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封神结(九) - 最强妖孽

第299章:封神结(九)

沉默,数秒后,人群中猛然爆发出一声大吼:“没错!只能是我们!” “刑天军团!必胜!”“我看他们也没什么了不起!还不是被我们打赢了!”“必胜!我们必胜!” 一石激起千层浪,战胜啸风军的热血,这一刻被所有人吼了出来,这片天地之间,刹那间呼喝声此起彼伏,或许没有意义,或许纯属发泄,或许只是彼此的安慰。但是,比还没进来时的忐忑不定好了很多,比一个冲锋全线崩溃之时好了太多太多! “很好……”徐阳逸点了点头,只要士气还在,这一仗,就有的打。他沉声对着所有人说道:“清理战场,二十分钟后,我们……立刻前往羽林卫!” 没有回答,反而沉默。 数秒后,一位赵家修士朝着他深深抱拳拱手,随后坚定地离开。 接着,是第二位,第三位……赵家所有修士,几乎全部都对他拱手。 无言的谢意。 若不是徐阳逸那惊天一剑,现在这里,应该是近乎完好无损的啸风军。而不是躺在他们身后,沉沙折戟的尸体。 所有人都离开了。人群中,一个鬼鬼祟祟,肥胖的不像狗反而像猪的身影,噌一声串到了他的脚边,亲昵地用肥硕的身子蹭了蹭打坐的徐阳逸的胳膊:“洋芋” “刚战斗的时候你做什么去了?”徐阳逸看着一个个离开的人,淡淡问道。 “人家内急”猫八二毫不知廉耻:“你知道像人家这样柔弱的小狗狗,是经不起那些彪形大汉的摧残滴” 徐阳逸想说什么,最终只是嘴角抽了抽。 还能说啥,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也习惯了……不,麻木了。 就在这时,李宗元也不声不响地走了过来,猫八二顿时炸毛:“贱婢!我正在和洋芋苟且!你过来干嘛!今儿没翻你的牌子……汪!汪!放手!我警告你!我要去动物保护协会告你!” 徐阳逸扯着它的耳朵让对方转过来,看到徐阳逸的神色,猫八二低下头用前爪刨地:“你残酷你无情你无理取闹……对我这样娇弱的小狗狗一点没有爱心……” 如果你的身形不吃成猪的话!徐阳逸和李宗元心中默默地补充了一句,徐阳逸清了清嗓子,提了提两只趴下去的三角形狗耳:“你看了没有?” 说到正事,猫八二终于脸色正了正----虽然从狗脸上并看不出脸色,它沉吟了数秒:“我看不懂……太复杂了,这绝不是练气期能出现的符箓,甚至筑基期也难说。你知道,基于我的职业性质----好吧虽然我从来没履行过职业……话说我的职业不是人形自走宠么汪?!” 猫八二再次莫名炸毛,李宗元嘴唇抽筋,那个敷衍的“是”字怎么都说不出口,而是朝着徐阳逸拱了拱手:“主人……下面的情况有些复杂,我建议……您还是亲自下去看一看。” 说完,他不着痕迹地看了猫八二一眼,这只肥狗却如同安装了天线一般感觉到了深深的恶意,随即甩过来一个刀子一样的眼神。 真.三头.猫.八二:小样,装什么逼?一点地气都不接,本尊跟着洋芋鞍前马后这么多年,看过他的他也看过我的----虽然那是他帮本尊洗澡,不过这不是重点!你也配来本尊面前争宠? 蛤蟆.独角.宗元.李:呵呵呵……这才是仆人该有的样子,就你那种无赖一样的争宠手法不和小丑一般?看看别人魏公公,高喊圣明无过主子脸不红心不跳,那才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拍马屁手法。 两只和自己有生死契约的宠物……不,仆人……也不,战友。心中的刀来剑去徐阳逸毫不知情。只是皱眉沉吟着,看向自己的前方。 自己……最初的那一剑,很深,绝不止二十米,而是……很可能接近五十米。横七竖八的剑痕之中,它并不引人注意。 但是,在沟壑之下,有些东西。让他不得不在意。 那是一片蓝色的光幕,光幕不奇怪,但是在地下五十多米,就非常奇怪了。而且,这片光幕下方,有一个小洞……不大,他猫着腰大约能进去,里面,更有光芒闪烁。 他发现这个情况的时候,稍微用了一点力,一块石头正好挡在上方。现在,李宗元挥手石头飞走,徐阳逸干脆地手指运气,哗哗几下,打算将那一片石壁切割下来。 “当!”谁知道,手指灵光刚刚触及蓝色光幕附近,一股绝大的反震力猛然袭来,硬生生将他退出数米!他一个后翻落在地上的时候,眼中露出凝重之色。 不是练气的威能。 这……绝对超过练气以上! 哪怕是留下的符箓,都让他胸口巨震不已!他刚才……只是切割到了符箓而已! 这里的动静,吸引了周围不少人,楚昭南的声音传了过来:“怎么了?” “别过来!”徐阳逸摆了摆手,这地方……有问题! “猫八二,你去拦住他们。别让他们过来。”徐阳逸挥了挥手,对着李宗元抬了抬下巴:“和我一起进去。” “是。”李宗元咬了咬牙,手中浮现出两道风刃,左右挥击,避开符箓,刹那间,一个一人大的洞口出现。紧接着……一缕幽兰色的闪光,极其隐晦地从其中冒出。 “没有一点灵气?”徐阳逸看着那些光芒,心中愕然,任何天才地宝造物,都会带着灵气,而眼前的符箓,竟然没有一点灵气? “不是没有……而是被人以极其高深的手法封住了。”他目光闪烁,和李宗元一起走了进去。 刚走到里面,两人几乎是同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个地洞……太大了! 不是说他面积大,相反,里面宽不过两米,高不过三米。而是说……里面四通八达!仿佛蜘蛛网一般!而且……是人为开凿!并且时间恐怕还不远!洞内看不出丝毫古旧的痕迹! 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条条繁杂无比的符文,四处蔓延!头顶,脚底,四周……这里面赫然被人布下了一个无比广大的大阵! “这……这莫非是什么宝库?”李宗元目瞪口呆地看着四周,那一道道符箓,即便看一眼都让人感觉头晕目眩,但是从丹霞宫底出来的两人,见过小青口中封禁她的紫色天空,姜子牙布下的五行封神阵,对眼前的符箓,虽然说震撼,却还不至于失态。 “不是。”徐阳逸至少接受过天道系统的学习,符箓他虽然不懂,但是基本的一些还是看得出来,符箓的几大共通点,起码老师都有教过。 他指着墙上几个符箓的节点:“这不是封印什么东西的画法,反而像是在聚集什么东西……你让墨夜雨过来,他世家传承,应该能看的多明白一些。” 李宗元点头离开了,很快墨夜雨就下来了。但是,他刚下来,整个人就呆住了! 丹霞宫底,他没有去,他不知道封住三千六百年大妖的阵法,眼前这一切,足以让他目瞪口呆! “我的老天……”许久,他才震撼地看着四周,颤声道:“这……这需要多大的人力物力……太可怕了……谁布下了这种大阵?” “你认识?”徐阳逸问道。 “不……不认识……我只知道……这个阵法很大……非常大!这些符箓,最小的都接近一米。而且不是我能学的任何符箓!我不夸口地说,练气期的符箓,虽然我不精通,但十个认识七八个不是问题。这些符箓完全不在其中!” 片刻,他才收回目光,看向前方四通八达的洞:“在地下绘制阵法……这种手法,叫做镜子阴阳笔,你看……” 他指了指头顶,再指了指脚下:“上下对应,仿佛两面镜子,而上下符箓一模一样,这种画法,可以将一个阵法的威力双重叠加。即便是书上都很少有记载,竟然有人能在这里布置出来……这,这要耗费多大的人力物力?” “功能呢?”徐阳逸不动声色,继续发问。 “不知道。”墨夜雨摇了摇头:“这种阵法,枢纽谁知道隐藏在哪里,不看到枢纽,绝不会知道它到底属于什么阵法。单个符箓根本看不出来。” 徐阳逸点了点头,问完了,看来,不找到枢纽,根本不知道这个庞大阵法的作用。但是,现在根本不可能去找枢纽。 他笑了笑:“走吧,接下来……我们不开车。” “不开车?”李宗元愣了愣,忽然脑海一亮,失声惊呼:“主……舵主!您,您是想走下面?!” 墨夜雨也愣住了,随即,他差点拍手叫好! 在没有进来之前,就算徐阳逸发现了这一点异常,却没有任何人能感觉到灵力的波动。 有人在刻意隐藏它……而且这个技法绝不止练气。然而,连如此大的阵法都能隐藏,他们这几十号人呢? “我,我去叫楚团长和赵老爷子下来!”李宗元深吸了一口气,脸色泛红,这,可真的是奇兵!谁能想到消失在天子山的徐阳逸忽然出现在了隆肃省?谁又能想到,他们下一刻出现在哪里? 战争的天平,正在被一点一点地撬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