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封神结(十九) - 最强妖孽

第309章:封神结(十九)

他们不知道,他们看不起的刑天军团,此刻,主殿之中,徐阳逸面前,已经站着二十几个人。 “舵主。”一位年轻的修士,脸上丝毫没有一丝恭敬,只有按捺不住的焦急:“交接已经完毕!我们下面要怎么做!立刻指示!” 他已经顾不上恭敬了,现在心急如焚! 晚一步,可能就死在这里! 在这里,等待徐阳逸的,是旗下所有军团的辞职信! 久等舵主不到,没有回复。他们干脆整编都不等!全部申请辞去军团长一职! 上到a级,下到c级,无一例外!在普通修士眼中让人羡慕的职务,此刻根本比不上性命珍贵。除了一叠厚厚的辞职信,一仓库的中品灵石,其他什么都没有。 “回到你们岗位上去。”徐阳逸神色不动,手轻轻一挥,所有辞职信化为飞灰:“准备……和四大家族全面开战!” “徐道友!”他话音刚落,一位修士就忍不住叫了起来:“这,这怎么行!我们根本不可能是四大家族的对手!他们伸出一根指头来都会碾死我们!!” 徐阳逸眉头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眼睛从冰冷变得危险,淡淡道:“我说……回自己的岗位。” “徐道友。”他还没说完,另一位肥胖的修士咬牙道:“这是找死啊!我们留下来,是交接!不是跟你拼命的!也不是跟着你送命的!我……” “你属不属于隆肃省羽林卫。”楚昭南冷笑道。 肥胖修士下面的话全都咽到了肚子里,但是,数秒后,他抬起头死死盯着徐阳逸:“我要辞职!辞职!” “你们这是找死!”他的神色都有些狰狞,这一天,是他过过最为漫长的一天。隆肃省在接到一个练气后期升任舵主,羽林卫大哗!紧接着,又传来南州划定为战场之事!他们被留下来交接,生怕对方打过来,提心吊胆地等着新舵主到了。本来还想试探下,是不是新舵主直接竖起白旗,保一条小命,那么自己还能跟着对方混下去。 从昨天开始,他就紧绷着心弦,眼巴巴地等待着舵主来到。没想到,对方刚来,第一道命令就是准备全面开战! 他疯了吗! 紧绷到现在的神经,终于崩断了。 “看看外面!”他神色激动地指着窗外:“碧霞回廊!白虎殿!柴桑城!哪一个不是名震修士界的行宫!我们呢?!” 他声音有些嘶哑地指着面前的人划了一圈:“就这六十多个人?!别人上千预备军,一人一口口水都能淹死我们?!打算用分舵去撞对方的行宫?!” 徐阳逸眼中,已经冰寒无比,他站了起来,走到修士的面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回自己的位置。”他顿了顿:“这是舵主的命令。” “不!!”修士声音更大,对着他吼道:“我要抗命!我不想跟你去死!我要辞职!我要给古松老祖申诉!我要……” 话音未落,他说不下去了,愕然地看着自己的胸口。 一只手,已经贯穿了他的身体!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神色平静的徐阳逸,对方甚至没有因为面对面地杀死他而有一丝波动。 “扰乱军心者,杀。”他根本没有一点怜悯,这种时候,军心,士气,战意,丢失任何一样,都足以让刑天军团万劫不复。 “扑”随着他的手抽出,一道血箭射出。肥胖修士圆睁眼睛,仍然直勾勾看着徐阳逸,他不敢相信,新舵主……居然就这么杀了他…… “之前不走,现在给我首鼠两端?”徐阳逸接过李宗元递过的丝巾,随意地擦了擦手,看向面前的二十几人:“最后一次。回到自己的岗位。” “这是命令。” “我的命令。” 沉寂,三秒后,一位修士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跌坐到地上,随后立刻拱了拱手,嘴唇发颤想说什么,却什么都没说出来,起身转头就朝着外面走去。 “临阵脱逃者,杀。”徐阳逸点了一根烟,深深抽了一口,平静地说:“畏战不前者,杀。” “既然跟着我到了这里,我会冲在第一个。我不退,谁要退了……”他目光扫过所有人,声音冰冷如刀:“别怪我手下无情。” 这种时候,决不能有一丝仁慈! “明白!”所有人,震撼之余,齐齐锤了一下胸口喊道。就算楚昭南和赵老爷子,也是拱了拱手。 徐阳逸手摸上了储物戒,最终放了下来。 现在,还不是启动太乙无极阵的时候。 二十多个人面无人色地离开,只有两人,彼此对视了一眼,咬牙站在了这里。 “我,我们是负责主殿的交接人员。”两人不等徐阳逸开口,根本不敢看他,立刻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们来为徐……舵主交接主殿事宜。” 他们心中,已经噤若寒蝉。 果然……没有哪位能走到舵主这个位置的人,是好相与的。这位舵主,同样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说。” “是。”两位修士站到两边,双手掐诀,顿时,一片光幕浮现在所有人眼前。 “羽林卫分舵已经全面启动,这,这是周围所有地方的分部,红色小点,表示周围人员有多少……” 随着他们的指示,徐阳逸,楚昭南,赵老爷子一语不发的看着那片光幕,上面,就算是在他们周围,都聚集了数百小红点。赵老爷子皱了皱眉:“那么,这个大红点呢?” 在他所指的地方,一个巨大的红点,周围挟裹着数十小红点,忽然脱离了队伍,朝着他们这方冲过来。 两人惊魂未定,本来还没注意,在看到那个大红点的瞬间,呆了两秒,紧接着,声嘶力竭地尖叫起来:“敌袭!!敌袭!!!” “咚!”不用他们说,地面,猛然抖了抖,紧接着,是“咚咚咚”的沉闷脚步声!每一声,都仿佛踩在人的心上,而且……越来越近!越来越响! “迎敌!”徐阳逸三人,毫不犹豫地站了起来,刹那间,所有修士,直奔其他两座行宫而去! 按照要塞的规格,中央,是主殿,两侧分殿,就是武器所在地。 “这到底是什么?”楚昭南咬牙道:“怎么会这么巧合?我们刚到就跟了过来!” “这,这是纳兰家的转生傀儡……”一位交接的修士面如土色:“高……三百米……长……五百二十米!是攻城拔寨的利器!” 徐阳逸没有开口,来到这个战场,他早就做好了浴血的准备。然而,战场上,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什么意外都会接踵而至。他没想到,意外来的如此之快! 自己这边的人根本没来得及熟悉要塞,第一波冲击,已至眼前! 没有任何废话,三人立刻走出正殿。外面,整个羽林卫分舵要塞,已经是金光闪烁,如同竖起倒刺的刺猬。警告着一切来犯之敌。然而,在地平线的尽头,一个巨大的黑影,头顶连接着一根雪白的,足足数米粗细的灵光束,直通天上的碧霞回廊。咆哮着,疯狂地朝着他们这边冲来! 黑暗之中,只能看到那个巨大的身影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蜘蛛,上半人身,却长着三头六臂,每一根手臂,都握着一件几十米长的法器!抬手,仿佛能撕裂云层,举足,好似万马奔腾!它身上刻满了符文,远远看去,满地烟尘之中,它如同奔袭而来的恶魔,夺人心魄! 在它周围,数十名浑身散发着白色灵气,骑着黑虎的修士,正在它前面飞速奔逃。看似逃跑,阵型却一丝都没乱。 “啸风军。”徐阳逸立刻认出了他们。身边的楚昭南咬了咬牙:“好一个祸水东引。” 啸风军不是被杀散地四处奔逃,而是有目的,有计划地,将这只转生傀儡勾引过来。将刑天军团卷入战场! 远处,领头的一只啸风军修士,雪白铁甲覆面。手握长枪,露出不多的衣袂,在狂奔之下猎猎作响。目标,直指羽林卫! 啸风军百人被歼! 这是啸风军团的耻辱!也正是因为这百人被歼,令狐家才有今天如此难堪的局面! 他握紧了手中长枪,百人突击队,全部都是真正的精锐。而不是像现在,他们十几个人带着几十名预备兵。这只精锐被歼灭在刑天军团的场地上,不知道对方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他们这只只有十几人名真正精锐的队伍,不能再去硬碰硬,毕竟,现在令狐家已经死不起了! 但是……这是战场! 他们不行,不代表身后这只几乎没有灵智只有本能的转生傀儡不行! 他摁了摁面甲,胯下黑虎再次提速!身后,烟尘滚滚,那只巨大无比的转生傀儡发出令人心颤的嘶鸣,冲过之处,一片狼藉,碎屑纷飞,跟着这只部队直冲羽林卫! “族长。”巨大的骷髅中,纳兰错目光一闪,沉声道:“七号傀儡,被啸风军引走了。” “哦?”赤罗刹淡淡道:“引到哪里?” “刑天军团的方向。” 赤罗刹目光一闪,微笑道:“那……就让它去好了。” “就让刑天军团的人看看,他递出来的战书,交到了怎样的庞然大物手中。让他清晰地认清我们之间的差距,或许……他终于从自己不自量力的美梦中清醒过来。双手献上自己的令牌呢?” 她阴森森看着天空:“别去管它,下达命令,全力破灭刑天军团!就算打不死,也给我打残!咱们现在没这个精力。白虎殿撑不久了……六小时内,必须拿下白虎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