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封神结(二十一) - 最强妖孽

第311章:封神结(二十一)

就在此刻,他猛然跳了起来,难以置信地看着外面! 几十名对抗灵光束的修士,同样愕然看着前方。 一位半裸身子,光头,头上盘着一只蝎子的男子,浑身纹身闪耀,仿佛成为了一个金人。 随着他一指点出,羽林卫周围所有土地,所有树木,竟然迎风见长!全部朝着广场为中心的地方蔓延!数秒后,一面蔓藤交错,巨木横陈,上面长满青苔甚至开着花朵挂着果实的半圆形护盾,赫然出现在灵气护罩之上! “青木御魔盾……”君蛮神色凝重,双手翻飞,随着他最后一合,轰的一声!这面巨盾严丝合缝!沿着灵光罩将整个羽林卫都包裹在了里面! 他,已经面无血色。 “墨家傀儡秘书……”就在包裹的一刹那,不等徐阳逸喊出动手,墨夜雨双手飞快结印,一本灵气虚化的书在他面前不断翻动,紧接着,一页纸落到地面,随着一片白光闪过,那只五头十臂的巨猿,咆哮着出现在了现场上! “血炼金刚!” “吼!!!”血炼金刚发出一声震天怒吼,身形一闪,立刻消失在场中,下一刻,它已经出现在了碧绿色光柱羽林卫分舵的灵气浪潮正下方! “五宝合一!”墨夜雨的脸色,随着法诀,越来越苍白。随着这句话,血炼金刚仰天咆哮!如同转生傀儡一般,五个头,齐齐喷出一道丝毫不亚于碧绿灵光束的光柱!在半空中诡异合一,竟然形成了一把金色利剑!直冲灵气浪潮!瞬间加入了进去! “刷!!”强援来临,本来已经缓慢往下压的灵气浪潮,竟然暂时稳住了! 墨夜雨脸上露出一抹极其心痛的神色,没有人注意到,随着这一束光柱喷出,他的血炼金刚,竟然双目瞬间暗淡,如同一尊雕塑那样,再也不动一动。 然而,他的神色瞬间舒展开来。因为,就在这一刻,一行人影,已经踩在盘旋的傀儡之上,朝着天空中急冲而去! 徐阳逸,泉凝月,秦雪銮,方程,楚昭南,高野,罗三丰,那位不知名的修士,捧着玉盒的赵老爷子义无反顾,一马当先! 就在此刻,徐阳逸忽然抬了抬眉。 他气海中,那个诡异的茧,动了动。而且……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吸力,从茧中传出。 “是血肉。”他立刻肯定了下来,来到这里,死亡的人更多,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茧对血肉的渴望。 甚至可以感到……里面,正在孕育什么东西,仿佛需要大量血肉的滋补? 没有时间考虑这些了,他脚在傀儡上一点,立刻冲向更高处,目标,直指转生傀儡头顶的灵光丝! 斩断它! 然后……羽林卫要塞,就能确切地杀伤转生傀儡! 近了,更近了……此刻,数人已经沿着傀儡阶梯冲上天空两百多米!下方,已经如同蚂蚁大小,看一眼,便让人头晕,然而,此刻没有一个人有这种想法。全力地朝着上空冲刺! 下方,队友以绝大代价换取的时间,每一秒钟都弥足珍贵!然而……练气修士的飞行法器,极限就是一百五十米,根本飞不到那么高! 此刻,除了一往无前,再无退路! “万蛇引!”秦雪銮,第一个出手,她很清楚自己的优势,就是骚扰。而很幸运地,她的骚扰距离,是所有人中最长的! “刷刷刷!”随着她玉手一台,长袖中如同装满了活物一般抖动!紧接着,一条条五彩斑斓的灵气凝聚的毒蛇,疯了一样朝着转生傀儡冲去!数目之多,甚至在天空中凝聚出了一片五彩浪潮! “丝丝……”毒蛇吐信,刹那间就落到了傀儡身上,毫无犹豫,张口就朝着傀儡咬了下去! “玉峰引!”并没有结束……秦雪銮张开樱唇,两只实实在在的白色蜜蜂无声飞出,只有指头大小。但是迎风见长!刚飞出数米,就长到了三米之大!带着如同飞机一般的“嗡嗡”声,直刺傀儡眼睛! “天剑西来,绝刀降世……”就在此刻,一行人已经冲到了距离傀儡头部五十米处!中年修士双手一合一张,两把尺长的刀剑,发出清脆的凤鸣之声,在他双手之间不停旋转! “天剑绝刀!” 随着他的轻叱,一剑一刀,竟然化作数米长的一龙一凤!疾刺傀儡头顶! 徐阳逸没有开口,他就在这时,感觉到了一抹怪异。 好像,太顺利了一点? 即便对方没有灵智,本能也会保护好自己的致命要害。现在,冲在最前方的他,却一点没收到阻隔?对方那几只手,满身的触须,挥舞地杂乱无章,却没有一次有效的狙击。 “咚!”闷响声响起,刀剑根本没有斩到对方头颅,一根不知何处伸出来的触手,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挡在了头颅之前!随着一阵寒芒疯狂闪烁,触手被化作漫天血雨!但是,这一剑一刀,却化为漫天灵芒飞逝。 “刷……”随着这一击,三个头颅中,其中一个,忽然转过了头来。居高临下,巨大的头颅直视着面前这一群蝼蚁。随后,静静地对着中年修士张开了嘴。 中年修士目光微眯,下一秒,一道赤红色的闪电,陡然从对方嘴中射出! “好快!”他根本没来得及多想,条件反射地往左一躲,就在同时,他感觉左臂一凉,一股痛彻心扉的疼痛猛然涌上心头! 兔起鹘落,在看到这道光芒的时候,他的左臂,整个如同被砍下来一般,切口平平整整!竟然是完全消失! “各嚓……各嚓……”一阵咀嚼的声音从他面前传来,中年修士眼睛因为剧痛而血红,死死摁着血流如注的左臂,看着自己面前不远处,那一条赤红色的触须,赤红而丑陋,顶端的口器,一圈圈利齿,正在撕咬着他丢失的左臂。 “这是……灵寄生!”秦雪銮倒抽了一口气,大喊道:“远离它!远离这个东西!他身上的灵寄生等阶绝对不低!” “灵寄生……”下方,雪白盔甲的啸风军队长冷笑道:“这么几个人,就想攻破号称移动堡垒的转生傀儡?我们令狐家,也是死了不知道多少人,才摸索出对抗它的诀窍。” “队长,什么是灵寄生?”身边,一位已经满身伤痕,却是第一次上战场的令狐家修士问道。 就是这个东西……可以从对方全身无论哪一个地方冒出!快若闪电!根本防不胜防!他们现在只剩下三十人,出动的时候却有六十多人!一半的人,都是死在了这个东西口中! “转生傀儡是攻击型的堡垒。”队长摁下面甲,一提长枪:“它的防御,依托于一种特殊的寄生物。它们以灵气为生,成群结队,居住在傀儡体内,形态不定。任何对于它们宿主的攻击,都会被认定为是对它们的攻击。所以……转生傀儡根本不需要防御。因为有东西替它们防御!” “而且……灵寄生体,在整个修行界,都少之又少。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稀少程度甚至不亚于极品灵石!只不过,无人知道它的作用。csib曾经下大力气钻研这个课题,历经五年,不了了之。没有使用价值的东西,名头自然不会响。” “若是对方以为它的弱点是灵光丝……”他话语中带着仇恨的嘲弄:“那么……斩上灵光丝的那一瞬间,就是他身死道消的时候。” “走……”队长牵了牵胯下白虎,冰冷地看着不远处的羽林卫分舵:“这群自命不凡的狂徒,渣滓,现在已经自顾不暇,我们……再给他们一个意外的惊喜!” “跟我……杀过去!!” 半空中,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对方嘴里那条赤红色的出手,和之前都不一样。比之前的小,颜色也不同,但是更快!更灵敏!上面布满了一只只让人看着就发麻的小眼睛。而且……他们清楚地感觉得到,这东西……有灵气! 转生傀儡,是感觉不到灵气的,因为,它是死物! 要斩灭头顶的灵丝,必须要过的,就是这所谓的灵寄生组成的密集防线! 因为……他们已经可以看到,其中一个头颅,七窍之中,已经有无数的触手伸了出来,在他们面前,形成了一张无数利齿的大网! 他们……已经被寄生体判定为敌人! 谁都没有动,就在这时,下方,忽然传来了隐隐约约的集结之声。 “这是……”楚昭南愣了愣,现在的情况,已经是极为不妙。但正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就在这种至关重要的节骨眼上,一眼之下,下方……数十骑啸风军,竟然去而复返,不……他们就没有离开!如同捕食的猎鹰一般,寻找到最好的机会!对准他们的老巢展开了冲击! 上,转生傀儡正缓缓压迫着阵法,下,令狐家啸风军数十骑冲击!而在光罩之中,精锐尽出!有名有姓的修士,只剩下君蛮,赵五爷,赵凤来! 啸风军冲击的威力……现场谁都了然! “这群杂种!”楚昭南勃然大怒:“他这是打算将我们斩尽杀绝!” “师弟,回防?”方程心中也是大急,见识过啸风军冲击的威力,他绝不认为里面的人能挡太久! 一个防御法阵,必然有主有次,谁都在全力抵抗来自转生傀儡这座移动堡垒的攻击,所有灵力都抽调了过去。若不是他们飞上半空,根本看不到下方啸风军正在合围,准备一举冲破他们的防线! 任何神通,也是有优有劣。君蛮的弥天大盾,挡住了天空,也挡住了他们的视野,同样……现在没有人知道,一把致命的尖刀,已经对准了他们后方! “不!”徐阳逸死死咬着牙,这就是战场,瞬息万变,根本不可能有万全的准备!任何一个小小的变故,都有可能将战争引到另一个方向。甚至上一秒的小规模团战,下一秒就会成为决战! 比如令狐家,丢掉一百人,立刻迎来了排山倒海的联合打击!在比如他们……一个祸水东引,紧接而来的,就是打算让他们全军覆没的冲锋! 利用傀儡没有灵智,利用对方的本能判定,啸风军……在这里找到了千载难逢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