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封神结(十) - 最强妖孽

第300章:封神结(十)

“我去好了。”徐阳逸挥了挥手,这种事,还是自己去说比较正式。 他刚走上地面,却愣住了。 不仅仅是他,地面上现在残余的六十七个人,全都呆滞地看着天空。 极远处……不知道多远,但是大家都清楚,那里,必定是南州! 天空之上,明月之下,层层黑云之中,白虎殿全面启动!通天灵光照耀得天都白了半分!一道道白色灵气从它全身喷出。无数五颜六色的灵光,朝着四散开炮! 即便在这里,也能听到那种无声的轰鸣。整个大地都在微微颤抖。 “刷!”仿佛无穷无尽的白光,从好似航空母舰一般的白虎殿中喷射出来,如同一把把剃刀,在地面上分割着,切裂着。在这里,都好像能看到一块块碎石纷飞,南州市人虽然已经调走,但是那些建筑,在这些灵光束聚集打击之下,全部灰飞烟灭! 而另一边,两只庞大无比的妖兽,振翅盘旋,从它们身上,更有数不清的灵光飞出,在半空中与白虎殿飞出的灵光点交接。不时爆发出绚烂的灵光。 谁都清楚,那是两方的修士已经全面开战!骑着飞行法器在空中血拼! 地面上,耸立着几尊百米高大的黑影,绝非楼房。现在的南州,早已停止一切供应。在那几尊黑影之上,却有无数符箓在闪耀。 “吼!!!”一声咆哮,声震百里!一只奇形怪状的黑影,身上全是触须,好像长着数个头颅,七八只手,下方是蜘蛛模样,朝着天空喷射出一道道绿光,击打在白虎殿的身上,泛起更加绚烂的灵光。 那……是白虎殿的灵气护罩。 这样的巨大黑影,不止一头,而是一共七头!全部对准了白虎殿! 在这些黑影身旁,一只只振翅的黑虎,背着黑甲骑士,在夜空中好似一团团浓墨,几十个为一个分队,牢牢围绕着七只巨兽翻飞,拉出一道道血红的光芒。数十道灵光仿佛永不停歇那样,从这些修士手中发出,击打在巨兽身上,带来更惨烈的吼叫! 另有数百浑身紫光的修士,如同潮水一般,不时朝着白虎殿射出密集的剑雨。整个场面,简直堪比好莱坞大片! “我的天……”赵五爷,嘴唇颤抖地看着空中。他做了太多心理准备,此刻,即便在数百里远的地方,看着南州,这个漩涡中心,三大家族对于令狐家掀起的全面战争,也感觉心中震撼无比。 那些巨兽……那些航空母舰一般的浮空要塞,还有天空中四大家族的老巢……自己……要面对的竟然是这种东西? 这,才是所谓的准顶级世家? 这……真的是可以战胜的? 他如此,其他人也如此,看向天空的目光,已经呆滞。天空中不时变幻的各种颜色灵气,甚至传到了他们这边,波及数百里!映照出一张张忐忑不安的脸。 因为战胜啸风军带来的士气,喜悦,此刻,再一次下跌。 徐阳逸看在眼中,没有说什么,而是拍了拍楚昭南和赵老爷子的肩膀,用目光示意他们跟他走。 沉默,一路三人无话,几十米的距离,却同床异梦。直到走到沟壑旁。赵老爷子才咬牙道:“徐舵主……现在,最关键的是我们如何进去。” “战况如此激烈……南州恐怕已经变成一地焦土,白虎殿的无差别攻击,这就是一个巨大的漩涡。只要进去,我们……恐怕会被卷得尸骨无存!” 楚昭南没开口,但是目光完全赞同赵老爷子的说法。 “无妨。”徐阳逸带着两人滑到沟壑底部,对着洞口招了招手,楚昭南和赵老爷子带着满心的焦虑,满腹的疑问走了进去。 刚走进去,两人的瞳孔倏然睁大,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东西! “这是……”赵老爷子声音发抖,愕然看着周围的一切,就算他不懂符箓,也能看出来,这是一个了不得的大阵! “刚建成不久。”楚昭南的眼界,比赵老爷子更高,只看了几眼,就肯定地说。 “哦?”徐阳逸倒有些好奇了:“你怎么知道?” 楚昭南谨慎地带上一只不知什么皮制成的手套,一层白光包裹他的左手,他去摸了摸,然后对着众人示意。白色的手套上,站着一点点蓝色的粉末。 “任何符箓,都是由天才地宝汇聚而成,若是刚刚汇聚,就像油漆,没干的时候,总会留下一点痕迹。”他扫了一眼徐阳逸,意思很明显,你这个第一怎么来的?这都不知道? 徐阳逸对于文科成绩这一点,选择性无视:“所以它还在运转?” “不,只要动力源足够,运转多久都不是问题。”墨夜雨思索着沉声道,随后,小心地拿出一个玉瓶,仔细收集着能掉落的材料:“我研究一下,知道材料,说不定能逆推出阵法。” “我劝你不要废这个心。”楚昭南将手套收进储物戒,淡淡道:“这个法阵,等阶非常高,如果能被这样推断出来,就不叫高阶法阵了。” 徐阳逸点了点头,正色道:“请大家进来,不是说这个。” “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你们在外面,根本无法感知这里面的一切?”徐阳逸环顾法阵,继续说道:“这个庞阵的建造者,有意隔绝法阵被人发现,并且,他需要法阵最快速度发挥作用,所以,没有埋太深。它的作用,现在我们不追究,但是……” “但是,我们可以用它通向主战场!”赵老爷子眼睛一亮,人老成精的他立刻说道。 奇兵! 这才是奇兵! 他目光炯炯有神,刑天军团已经被裁决判定入场,却突然从所有人面前消失!对方会怎么想? 刚才还在担心进不去战场,现在,却柳暗花明! “对方绝不会来找……”他想得更多,而因为这个可能带来的兴奋,让他的心都砰砰乱跳! “因为,我们弱。我们太弱。只要我们躲在这里,静等三天结束。羽林卫的地盘,我们就彻底拿了下来!” 徐阳逸摇了摇头,手一挥,令牌出现在手中:“恐怕没那么容易。” 所有人都看了过去,这才发现,令牌上,金光已经褪去了二分之一,露出一片晶莹的玉石。 “这是?”楚昭南挑眉问道。 “这块令牌,你给了我,我放在身上,一直在关注它。”徐阳逸捏着玉牌,沉吟道:“每过一个小时,它的金光就会少一分。我猜测,这是一个预定的时间。如果预定时间之内没有赶到羽林卫……” 他的话没说完,下面的猜测太多,不过直接出局是最可能的答案。 赵老爷子惋惜地叹了口气,苦笑道:“果然是裁决……根本不给人空子钻……” “所以,收起侥幸心理。”徐阳逸将玉牌放进储物戒,淡然道:“这是战争,战争没有侥幸。只有偶然和必然。我们既然接下了这块令牌,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我不希望赵老爷子告诉赵家我们发现的是‘看不见的避难所。’我希望,这是‘隐形的挺近基地。’” “请两位告诉自己势力的人,十分钟后,洞口集合。” 没有任何人知道,此刻,就在南州鏖战中心,上方一千米处,恰恰能看清这场战斗全貌的地点,却又刚好不会被灵气波及的地方,一朵青莲盛开半空。 它很大,足足上百米,而中央的莲心处,却诡异地是一片平地。上面全是以一种极难见到的夜星石打造而成。通体漆黑,却闪耀着星星点点的光芒,人走在上面,仿佛脚踏夜空。 这一片莲心,大约三十米大小,夜星石的莲心上,一颗繁茂的桂花树,散发出淡淡的月桂香味。不时飘下片片金色的花瓣,仿佛植根于夜空,显得高雅而神秘。 此刻,桂花树下,有一方案几,古松真人,巨灵真人,暗香真人,正带着微笑端坐其上。 “暗香道友倒是好雅兴。”巨灵真人看着周围的布置唏嘘不已,就连莲花角上,都挂着一串串风铃,夜风起处,叮咚声响,宛若天籁。 “不过是消遣罢了。”暗香真人微微一笑:“古松道友这是为何?” 就在刚才,古松真人仿佛有些出神,手中的玉杯竟然被不经意地捏碎。对于举重若轻的金丹真人来说,除非刻意为之,否则几乎是不可能的。 “无事。”古松真人回过神来,笑了笑:“想起一些旧事,有些感慨罢了。” 他笑着招了招手,一壶玉杯飞来,为三人斟满酒。神色如常。 “有人进去了!”巨灵真人眯着眼品酒的时候,古松真人波澜不兴的灵识在他耳边响起:“是刑天军团。” 巨灵真人缓缓抿了一口就,眉头一抬:“好酒。” 随即,灵识极其隐晦地传了过去:“本真人两大化身在此,如果老头子你下不了手……不如本座代劳?” 没有回答,数秒后,古松真人冷笑声响起:“本真人早就说过……太浅,太容易被发现……再加上不能让人感觉,就连本真人都是极为勉强才感知到。” “那又如何!”巨灵真人的灵识带着一抹不悦:“要快,要不易发现。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本真人已经做到了最好!你来试试?杀不杀,一句话。” 古松真人双手拢起酒杯,极有古礼,仰头喝下。埋藏数十年的酒,竟然喝出了一抹苦味。 “杀。”放下酒杯,他已经冰冷的声音在巨灵真人耳中响起:“此役……必定有牺牲……就让……老夫亲自动手吧……” “不过……不是现在。他们,现在不能死。必须活着到达分舵。” 巨灵真人愣了愣,灵识带着愕然:“你的挚友……方家的独苗,也在里面啊。” 死寂,片刻后,古松真人灵识长叹一声:“那就让……老夫亲自送他一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