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封神结(五) - 最强妖孽

第295章:封神结(五)

“嗡……”第二个亮光,更加闪亮!领队的骑士,脸上终于完全收敛了冷笑,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极度的凝重! 好强……好强! 不……怎么会如此! 他凝重的,是在这片战场上,所有人的武勇会被压制到最低!会被平均化!被军团其他人拉下峰值!但是…… 眼前这个人怎么回事! 这种强度……超出了平均化的范围……这是…… 灵气……不断在攀升!练气大圆满……半步筑基!还在往上升! 筑基!! 整整超出一个大境界! 筑基,练气,天壤之别!一击,亦只需一击!足以让他们饮恨当场! “杀!!!”他发出一声怒吼,上百道人影疯狂冲向徐阳逸! 不能让他用出来! 他脑海中涌过这个念头,决不能让对方用出来!自己死掉,不是最坏的结果……最差的情况是,这一招威力太大,会斩灭他们身上的禁制法阵! 这个法阵,只有一个用途,就是掩饰周围一千米之内的灵识!可挡筑基修士灵识深入!算是练气期的极品法阵! 一旦被轰破……所有家族,都会发现,他们令狐家,绝不是所有主力拱卫浮空城。主巢空虚!这才是最差的结果! “给我……去死!!”距离不够……他目光一闪,抓起长枪,雪白印轰一跃数米!在半空中化作一道红白相间的长虹,长剑带起漫天红焰,直指徐阳逸眉心! 徐阳逸脸上浮现出一抹嗜血的表情,他这招,并不需要蓄力多久,对方……‘乱’了。 是的,在这里,个人境界或许不是最重要的。那么……为什么又说超出一个大境界,可主导战争局势? 只能说,不是最重要的个人武勇,还没有强到那一个地步! “刺。”随着他一声轻轻喊出,半空中,无数黑‘色’灵气缭绕而起!其中,一位古人模样的虚影,倏然出现。 和它一起出现的……还有一股灵气,一股堪称可怕!足以碾压全场的灵气! 筑基之威! 计都罗睺剑全面爆发! “这是?!”半空之中,从虎背上一跃而起的领军,瞳孔倏然睁大! 在他面前,一片比晓峰军团更黑,更暗,更深邃,更强大的黑暗,陡然爆发! 黑暗之中,一道寒芒,天外飞仙!以他根本无法理解的速度,带着无比狂猛的气息,横扫全场! “哗啦……”就在此刻,他们身上,齐齐传来一个东西破碎的声音。 领军脑海中,倏然一片空白。 破了…… 禁制破了!! 这股筑基灵压,和他们的灵压,还有战场冲击的余‘波’,就在刚才,已经毫无遮掩地传递了出去! 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这是形容赵子龙的枪法。现场,没有一个人能想到,剑法,也可以如此犀利。 天空中,一点寒星闪过,随后,漆黑的灵气,却斩出了纯白‘色’的剑气! “轰轰轰!!!”大地轰鸣!在轰鸣声中,狂猛的灵气四处飞扬,第一秒,起码十余个黑‘色’巨虎骑士的影子,毫无悬念地被掀翻!! 大象无形,大音希声。此刻,这方天地间,只有一招剑气!无论如何躲避,都只能感到利剑及身! “筑基……这是筑基!!”浑身雪白战甲的骑士统领,瞳孔无比惊恐地散开,这一招,莫说身在半空,就算在地面,他都躲不过! 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当百万师! 短短的一个刺字,刹那芳华,道尽剑道本质! “啪啪啪!”他全身发出一阵阵破碎的声音,他知道,那是他的护身法器根本无法承受筑基杀招片片崩溃的声音。紧接着……他根本来不及多想,身体仿佛瞬间被刺中上百剑,惨叫一声,口吐鲜血倒飞而出! “隆隆……”烟尘飞散,剑气凌霄,一剑,切断了黑‘色’‘浪’‘潮’,就在第三梯队面前,划出了天与地的天堑。 身后,传来震天轰鸣。一个正在逃跑的修士,呆了呆,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身后。 他身后,是一个其貌不扬的修士,脸上有一道长长的伤疤。然而……在他面前……是足足接近十道,道道有七八米宽!二十米深!上百米长的巨大沟壑! 边缘整整齐齐,如同一剑斩下!整个场面,仿佛妖魔肆虐过的现场! 徐阳逸死死咬着牙,不让自己倒下,他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倒下! 然而,就在此刻,他目光微微一闪,晃眼……在裂开的剑痕之中,仿佛有什么蓝‘色’的东西闪了一下。 光亮很暗,他几乎以为自己看错了。 “我的天……”骑士逃跑的双‘腿’,骤然停住了,扑通一声跌坐在地,声音颤抖,不是他想失态,而是已经失态了,眼前的一切让他更加失态! 这是谁? 他愕然看着眼前的修士,练气后期……但是,谁能告诉他,这是练气后期做得出来的?! 练气期的神通,目前所知最厉害的,能将方圆三十米轰烂,然而……要斩出百米长二三十米深的沟壑,非筑基不可办到!! 然而,刑天军团是绝不可能动用筑基神通,一旦动用,其他势力必定会跟着动用。只能用练气境界,这是古松老祖给他开的最大后‘门’,他们决不能失去这个依仗。 一个人停了下来,第二个人停了下来,正在逃跑的,中军侥幸存货的二三十人,被吓破了胆的二三十人,陆陆续续全部停了下来。 他们,全都难以置信地看着那道沟壑。 沟壑中,尸体横七竖八,一剑之威,三十多名啸风军当场阵亡!这是冲在最前方的三十名,而后……二十多名重伤!十几名轻伤!一剑之下,啸风军团十去七八! 而在这些沟壑对面,是一只只在地面瑟瑟发抖的黑‘色’巨虎,无人敢相信,数秒之前,这些黑‘色’巨虎直接杀穿三排!视刑天军团为无物! 坐骑在发抖,坐骑上的骑士,就算他们是以军纪严肃,杀伐果断成名的军团,此刻若是掀起他们的面罩,也同样能看到他们呆若木‘鸡’的表情。 这还是练气期?! 你在逗我?! 死寂,死一样的沉寂。 不知道过了多久,老者颤声道:“这……这是……筑基之威!” “筑基……必定是筑基威能!”“我的天……这,这也太……难以置信!”“真的有人能以人力阻止这种怪物的冲锋?!” 议论四起,一位骑士立刻扫视了一圈,他赫然发现…… 自己的队长不见了! 死了?他不敢想,但是,他立刻高喊道:“撤退!!” 对于练气期,是绞杀,但是对于超越练气期……那都是以一敌百的主!个人武勇到了这个地步,已经能主宰小规模的战局! 继续战斗……这不是畏不畏战,这是毫无意义的死亡! “呜……”就在此刻,两声低沉的号角,陡然响起。 楚昭南,方程,猛然抬起头,看向后方,那里,君蛮正掏出一只足足两米长的巨大号角,轰然吹向! 下一秒,两面大旗,刷刷扬起!左方,是一条龙!右方,是刑天标志! 这,才是藏龙军团和刑天军团! 刚才冲散的,是刑天军团的援军! “给老夫……”老者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地下满地的鲜血残肢,心中痛得厉害,然而此刻,一股热火,却将他从头燃到尾! “杀!!!” 自己族人死在这里,他们要以命来偿还! “藏龙军团……”楚昭南面沉似水,双枪冒出两道灵光,怒吼一声:“跟老子上!!!” “林暗草惊风……将军夜引弓……”他嗖一声跳到半空,双枪爆发出两团巨大的光芒,随后,两根巨大无比的箭矢,出现在他的枪口上。 罗三丰一马当先,他的功法非常诡异,竟然人类强行妖化!足足有三米高,上半身仿若巨熊,一道道灰‘色’符箓满布全身,爪子从手部以下却是黑‘色’,红‘色’血纹,黑‘色’巨掌红‘色’指甲伴随着他的咆哮一掌拍下!和一只巨虎搏斗在一起! 心中的憋屈,终于得到了全面释放! 之前,那些援军,虽然还不太清楚是谁,但是……比起他们藏龙军团,他不能说做的比对方好,但是,绝对不会临阵逃散! 面对骑兵,临阵溃逃那是找死。只有拼死一搏才有胜算。他看到了对方族长狠心杀人,然而,却于事无补。 更着急的是,徐阳逸……那个自己曾经信服的魁首,竟然不让两翼掩杀而上!两翼只能睁着血红的眼睛看着中央被一击冲垮!他已经心急如焚的时候,却看到四散奔逃的中路梯队后,还站着一个人。 他知道那个人是谁,但是猜到了开头,却根本没猜到结果,这一剑,直接阻拦了所向披靡,看似根本无可阻挡的啸风军! 太强了……他心中震撼,这位曾经的魁首,竟然强悍到了这种地步! 而现在,就是他们宣泄的时候! 骑兵冲势被阻,死伤过半,而自己两边半月形包抄!局势已经倒转! “百影天诛!”另一边,双眼已经发红的方程,身体中妖兽的血液在沸腾。他心中震撼地看了一眼徐阳逸,这还是自己的师弟? 一剑,仅需一剑,真的如同小说中张飞喝断当阳桥!将啸风军团死死挡在第三梯队一箭之地! “刷刷刷……”天空中,一把把黑影组成兵器陡然浮现,全部对准下方的啸风军团! 反攻……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