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封神结(十二) - 最强妖孽

第302章:封神结(十二)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两个头颅,仿佛死去,仿佛在积累,并没有睁开眼睛,更没有动。 气喘吁吁的墨夜雨看到这一幕,愣了足足三十秒,随后,左右开弓抽了自己两巴掌。 “啪啪!”清澈的声音响彻现场,徐阳逸挑了挑眉,对他抬了抬下巴。 “我是猪,真的……”墨夜雨恨自己恨得语无伦次:“我真他妈是头蠢猪!” “到底怎么了?”赵老爷子急促地追问。 墨夜雨没回答他,而是目光灼热地看着那枚极品灵石:“团长,你不是说……这块灵石……不能拿吗?” 徐阳逸没说话,目光却因为这句话,再次火热起来。 “可以!可以拿!!绝对可以!!”墨夜雨已经激动地跳了起来:“我明白了!我明白这是为什么了!” 他目光如火地说道:“我们都以为……这是极品灵石枢纽的声音对不对?眼前的这一幕,是凝形对不对?” “错了!全错了!这不是凝结的两个妖形!而是这个水妖有两股意识!”他激动之下没解释清楚,他也明白,立刻灵气运转手指,在半空中连写带画:“本来,这片玄冥重水的湖,只有一个意识!能拿出极品灵石的,必定是金丹老祖无疑!这块极品灵石,携带着这位真人的一丝极其微渺的意志!成为这具身体的主宰!” “这个意识,就是‘唯一!’这片湖的唯一!然而……”他激动地身子都有些发抖:“这位金丹真人,万万没想到,机缘巧合下,这片湖水竟然开始化妖!而它一旦开始化妖……” “就产生了第二个意识!”徐阳逸立刻抓住了重点说道。 “没错!”墨夜雨大笑道:“这是‘本我’和‘他我’的区别!一个身躯容不下两个意识!所以,现在它们在争斗!也所以!才有了两个妖形!这个阵法,为了隐藏,几乎掩盖了一切灵识的波动!金丹真人,我敢用墨家的名誉发誓!他只能感觉到,玄冥重水在不在这里!而决不能感觉到,是不是换了‘内核!’” “也就是说,我们拿走极品灵石,只要这个水妖仍在,金丹真人就感觉不清楚。而他发现出了事的时候,背锅的则是这个水妖?”徐阳逸搓着下巴:“甩的一手好锅啊……” “如何?舵主?”墨夜雨兴奋地说:“敢不敢和金丹真人的意识拼一拼?” “有何不敢?”徐阳逸哈哈大笑,目光如剑直视极品灵石。担心尽去,送上门来的宝物,送上门来的背锅人,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没那么简单。”就在这时,楚昭南沉声开口了,目光并没有看向极品灵石,而是无比凝重地看向那个黑色的头颅:“这是玄冥重水!” 他咬牙切齿地说道:“一滴水,重逾三万斤!这种水,相传清朝中期就绝迹了!这一湖水……” 他顿了顿,深吸了一口气:“是用一滴玄冥重水稀释的!” “玄冥重水?”赵老爷子,赵五爷惊叹地“呵”了一声:“老夫曾在某一本古籍上看过……一滴玄冥重水,若是放到现在……价值……或许不值这一枚极品灵石,但是绝不会差距太大!若有分级,必定是sss级灵物!” 徐阳逸眉头跳了跳,天地间竟然有这等奇物! 他也明白了,为什么感觉到只有三十位修士的灵力聚合体,实际战力如此恐怖。 压缩。 如果用修行文明的方法来讲,就是密度。这片湖,确实只有三十位修士的灵力,但是,是经过最高强度的压缩的,一旦展开…… 恐怕三百名都不止! “不过幸好……”他的目光看向两个水流头颅,眯起了眼睛:“现在,一分为二,我们根本不用面对这么大的压力。” 就在此刻,包裹着极品灵石的水流头颅,终于动了。 它的目光,缓缓睁开,眼中空洞无物,却仿佛一眼看光了在场所有人,一股恒古,悠久的味道,从他双眼中透露出来。 所有人都深吸了一口气,强硬镇定心神。 这,就是金丹真人的一抹意志! 即便只是一丝,都让他们严阵以待! “出示令牌。若无,抹杀。”水流组成的嘴唇微动,灵石头颅毫无感情地淡淡说道。 它开口的时候,黑色头颅一动未动,仿佛被它压制住了一般。 “令牌?”所有人都呆住了,来到这里还要令牌?而且……这个展开太让人意外了! 赵老爷子愕然道:“令牌是什么?我们根本没什么令牌啊。” “不……”徐阳逸目光闪烁地抬起了头,复杂地看了一眼封禁起来的三个出口:“我们……倒真有一张令牌。” 楚昭南立刻反应了过来:“你是说……我们这次的令牌?” 徐阳逸点了点头,拿出令牌走了过去,此刻,令牌上的金光只剩下三分之一。 时间……已经不多了。 他深吸了口气,站在水流头颅面前,不过十米。头颅没有任何攻击的趋势。他神色平静地用令牌对准水妖晃了晃,意外的,灵石水颅之中,一道金色光芒射出,定在令牌之上。下一秒,整个令牌上,竟然出现了一组若隐若现的纹路! 徐阳逸目光微眯,心中的疑惑翻涌如潮。 他越来越感觉到,这次洞天福地之争,绝不简单。地底的洞,繁复的大阵,事先近万修士的突然撤离,阵眼枢纽的水妖,和自己带着的令牌……每一件事,分开看都很简单,联合在一起,却组成一个巨大的谜团。 他几乎可以肯定……有人,有地位很高的人,在这里谋划着什么。洞天福地之争只是表面,对于家族,势力至关重要的争夺,对方却要用这一场大战,来掩饰一些什么东西……或者说,痕迹? “嗡……”不等他多想,金光仿佛扫描,将令牌扫完之后,一只小剑的印记赫然出现在令牌之上。所有人还没有开口,一个毫无感情的声音再次响起:“经验证,为大阵五道令牌之一。” 不等他们考虑完,下一句话再次响起:“并非玄水令,乃赤金令。令牌不同,抹杀。” 就在这一刻,徐阳逸拿着令牌的那只手,猛然暴起,一把黑色关刀,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偃月! 同时,一身黑色盔甲,随着一阵“咔咔”之声,全数凝聚到他身上。经过半年的修养,凝聚,留影照壁终于再次可用! “着……”他深吸了一口气,偃月一振,一道冲天红焰突兀出现,距离如此之近,直劈头颅中显眼的极品灵石! 十方红莲! 图穷匕见,仿佛约好了一般,就在同时,楚昭南以一种几乎看不见的速度拔出枪,一颗看似平淡无奇的子弹,直射极品灵石! 没有任何声音,只是……它仿佛一道影子,风都没有带起。 同一时间,头颅两侧泥土隆隆作响!两只刻满符箓的傀儡巨手,轰然冲出!足足有十余米高大!十根指头,带着十道烈焰,左右抓向头颅!在它身后,秦雪銮手一扬,一片赤红色,看着就感觉如同热潮的马蜂嗡嗡飞出,飞快冲了过去!而这一切之后,一直没有什么动作的泉凝月双手展开,一颗灵光弹若隐若现。 赵老爷子双手一合,张开时,一只火红的朱雀,大约两三米长,呼啸而出。威力之大,让这阴凉的地下洞,忽然泛起了一片热潮。 没有人组织,现在,却所有都不约而同地用出了火属性功法! 你不是水么? 那就让它蒸发殆尽! 然而,对待如潮的攻势。头颅只是微微抬起了头:“住。” 刹那之间,时间,仿佛凝固。 徐阳逸目光陡然一缩,他前冲的身体,如同进入了一片泥泞的沼泽,根本无法移动半分。而偃月带起的数米长火龙,竟然有隐隐熄灭的势头! 而在他周围,所有神通,无一可近身灵石水颅十米之内! 绝对领域! “这是灵识化物!!”楚昭南大喝道:“筑基期,踏空而行!灵气外放!而金丹期,根本不需要灵气外放,灵识便可化物伤人!不过它只是金丹真人的一缕意志而已!它根本不敢强撑!”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他声音刚刚落下的同时,随着“刷……”的一声,灵石头颅的周围……赫然升起无数绿色的水团,数十,上百!悬浮在半空! “难道……”楚昭南嘴唇一个抽筋,刚才,是一滴滴的水滴,现在……对方打算重复一遍?并且是更加强大的力道? 他的猜想,眨眼间变为了现实,那些水团,正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地……凝聚成一支支水流的利箭!每一只都足足有一米长! “嗡……”随着利箭凝结,所有人周围的地面,都仿佛往下沉了沉,一种从未感受过的灵力,沉重无比,如同实质一般朝着四方蔓延开来! “集中!”徐阳逸怒吼一声,这一招,明显比刚才无意识的扫射强了太多!只要分开,恐怕不死都是重伤! “墨家傀儡术……”墨夜雨双手飞快结印,拉出一道道白色灵光残影。不到一秒,双手猛然朝下一按:“过三山!!” “轰!!”随着他双掌按下,两只方方正正,拳头大小的盒子滴溜溜旋转在身侧,紧接着如同魔方一般!飞快分散,变大,组成三面巨大的墙壁,牢牢阻拦在众人面前! 墙上,符箓闪现,即便看着都能感觉到无比厚实。 就在墨夜雨打出这一道傀儡的同时,君蛮满脸凝重,同样双手结印,然,就在同时!水妖身侧,数百只利箭,夹杂着疯狂的咆哮!带着猎猎风啸超他们冲来!就连空气都被震地模糊! “夺夺夺!”乱箭飞射,紧接着几乎是无间歇的破碎声!第一道墙,轰然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