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封神结(二十六) - 最强妖孽

第316章:封神结(二十六)

五米! 无法再等了! 徐阳逸目光闪过一抹决然,前方头顶,已经彻彻底底变为一个巨大的通道!一股让他都感觉惊心动魄的意志,正以难以想象的速度降临! “震灵破!”一声怒吼,声震百里!左手再握!无形灵识之刺猛然刺向前方! 不管有没有用,总得试试才知道!毕竟,这也是生物!有灵气的生物!不可能没有灵识! 仿佛上天都在眷顾他,就在这一瞬间,那团绿雾竟然真的停止了活动! 0.1秒。 只有0.1秒! 但是,它停止的0.1秒,正是徐阳逸全力冲锋的0.1秒! 五米……对于修士,能有多远? 刹那之间,黑影笼罩,徐阳逸一言不发,如同杀神降世一般,用尽全力,甚至空中都带起了一道响亮的破空声! “刷!”偃月对准绿色氤氲一斩而下! “卡卡卡……”一花开,一花隐。就在这势在必得的一刀斩落之时,羽林卫分舵,转生傀儡咆哮着,一次性抬起了三只手! “滴答……”一滴冷汗从赵五爷额角滴落。 他已经嗓子都在冒烟了,然而……这该死的转生傀儡,却仿佛不知疲倦一般!对着上面的法阵发起了一阵又一阵的如潮攻势! 青木御魔盾,已经出现了七八个数十米的窟窿,几近溃散!全部都是刚才几十分钟之中,转生傀儡一次次破灵锥扎下的攻击所造成。下方的人,有不少,已经面露绝望,透过这里,他们可以看到,那道天劫……距离青木盾只有不到十五米!甚至下方的青木盾都已经出现了灵化!开始化为道道灵气消失! 毫无办法……所有人都几乎撑到了灯枯油尽的一步,就算赵五爷,肩上都扛着聚灵炮! “快一点……”他的目光,死死盯着天空,他知道,决定羽林卫是否还能存在下去,决定转生傀儡这具战争机器是否停住脚步的关键,永远不在被动挨打的羽林卫分舵! 天空之上,方程已经完全妖化!在对方的一只手臂上,如同旋风一般奔跑!每跑一步,一道深深的血痕立刻出现,如果任由他跑下去,这条手臂都会被切断! 但是,那一束灵光丝,源源不绝地修复着,速度甚至比他杀伤得更快! 秦雪銮,再次出现了半人半蛇的形态,一道道毒液不要钱地喷出,沿着她千奇百怪的“小伙伴”咬出的伤口,灌水一般涌入,甚至……紫黑色的毒液都带上了血液的鲜红! 楚昭南双枪的奏鸣曲响彻天地,每一颗子弹,都准确命中上一个伤口,在对方胸口上持续地开着洞。 但是……没用!没用!全都没用! 不死不灭,无休无止……他们,比地面上的修士更清楚转生傀儡的可怕! 这种威力绝大的永动机……简直是攻城掠地的致胜法宝! 坚不可摧,韧性极强。他们已经不知道服下多少丹液,却仍然不能阻止对方多少。 就在此刻,天空中灵丝上,一道恐怖的东西倏然掠过! “这是!”楚昭南骤然停住枪,冷汗一下子涌了出来。 好恐怖的感觉! 不是生理上的恐怖,不是视觉,听觉,任何五感! 而是心理…… 面对着不能战胜之物,之人,那种……绝望的恐怖! “嗷呜!!”方程同样一下子跳开,难以置信地看着灵光丝。 那里,已经什么都没有! 刚才,一种生死危机骤然掠过心头!让他不得不退! 难道是自己的错觉? 下方,玄诚子忽然回头,目光死死盯着灵光丝。 强者…… 真正的强者! 最低……也和自己不相上下! “你还有心情看别人?”他前方,“隆”的一声,黑虎一脚踏下,如同小山丘一般,地面都轻轻一颤。 雪白的盔甲,上面竟然布满一道道粗大的剑痕!甚至……啸风队长的半边盔甲都不见,露出里面精实的肌肉。只不过,上面布满血迹。 玄诚子静静转过头,看着眼前的一群人。 人人带伤,轻微喘气,甚至有的黑虎眼睛都瞎了一只。极剑,数字越小,群杀威力越强,数字越大,单体杀伤力越强。作为道宗指定学习的密剑,它近乎没有弱点。但是,这是在面对杂鱼修士的情况下。 他都有些佩服起面前的啸风军了,就在刚才,二十六人人骑合一!形成了一只咆哮的白虎虚影,竟然硬生生挡住了他这最强的一剑! 不止如此……对方瞬间刺出二十六枪!二十六道血红的光芒铺天盖地!几乎毫无死角地对他刺来! 他,现在,青袍早已染血,肩膀上,大腿上,竟然多出四个碗口大的血洞,血同样不停往下流! 他,始终不是徐阳逸,斩不出筑基期的一剑。练气期对上练气期,就算三大超级宗派的密剑,也只能防御。 “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骑士沙哑的声音,带着嗜血的冰冷:“你很强……非常强……我承认,你甚至比纳兰家当代的几大天才还要强!但是……” 他一抖手中长枪:“这是战争!” “不是个人擂台!”双腿一夹黑虎,杀气盈野:“结暗虎战阵!最多五轮!他必败无疑!” “杀!!” 整齐划一的喊杀声,二十六位残破的骑士,再次聚集,而这一次,他们身上白光消逝,取而代之的,不是那种攻守兼备的白光,而是……一道道黑光冲天而起! 玄诚子深吸了一口气,有些颤抖地握紧了剑,这些黑光……竟然没有一点点防御的力量!全部都是进攻,进攻,再进攻的信息! “徐道友……”他心中暗叹:“贫道,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十分钟内……你若再不回来,贫道,保的是你,可不是你的刑天军团。做到这一步,已经仁至义尽了……二十六位练气后期,贫道……最多挡他们十分钟……” 心念收敛,他一抬长剑,背后,一个十余米的太极,迎着疯狂冲来的黑光,熠熠生辉!照亮这片天地! “两仪化形!!” “兹!!!”就在此刻,转生傀儡发出惊天咆哮!三只手猛然插落!青木御魔盾,终于轰然破裂! 下方,淡薄的金色光罩下……是一片苍白得没有血色的脸! “滋滋滋!”转生傀儡仰天长鸣,下一秒……六只手,全部抬起!! 赵五爷深吸一口气,脸色苍白,却死死抓住了聚灵炮。 “当!”就在同时,转生傀儡体内,徐阳逸愕然看着眼前的一切。 一只手。 一只雪白的手。 它柔弱,它白皙,它看起来没有一丝力道。 但是,就这样死死抓住了偃月,空手抓住! 黑色火焰,从偃月中正要喷出。手却仿佛感觉到了危险,提前一步撤离。 徐阳逸目光如冰,面前的绿雾……没有斩下去。他能感到,这团绿雾,如同凡人一般脆弱,一刀下去,他必定能斩杀对方。然而,就在这时,一只玉手,凭空出现。 “兹拉……”眼前的这一幕,太过熟悉,当年,它被活帝器强行转移离开,敞开的,就是这种空间裂缝。 无声的,一个女子走了出来。 很漂亮,非常漂亮,五官不能用精致来形容,他始终觉得,精致带上了匠气。而这个女子的五官,浑然天成,仿佛她本身就应该这么美。只不过,美则美矣,脸上那一抹褪不去的冰寒,却让她仿佛高岭之花,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没有人想亵玩她。她身上的灵气丝毫没有压抑,如同狂潮一般奔涌而出!甚至……在这个隔绝灵气的转生傀儡体内,都形成了以她为中心的灵气漩涡! 忽然,徐阳逸丹田中的茧,连续跳动了三次! 力道之大,让他都觉得有些隐隐作痛。但是,他感觉到了……从茧中,传来一种欢愉的感觉!仿佛……仿佛看到了美味的食物一般? 女子闭着眼,忽然轻声道:“你知道什么是转生傀儡么?” 徐阳逸不发一语地看着她,偃月平举胸前,身体中每一个细胞都在告诉他,这个女人,很强……强的可怕!甚至强到……让他寒毛都在颤抖! 不是害怕,而是兴奋! 女子自顾自地说了下去:“这只灵寄生,是一株植物,生于死亡之地,十年之后,死地发新芽,它不生不死,不死不灭。并且存在于真实与虚幻之间,体内蕴含的强大灵力……近乎永生……” “我夺舍了它。”她转头看向徐阳逸,明明眼睛闭着,徐阳逸却感觉到了她的视线:“夺舍了一株植物。” “从此,我即它,它即我。再加上一些纳兰家的秘术,所以,灵寄生体才能被纳兰家控制。”她轻叹一声,双手轻轻举起:“这几百年来……想必为了维持流苏的灵识不朽,纳兰家也付出了相当的代价。” “今日……却唤醒了我……道友,你可知,我每醒一次,灵寄生寿命便会缩短五十年。而这,皆是因你而起。” 她如玉般的双手垂于两侧,声音平静无波,整个身体,却已经诡异地悬浮而起,飘荡在这片封闭的空间五米高处。 “你说了这么多,不怕我一刀杀了你?”徐阳逸忽然笑了,偃月耍了个刀花,冷声道。 女子微笑着摇了摇头:“你很强。” “我能感觉到,你即便在数百年前,也是一位强者。或许造化不比我低。不过……”她淡然笑了,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现在的你……还不够强。” 沉默,徐阳逸已经严阵以待。 这是一位古修! 纳兰家居然还存着古修尸体! 在灵气浓郁的古修年代,功法繁多,造化通天,那时候的修士……强于现在,不止一点半点! 对方能如此悠闲地说话,因为,死人是没法说出任何东西的。 “哥哥……这,这个人好厉害……”灵识中,赵子七声音都在发颤:“简直……简直就像一头上古凶兽一般……真的,赵家有一位太上长老也是大圆满,但是,但是比起她来……简直不是一个档次……” 徐阳逸没有开口,三十秒后,他率先发起了攻击! 偃月,带起冲天黑炎,直劈女子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