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封神结(十七) - 最强妖孽

第307章:封神结(十七)

“轰隆隆!!”白色灵气弥漫整个洞!没人可以想到,看似不起眼的妖心中,竟然藏着如此恐怖的灵气! 楚昭南愕然看着天空,这一条白蛇虚影,毫不夸张地说,是他平生见过最恐怖之物! 他是死死咬着牙才站稳,仅仅一条虚影,上面带着的却是一种让心灵都颤抖的感觉! “老天……”赵老爷子颤声看着天空中翻飞的白蛇虚影,汗出如浆,完全不敢相信,世界上竟然有这么恐怖的东西!而且还握在一个练气修士手中!就连金丹真人都没给过他这种宛若神祗的感觉! “刷!”白蛇虚影如同龙蛇一般,在洞中整整盘旋了一分钟,才消失无踪。 就在同时,三人面前,那片岩浆湖泊,开始螺旋一般的旋转!本来作为阵眼枢纽的白莲,金剑,此刻在白蛇虚影面前竟然根本镇守不住!反而被那个熔岩漩涡带的旋转不停,而漩涡的中心,熔岩形成的漩涡口,一层白色的灵气,倏然爆发!! “轰!!”一声巨响,一道数米粗细的地下岩浆突然冲起数十米高!即将触碰到周围的时候,洞中的符箓齐齐闪出一道蓝芒,仿佛无形的纱幔,将熔岩压了下去。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第一波还没有结束的时候,第二波岩浆……这次足足有十几米粗细,再次爆发! 赤红的巨浪疯狂地倾泻,仿佛火焰的浪潮,竟然周围的蓝色符箓都被完全掩盖,整个洞,只剩下一片红色的狂潮。 足足五六分钟,一切才平息下来。而熔岩漩涡中,那一颗心脏,此刻仿佛褪去了石质的外皮,一片晶莹剔透,一道道金黄色的符文刻印在心脏内部,随着熔岩的每一次冲刷,甚至染上了些许红色。 赵老爷子深吸了一口气,转过头看着徐阳逸:“徐道友……你到底拿出了什么东西……” 徐阳逸没有开口,而是脸色凝重,双手飞快掐诀,随着他的动作越来越快,如同玉石一般的心脏竟然附和一般发出了嗡嗡之声。他的手越来越快,几乎形成了幻影,就在他达到巅峰之时,心脏上猛然爆发出一片雪白的光芒,如同岩浆中升起的雪白太阳,一片清净! “刷……”无穷的白光纱幔一般蔓延,徐阳逸双手松开。心中终于长长舒了一口气。 启动了…… 妖心种魔,终于启动。他没有对其他人说实话,这个东西……启动归启动,然而,什么时候停止,什么时候达到界限,有什么预兆,他也不知道。 白素贞留下的那写字迹,只说明了爆炸范围为周围二十米以外。范围多大?威力多强?什么都没有。 也就是说……他抬起头,看着头顶。上方,就是羽林卫。 刑天军团……要死守这座堡垒! 无论对方的攻势如何猛烈!即便是最狂猛的海啸,也必须将他们拒之门外!一旦让对方杀到二十米的决定性范围…… 他摇了摇头,不可能有这种时候。一旦发生,那么……恐怕所有人都已经成为一具死尸。 死守! 他抿了抿嘴,看向楚昭南和赵老爷子。意思很明显。 自己经亮牌了,你们呢? 楚昭南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眼中带着深深的敬畏,看着那枚一丝一丝染红的心脏,咬牙道:“你确定……这个东西不会把南州炸烂?” 刚才的那股灵气,太过可怕,想在想起来都心有余悸! “我不确定。”徐阳逸笑了笑:“所以他们最好不要把我逼到这一步。” “子母阴阳尸。”赵老爷子沉吟两秒,没有再问。咬牙道:“赵家的镇族法宝,咱们是世代的土夫子,这两具尸傀,身前大名赫赫,赵家也是付出了极大代价,才将它们制服炼成傀儡。两只联手,可抗筑基初期。” 楚昭南根本没多考虑:“八仙图。爷爷给我的。练气期可用的b+级法宝。攻防一体,可在堪比筑基期修士的打击下,防御二十四小时。如果放弃防守,专用于进攻,可以召唤出可灭杀筑基初期的半步筑基八仙灵体。不过只会出现一位,并且是哪一位,也不是我能操控的。” 徐阳逸点了点头,将这两样东西牢牢记在心中,这,就是他们的杀招。三张最后的底牌! 每一张,不到万不得已,他都绝不会轻易掀开。 这些……也是死守最后二十米的最后两道栅栏! 就在这时,地面忽然“轰隆隆”一阵巨响!整个地底都在颤抖!上方的碎石,沙土,扑簌簌往下落。赵老爷子愕然看着头顶:“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话音未落,更加猛烈的震动传来!这一次,仿佛流星坠落在他们头顶!整个地洞晃动得如何六级地震! “有东西坠落了……”徐阳逸深深看着头顶:“这里,是战场中心,传来如此大的震动,必定是某种特别巨大的物体倒下……两位。” 他转过头,眼中燃烧着熊熊战火:“该我们刑天军团登场了。” 怕死不修行。 到了这种时候,只能是虽千万人吾往矣,绝无退路! 站在这是上面的每一个人,每一个家族,全都是豁出了性命,才博来五块令牌。谁都是有进无退!不是对手倒下,就是自己陨落! “走!”再无任何犹豫,他最后看了一眼妖心,头也不回地走向通道口。 …………………………………… 此刻,是天色将明未明,启明星刚升起不久,黑云刚刚泛出若有若无的隐隐白光之时。 但是……天空中,根本看不到启明星在哪!只有堪比银河般绚烂的五彩流光你来我往!东南角上,一只白色傀儡巨虎,浑身爆发出道道白光!将那一片的天空都染做一片雪白!全身喷出数百上千道豪光,如同科幻电影中的激光一般,在全身以及地面上疯狂切割! 一道道黑烟,随着一束束流光升腾。地面有的被烧焦,有的冰封百米,更有的萦绕着一种死寂的气味。但是更多的,却是鲜红的血色地面。 往日南州的各种建筑,高楼大厦,此刻只剩下一片片断瓦残痕。而在凡人根本无法企及的数十米高空,喊杀声,呼喝声,响彻天际。一声怒喝,应者如云。一片片旌旗,一只只飞行法器,一名名悍不畏死的修士,组成一道夜空中浮动的,若隐若现的长河。 整个南州,都化为一片战场。但是,在南州的一个角落,却诡异地并未遭到战火波及。 那是三栋古色古香的阁楼。看上去是仿古建筑,足足有六层,在众多高楼大厦中并不高,基座却大的有些惊人。大约有五百多米大小。三栋阁楼围绕着一个中央的古式开放公园,形成一片连绵不绝的建筑群。 “刷!”一道长长的流光划过天际!在天空中拉出一道惨白的光芒,照亮下方一切物体。随着光明远去,这里再次恢复了黑暗。但是,如果有人刚才惊鸿一瞥,必定能看到,阁楼外面,十余条人影,正一动不动地注着这里。 “妈的……”黑暗之中,一条人影心中无比焦急地看着不远处,就在几十米开外,一只巨大的半人半蜘蛛,足足两三百米高大!三头断了两头,六臂只剩下一臂,惨叫着,身体的伤口在半空中带起无数惨绿色的体液,轰然倒下! “这是纳兰家的转生傀儡……基因产品……这群伪科学的狗杂种。”黑暗中,他死死捏了捏拳头。数百米的尸体砸得大地都轰轰作响!震动不止!他看的很清楚,就在转生傀儡倒下的同时,周围原本七十名啸风军精锐,那些在家族里被称为战神的尖刀军团,现在……只剩下二十多名! “幸好,幸好真正的啸风军只有十名,其他的都是预备队……”他的手指都差点掐到了肉里,自我安慰道。 家族的战士在前线杀敌,而自己却只能呆在这里监视这个人去楼空的巢!心中的血液在沸腾,在喧嚣,却始终得不到发泄,这种感觉,让他几乎发狂! 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许久,他才平静下来。 他知道……现在,预备队都出动了,啸风军已经不能满编进入每一个小队……这代表…… 白虎殿已经进入了红色警报阶段! 他抬头看着天边,市中心的阶段,天空被白色,绿色,红色,分成了三块,从他这里看过去,甚至人影都看不到,只能看到一片片灵气的漩涡。 “该死……”他收回目光,死死盯着眼前的阁楼:“一群杂碎,你们应该庆幸你们没到,如果你们到了……现在早就是一堆碎肉……小毛孩子懂什么战争……咦?狗?” 一条肥的像猪的狗,吭哧吭哧地跑到了中央的广场上,学着狼一样嚎叫了两声。随后,在地面上画着什么东西。 他开始并没有太在意,南州的忽然撤空,家狗变成野狗的太多了。但是……十秒后,他立刻发现了不对! “这是……这是……”他霍然站了起来,血液顿时涌到头顶,一个难以置信的想法如同惊雷一样让他汗毛倒竖!他根本顾不得掩盖自己的身形,一只黑色纸鹤立刻飞了出去! 这是……传送法阵! 而且是近距离传送法阵! 这种法阵,能传送的距离不超过一百米!而且是多人传送!目前,自己周围一片空空荡荡,那么,它要传送的人或者东西…… 地下! 来了……来了!刑天军团竟然入场了!竟然敢入场!自己必须将这个消息传递出去! 就在纸鹤飞起的一瞬间,一只手轻轻捏住了纸鹤,另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悄无声息地捏住了他的脖子。没有任何怜悯,随意一捏,咔擦一声,修士立刻倒了下去。 “练气初期……”一个年轻的男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如果不想做炮灰,你就该安静看着。” 死去的修士根本看不到,就在他倒下的一瞬间,一道方圆上百米的金色光柱,轰然从面前的阁楼中冲天而起!里面,数十道人影若隐若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