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封神结(七) - 最强妖孽

第297章:封神结(七)

“杀!!”七声异口同声的怒喝!七道婉若惊鸿的白光!带着白虎的呼啸倏然冲出!地面上,一阵阵“啪啪啪”的龟裂声!七道近米深的沟壑道道暴起! 一位刑天军团盟友的修士,和站在一起的同伴一样,双手飞快掐诀!就在间不容发之间,他们面前,赫然凝聚出了一个黑白太极!长,二十米,高,三十米!轮转不止!道道灵气从太极图上散发,正对七道白光! “给老子破!!!”副队长目呲‘欲’裂,声震长空,随着他的怒喝,一声“轰!”的巨响!七道白光和太极图相接,一道实质‘性’的白‘色’灵气冲击‘波’在原点扩散! 仿佛感应到了他的心意,太极图上,竟然出现了一丝裂纹! “破!破!破!!”副队长狂拉缰绳!座下黑虎人立而起!发出一声怒吼,他们身上,更加虚幻!寿元燃烧更加猛烈! “哗啦啦!”数秒后,太极图上,无数道黑白相间的光束轰然亮起,那张太极图,竟然碎为两半!而就在同时,七骑疯狂地冲锋了过去! 第一道封锁!突破! 然而……就在他们刚突破的瞬间,他们这才发现,太极图后,站着三个人。。 “滋滋滋……”秦雪銮‘舔’着蛇信,她此刻整个人都不似人形。满身鳞片,下半身赫然化作蛇尾。足足数米长!全身布满诡异的符箓,双手指甲碧绿。在她身旁,仿佛五毒的巢‘’!一团团萦绕着绿‘色’毒物的蟾蜍,飞蛇,毒蜂,蝎子……将她周围七米全数清空! “我是相当不喜欢这个形态的啊……”她鲜红的蛇信‘舔’着嘴‘唇’,嘴角扬起一抹嗜血的弧度:“让各位看到如此丑陋的‘仙降’秘法,说不得,要用你们的人头来弥补了……” 在她身旁,是一位穿着白衣的年轻男子,他的神‘色’很淡然,手中,拿着五只小巧的人偶,仔仔细细地,一只一只地摆放在了地上,随后,双手猛然合拢,印诀翻飞!地面上,五个傀儡冒出数米高的灵光! “轰!!!”五道灵光耀目,灵光之后,一只足足有二十米高的五头十臂傀儡巨猿,已经出现在场中! “想比体积大么……”墨夜雨冷笑着看着自以为冲破封锁线的十个人:“上三家,墨家独传傀儡秘书----墨书排名第八十七,血炼金刚,敬请赐教。” “吼!!”话音刚落,那只巨大的金刚四只手臂猛然锤了一下‘胸’口,一圈形同实质的冲击‘波’,竟然将七人座下黑虎前爪震退了一步! 然而……最让他们绝望的,是他们中央的一位光头男子,他满身纹身,头顶上盘着一只蝎子,此刻,慎重地拿出了一枚黑‘色’的种子。 “这是……”副队长,看到这枚种子的瞬间,近乎绝望:“灵虚……” “你竟然认识?”君蛮哈哈大笑,轻轻将种子抛入土地,冷声道:“若不是人数没有你们多,某家何至于半天都开不了杀戒……现在,尝尝刑天军团的反攻,味道如何?” “刷刷刷!!”黑‘色’的种子一没入土中,立刻,土地仿佛被污染一般!一片片蠕动的黑‘色’疯狂蔓延! 副队长死死咬牙,好不容易冲到了现在,万万没想到,这三个人……任何一个都有独自面对三到五位以上啸风军的实力! 这是……真正的刑天军团!这才是他们的封锁线! 人不多……却是百里挑一的‘精’锐! 那片黑‘色’的土地,将他们前面全数封死!上面一道道黑‘色’的灵气,不详地蔓延,让人根本没有踩上去的! 君蛮冷笑着,咬开手指,一滴血滴到了土地上,刹那之间,已经蔓延到数十米的黑‘色’灵气,顷刻间好似活了一般!仿佛蛇一样拼命纠缠了过来!甚至能听到一种诡异的,让人心寒的声音! “咔!”副队长握了握枪。 好湿……好滑……那是自己的冷汗。 他的目光,绝望地看了过去,这一排封锁之后,一只黑‘色’巨虎咆哮着倒下,身上‘插’满了不知道多少灵器。而这样的小战团,仅剩下七八个! 身后,是那个人……那个导致了一切的罪魁祸首。他……不敢去面对。 前方……这三个人,死死挡住了去路!不管是那只血炼金刚,还是那个恐怖得如同妖怪的‘女’子,就算面前的灵虚……都如同天堑,彻底隔断了他们活下去的希望。 之前他们的杀戮,现在终于到了还债的时候! “呵……”他抬起头,看着天空中的冷月。出征之时,自己志得意满,没想到……一剑,仅仅一剑,将美好的现实完全粉碎。 这一剑,他输的心服口服。但是,对于另外这些,即将围杀他们的蝼蚁,他不服!! 练气中期,也配围杀天下闻名的啸风军! “咔……”他握紧了长枪,猛然举起,直对夜空,咆哮道:“冲锋之势,有进无退!” 他身后的六骑,忽然明白了什么,一起举枪朝着天空,齐声怒吼:“陷阵之志,有死无生!” “给我……”副队长看似忽然平静下来的目光中,带着一抹绝决,长枪直指面前三人:“全军冲锋!!” 七个人的全军冲锋。 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啸风军发红的眼睛,纠结的面孔。和刑天军团及其盟友已经沉定下来的神‘色’,带着血仇的目光碰撞在一起,宛若实质。双方都杀红了眼睛,令狐家要彻底毁灭刑天军团,却在‘门’口遭到了刑天军团的迎头痛击! 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 或许,他们有一个响亮的绰号。或许,他们是令狐家看重的种子。或许,他们也只是无名修士。 战争,埋葬了太多这样的人物,并不多他一个。 “这是他们最后一击了……”徐阳逸在他们身后,终于长长舒了一口气,这一股凝聚在一起的力量被消灭,这一次,可谓全胜! 他也再撑不住了,立刻打坐起来。最后闭上目光的时候,他深深看了一眼带队冲锋的副队长。脸上‘波’澜不兴。 这是战争。 他要毁灭刑天军团,自己就还给他更血腥的战争。若不是自己那一剑,现在,就是对方提着自己的人头。 没有对错,只有输赢。 “死在我的刑天军团手中,你也算死得其所。”他彻底闭上了眼。屠龙宝刀,亦不杀无名之士。 眼中最后一个场景,是秦雪銮尖叫着缠上了两名骑士,一用力就将两只黑虎寸寸绞碎。墨夜雨的血炼金刚,十只手竟然握死了四名骑士! 这些骑士……已经全身白光升腾,寿元几乎燃烧到了尽头,化作天空中耀眼的闪电,证明自己在人世间的足迹。 隆肃省‘门’口,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隆肃省的第一战,终于,到了它结束的尽头。 然而,没有一个人知道,就在号角吹向的同一时刻,纳兰家,碧霞回廊,一个仅次于老妪的巨大骷髅之中,蛛网密布,一位枯瘦的老者,陡然抬起了头! “是他!”纳兰错嗖的一声站了起来,目光泛红,透出一种刻骨的仇恨:“他来了……杀死枫儿的人……他在这里!并且……他还出手了!不!不对!” 他的目光,瞬间清明了下来,低下头,喃喃细语:“刚才的……本座敢肯定,是筑基修为……而且,绝非普通筑基,是筑基中的强者!” “不可能是刑天军团……刑天军团有没有筑基且两说。他们只要敢动用筑基修为,其他家的筑基立刻就会碾压死他们。而且……如此强的筑基,现场修士,恐怕只有一个地方拿得出手……” 他泛红的目光霍然看着天空:“古松真人……是你么……是你擎天宫出的手么?” 世界上的事情,本就无绝对,一个小小的歧义,可能将某人的推断引向另外一方,此刻的纳兰错,便是如此。 他的思维,落在自己独苗纳兰枫的身上,然而……此刻,其他世家,真正的顶层,南州所有筑基修士,齐齐睁开了眼睛! “这是……”柴桑城,会议室中,十位筑基,最差的境界也是筑基后期,而此刻,倏然抬头看着窗外。 一秒后,这间会议室中再无踪迹,随即,十道身影出现在柴桑城最高的楼顶之上。 筑基期的灵气,毫无掩饰地散发,几乎是瞬间便锁定了隆肃省与蓉城的入口! “这是……刑天军团?”赵知秋目光一寒,随后瞳孔骤然缩了缩。因为……他看清了现场的一切。 地面上横七竖八数道伤痕,尺度之深,范围之大,必定是筑基修士的手笔!而沟壑之中,横七竖八躺满了尸体! “天眼开!”他毫不犹豫地双手往两眼上一抹,再次睁开之时,眼中瞳孔已经变为红‘色’。一眼之下,一切一目了然! “这是……”他深吸了一口气:“啸风军……令狐家的主力军团!我们为何感受不到这里的灵气‘波’动?又为何忽然感受到了?” “这是啸风军团!”楼家,天宇宫,巨鹤头顶,一片黑夜之上,那位双目只有眼白的老者,眼中一圈圈‘波’纹‘荡’漾,他身边,四位老者凝神以待。</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