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封神结(十八) - 最强妖孽

第308章:封神结(十八)

“刷刷刷!!”硕大的金‘色’光柱直透天空,在白‘色’,绿‘色’,红‘色’的天空中,生生撕裂出一片金‘色’。。 一个个人影严阵以待地出现在光柱之中,正是刑天军团团及其援军,一共六十多人! “杀光他们!”碧霞回廊,绿‘色’光幕染绿半边天,一只巨大的骷髅头顶,一位披散着头发的‘女’子正坐在自己的王座上,在她面前,三条蛛丝铺就的大路,链接和白虎殿和碧霞回廊,上面正有两三百只蜘蛛傀儡,后方十几名修士的‘操’纵下,灵活的如同手指一般冲向对面的白虎殿! 忽然,她愕然看着距离这里十几公里的地方,那里,一道光柱冲天而起!直破云霄! “这是……金‘色’……”她看了两秒,目光陡然如火跳动了起来:“金‘色’令牌!金‘色’令牌!!这是刑天军团到了!!” 但是,下一秒,她的脸‘色’就凝重了起来:“为何……为何我没有感觉到他们的灵气?他们到底是如何进来的!” 柴桑城中,城中最高的一座阁楼,上面已经竖起一面数十米大的古镜,两侧拴着两道恐怕有上千米长,一百多米粗的红绸,被无数修士握在手中,随着他们的灵力通过红绸穿上镜面,必定有一道五彩霞光‘射’出!轰击在白虎傀儡之上,但是,往往还没有轰到,便立刻在护罩上爆发出一道道五光十‘色’的烟‘花’。 巨大的镜子下方,此刻上千名练气修士都愕然看着那一方的方向,这一道光柱,他们知道,这是有新的势力入场。他们入场的时候,同样有相应的光柱冲起。 镜子下方,赵知秋眯着眼睛,看着光柱升腾的方向。 “刑天军团啊……他们竟然还真有胆子来……该说你是胆大包天呢,还是不知死活呢……” 半空中,数千米高空下,一朵青莲夜风中绽放。古松真人端着酒杯,和巨灵真人情不自禁地对视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抹担忧。 刑天军团到场!! 但是,就连他两,都没有任何感应! 也就是说…… “他们……”古松真人的手指微微颤抖:“竟然是直接从地下穿过来的!” 刑天军团领地,光柱之中,徐阳逸握着金‘色’令牌走了出来。任何一个势力入场,都会带来如此大的震动,这一点,在他意料之外。不过,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他的目光,看向了天空。不止是他,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天空。 远处,他们已经见过一次。但现在亲自走进这个战圈,耳中回‘荡’着冲天的喊杀声!那些‘交’错的灵光仿佛和自己的灵魂擦肩而过。一位位修士燃烧自己的生命斩出的绝学。只在夜空中形成一道转瞬即逝的流光……然而,当千百道流光同时闪现,那种场景,连夜都为之失‘色’。 天空中璀璨的灵气光芒,在下方刚到的刑天军团脸上划过,将一位位修士微张着嘴看向天空的脸照得刹那绚烂。战争的残酷,惨烈,壮观真正地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这才觉得,之前的啸风军百人突袭,是那么的不值一提。 没有人开口,尽管这里听不到远处的厮杀之声,但是,即便是这一组画面,都足以让人热血沸腾。 徐阳逸只看了一眼,眉头却立刻皱了皱眉。 他原气海的位置,有什么东西……轻轻跳了一下。 那是,蚕蛹。 在他气海中呆了几年的蚕蛹,在这一刻,仿佛感觉到了什么让它极其兴奋的东西一般!竟然还是蛹状,都轻轻抖动了起来!仿佛迫不及待地想要冲出来! 徐阳逸只是轻轻感受了一下,立刻就知道对方兴奋的是什么。 血气! 确切地说……是血‘肉’!他眼中微微一闪,对了……当日……碧‘波’真人死时,这个东西,同样如此兴奋! 现在不是顾忌这个东西的时候……他收回目光,看向自己传送出来的地方。就在他身后,三栋古‘色’古香,足足有二十米高的阁楼耸立在黑夜之中。虽然,里面已经黑灯瞎火。但是,‘门’口的一块牌匾上,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正在奕奕闪烁。 羽林卫! “听说。”赵老爷子一步向前,目光有些炙热地看着羽林卫大殿:“每一个分舵,大殿都是一尊行宫,除非总舵主授权,否则任何人不得开启。” 他转过身,朝着徐阳逸拱手道:“不知道徐舵主,今日能否让我等看到这一奇景?” 一袭青衣道袍,在树后若隐若现。徐阳逸看到了,却并没有开口。玄诚子这个人,他并没有太想结‘交’的。尤其,是现在自己根本没时间去了解他。 徐阳逸嘴角微微一翘,活得久就是优势,赵老爷子竟然知道这等隐秘。就算是他,都是被正式授命隆肃省舵主之后,才知道这件事。 不只是羽林卫……多宝阁,csib,三大势力,任何一个的分舵,都是一尊移动的战争机器! 一旦古松真人授权,这尊战争机器……就将立刻启动! 否则,古松真人为什么给他护山大阵?护山?护哪座山‘门’?广场么? 没有开口,他深吸一口气,手中一闪,一张符箓无声飞出,如同水幕一般融入三座殿宇。下一秒……一片金‘色’光芒,轰然从殿宇中爆发! “刷刷刷!”一道道金光符箓,在每一片瓦,每一块砖之上闪现。地面都开始隆隆震动!“嗡嗡嗡……”低沉的嗡鸣声,那些墙面,屋顶,竟然全部掀开,一只只特制的聚灵炮,一把把两三米长的灭魔弩,随着墙壁翻开的孔‘洞’缓缓推出。 咔擦的机括声不绝于耳,不到一分钟。三栋阁楼上,正面都有一只龙头雕刻,这一刻,龙嘴里忽然喷出一道蓝光,直‘射’中央的雕塑,三道灵光聚集到一起的时候。广场中本来有一尊身着古袍的男子石雕,这一刻,通体湛蓝!灵气四溢!仿佛活了过来! “轰!”随着它的启动,铺垫广场的条石全部落下!一个灵气组成的八卦赫然出现广场之中。此刻,羽林卫分舵全身都冒出道道金光,赫然已经完全启动!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目光直视着天空,毫不掩饰心中的战意。 自己的战书,递出去了,你们,可有收到? 敢不敢答应这只纸面实力最弱的势力的挑战! 碧霞回廊,最大的骷髅之中,赤罗刹正端着一尊骨质酒杯,一口一口地抿着酒。 白虎殿……败象已‘露’,再过半天……在纳兰家和楼家不计代价的打击下,必定会有个结果。 就在此刻,她猛然抬头,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天的另一边。 一股……她非常熟悉的灵压,不强大,但是如同山岳一般厚重,从刑天军团所在地,冉冉升起! 片刻的错愕,紧接着,一抹难以置信的表情浮现在她的脸上,愣了一秒,她仰天狂笑起来! “哈哈哈!不自量力!不自量力!” 这股灵压……是行宫启动的灵压!三大势力每一处分舵都是一个战争要塞,她如何不知?但是,这代表什么? 这是战书! 刑天军团背靠羽林卫战争要塞,对所有家族正面宣战!! 他们,从现在开始,正式宣布加入这场血战! “区区分舵,区区分舵。”赤罗刹笑的前仰后合,这太可笑了,一只蚂蚁,竟然向大象挑战?五百多米的战争要塞,在数千米的碧霞回廊面前,如同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五百米能容纳什么?恐怕只有最简单最低等的机关空间! 战争要塞,同样有分级,金丹行宫乃是最高,接下来就是他们这一批。一个羽林卫分舵也敢向他们挑战,除了徒惹人笑,还有什么? “哈哈哈……”她嘶哑的笑声回‘荡’空‘荡’的骷髅之中,许久,猛然将手中骨质酒杯一把捏碎。 “小崽子……你还真长脸了……” “以你的身份,地位,以你的行宫,即便是挑战,都是对碧霞回廊的一种侮辱。” “你,根本没有挑战纳兰家的资格……”她咬牙切齿地看了一眼下方:“且容你活下去吧……白虎殿一旦陨落,接下来,就是你万死莫赎的时候。” 柴桑城,赵知秋没有笑,他身边的几大统领,已经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意看向刑天军团所在的方向。 “族长,让我带领一百猎仙卫。将这个不知好歹的狂徒拿下。”一位中年男子,磨着牙看着金光闪耀之处:“就凭他?就算是挑战,也要看看我们赵家接不接!” “是啊,他有什么资格?”身边一位戴着眼镜,穿着唐装的年轻男子,不同的文明,在他身上却没有一丝冲突。长相温文尔雅,说出的话却如同冬日般冰寒:“乞丐走到万户侯面前,说要挑战他……这种挑战,是对我们三家的侮辱。凭这一点,就该让他死无全尸。” “他以为他是谁?他的所有身份,在这里还比不过一具死尸!” 赵知秋面无表情地看着远处金光,许久,淡淡笑了笑:“人之将死,且让他狂一会儿吧。” “这场战斗,只有三天,现在,已经到了第一个高峰,我们没空去管这只蛆虫。” 满心炙热的战书,根本不被高高在上的几大家族看在眼中。即便徐阳逸在外面有一千个身份,在这里,他敢于对自己宣战,那么,就是冒犯天威,死路一条! 在四大家族心中,从未有过刑天军团的位置。这个凑数的人手,也只是说说罢了。如果刑天军团懂事,乖乖地呆在原地,甚至不进来。那么,他们解决掉对手之后,惬意地‘花’上半个小时,将刑天军团顺带摧毁,令牌到手,多一块封地。留徐阳逸一命,卖古松真人一个面子,未尝不可。 但是现在,这只蝼蚁竟然敢对巨龙挑战!那么,就是他自己找死! 顺带摧毁羽林卫分舵,照样可以变成顺带血洗羽林卫分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