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封神结(二十三) - 最强妖孽

第313章:封神结(二十三)

一阵阵芬芳……徐阳逸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鼻子。 这真的是那些丑陋无比,诡异得好似外星人的灵寄生体? 没时间感慨,楚昭南只是为他的破冰执行打破了第一层冰。紧接着,第二击来到! “嗡嗡嗡……”一只旋转着的铃铛,上面刻着一枚八卦,被赵老爷子如同放风筝一样,一条红色丝带从掌心蔓延,它飞速升到徐阳逸头顶,紧接着,当的一声脆响! “刷……”一道道音波化作实质,围绕在徐阳逸周围。而随着音波的环绕,他赫然发觉…… 周围本来感受到这里遭受攻击的触须,诡异地安静了片刻,而那些已经开花的触须……竟然开始结出了果实! 灵寄生体……徐阳逸目光闪了闪,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当……当……”铃铛为他缓缓开路,他的目光,死死盯着上方的头颅。 近了……更近了!就在他距离头颅只剩四十米的时候,铃声戛然而止。他目光一闪,正要掐诀,忽然间,无数道黑色灵光,从这片铺满天空的触须之云间隙之间射出!一把把黑影造型的各式兵器,地涌黑莲! “百影天诛?”徐阳逸咬了咬牙,心中一片火热。他似乎看到,下方,自己的师兄,方程这个愣小子,没有问自己为什么,只是单纯地相信自己,便用出了自己最强大的杀招,为他开路! “谢谢。”他在心中默默说道。不是谢对方开路,而是谢对方什么都不问的这种信任。 报答这份信任的,是他最后的全力冲刺! 二十米! 最后二十米! 二十米之后,就是那个硕大的头颅! 然而,就在此刻,对方的嘴,竟然开始缓缓闭上! 或许是本能起了作用。或许是对方也感觉到了真正的危险。或许是对方察觉到了他的目的,但是,这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他必须进去! 此时此刻,他无比相信而且确信,转生傀儡,这具纳兰家都只剩下十具的移动堡垒,只有从内部攻破! 他的心,这一刻,不能有任何缺陷,更不能怀疑自己。 冲锋之势,有进无退! “给我……”偃月出现在他的双手,灵力源源不断涌入,他猛然大喝:“开!!!” 但是,就在这一道银白色月牙还没有发出的时候,下方,一道璀璨得根本不亚于徐阳逸的剑光,忽然亮起! 白虹时切玉,紫气夜干星! 徐阳逸目光一闪,这一道剑光,竟然……不比他弱! 持剑之人,绝不在他之下! 而且,这道剑光,直射对方大嘴,赫然是帮助他的! 忽然,他恍然大悟,这个人,和他一直不亲近,或者说,对方莫名其妙地很想亲近,自己却没有给他机会。 而这个人,也来了的。 也只有这个人,在场的实力,能和自己不相上下! 玄诚子! 仿佛印证了他的猜想,此刻,天地间,天空之上的人,都恍惚听到了一个近乎神圣的声音。 “三才化生。” 随着这一声,一剑化三剑!带着凌厉无匹的杀气!直奔对方双目!嘴唇! “好强!”此刻,在羽林卫后方,啸风军队长,猛然抬起头,惊愕地看着天空中的三道剑光! 剑光如匹练,竟然照耀地附近都熠熠生辉! “这绝非普通天才!”他死死咬着牙,难以置信地说道:“我在家族中,不是没看过令狐家三大天才,但是……他们……没有一个能相隔数百米发出如此强大的剑招!” “这是谁?是刑天军团的人?是藏龙军团?” 犹豫了数秒,他再次握紧了手中的枪。 “无论他是谁……他只有一个人!” “啸风军……白虎殿恐怕支撑不了多久了……要想继续这场游戏,必须拿到另外的令牌……” “无论你是谁……”他闭上眼,睁开时,杀气一丝不减:“这个绝好的机会,我也必定将你葬送在令狐家的铁蹄之下!” 他不知道,此刻,羽林卫中,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道士。 墨夜雨,君蛮,李宗元,这三个人震撼稍轻。他们知道,这个人……是道教三大祖庭之一清城山前山的护山四剑传承者。 一场丹霞宫,千人进入,出来的只有这么点人。护山四剑死得只剩一个。而这个人,就在他们面前,衣袂都被残余的灵气吹得四处翻飞。天空中,一道雪白的剑光渐行渐远,甚至冲破黑夜的云层。堪比天上的明月! 他缓缓插剑入鞘。 这就是传承者的真正实力? 怎么感觉……和团长都不相上下?或者……可能……还要强一些? 其他人,则是完全呆滞,谁也没想到,这个一声不吭的道士,一剑之威,竟然快赶上了计都罗睺剑的刺! 白虎殿,碧霞回廊,天宇宫,柴桑城,此刻,数位老者都愕然抬起了头。 “超级宗门?”“不……怎么可能?他们怎么会参与洞天福地?”“这是道教三大祖庭之一的招式……难以想象……这次竟然有道宗势力参与进来?”“不对……清城后山本身就是大洞天!他们怎么会谋求这个几十年后的小洞天?” 这一剑,让赤罗刹,赵知秋,五老星,齐齐侧目,人的名,树的影,发出这一剑的修士不可怕,但是……三大超级宗门,它们才是修行界真正的巨无霸! “全力攻击!!”赤罗刹站了起来,目光死死盯着白虎殿:“五个小时内!本宫要结果!” “全军出击……”赵知秋深吸了一口气:“不能拖,不要拖,迟恐有变……不惜一切代价攻下白虎殿!” 这一切,徐阳逸都不知道,他更不知道,这一剑,让预定好的战场,再次产生了一些误算。他眼中,只有璀璨无比的三道剑光! “啪啪!”两道剑光直射傀儡眼中,顿时,一声惨叫从头顶传来! “兹!!!!” 天空的云层都为之荡开! 它的头被击打地微微抬起,数秒后,神经才传输到他的身体,它低下头来,它感觉不到疼痛,但是这种冲击感,却让它极不舒服。 然而……迎接他的,是一道如同流星的身影! 徐阳逸,二十米,在这间不容发的瞬间,飞身而至! 乱流争迅湍,喷薄如雷风! “嗖!”甚至剑光都还没到,他的身形,已经没入转生傀儡因为冲击而张开的嘴中! “咔!”反应极为迅速!转生傀儡两排刀锋般的利齿猛然合上!甚至用力咀嚼了两声! 然而……什么都没有。 嘴里,徐阳逸一个翻滚,根本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冲了下去!只是用灵识看着周围的情况! 干燥,非常的干燥。 没有任何体液,里面不像是一个人体,反而更像是一个石洞。只是柔软无比。 顺着食道,他猛然向下,甚至身体都没有施加一点灵力防止摔落碰撞。 现在,时间就是一切! 羽林卫之后,啸风军,正在等待着最恰当的时机! “咚咚咚!”身体团成一团,四处都传来碰撞的痛感。直到灵识感觉到了下方已经到底,他这才双翼一展,飘落下来。 “这里……”他粗略地内视了一下身体,立刻站了起来。而周围的一切,就算他决定进来之前,想过了无数的恶劣情况,此刻,也由不得呆了一呆。 这里……一点都不恶劣! 更没有想象中的各种恶心的体液。 反而……这里,是一片人为修建的石室! 他用手给了墙壁一拳,收回了自己的想法。 说是石室也不恰当,因为……周围的墙壁,仍然非常柔软,就像人的内壁一样。 普通的石室,没有任何摆设,地面上的砖块有些发黑,只不过,周围……有数十条通道! 然而,就在此刻,他再次皱眉。 到了这里……茧的动静更强烈了!他清晰地感觉到……里面孕育的东西,已经有了雏形,只差一点点,就能破壳而出! 不,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以为我找不到吗?”他冷笑了一声,立刻拿出了那枚玉盒,撕开上面的封印,随即……一种诡异的感觉,开始在周围弥漫。 说不清那是什么……仿佛,是这个盒子的守护者。而且,没有僵硬之感,反而非常灵动,就像是……周围此刻站着一个个他看不到的活人,全都在静静看着他一般。 他镇定心神,拱了拱手:“得罪了。” 随即一把掀开了玉盒。 玉盒中,有一个傀儡。正是他见过一面的赵子七的模样。然而,就在此刻,整个玉盒,都冒出一片黑白相间的光芒。 光芒之中,他似乎真的看到周围有无数的人在看着他。不过,现在哪里有时间看?他死死盯着玉盒,三秒之后。一具黑色棺木出现在他的面前。 棺材没有盖子,赵子七正躺在里面。脸色非常苍白,气息却相当平稳。 此刻的他,好像感觉到了有人召唤,揉了揉眼睛,懵懵懂懂地坐了起来。 “听着。”徐阳逸没空和他聊天:“这里,能隔绝所有灵气,就连我都感觉不到。但是,我相信你一定可以。” 赵子七有些蒙,大概因为沉睡太久,眼睛有些分神,徐阳逸咬着牙耐心等对方目光对到了一起,赵子七啊了一声,竟然笑了:“你,你是上次莲海里面那个大哥哥?” “对……我……” “太高兴了!我都好久没有看到过人了!”赵子七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兴奋的红色,刚要说话,徐阳逸摇了摇头,一把按住他的肩膀:“听我说。” “下面。”他指了指地面:“你们赵家的族人,正在和人战斗。如果我们慢了一分,所有人恐怕都会身受重伤。你想玩,可以,出去哥哥带你去玩。但是,你现在必须马上告诉我,这肚子里面灵气从哪里过来。” 是的……没有“人”能感觉得到。 但是,除了他! 赵子七的天生灵异,能感觉到一切非人的东西! 用非人来感受非人,只有他,能顺藤摸瓜,在这个迷宫一般的地方,找到灵寄生体真正的老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