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封神结(十六) - 最强妖孽

第306章:封神结(十六)

兔起鹘落! 胜败一念之间。没有任何人想到,这一招,竟然真的能破灭金丹真人的一缕意志! 如此近地看着极品灵石,仿佛灵魂都要被吸进去。徐阳逸看的很清楚,这里面,并非固体,更不是液体!而是……仿佛,朦胧的氤氲。 深吸一口气,他毫不犹豫地拿起那块灵石,往储物戒一扔。 沉默,四周仿佛仍然回不过神来。赵老爷子目瞪口呆地看着徐阳逸,嘴里不停地喃喃道:“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灵石水颅忽然崩溃? 为什么现在玄冥重水头颅在徐阳逸生后,却根本不敢攻击? “没有为什么。”墨夜雨目光炙热地看着徐阳逸的储物戒,声音都有些发抖:“刚才,玄冥重水骤然发难,咬上灵识水颅,但是,它们是同根生。一损俱损,一荣俱荣。这种毫无针对性的杀伤,说白了,就是杀敌一千,自损一千。它们如同连体婴,只有拔除掉灵石水颅的枢纽,才能真正驱散金丹意志。” “我猜……”他看了一眼徐阳逸,眼中闪过一抹极其隐晦的叹服:“那时候,舵主就在想,既然玄冥重水吞噬灵石水颅自己会遭到反噬。那么……杀伤玄冥重水是否能得到同样斩杀灵石水颅的结果。” “你是说……”赵凤来倒抽了一口凉气:“徐,徐舵主刚冲上去的时候,根本不知道可不可行?只是一个猜测?” 墨夜雨抿着嘴唇点了点头,这才是他真正叹服的地方! 太果断了! 一个猜测,只要有六七成把握,他就敢立刻出击!而按照这种特殊的情况,这个可能性绝对不算小!结果,幸运之神再次眷顾了他,他成功了。将极品灵石放入自己的储物戒,竟然没有一个人反对。 而这个猜测,只是一瞬间产生!玄冥重水头颅额角破裂,不过数秒,甚至不注意看,根本不知道灵石水颅破碎的是同一个地方。 幸运总是眷顾敢去拼搏的人,若拼搏都不敢,又哪里来机会谋求这份幸运? “这……”赵凤来深深看了一眼徐阳逸:“仅仅是一个猜测……他也敢……真的是,太……” 罗三丰,高野,楚昭南,三个和徐阳逸最早熟悉的人,此刻同样五味杂陈地看着对方的背影。 这几年……对方不动则已,一动就攻破丹霞宫,一鸣惊人,现在,管中窥豹,他们忽然觉得,当初的差不多,现在,却已经渐行渐远。 毅力,实力,果决,对方正在一点点地甩开当初的所有同学。即便他们这种当初的尖子也不例外!反而,正因为是尖子,这种看着对方走远,自己努力追赶却仍然差了一截的感觉,让他们更加感慨。 “我算是服他了。”罗三丰摇了摇头,苦笑道:“一个猜测,就敢这么做,而且还成功了。真的是……老子见过这么多学员,徐哥是我最佩服的一个。” “金丹真人的意志,哪怕只是一缕……我们如果硬抗,都是一场苦战。”楚昭南目光闪烁,许久才点了点头:“看似寻常的一招,胆气,智慧,实力,时机,缺一不可……他是很厉害。” “不过,我相信我也绝不会差!”他掰了掰指节,咔咔作响,狞笑道:“现在,我算是有个真正的目标了。” 场中,徐阳逸已经冷冷看着下方的玄冥重水头颅,不,它现在已经不知道叫做什么头颅了。或许只是一团有智商的水,因为,玄冥重水捏在徐阳逸手中。 “想死还是想活?”徐阳逸忽然笑了笑,问道。 简单如斯的选择题,巨大的头颅立刻说道:“想活。” “那就好……”徐阳逸看了看手中的那一滴玄冥重水:“没了这滴水,你应该还能活下去吧?” 头颅沉默了,许久,才仿佛咬牙切齿地说道:“是……” 刚刚启蒙,还不太懂得掩藏自己的心思。不过,徐阳逸根本不在意。 他只需要对方留在这里,到时候,那位真人的意念,或者说灵识降临,就有了背锅的目标。那位高高在上的真人一定会疑惑,为什么这里会化妖?莫非是极品灵石带来的效果? 是,也不是。 若不是它的本体是玄冥重水,若不是隆肃省改天换地,若不是这一枚极品灵石,三者缺一不可,它都不可能化妖。然而,灵石,没有了。水妖与生俱来的至宝,那一滴玄冥重水,也被对方捏在了手中。 不过,至少留下了一条命。 它的目光带着极力隐藏却隐藏得不算很好的杀意,偷偷看着徐阳逸……这个人类……若有一日自己修成正果,不把他片片凌迟,难解自己心头之恨! “徐舵主。”看到徐阳逸走回来,赵老爷子的脸笑的比菊花还灿烂:“不知道这枚极品灵石……呵呵,赵家不是觊觎,这种宝物,真的是90%的修士毕生都见不到一次。赵家好歹有些门路……” “等刑天军团在隆肃省站稳脚跟再说。”徐阳逸看了一眼洞,这里……灵气浓郁竟然能让重水化妖。那么……南州,数年后,十年后,又是何等景象? “放心,你们的援手,徐某记住的。”他压抑住心中的渴望,朝着所有人挥了挥手:“走……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就在灵石水颅崩溃的时候,三道光幕,全部都已经消失。 队伍,再次寂静无声地前进。 十分钟过去了,三十分钟过去了,他们进入地底,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徐阳逸越走越疑惑,无它,这个法阵……还在蔓延! “我们刚进入的时候,是隆肃省边界,现在……已经快要到隆肃省中心的南州市,这个法阵,未免大过头了。”他心中思虑着,一抹不安,再次浮现。 如此巨大的法阵,囊括整个隆肃省!对方到底要做什么? 第二个疑惑……金丹真人即便要启动法阵,直接发令就可以,为什么还需要傀儡代劳? 摇了摇头,他不准备想下去,因为,此刻,即将进入南州市边界! 十分钟,二十分钟……一个小时,很快过去,地下的法阵根本没有到尽头的迹象。相反,他们已经来到距离刑天军团一千米的地方。 “你确定是这里?”徐阳逸在灵识中联系猫八二。 “非常确定,乖乖……要不咱们就呆在里面?外面的烟花爆竹老绚烂了。” 徐阳逸没有开口,猫八二看不到下面的情况,而实际上……现在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这居然是刑天军团下方! 这里……是第二个地下洞! “咕嘟……咕嘟……”火红的岩浆沸腾在内部,照耀出一张张凝重的面孔。 和之前的洞一样,这个洞之中,无数的符箓汇聚。并且……在中央的岩浆池上,一朵纯白色的莲花,在熔岩中摇曳,盛开的莲花中央,一把金色利剑笔直悬浮,仿佛正在被岩浆锻造,道道金光甚至将满洞的蓝色符箓都遮掩了下去。 “呵……”赵五爷摇了摇头,看看周围大多数呆若木鸡的赵家修士,若不是他也是丹霞宫底的幸存者,眼前这一幕,他同样会目瞪口呆。 谁有如此大手笔!以隆肃省为阵? 第一个阵眼,玄冥重水,加一枚极品灵石,第二枚阵眼,虽然没人知道这朵白莲,这把剑是什么。但是……充斥整个空间那种恐怖的灵气震荡,熔岩白莲上一道道宛若天威的豪光。都在告诉所有人,这两者,绝非凡物! “卡茨……卡茨……”徐阳逸死死盯着那片岩浆,靠近熔岩池边,那种如同实质的灵气从剑种白莲上传来,甚至让他皮肤都在情不自禁地抽动。他静静看了很久,最后,平静地开口:“除了赵老爷子,大楚,其他的人,全都离开。没有命令,决不可靠近。违令者,斩。” 他说的很轻,但是谁都听出了他话中不容置疑的力量。没有任何抗拒,所有人都默不作声地往前走,准备寻找合适的地方构建传送阵。 所有人都离开了,赵老爷子和楚昭南疑惑地看着徐阳逸,却看到他咬了咬嘴唇,极其慎重地,从储物戒中拿出一样东西。 那……看起来是一颗灰白的石头,但是,这颗石头,竟然在缓缓跳动! “从这里上去千米……就是南州的中心。”他抓着那颗已经死去的心脏,淡淡道:“四大家族血战之地。而这场血战,只有三天。” “每一天,每一分钟,都是用生命铸就。而我们,即将踏入这个风暴的中心。我不知道,什么时候需要启动它,或许根本不用启动它。我也不知道,它有多大的威力……数千度的岩浆无时无刻的锻炼所积蓄的灵力,可能对于整场战斗微乎其微,然而,让这张牌随时处于积蓄能量的状态,是我最好的选择。” 他的声音很平静,但是谁都听明白了,这,是大家交底的时候了。 从这里上去,即将面对隆肃省的血战,还有什么压箱底的手段,作为领导者的三人,必须知道。 楚昭南仿佛想到了什么,挑眉沉声道:“灵力……积蓄完毕之后呢?” 徐阳逸回头一笑:“自然是……一场盛大的烟火。至于多盛大,就不是我知道的了。” 随着他话音落下,手指轻轻松开,那颗毫不起眼的妖心,随着“扑通”一声,没入岩浆。 就在这一瞬间,一道神魔般的妖气,轰然从妖心中爆发!那颗灰白的妖心,竟然眨眼间变红!紧接着……一条数十米长的白蛇虚影,轰鸣着从妖心中喷薄而出! ¥¥¥¥¥¥¥¥¥¥¥ 再次祝福各位读者老爷节日快乐,另外各位都知道我是不喜欢在章节末尾ps的,不过,这次还是有点事情要唠叨下 这本书发书至今,已经快100w字了,这个月,几个朋友的打赏,让我登上了第二,希望能保住这个名次 还是那句话,不管书好看与否,我已经尽力,觉得不好的读者,默默放弃,觉得好的读者,请订阅,这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看到订阅成绩不如预期,会非常影响作者的心情,追过我前几本书的读者都知道,我是不水章节的,去掉了某些词某些话,看起来就不是那个味道,每天写好几个小时,说实话比上班累,我现在已经日夜颠倒了,只有在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才能安心码字,身体早已经不好,不想去医院检查,就怕检查出什么病来更影响心情,算是讳疾忌医吧…… 看在老胖子这么努力的份上,订阅走一波如何? 对于自己的爱好,对于正版,我希望,各位有能力的读者,能支持一下也希望盗版的读者,如果可以,如果不差这几个钱,请珍惜作者宝贵的时间和身体堆积出来的小说 最后,谢谢各位读者的七舅老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