场的所有人都会死绝! “师弟!”“徐哥!”楚昭南和方程齐齐高呼,到了现在,他们都没有得到出击的命令! 地面,在颤抖,黑虎和骑士的面容几乎清晰可辨,如同月光下的黑‘色’死神,忽然,结阵的修士,其中一位嘴‘唇’哆嗦,汗出如雨,猛然狂叫一声,扔掉聚灵炮,掉头便跑! 保护自己的壁垒破碎了……必须跑!太可怕了!这种阵势,死神的镰刀已经放到了脖子上!心中那种压迫的恐惧感,几乎让他发疯! 然而,下一秒,他的人头倏然飞起!映照在起码十几名掉头准备逃跑的修士眼中,无比醒目。 “退一步者,杀无赦!”一位老者出现在战阵后方,对于这个平素看重的修士,此刻首先逃跑的修士,一点都没有手下留情! “狭路相逢勇者胜!!谁敢退!老夫……让他身形俱灭!!!” 不退? 领头的骑士,雪白的面甲下,嘴角已经挂出一抹胜利的笑容。 退,是死……在绝望中死去,不退……仍然是死,却不会感觉绝望! “虎啸山林!”他仰天长啸,如同呼出心头热血,手中长枪‘射’出一道赤红‘色’的红芒!横跨二十米!直取此刻已经在咬牙支撑的刑天军团战阵! “轰!!!”随着他一枪刺出,身后上百骑,上百道红光,同时爆发!这里……形成了一片红光‘交’织的修罗场!地面被撕扯出无数裂痕!然而……他们仍然没有减速! 刺穿它! 刺穿它……此战,必胜! “御敌!!!”老者根本来不及请示,声嘶力竭地大吼,下一秒,前方第一排的修士,所有护身法器尽数升起!在面前形成一道五彩缤纷的璀璨光幕! “结阵!!”老者仰天嘶吼,声音都撕裂了,双目尽赤,心中一片冰凉。 他敢来,绝非毫无准备,反而准备相当充足。但是,他想不明白,为何平时一个比一个高傲的弟子,此刻呆若木‘鸡’,第一反应不是结出练习已久的阵法,而是放出护身法宝。各自为阵的护身法宝面对数千米冲击力,全身极品法器的练气后期修士,有什么后果? “第一梯队……破了……”这一刻,他心中就升起这个想法,却双手哆嗦,根本无法喊人下来,更不能喊人去弥补! 他知道……一秒后,就是虎入羊群,血染大地的悲凉场景。 他的声音如同‘春’雷在修士耳边响起,不少人抖了一抖,这才立刻双手结印。但是,地面颤动的越来越厉害,第一排的修士,连续错了好几次!当一道黑影如同闪电般冲到他面前的时候,这位修士绝望地抬起了头。 眼中,最后的画面,是一袭雪白的盔甲,如同灵魂般纯白,仿佛雪莲般圣洁。下一秒无数的雪‘花’喷‘射’到雪白的盔甲身上!让盔甲染出一片妖异的血红。 那是身体被轰得四分五裂,瞬间溅上的血液。 一片雨打琵琶之声,红‘色’,彩‘色’,各‘色’在天空中爆开,形成一片可怕的灵气漩涡!如此快的速度哪里还有再次结印的时间!随着“轰”的一声巨响!‘迷’彩防线第一梯队全线崩溃! 一道道护体法器,尽数崩溃!血红的灵光在第一梯队肆虐!仿佛要把人都撕成碎片! “扑!!”“啊!!!”惨叫声此起彼伏!第一排,一共二十几位修士,没有任何例外,清一‘色’的口吐鲜血飞上本空,为首两人四分五裂,寄托他们所有希望的法器被轰然撞碎。第二排的修士瞳孔倏然睁大,因为……他们看到了令他们永生恐惧的一幕! 骑士之间的金‘色’锁链,此刻随着骑士的疯狂冲击,如同收割麦子的镰刀!即便躲在巨虎中央的修士,只要碰上锁链,立刻成为两段! “扑!”一位修士,尖叫着,双手护在身前,不到半秒,身侧两道黑‘色’旋风全速冲过!随后……他睁开眼睛,愕然看着自己不远处的下半身。 他上半身赫然被挂在了锁链上拖了出去! “哗啦啦!!”如同车冲进积木堆,第一排的崩溃,换来的是下一梯队多米诺骨牌一般的倒下!三阶‘迷’彩壁垒,瞬间消失两停!而最后一排,在十米开外! “啸风军!”首拔头筹!一枪撕裂面前修士身体,对方五体崩溃!血液洒了雪白的铠甲一身,他却没有一丝不适,而是扬手一挥,白虎旗陡然在他身后拉开!随着高速的冲击力,飞扬半空! “必胜!!”紧随着这一句的,是铺天盖地的狂吼!所有骑士眼中甚至出现了狂热,黑‘色’的洪流无情地收割着生命。不知道多少修士被拦腰拉成两节!内藏,碎骨,残肢到处都是! 顷刻间……这里,下起了一片血雨! “杂种!!”老者的眼睛都红了,死的全部都是他们家族的人!任何一个都是族内天赋还不错的年轻人,然而……此刻只是一个冲击,只值一个冲击! 饮马渡秋水,水寒风似刀,黑红白三‘色’灵气爆闪,他周围,根本没有结出防御的阵法!第一个修士惊恐地逃走,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 前方……组成三阶的刑天军团修士阵营……在一个冲击中,全数崩溃! 死的死,逃的逃,老者浑身颤抖地站在原地,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自诩为‘精’锐的家族子弟,比起准顶尖家族的‘精’锐,差距如此之大! 他此刻,手上沾满了鲜血,不是敌人的,敌人……毫发未损。黑‘色’的洪流从四面八方围剿过来!锥子一样冲向底部。他手上,是自己人的血。他已经杀了五个自己家族的子弟,然而,他此刻,不想杀了。 在他身边,还有十二人,这十二人,并没有逃,而是飞快地结印,他们的动作非常杂‘乱’,然而,最终,一道道白光从地面升起,一个防御‘性’的法阵,正在缓缓成型。 最后一道防线,他亲自站在了这里,绝不容有失!在他面前,一排黑线,领头是染血的纯白,死神一样朝他全速冲来! 然而,就在此刻,眼看要凿穿刑天军团半月形的底部的时候,领头那一骑纯白盔甲,猛然抬起了头。 他心中骤然升起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对方两翼没有进攻,实际上,中军全线崩溃,两翼再进攻也于事无补,但是,这种感觉又是什么? 对于刑天军团的一触即溃,他并没有觉得意外。修士的战争,和1v1的战争是两个概念!类似的冲锋,他已经不知道冲散过多少家族的阵营。那些被他们灭族的家族,哪一个不是认为挡得住。然而,只是认为。 在这里,除非能做到赵子龙那样七进七出,否则……单人武勇用处并不大。 不过,他清楚地看到,最后那一排的人群中,一团让他心神巨震的黑‘色’灵气,正如‘潮’般涌起! “全力冲击!!!” 一声令下,令行禁止!刹那间,所有啸风军,都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第四次提速! 无论有什么,一力降十会! 在它没有运转起来之前,冲破它,是最好的方法! 半月阵……中军只剩最后十几个人,颤抖着,拿着武器,却并没有退后。就在同一时间,倏然散开!他看到了……看到了中央一位其貌不扬的修士。 他不高,脸上有一道伤疤。和其他奔逃的修士不一样,他……并没有逃。而是摆出了迎敌的姿势。这是啸风军见到的第一次抵抗。 并且……对方左臂,两个光点亮起,那种恐怖的灵气震‘荡’,让所有人都心中一颤! “师弟……”方程死死盯着场中,已经被千幻改变过的徐阳逸,此刻,对方衣袂翻飞,眼神一片肃杀,身上的杀气,灵压,让他几乎都不敢认这个师弟! 楚昭南同样目不转睛,手中的双枪枪托却已经被汗打湿。 他明白了……他完全明白了……现在不出动……是徐阳逸要以自己的力量挡住啸风军团的冲击! 只有阻挡住这股黑‘潮’的冲势停止,自己两翼才能冲上掩杀,不过……对方四次提速!身上大部分极品法器!此刻杀气正盛,冲击力达到最高峰!他真的以为自己是张飞?一喝喝断当阳桥? 但是……一旦对方真的能够阻挡!让这股黑‘潮’停下来,骑兵的攻势一旦受阻,又深入于半月阵之中……自己和方程的两翼,就算没有徐阳逸开口,自己也必须上! 到时候……是谁分割谁,这个处境,就完全倒过来了! 现场,唯一一个稍微轻松一点的,是李宗元。 他正在楚昭南的左翼。只有他知道……什么是一剑之威! 哪怕这一剑,分摊到这么多人身上,可能无法全数斩灭。但是……这毕竟是无限趋近筑基的招式!让这只看似无可阻挡的黑‘色’洪流停下来,他绝不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