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M档案(二) - 最强妖孽

第3章:M档案(二)

郑局长的笑容僵住了。 他的脸色难得地慎重了起来,看着徐阳逸的眼睛,用还有些颤栗的声音说道:“刚才,真的是……” “你觉得呢?”徐阳逸不答反问。 郑局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满地防弹玻璃和窗棂,答案已经非常明显。 “我要看m档案。”徐阳逸说道:“你应该知道我来自哪里。” 郑局没开口。 对方的出身太过隐秘,对于那个神秘组织,他宁可敬而远之。如果不是连环杀人案太过诡异,死者的尸体一看就知道远超人力可及,他绝不愿意请对方过来。 不……不是案子诡异,而是作案的“人!”本身就无比诡异! 他记得那些伤口,和受害者的惨状,那绝不是人能造成的! “你来自‘天道。’”郑局终于叹了口气道:“华夏国最隐秘的特种部队,不归任何组织和地方管辖,直辖于谁没人知道。你来自渔阳市分部,以第一名的身份毕业。现在,正是毕业考试期。” “那你知道吗……”徐阳逸轻轻敲击着桌子,淡淡地开口了:“我八岁的时候,就见过这些东西了。” 郑局诧异地看着徐阳逸。 “那天,我生日。”徐阳逸目光垂了垂,看着明灭不定的烟头,声音不带一丝烟火气,更没有一丝情绪:“我回到家,发现家里变成了刑场。” 到了这里,声音停顿了下来,足足两秒,他才展颜一笑:“所以,我是天道渔阳市分部第一名。” “我也一直……一直在寻找着‘它。’”徐阳逸看着郑局,声音不徐不疾:“为了父母的债,也为了我从此被搅乱的人生。” “咕咚……”郑局长喉咙都紧了紧,放在沙发两旁的扶手,指节都在发白! 变态……不……狠人……这是个真正的,变态的狠人! 有谁在说起这种事情的时候,还笑得出来? 有谁在说起这种事情的时候,脸上神色都没变一下?就像在复述旁人的故事,不带一丝感情? 没有……郑局长的皮鞋有些不安地往后退了退,就算他是市公安局一把手,见过这么多变态案例,他也没见过这种人! 看似没有逻辑的简洁对话,他却知道,对方这是将感情,杀意沉淀到心的最底处。若无其事地走进对方,轻轻抽出刀,缓缓割断对方的喉管,也许还能悠闲地看对方血流干净没有……这种披着羊皮的恶魔,仅仅几句话,就让他感觉…… 这,不是和自己一类的人! “我马上给你……”郑局长掏出一方丝巾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岔开了话题,即便空调房里开着的温度只有二十度。他沉默地站了起来,再一次仔细地检查了门,从贴身的衣袋里拿出一把钥匙,小心翼翼地打开了书柜的一个暗格,屏着呼吸拿出了一份牛皮纸袋。 摸到这个东西的时候,他手都抖了一下。 有些东西……它们从未被任何人记录过的,只有市级以上一把手才有模糊的了解,它们被封锁在绝密的保险柜里,不能对任何人说,直到老死,都必须深深藏住。 他看过这份绝密,作为市级一把手他有这个资格,他更清楚,里面记载的……是他根本无法想象的,一旦公布甚至会引起社会动荡的绝大秘密!即便只是冰山一角,都吓得他几乎丢掉这份工作辞职回乡! 郑局闭上眼睛,调理了一下心情,深呼吸了一口。 每一页,都是一个噩梦……那些被政府强行掩盖下去的,真正的,不能言说的真相…… 所有的真相,都被记录到这里,每半年,会有上头的人下来核对收取。这份档案,就叫做m档案,monters档案,怪物档案! 他记得这里面太多东西,因为一旦过目,这些东西就根本让人难以忘记。 1993年,三江市长江决堤,决堤前七小时,大杨村上百村民目睹数十米长黑鲤冲击水闸。决堤后三小时,天道来人,现场全部隔离,地面传来强烈震感,下游三个村看到血红的江水卷着数十片脸盆大小的黑色鳞片顺流而下。 现在,大杨村还有龙王庙。 2004年,著名的三江二中灵异事件,现在问所有人都知道,甚至二中都改为实验中学。事后60%学生转校。 笔仙惊魂事件,两个班,二十多名学生课后留校,八点整同时受害,从背心被剖开,内脏不翼而飞。同天,凌晨三点,天道特派员驾临,至今全城人都记得当夜二中附近,地表震感强烈。 这件事是他亲自“善的后,”事后他做了整整一个星期噩梦。因为两间教室堆满了一地染血的羽毛,每一根都足有一本书大小。 2010年,三江市下属南开县,三江市最大企业三江钢铁在南开县的炼钢厂爆炸,上百人目睹火中有一块巨石飞走。 太多了……郑局抿了抿嘴,手心全是冷汗。 从他看完这份带图的资料,和事后那些详尽的,如何联系新闻,网络,如何雇佣水军抹平影响,如何慢慢淡化群众记忆……看到这些熟悉而详尽的政府手法,大到参与的市政府一把手,小到受命的每一位秘书助理。他就知道,这种每一步都详细地如同再现的事情,是真的……绝对做不了假! 有些……普通人根本看不到的东西……和人类,和华夏的历史,和世界的历史,伴生了数千年! 它们从未离开,从未消失,和人类一起走过史前时代,走过石器时代,走过启蒙时代,走过封建时代……再一起步入了……信息社会! 他们,就在每一个人的身旁。就如同光的另一面,顽强地存活于人类之中。 它们的名字,叫做:妖。 而知道妖的每一位华夏官员,就像知道了暗,同时也知道了站在暗对立面的光----天道。 没人知道它的真面目,除了它隶属于华夏中央政府,不属于任何地方,安防系统,任何地方发生无法解决的“特殊事件”都可以直接联系天道之外,没人知道里面是什么。 手中一轻,牛皮纸袋被接了过去,徐阳逸目光沉定地打开纸袋,一张接一张地看了起来。 “沙沙……”的声音回荡在房间,或许是刚才发生的事情太过惊恐,或许是这种死寂太过难熬。郑局勉强笑了笑问道:“天道……是一只怎样的部队?” 徐阳逸的手停了停,抬起头诡异地笑了笑:“我们……全都是真正目睹过,经历过,和这些看似灵异,古老的怪物打过交道的……另一种怪物。” “你可以这样理解。” 没有再和郑局说话,徐阳逸打开了通话器:“猫八二,我刚看完三水市的m档案,寄居在三水市的妖没有爬行纲蛇目的类别,它应该是从外地过来的。” “蛇目?”对讲器那边的声音顿了顿:“不是‘它?’” “不是。”徐阳逸目光寒了寒:“每一天,我都会梦到‘它’的模样,受害者伤口和我父母当年很像,所以我特意赶来了这里……但绝对不是。” 对方没有问为什么这么肯定,因为他了解,这么多年,徐阳逸对“它”造成的伤害特征有多了解。 “奇了怪了……”对讲器里的声音叹了一声:“天道每一位学生都和这些活化石有着亲身的接触,你们是幸运的,走上了普通人只能在小说里看到的修行之路。但你们也是不幸的……这条路代价太大……而天道第一件事就是帮你们寻找当时的凶手。全校谁都找到了……唯独你的……天道网络遍布全华夏,从未有人见过……” 顿了顿,对方继续说:“根据计算,你的对手平均实力在练气初期70%----120%之间。需要增援吗?友情提醒,如果增援,你的毕业成绩积分减半。” “不需要。”徐阳逸眯着眼睛掰了掰指节,咔咔作响。 “那你如何确定它的方位?” “很简单……”徐阳逸笑了笑:“当地的‘土著’又不是没有,问一问就清楚了。” “它们,可是比我们更在乎一位强力的对手‘入驻’呢……” 关上对讲器,徐阳逸抬头看着满脸复杂的郑局,忽然笑了:“你知道什么东西最能促进种族融合吗?” 郑局摇了摇头,现在的他没心情想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 “是生活……”徐阳逸眯起眼睛:“这是不可逆的大环境……郑局,我只提醒你一次……妖,它是一个种族,一个非人类的智慧群体……它们的社会结构……绝对不想你想的那么简单……更不是你看过的小说。” 它们不是人类社会的寄生虫,如果真的这么简单……他们这些黑暗中的猎手又算什么?区区杀虫剂? 金杯共汝饮,白刃不相饶。 徐阳逸,敬重这些从史前时代就活下来的真正怪物,这是黑暗中的活化石。他会给予对方相应的尊敬。但是,该下手的时候,他也绝不会手软。 绝对的平静,带来的就是动手时的彻底宣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