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封神结(六) - 最强妖孽

第296章:封神结(六)

“杀!!”那位楚昭南和方程都不认识的老者,势若疯狂,双手五指齐张,十道黑白相间的灵气缠绕于他十指之上,随着他双手一抓,一黑一白两个骷髅头嘶吼着冲向一位骑士。 “百兵堂……轮转‘阴’阳!!” “轰!”黑白光圈骤然在骑士身上炸裂,然而,对方身上,却泛出一片鱼鳞一般的金甲,硬生生吸收了这股伤害! 这一击,彻底将那名骑士从震撼中唤醒,随后,他毫不犹豫地屈指一弹,刹那间,一道流光飞升而出! “狼烟?”老者双目尽赤,自己的族人死了这么多在这里!反攻才刚刚开始,怎么能让这些人走脱! “拦住他!!”他朝空中爆喝一声,不过,根本不需要他说,就在狼烟冲上天空还未爆开的一瞬,一颗子弹准确地命中了它。 “咚……”一声闷响,那道流光陡然哑火。下方还活着的啸风军瞳孔陡然一缩,好‘精’准的枪法! “退!!”一位骑士仰天长啸,但是,迟了! 锥形阵,他们本来能凿穿半月阵的底部,然而,在当阳桥前,竟然被张飞一声怒吼吼断桥头!现在,他们进退维谷! 前,那一位其貌不扬的修士仍然站立,前方是深不见底的沟壑,后……刑天军团,藏龙军团,已经掩杀了过来!就连前方本来在逃跑的那些修士,此刻,也仿佛受到了这股血勇的影响,大喝一声,一部分人竟然回头冲了过来! 在最初的战阵冲击之后,接下来,是短兵相接!白刃‘肉’搏!本来,剧本应该是他们保持战阵,刑天军团四处溃散才对!现在,半月形合拢,形成满月,他们就像包子里的馅,深深地陷了进去! “冲出去!跟我走!”但是,就算到了这个时候,啸风军的阵型仍然没有崩溃。一位骑士左手一扬,一面白虎旗再次展现,他的盔甲,和其他人有一丝不同,那就是……他‘胸’口的老虎头‘花’纹,同样是白‘色’。 然而,就在他声嘶力竭地喊出这句话的时候,陡然间,头顶一道恐怖的杀机笼罩了他的全身! 他根本没有多想,飞快地朝后掠去,只是他的坐骑却根本跑不动!随着“咔擦!”一声,那只三四米大的黑虎,巨大的虎头应声而落! “这是……”他愕然朝着天空中一看,夜‘色’中,明月之下,上百道黑‘色’灵气凝聚的兵刃,正悬浮于半空,散发着死寂的味道,全部对准下方的骑士! “这是……万影天诛?!”他吓得差点汗‘毛’倒竖!古松真人的成名绝技出现当场,人的名,树的影,由不得他心胆俱裂! “不!不对!数目不对!威能也不对!”瞬间的震惊之后,他急促地呼吸着,满头冷汗,如果是真正的万影天诛,刚才那一下……方圆百米绝对没有人能够活下来! “结阵!!”他双手飞快结印,不得不说,啸风军不愧是准顶尖家族最‘精’锐的部队,随着他一句话,残存的几十名骑士立刻朝着他靠拢,并且,身上的白‘色’灵光,越来越浓烈! 徐阳逸死死盯着眼前这一切,机会,只有这一瞬间!他的计都罗睺剑一剑之下,足以让对方心神震动。然而,不趁着现在士气跌倒谷底的时候将对手反分割,接下来的,仍然是一场硬仗! 他们的人……根本死不起! 所以,身体中,无穷的困意,疲乏,灵气‘抽’空的空虚感一起涌来,他的指甲都掐入了‘肉’里,却并没有倒下去! 他已经完全不能动了,若不是意志极其坚定,现在站着都做不到。眼下,只能指望刑天军团其他人,和藏龙军团,能把握住这千钧一发,转瞬即逝的机会,彻底将啸风军留下来! “副队!”沟壑之前,四处都是灵气炸开的光芒,后方的呼喝之声不绝于耳,七位骑士踩着鲜血聚集到了一起,其中一位咬牙道:“现在,往哪里突围!” 平时,都是队长指挥,而现在,队长一剑之下根本生死不知! 一句话,却让副队沉默。 往里突围? 他目光所及,后方,一只人形黑熊正在和一名骑士硬碰硬!对方只有练气中期,而且是刚刚进入不久,但是周围数名修士的辅助之下,身上数道符箓莹莹生辉,竟然硬生生将一位练气后期,武装到牙齿的骑士压制住了! 天空上,那个该死的枪斗术修士,仿佛收割生命的猎手,他极少出手,出手的第一枪,却‘精’准无比地击碎了狼烟弹!让他们信号都没法传出去! 另一边,一位光头半‘裸’上身的修士,身体中无穷的植物生长,将那一片方位全数堵住,韧‘性’之强,他亲眼看到一位骑士冲击三次,反而被缠绕其中。 竟然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他的心,终于‘乱’了,两翼的合拢,他们这一批在沟壑面前,原本队伍中央的,还有战力,后方的,竟然已经开始被对手反分割! 他的目光,不自觉地看向了前方,却情不自禁地‘乱’闪了起来。就在数米沟壑对面,那位发出惊天一击的修士,正狼一样看着他们。 目光中,毫不掩饰的杀意,冷意,让他都感觉手足发凉。 忽然,他的目光一抖,他看到了……对方握拳的双手,一丝血线正在往下淌。 “这是……”他立刻明白了,对方也无力发出第二击!不……他瞬间整个都拉通了! 后面的两翼为何攻击地这么疯狂,因为他们也知道,这个人发不出第二击!此刻,他们阵型大‘乱’,斗志全无。然而,对方也是强弩之末! 只有数米……冲过去!斩下对方人头!这就是他们能逃出生天的路! “全军……”他咬牙开口,然而,诡异的,冲锋两个字,却喊不出来。 他怕了。 刚才那一剑,太过可怕!直接灭杀数十位啸风军,这,是他心头的钉子,心头的‘阴’影。对方只有一个人,就在对面,那两个字,他却嘴‘唇’颤抖了数次,根本喊不出来! 如果……万一……对方还有一击怎么办? 明明……冲过去,是最好的选择,几米……几米而已!命令却死死卡在喉咙中,那个人在这里,在对面,身形仿佛无比高大,就像长坂坡的赵子龙,当阳桥头的张飞!无人敢越雷池一步! 他站在这儿,就没人敢选择正面冲击! 这,就是气势! 一剑之威,让徐阳逸虽然是咬牙支撑,却生生卡死了对方最后的希望! “杀!!”后方,高野发现了前方瞬间的沉默,心中一股热血冲上,如此逆天的一击,必定不可能发出第二击。而且……作为同期学员,他知道徐阳逸的‘性’格,此刻若对方能动,绝对面前已经腥风血雨。然而……对方没动! 不是不动,是不能动! 现在,两翼必须用最快的速度清除啸风军,前去汇合! “吼!”他面前,一位骑士,铠甲已经碎裂,如同一座小山丘一样横陈于面前,已经被三四位中前期的修士合围,数件法宝在他周围‘骚’扰,而藏龙军团一位练气后期的修士,正如同毒蛇一般潜藏在人堆之中,准备决定‘性’的一击。 “‘花’间游。”他没有管这里,双手飞快结印,身影刹那间如同一只灵蝶!在数个小战团中飞快游弋,转瞬冲出十几米!直奔最前方,还有七八骑聚集的方向! “当!”就在前冲之时,两道红芒如同毒蛇一般‘射’来!死死挡住他前进的道路,高野抬头一看,他面前,十余人围住两位骑士,而对方手中的枪芒红芒闪烁,吞吐之间,必定有修士惨叫着负伤倒下。 “妈的!”高压眼睛有些发红地看向沟壑那一边,这一眼,让他心中一跳。 对方……竟然没有选择冲击徐阳逸,反而……全军倒转!倒冲了回来! 这是……对方居然选择了最难的一条路,那就是刺穿刑天军团的阵营,再次冲出去! 但是,现在何其困难! 聚集在一起的,就这七八骑,面对的是刑天军团及其盟友五十多名修士的阵营!尤其……对方还是腹背受敌! “挡住他!!!”这一刻,高野,徐阳逸,楚昭南几乎同时开口怒喝! 成败在此一举! 机会,已经被自己握在了手中,挡住对方重新凝聚气势的这一‘波’,对方……必败无疑! “枪斗术……”二十多米高的空中,楚昭南深吸一口气,双臂灵气如‘潮’,疯狂涌进抢中,两把枪,赫然化为了淡金‘色’! “圣临!”随着这一声敌不可闻的声音,两道金光从枪口喷出,仿佛‘射’线一般,在所有骑士前进的方向,勾勒出两道金‘色’火焰的道路! 所有站在其上的修士,只感觉一道道灵力涌入自己的身体,自己的境界,竟然在无形中上涨了十分之一! 一个人的十分之一不强大,但是几十个人的十分之一,却等于生生多出了数位修士! “冲!”啸风军团的副队长,七人手中的长枪,道道红光闪烁,周围十米之内竟然没有一合之将。沟壑前,他们已经一字排开,后背正对徐阳逸,背水一战。他们谁都明白,只有聚拢在一起的七人,一边冲击一边收拢残部,这才有可能冲出去! 一道道白光,重新汇聚到他们身上,随着一声山崩地裂的狂吼,七骑速度全开!竟然化为七道白光,冲入刑天军团数茫茫人海! 天寒旗彩坏,地暗鼓声低! “刷!”副队长左手长枪吞吐不定,一道白虎虚影缭绕枪上,他面前,已经汇聚了一条足足有十几人的修士防线,他眼中闪过一抹肃杀,全速冲击中,七个人,身上白光倏然化为道道往上升腾的灵气!就连他们的身影都开始模糊! “燃烧寿元!!”刑天军团的那位老者,一眼之下,心中巨震,但也忍不住赞了一声。 果决! 太果决了! 这种时候,双方都到了最后一步!对方没有一丝丝犹豫,更没有丝毫舍不得。副队长长枪平指,正对前方的十几位修士,咬牙道:“卧虎牢龙!” “锵!”七声清脆的嗡鸣,几乎是同时在七根长枪上响起!月光之下,将这一片灵气爆裂的天地染做一片银白!而这一片银白中,七道银光冲天亮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