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封神结(二十五) - 最强妖孽

第315章:封神结(二十五)

“轰!!” 纯白的剑气! 潇洒的剑气! 无我的剑气! 不拘的剑气! 这一刻,全部凝聚为一剑!天地之间,只有这一剑! 一道剑光,和二十六道红芒,猛烈碰撞在一起!发出一声惊天巨响! “艹!”徐阳逸死死盯着四周,六个仿佛洞穴一般的空间了……然而,还是同一幅画面。 “哥哥不急!”赵子七有些稚嫩的声音在徐阳逸耳边响起,同样有些严肃,却让他焦躁的心散开了一些:“这股灵气……一直再跑。我很难追上它……” 徐阳逸舔了舔嘴唇,在动? 果然是活物,这个地方……比迷宫还迷宫!无数次的走出通道,走入通道,看到的仍然是同一个画面。难怪以前有进入的队伍会困死在这里面,如果没有赵子七,他根本无法从无数个一模一样的房间中找出正确的道路! 不……即便找出来了又如何? 这个东西……竟然会动!也是……这里,是对方无数年的老巢。任何一个地方多了任何一样东西,都逃不过对方的眼睛。在对方的地盘上和看不见的敌人躲猫猫?怎么可能找得到! “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徐阳逸死死咬了咬牙,外面不知道已经成为什么模样。这里多呆一秒,外面就多危险一分。 “有其他办法吗?”他沉声问道。 沉默,过了数秒,赵子七幽幽开口道:“有……但是非常危险。” “比如?”徐阳逸目光一闪,立刻追问。 “让我……上你的身。”赵子七的身影飘飘渺渺,违反地球重力规则地飘飞到徐阳逸面前,抿嘴道:“我不想瞒你,通幽瞳,非人非鬼,我可以在三十分钟之内上任何人的身。我追不上他,但……哥哥你应该可以……” 他说的有些含蓄,不过,徐阳逸听出来了。 这,是一种灵识一般的行动。而自己要做的,是开放自己的灵识,放对方进来! 如果……对方有一丝歹意,接下来,就是灵识对灵识的残忍战争。只有一方真正死去才算结束。简称……夺舍! 寂静。过了数秒,徐阳逸抬起目光,点了点头:“来。” 赵子七反而愣了愣,这才几秒?三秒?他就决定了? 灵识之战,谁都处于同一平面,无论是金丹还是练气,只看谁的灵识更强大。他……竟然一点都不怕。 “你……一点都不怕?”他情不自禁地问了出来。 “别废话。”徐阳逸神色平静:“多等一秒钟,多死一个人。我等不起。” 而且……我有自信,在灵识上不逊于任何修士! 万古丹经王增强灵识的作用,可不是说着玩的。 “好。”赵子七也不废话,双手掐诀,随着他越来越快,整个人影越来越淡,五秒后,他轻轻低呼一声,整个人如同一片雾,猛然冲了过来。 徐阳逸身上肌肉紧绷了一分,随即松开。 说没有担心,是不可能的。但是,任何担心,都是建立在实力之上。并且,他愿意相信对方一把。 三秒……五秒……十秒过去,徐阳逸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那是一双太极的瞳孔! 他深吸了一口气,舒展了一下肌肉,没有一丝不适。 赵子七没有对他的灵识做出任何举动,反而……他,现在目光所及,是一片黑白相间的世界,尤其…… 他现在能清晰地看到!一抹绿色灵气,正在远处疯狂逃窜! “看到你了……”没有时间和赵子七沟通,他嗜血地舔了舔嘴唇,身子微微一弓,随即,朝着前方的碧绿灵气猛虎一般扑上! “风舞痕!!”他仰天长啸,身边的灵气猛然倒卷!甚至在他身边形成了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旋风!速度,陡然提升! 并没结束! 双手飞快结印!紧接着…… “舍身!星火!” 三重叠加! 他的身影,在空间中化为一道白色流光,紧追前面的灵气! 咔擦……咔擦……耳边,只能听见风的声音,还有另一种,秒针跳过的声音。 徐阳逸从开始就拿出了手表,悬浮在自己身侧。距离进入这里,已经过去十分钟! 他的速度陡然加快,下一个十秒,他已经看清楚了前面的东西的模样! 那是一团似雾非雾的绿色灵气,其中,包裹着什么东西……模糊像是人的影子,凝神看去,却根本看不清! “管你是什么……”徐阳逸死死咬着牙,身体呈现出跑步的最完美姿态,就连奥运冠军都自愧不如。每一脚落下,地面上的石砖齐齐下陷!随着“咚”的一声闷响,凹下一尺见方的脚印。每一脚抬起,甚至隐隐有风雷之声。 “还想跑?!”一声怒喝,舌战春雷,前方的雾状物体仿佛轻轻颤了颤,随即……同样提速!! “去死……”徐阳逸眼中杀意闪烁,双手掐诀,下一秒,两条火龙从他手中轰然冒出!直奔前方的绿色雾状物体! 十方红莲!双龙戏珠! “吼!!”黑色火龙带着惊天咆哮,不大不小,正好将这道不大的通道堵得严严实实。他虽然落在后方,但是十方红莲的冲击力,却远超他现在的速度!几乎是一眨眼,就冲到了绿色灵气的尾光之处! 他不知道,就在同一时间,纳兰家,一处除了族长,副族长,几位太上长老才可以进入的地方。内部,是一片浩瀚的,千米大小的血池。 血池上空,是一只不知什么的巨兽头骨,足足数百米大小,硬生生焊接上的屋顶。周围,十名身穿黑衣,带着高高的帽子,仿佛招魂无常的修士,双手拢在袖中,数十米一人,静静包围于两旁。 在血池旁边,堆满了各式各样的骨头。而在正中央,数十只一米大小的枯骨手腕从血池中伸出,六只为一组,组成一朵灰白色的莲花。一道道血纹在枯骨上浮现,随着血池的沸腾,慢慢涌上莲花掌中。 昏暗的光线,沸腾的血池,无常般的厉鬼,让这里看上去仿佛血腥的地狱。 每一朵枯骨莲花,都坐着一个人,他们早已没有声息,但是,每个人面前都放着一面刻着密密麻麻小字的玉牌。这是他们的本命玉简,却并未破碎! 就在此刻,一只骨手,忽然轻轻摇晃了两下,它上面端坐的修士,是一位女子。面容冷艳无双,穿着一身雪白的宫装长裙,仿佛只是沉睡,这一刻,却从浑身冒出了阵阵黑烟! 刚开始,只是一丝丝,不到一秒,立刻变为冲天黑炎! “七号有变!!”一位无常的厉喝陡然响起,没有任何犹豫,七号的命简立刻飞到了他手中! “黑炎反噬……有人闯进了灵寄生的寄所,并且……在不断靠近灵寄生本体!”一只满是黑色灵气的手一把抓住了玉简,只看了一眼,就倒抽了一口凉气:“对方实力综合判定强度……练气期中,预估为s级!” 没有任何犹豫,他手指轻轻一撮,大拇指上出现一点血色,在本命玉简上拉出一道长长的血痕! “灵启之术!” 随着血痕的拉出,七号骨手上的女子,本来已经声息全无,此刻,竟然眼睛颤了颤,仿佛有醒来的趋势! “该说你运气好呢……还是太倒霉呢?”无常的声音舒了口气,终于平静了一些,两团绿色火焰闪了闪,仿佛在看着手中的玉牌:“纳兰流苏……纳兰家第四十二代圣女,生于1631年,陨落于1721年……练气大圆满,冲进来的兔子啊……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找到了灵寄生的本体,你……好像抽到了最难看的必死签呢……” “二十名转生傀儡中唯一一名圣女,桀桀桀……等死吧……杂碎……” “轰!”徐阳逸的脚步起落,面前的东西,已经距离他极近! 十分钟已经过去,他们从两百米,到一百八十米,到一百二十米,到现在…… 十米! 仅仅十米的差距!他就能追上前面那个诡异的东西! 九米!! 徐阳逸握紧了手中的偃月,不需要十米的……三米之内,尽皆是他攻击范围! 八米! 偃月上,黑炎冲天亮起!十方红莲赫然在握,但是……徐阳逸根本没有满意! 再快一些……再快一些! 进来已经过了二十分钟!外面的防守……恐怕已经到了血流成河的地步! 他的左手,开始掐诀。 七米! 前面的绿色灵体,已经烈烈在望!他深吸了一口气,左手猛然一捏! “丹鼎筑灵!” “嗡!”一道无形的白色波纹,以他为中心迅速扩散!周围的一切,更加清晰! 灵识再度增强,附身于他的赵子七发出一声闷哼,然而却死死抓住徐阳逸的灵识,绝不脱离。正因为如此,他看到了……之前无法看到的一幕! 仿佛周围一切幻象被除去,他看到了……头顶上……所有空间竟然在模糊!在扭曲!在旋转! 这是……徐阳逸目光微缩,这些扭曲,在构筑一条通道!而在通道中……一股难以名状的东西,正在飞快地降临! 同一时间,纳兰家血池,纳兰流苏完全睁开了眼睛,她的身体,脱离骨莲凭空悬浮,一道道强大的绿色灵光波从她身上缓缓发出! 灵光如潮,竟然如同实质,现场如同刮起一道剧烈的旋风!离她稍近的骨莲,居然被吹得摇摇欲坠! “这就是纳兰家的一代圣女……”在场,所有无常,全部跪伏于地:“即便死去这么多年……威势仍然不减当年……” 血池,一道道波涛疯狂卷起!仿佛她,和徐阳逸心有灵犀,丹鼎筑灵法启动的瞬间,她的天灵盖上,倏然冲出一道模糊白光,如同闪电!顺着链接转生傀儡的灵气丝冲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