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封神结(二十二) - 最强妖孽

第312章:封神结(二十二)

“冲上去!”没有一丝犹豫的时间,徐阳逸狠声道:“如果现在不冲,我们回去,赶走啸风军,迎来的仍然是慢性死亡!说不定……下面来的就是纳兰家的援军!别忘了,现在令狐家根本不可能抽出援军。而纳兰家局面大优,手握大龙,一旦发现我们连一只转生傀儡都敌不住,他们绝不介意偷偷抽出几十名正规军,配合转生傀儡将我们拿下!” “所以……我们必须冲!必须打退它,打痛它,将它彻底毁灭!”他深吸一口气,手一扬,偃月出现,带起漫天黑炎:“就像我们面对啸风军正规军团那样,打痛他们,他们才会放弃对我们的觊觎。” “弱者,没有平等对话的资格。” “那下面呢?!”赵老爷子急道。 徐阳逸看了一眼下方:“相信战友。” “这只啸风军,不是全部的正规军。他们的坐骑都不同。而我们的人……却是和正规的啸风军战过一场,并且胜利的老兵!上一次,我们平原作战,这一次,我们却已经有坚城守护。我不相信,他们拖不住。” 话音未落,他已经箭一样冲向了那一片灵寄生之海! 时间。 现在,抢的就是时间! 在啸风军冲垮羽林卫分舵之前,斩杀转生傀儡! 抢下这间不容发的半小时……哪怕二十分钟,他们都有机会! 不是没有想过动用护山大阵,但是……现在,虽然千钧一发,但是距离生死存亡,他感觉……仍然差了那么一丝味道。 “滋滋滋……”无声的蔓延,转生傀儡,两个头七窍中都出现了无数触须,竟然在半空中铺开了一张蔓延数百米的巨网!巨网之上,一只只诡异的眼睛,一张张长满锋利牙齿的小口,发出如同磨锈铁一般的兹兹声,让人汗毛倒竖! “十方红莲!”徐阳逸没有退一步,偃月舞动起一片黑色的浪潮,黑夜中,出现一片比黑夜更深邃的黑暗,道道黑火在空中燃烧,随着他一声喊下,一条咆哮的黑色火龙从他手中轰然出现,然而,这一次,黑龙并非呼啸向前,而是倏然分为数十上百条小型火龙,咆哮着冲向前方好似外星生物的巨网! 他说过,他不退,谁也不准退! 所以,他必须以身作则! “兹呀呀!!!”随着一阵刺耳的声音,无数的口器竟然不闪不避,一口咬住那些小火龙,一口一口地吞噬起来! “小心!”秦雪銮的惊呼声传了过来:“灵寄生的特性千奇百怪!这样巨大的傀儡,体内的灵寄生必定是精挑细选,完美契合的!” “刷!”徐阳逸偃月猛挥,前方朝他冲来的数十根触须被斩断,绿色的液体喷洒地漫天都是。他寒声道:“它们是植物还是动物?” “说不清!”秦雪銮咬牙掐诀,身侧,一群黑色蚂蚁浮现,竟然一口一口和那些灵寄生相互吞噬起来:“可能是植物,可能是动物,还有可能是微生物!或者精粹灵体的集合!” “那么……”徐阳逸咬了咬牙,看着上方巨大的傀儡头部:“如果斩杀掉灵寄生,能不能干掉它?” “难!”秦雪銮一挥手,又是一片黑蚁如潮涌出,逼退身后的数十条触须:“不是说不能灭杀掉它!而是根本不知道它的本体躲在什么地方!它不是修士!没有气海!但是一定有一个指挥它的‘大脑!’傀儡如此庞大,你怎么找到它?!” 说完,她呆了呆,猛然转头,张大了嘴看着徐阳逸:“你,你想直接斩灭它体内的灵寄生?!这,这不可能!” “你看!这尊傀儡和其他的都不一样!它没有灵气!然而招式却是有灵气的!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它的皮肤,血肉能掩盖一切灵气的流动!你……”她说不下去了,半秒后,才咬牙道:“你不会是想进入它的体内吧?” “继续。”徐阳逸沉声道。 秦雪銮咬了咬牙:“除非……有东西能在完全隔绝的情况下,看到灵气的流动。这样就有了脉络,顺着这个脉络找下去,必定能找到灵寄生的中心!我想,以往的修士无法从体内灭杀它,就是因为这一步!修行界能在隔绝灵力的情况下寻找灵气的宝物,太过稀少!” “但是……一旦斩灭,我敢保证……没有了不死之躯,转生傀儡只是一个移动的活靶子而已!并且……”她眼中闪过一抹杀意:“秦某……早已埋下了后手。徐道友,你若敢进,半小时以后,秦某立刻激发,助你一臂之力。” 听完这句话,徐阳逸的身影已经一闪消失,双翼展开。此刻,在他的头顶,带着口器,利齿,眼睛的触须,几乎要弥漫这片天空!转生傀儡如同一只海葵!肆意挥舞着它无穷的触手!根本无法想象它体内的是何等生物! “留影照壁!”滑翔在如此恐怖宛若魔神降临的天空下,徐阳逸迅速掐诀,一阵黑光闪耀,留影照壁覆盖全身。偶然有一道道触须闪过,坚硬的牙齿相交,却只听到叮当之声,白印都留不下。 徐阳逸,心中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这道灵光丝,数米粗细,看似平静,却极有可能是纳兰家的陷阱! 如此醒目的弱点,谁不会意识到?他敢打赌……在头顶,绝对有意想不到的杀招在等着他!就算没有,灵光丝背后,连接着的可是纳兰家的碧霞回廊!这么巨大的浮空要塞,如今只垂下了七道丝线。这些丝线背后,是一个人?两个人?或者一百人两百人?或者……是半步筑基,只差一步的练气修士在等着他? 任何一个……灵力传递的杀招,反震,都足以让他饮恨! 这些想法,是刚才觉得不对之后,才仔细琢磨出来的。察觉到他们冲向头顶,为什么不早做防御?偏偏只有五十米再做防御?就算是本能,也本能地知道去保护自己的弱点?仔细一想,欲盖弥彰,这反而是引诱对手斩断灵光丝,隔绝和碧霞回廊的联系。 “这是一个双重陷阱……”他咬了咬牙,双翅一阵,滑翔向旁边的一只苍鹰傀儡,一只手抓住,翻身一跳,就跳到了傀儡之上。 “谁如果在那时候因为这种‘马上要成功’的心理,不顾一切冲到头顶,斩断灵光丝,恐怕会立刻损兵折将。难怪……难怪他只在距离头顶五十米才开始反击,就是为了制造这种‘我距离成功只差一线’的心理诱导……若非这只傀儡并无灵智,恐怕我都会中了它的招!”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而演技,是智慧磨练出来的。 没有灵智的傀儡,再怎么设定精密的程序,也必定在表演上出现差距。 “它真正的弱点,不是外面……反而就是让它不死的灵寄生体!”翻上傀儡背部,他下意识地看了看,数十骑啸风军,已经集中在了距离羽林卫分舵一千米的地方! 只等战斗到白热化的那一刻……就是这把尖刀捅进来的瞬间! 寸秒寸金! 他双脚一点,朝着旁边的傀儡冲去,数秒后就到了赵老爷子身边,二话不说,一把抓住了赵子七的玉盒:“借用。” 随后,将玉盒往留影照壁中贴身放好。再无一丝疑虑,全力往上冲去! 双手,已经飞快地掐诀,同时大喝道:“给我分散它的注意力!让它灵识不能集中!!” 没有为什么,楚昭南第一个响应,双枪抬起,朝着上方开出两发子弹。 一枚,如火,带起一串刺目的火焰!甚至空气中都传来了焦糊味! 另一枚,似冰,所过之处,天空中都留下道道极寒的白烟。 “轰!!”一颗子弹撞上徐阳逸前方已经交缠成触须海的天空,顿时,一声撕心裂肺的“兹!!”声响彻四野!一颗小小的子弹,竟然带起了上百米的巨大火浪!而且,这些火和徐阳逸的不同。并非自己燃尽,或者烧尽一切不熄灭,而是瞬间爆发!温度甚至比十方红莲还高!但是维持极短,仅仅数秒,就在天空中熄灭! 然而……紧接而来的,却是极度的冰寒! “卡卡卡……”一片片冰层在那层如同云层的触须之海上蔓延,刚刚遭受极炎地狱的灵寄生体,转眼又遭受寒冰地狱。虽然时间极短,但是,数秒之后,徐阳逸前方,竟然灵寄生之墙全部焦黑!但是,诡异的……并没有烤熟的肉香,而是…… 花…… 一片连绵不绝的花朵! 五彩缤纷,色彩艳丽,绝非灵气构成! “我的天!”赵五爷在下方,一声惊呼,谁都呆住了。赵凤来在他身旁,愕然看着天空,难以置信。 “这,这他妈到底是什么东西?” 没有任何人能想得到,如此丑陋的灵寄生体,长满口器,利齿,眼睛,在被摧毁后,竟然会结出一片片连绵不绝的花苞! 植物? 动物? 灵物? “无人可知……无人能知……”秦雪銮有些狂热地看着天上那一片花海,顺带看着旁边蠕动的触手海也不那么恶心了:“美与丑,本就是一念之间……就像毛毛虫,谁能知道以后是蝴蝶?” “更别提……寻常难以见到,却用途不明的灵寄生体……” “嗖!”一道黑影闪过,徐阳逸的身影,已经风驰电掣地闯过那个布满鲜花,黑洞洞的缺口,直冲对方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