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封神结(十五) - 最强妖孽

第305章:封神结(十五)

“这不可能!!”墨夜雨失声惊呼,这是他最强的防御术法之一!第一道墙虽然是最为脆弱的,但同样难以破碎!现在居然一丝时间都没有争取到! 愣不到半秒,身后已经传来君蛮的大吼:“让开!” 他此刻已经变为一株半人半植物,双手掐诀之下,无数粗大的蔓藤死死缠绕在了第二面,第三面墙之上!墨夜雨一咬牙,咬破手指,一滴鲜血骤然飞出!第二面墙上,顿时光华四射! “合……”就在同时,头颅朦胧的声音再次响起,众人眼中瞳孔一缩,那数百只利箭,竟然在空中变为一根近十米长的箭头!夹杂着沉重的死寂,呼啸着射向第二面墙! 防不住! 徐阳逸目光爆闪,如果是刚才那样分散击中,应该没有问题,但是这一根……聚力打击,第二面墙恐怕瞬间就会被轰出一个大洞来! 一滴水……就能将他震飞。这么大一支箭……后果根本不堪设想! “卡卡卡!!”地面上,地面居然都被空中利箭巨大的重力压得凹陷下去!一道深达半米的沟壑,随着死神之箭的来临随之延展,仿佛为死神助威的魔鬼! “让开……”再也没空考虑了,他左手,三个光点骤然亮起!一团黑雾立刻涌现在周围! “主人!”李宗元倒抽了一口凉气,徐阳逸这是不计后果地第二次使用计都罗睺剑! 他灵力根本没有恢复满!现在再用……恐怕要损伤根基! 但现在不用……还有没有用的机会? 一声主人,焦急溢于言表,但是他也不知道要怎么做了。 “刷!!”黑雾扫地,徐阳逸周围的所有人立刻全部移开。这一剑之威,所有人都知道。 “轰!”就在同时,第二面墙破碎。徐阳逸神色凝重,衣袂翻飞,左手已经疯狂颤抖,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在提醒他,不行!绝对不行! 管不了那么多! 他的经脉都在隐隐作痛,这一剑挥出去,必定会让他身体难以负重……然而,就在此刻,第三面墙,随着“咚”的一声,却并没有破碎! 外面,巨大的水流箭矢,死死钉在缠绕着君蛮肉身,墨夜雨符箓的铁壁上!交接之处,光华四射! “咔擦……”不到五秒,随着这一声轻响,墙上,出现了一条绝望的裂缝!随即,立刻四散蔓延!如同蛛网一般分部开来! “靠!”墨夜雨死死咬牙,过三山都防不住?他这一式可抗半步筑基一击!竟然挡不住这随手一箭?! 玄冥重水……这到底是多古老的东西?一旦成妖,威力竟然如此可怕? “咔……咔……”裂纹越来越大!徐阳逸的经脉都抽动地厉害,甚至他已经感觉要裂开,但是,此刻,除了这一剑,无计可施! 天启六蚀……他根本没时间来得及修炼。即便他修炼成了,对于这样没有血肉骨的东西,有用么? 金丹之威,竟然一丝意念,也强横如斯!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一刻,一声更加诡异的,完全没人预料到的声音,出现在众人耳中。 哗啦…… 徐阳逸猛然抬起头,楚昭南,赵老爷子,墨夜雨,也同样男难以置信地看着第三堵墙。 这……是水从半空中落到地上,熟悉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面前的第三堵墙,已经布满数米长的裂痕,并且正在飞快衍生,眼看就要崩溃,此刻,却停住了。 “着!”赵五爷惊魂未定,一声轻叱,两眼射出数米长的红光,当看到外面的景象时,却倒抽一口凉气,倒退了三步! “怎么?”徐阳逸喘着气问道。 “活了……活了!”赵五爷颤声道:“它活了!!” 徐阳逸毫不犹豫地舒展开灵力,身体就像一张拉满的弓,经脉仿佛弓弦,咔咔作响的滋味,若是旁人,早就痛呼了起来。他来不及感受,立刻跃上墙头,朝外一看。 他愣住了。 紧接着,第二个跳上来的楚昭南,只看了一眼,也愣住了。 第三个……第四个……足足几十个人跳上来,全都愣住。 没人能想得到现在的场景! “滚!!!”一声怒吼,响彻整个房间!那是生命的怒吼,是主权的怒吼!而那只黑色头颅……不知何时已经苏醒!正张开大嘴,和灵石头颅厮杀在一起! 它比灵石头颅生动太多,满脸的怒容,凝妖的最后一步,被生生分为两半!另一半带着一抹令它不多的灵智都胆寒的意志,死死压迫住它。对于这个鸠占鹊巢的东西,它只能抓住最关键的一抹机会,才能成为完整的妖身! 它早已醒来,一直在等待着机会,直到刚才,悍然出手!纠缠住了自己的另一半! 双眼,甚至拟人化地透露出一抹血红!水流大嘴毫不留情地凶狠撕咬,它才是这具身体的主人!没有灵智之前,它只是一片水。一旦启蒙完成,它绝不容许自己的存在被剥夺! 任何人都一样! 灵识头颅,神色一片漠然。随着“哗啦”一片水潮声,玄冥重水所在的头颅,忽然额角崩溃!无数的水流喷射而出! 沉默,再次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黑色头颅愣住了,他初生不多的灵智,似乎无法明白,为什么自己吞噬掉了对方的额角,自己的额角却崩溃了? 就在此刻,徐阳逸眼睛忽然一闪,根本来不及说更多,右手一提偃月,飞星,风舞痕,舍身,三重叠加!身体几乎形成了一条幻影,直冲灵石水颅! 墨夜雨愣了愣,目光死死落在玄冥重水水颅之上,再看了看神色无比淡然的灵石头颅,猛然间脑海中一闪,声嘶力竭地大喊道:“掩护!掩护舵主!!” 不需要任何废话!泉凝月双手打开呈炮状,一枚蔚蓝色的灵光弹,带着无限逼近筑基的灵气,呼啸着冲向灵石水颅! “灭!灵!炮!” “轰!!”地面上被带起一道深深的沟壑!两边碎石翻飞!而就在它飞到半空的时候,一条青色的蜈蚣后发而先至!直奔灵石水颅而去! 目标,全部都是极品灵石!水傀儡的枢纽! 在他们后方,一排如同海啸的灵气,轰然掀起!赵家,藏龙军团,刑天军团所有修士,此刻,全部法器悍然出手!面对金丹意志,根本不可能有留手的机会!数十上百把灵气,虽然等阶不高,却带起了数米高,数十米长的灵气浪潮!声势蔚为可观! “机会……只有一次!”徐阳逸冲在最前方,双翼陡然展开!因为速度太快,他整个人呈三十度前倾!甚至脚步都飞了起来! 灵石水颅嘴角微微动了动,仿佛是嗤笑,仿佛是嘲弄。 所谓意志,可以有简约的感情表达,这种表达基于真身对待事物的看法,所以,在他眼中。这一切,无非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而已。 而,正是所谓意志,他不可能有强大的智商!否则,就是分身。它只能有最基本的循环。比如,出示令牌。不对者,斩杀。比如……受到攻击,判定强弱,决定是否反击。 也所以……他根本不会重视前面朝它冲过来的蝼蚁,更不会分辨对方的法诀!他的潜意识中,在这个世界上,它近乎至高无上。 对于现在的局势,它的判定,是先处理好玄冥重水本身的意志为第一。 徐阳逸的速度很快,身体已经成为一道黑影,偃月不知何时收了起来,而双手,都出现了两团熊熊烈焰!两道火龙仿佛缠绕在他身上一般!在他瞳孔中,已经倒映出灵石水颅浑身发出一片白光的身影! 他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下一秒,人影已经冲到水颅面前! 这一刻,后方的人,没有一个人敢说话,齐齐住嘴,眼睛死死盯着这个高大的身影。 灵石水颅淡漠地看了他一眼,白光倏然爆发,在它身外形成一个白色的光圈。它非常肯定,这个灵气壁,无人可攻破。 随即……徐阳逸不见了。 “这是!”赵老爷子霍然身体前倾,难以置信地看着此刻徐阳逸的动作。他身边,赵五爷,赵凤来,以及其他修士,除了墨夜雨眼中带着兴奋的红色,无一人可理解徐阳逸的举动! 这是要干嘛?! 徐阳逸……已经双翼陡张!身体一个凌空翻滚,跃到了……玄冥重水之颅的上方! 这一刻,灵石水颅,终于双眼睁开,它不多的灵智中,传来一种生死攸关之感! “哗啦!”没有一丝停顿,他的嘴巴立刻张大!一股堪称恐怖的意念,顿时笼罩整个空间! 金丹意志! 它毫不犹豫地放出了自己的保命绝招! “意识到了吗?”徐阳逸嘴角一翘:“晚了。” “啪!”双手猛然一合,他同样死死看着距离自己十几米远的灵石水颅,轻声道:“震灵破!” 意志,灵识的一种! 金丹意志,便是金丹灵识,这一丝,强的出乎他所料。但是,它终究还是灵识! 震灵破,不可能打破金丹意志,然而,却能让它停滞一丝! 就是这一丝! 灵石水颅的眼中,骤然出现一抹迷茫,下一秒,它张大嘴,痛苦地发出了无声的声音。同时,双眼第一次睁大,惊恐地看着距离它不远的人类。 对方手中,一道火龙,白金色,高达几千度的高温,就在这一刻,冲进了玄冥重水水颅之中! “不!!!!”灵石水颅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吼!整个洞都在沙沙作响!两道火龙直指黑色水颅中的玄冥重水,不到半秒,随着“沙”的一声,那一滴重于万斤的玄冥重水,被白色的火龙一冲,刹那间就飞到了徐阳逸手中!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停止,两个巨大的水颅,同时如同少了油的机械一般,一动不动地悬浮半空。 半秒之后,灵石头颅,那些构筑它的水流,再也无法维持一个人的形体,如同暴雨一样淌了下来。那张水流铸就的脸,仿佛蜡雕被融化一般,根本无法看清本来面目。 “哗啦啦!”数米大的头颅,顷刻间化为一潭碧水,而半空中,徐阳逸的面前,只剩那一枚晶莹剔透的灵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