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封神结(八) - 最强妖孽

第298章:封神结(八)

“啸风军团……遭受了重挫。”老者收回目光:“在这里,起码交代了几十具尸体……他们带着息影符前去的,这张符箓,只有一个效果,就是能短暂隔绝一切灵识探查,真是老奸巨猾,想趁着刑天军团刚刚进入,将对方一口吃掉。可惜啊……桀桀桀……” “何人灭了他们?”身边一位老者沉声道:“这个现场,可绝非练气蝼蚁能做到的。显然是刑天军团那一边,他们不可能自己先出动筑基战力。在四大家族面前动用筑基,那是找死,古松老祖都保不了他。他不敢开这个先例。” “谁灭了他们并不重要……”另一边,赤罗刹八只脚挂在骷髅上,身边纳兰错如火的目光死死盯着远处,天边,无数的灵气漩涡,没有息影符的遮掩,正在疯狂暴起! 赤罗刹的目光,毫不留恋地抽了回来,死死盯向天空中的白虎殿:“重要的是……令狐家胆大包天,却偷鸡不成蚀把米。咱们几家要培养出如此精锐的修士绝非易事。这一战……啸风军练气期的军团起码损失五分之一。他们……” 她哈哈大笑:“老巢兵力不够!” “要对令狐家动手?”纳兰错目光一闪,声音中带着无与伦比的炙热:“刑天军团不是更好解决?” “错!”赤罗刹冷笑道:“即便我等只能动用练气实力……家族的侦查,人手,都远超练气期。这才是我等这次稳占上风的根源。没有眼睛,刑天军团战力再强,也永远落后一步!” “筑基的灵识,我们四家近百位筑基,足以覆盖蓉城每一个角落。徐舵主现在都没到,据消息他最后出现在天子山。天子山周围已经满布我们几家的人。并且针对所有瞬移手段做出了报警……他一出现就必定会被发现!” “刑天军团,什么时候踢出去不行?徐舵主不到,他们就是一盘散沙!然而……令狐家的虚弱,百年难遇!纳兰错……你别忘了……”她杀意森森地看着对方:“古松老祖说的是……拿到令牌就算晋级,却并没有规定一个家族可以拿到多少令牌!” “与其现在去杀一条狗,不如乘着老虎生病的时候,趁他病要他命。你看……”她枯瘦的手指指向半空:“赵家的猎仙卫,已经迫不及待了。” 纳兰错抬头看去,半空中,柴桑城中,忽然之间灯火通明!一道道流光,从柴桑城中飞出,数十……上百……最后竟然达到了六百之数!!每一个人影,仿佛一团烈焰!背上,一把紫色的弓箭,让他们仿佛天空中的繁星! 没有迟疑,赵家,第一个对令狐家伸出了自己的獠牙! 边界,第一声号角已经吹向。然而战场上瞬息万变!这一声号角,直接吹动了内部刚刚安定下来的四大家族! “三天,我们只有三天……下令……搜魂军。”老妪目光如火:“全军出击!” “今夜!就是令狐家陨灭之时!” 徐阳逸之前落下的一枚棋子,这一刻,终于爆发出了它最大的力量! 提前一步。 只是提前了一步而已! 而这一步,让所有家族误判他仍然在天子山!误判刑天军团战力不足!示敌以弱,这个弱字……在群狼环伺的战场上,反而成为他最天然的保护色! 因为弱,所以什么时候杀掉都行!但是,令狐家啸风军百骑覆灭,却是击毁白虎殿千载难遇的机会! 令狐家……该为自己的大胆付出代价了! “报!!!族长!碧霞回廊动了!五百三十四名搜魂军出动!”“报!!赵家六百零四名猎仙卫,正在朝着白虎殿进军!”“报!!”“滚!!!” 第三个人的声音还未喊出,已经被那位穿着长袍,之前矗立在白虎殿顶部的老者,一巴掌拍了出去! “怎会如此……怎会如此!!”他收回手掌,下一秒,狠狠砸在桌面上!“轰”的一声,那一张石桌顷刻间化为齑粉,他皱纹满布的老脸上,已经满是痛心,焦灼,以及深深的难以置信! “父亲,现在怎么办?”“族长?现在如何?他们分明是知道了我们的行动,现在我们的兵力根本不足以和他们血拼!”“筑基军团谁都留在了族地!现在我们手里只有操纵白虎殿的三千四百名练气修士!他们只是专业修士,上了战场和绵羊没有区别!!” “我知道!!”老者一声怒吼,因为过度的震怒,脸上的肌肉都有了一些妖化的痕迹,他死死拽着手中拐杖,咬牙道:“命令……先锋队立刻回防!!白虎殿启动所有防御措施!能回来多少就回来多少!死守白虎殿!!” “是!” 人,瞬间离开。老者捂着心脏,身形一闪,再一次出现在虎头之上。 刹那之间,天地,都仿佛变了一个模样! “咚……”一声巨大的震动传入耳中,黑夜之中,七尊棺材,每一尊大约都有一百多米高,从碧霞回廊中悄然放出,重重砸在地上。 “纳兰家的转生傀儡……”他死死咬牙,目光转向另外一边。 那一处,天空之下,天宇宫巨大的鹤形,已经腾飞半空,它张开足足接近二十公里的巨大羽翼,“嗡嗡……”仿佛号角响起,低沉,压抑,弥漫天际! 随着这个声音,两只苍鹰模样的,足足有一两公里大小的妖兽飞出,在它们两边,道道碧绿的符文环绕。无数修士乘坐着浮空法器拱卫其周围。它们身上,同样有一道灵光丝,没入上方天宇宫的身上! “楼家的天妖母舰……”他心如火燎,这是楼家护族妖兽的后裔!恰恰半步筑基!它们或许对单独的修士造不成致命的威胁,但是……攻城拔寨,却是所向披靡!在它身上,足足驻扎了上千名的常备军修士!堪称真正的移动要塞! 这些攻城利器出现要做什么? 他脸色铁青,这个结果……不言而喻! 三家……竟然全部选择了无视刑天军团,对令狐家动手! “为什么……是谁?”他有些颓然地任凭烈风吹散他苍白的头发,心痛地语不成声:“我到底……哪里出了错?” “这一夜……裁决阁下的条件完全改变……哪一家不是在布置接下来的战术?令狐家仅有的一千张息影符……本座拿出了十分之一……出动的是十二子率领的啸风先锋军……他们的龙头不在……怎么会出错?” “是谁能阻挡正式的世家军团?” 仅仅是领先一步,却将局势转移到了这个局面!第一个面临灭族危机的,不是刑天军团!而是强大于刑天军团无数倍的岐山令狐家! 徐阳逸并不知道,自己的有心插柳,收到了如此好的结果。这一子落下,看似四强一弱的棋局,竟然开始渐渐倾斜! 此刻的他,刚刚睁开眼睛。 他面前,刑天军团所有人,藏龙军团,以及他的盟友,都关切地看着他。 他并没有立刻开口,而是先在灵识中,对着猫八二说了句话,随后看向众人身后。 打坐了多久,他并不知道,只不过,此刻天仍然一片漆黑,空气中飘荡着浓浓的血腥味。在众人身后,是一片焦土。数十头白虎的尸首横陈于次,身上插满了各种法器。有剑,有刀,有天才地宝打造的环……全都灵光暗淡。 在黑虎身前,数十名骑士已经全部清除完毕。每人身上,都伤痕密布。忽然,他的目光跳了跳。 这些骑士,有的面甲已经被打碎,里面出现的,竟然不是年轻人,而是一个个老者! “这是寿元燃烧殆尽,直接进入老年的状况。”他眼中闪过一抹敬佩,仅仅百骑,却带给了他如此大的威胁。不过,他随后看向在场的所有人,活下来的人,每个人脸上的神色都仿佛没有改变,却有了实质性的改变。 神色未变,精气神却变了,现在,盟友的新人,是彻底见了血,参加了修士的战争。别看剩下的人不算多,但每一个,都当得起精良一说。 “徐道友。”一个熟人走了出来,拱了拱手:“赵家七十八名精锐,只剩三十名。藏龙军团损失十人。” 徐阳逸点了点头,是的,这一次,他并非毫无援手!谁都没想到,除了刑天军团,还有另一只看似上不得台面的势力加入了这场乱战! 隆肃赵家!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一旦四大家族站稳脚跟,隆肃的土著家族在四家必定会进阶顶级势力的家族压力下,只能选择依附。否则只有离开。与其如此,为什么不选择合作过一次的人?尤其,对方的报酬又是如此丰厚。 徐阳逸微微颔首,表示知道了。他的心思却并不在这上面,而是扫视了一眼全场,朗声道:“各位,我相信大家都看到了。” “这种战斗,我们没人经历过,包括我在内。但是,这只是第一战。接下来,我们将面临的,是对方的老巢。我们将面对超过这一次凶悍数倍的敌人!” “不懂,不可怕。可怕的是不学。”他的神色淡然,却透露着一种让人信服的气势。无论是他徐阳逸能攻破丹霞宫的大名,还是今天这一剑,让他开口之时,就连赵家这个强援,比他年老两三倍的赵家族长,都没有开口,而是静静聆听。 “既然来了,想要活下去。只有去适应这个战场。我们是菜鸟,却不代表菜鸟不能成为胜利者!”他目光狼一样看着现场所有人,舔了舔嘴唇:“最后如果只有一杆旗帜能插在这块土地上,那必定是我们刑天军团的旗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