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封神结(二十七) - 最强妖孽

第317章:封神结(二十七)

“刷!!”天空中,散发着一股焦糊味,这一刀,徐阳逸没有任何留手,面对这种仅仅是感觉就能给人极大压迫力的古修,留手是给自己过不去。 女子仍然没有睁开眼,眼看着偃月直劈她的头顶。没有任何反应。 刀,无声顿住,就砍在女子头顶之上。 不……徐阳逸眼睛眯起,并没有砍中。 一根手指,一根晶莹的玉指,轻轻点在了刀刃上,偃月就这么死死钉在离她头颅一公分处,没有寸进。 “女帝阴功。”女子淡漠地说道:“能死在纳兰家开山祖师功法下,是你的造化。” 话音未落,她头上的发髻,忽然散开! “刷!”女子第一次睁开了眼睛,有些愕然地看着三千青丝垂落,披散在两边。 偃月,自动gps,只要瞄准,必定斩中! 她再强,也是练气期! 女子的瞳孔是诡异的白色,眼白却是黑色。她用小指撩起一丝头发:“我有些小看你了……” 她的步摇,随着头发的披散轻轻落下,却在半空中被她抓到了手中。她轻轻放到面前:“本想和你多说几句,但多拖一刻,代价就是数百上千灵石。为了纳兰家,你还是去死吧。” “一招。” 话音未落……她身边的灵气,已经疯狂凝聚起来!在她身后凝聚出一个两三米高大的观音模样,慈眉善目。同时,手中的步摇,幻化为一道纯白色的亮光!只见她轻轻一抖,徐阳逸面前倏然亮起一道纯白色的光幕! 光幕之后,她的身影,化为一道白虹!仿佛她拿的不是步摇,而是一把绝世名剑! 手中无剑,心中有剑! 没有任何犹豫,徐阳逸三道光点同时亮起!一面巨盾出现在他面前! 他很清楚,那不是白色光幕……那是间不容发之间,女子刹那间刺出数千道步摇幻影!不分先后,不分强弱!同时刺出!这才能形成这一片绚烂的光幕! 何等神速! “当当当!”清脆的雨打琵琶之声传来,随后……不到一秒,巨盾轰然破碎! 一块块红色灵气盾牌在徐阳逸震惊的面前落下,半空中化为灵光消失。 计都罗睺剑三大形态之一……竟然挡不住一秒! 然而,就在此刻,女子白色的瞳孔一闪,身后猛然展开两片蝴蝶羽翼! 她身后,一片黑色的影子武器,正对她的后心。如果她继续攻击,那么将徐阳逸刺伤的同时,这些武器却会摧毁她的肉身! 万影天诛! “女帝阴功……”女子根本没有退避,白色的眼珠竟然爆发出一片金光,轻声道:“霸体!” “当当当!”一片清脆的响声传来,对方身后两片羽翼如同铠甲一样包裹全身!万影天诛竟然根本刺不进去! 然而,就在这分神的瞬间,徐阳逸已经不退反进,揉身而上!正面那一片如潮的白光之海! “风舞痕!飞星!”双重叠加,他的身体化作一道残影!女子神色冷漠,以对方的修为,撞上自己这招,必死无疑。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她目光一凛,人在半空的徐阳逸,一拳轰出,拳头上,一道璀璨的金光,在他手中吞吐不定!随着金光的闪耀,周围白光竟然层层退开! 他竟然仿佛游龙入海!万水退避! “这是……”女子瞳孔骤然一缩,这一道金光,快若奔雷!甚至让她都感觉到了一丝危险! “要比谁更狠么……”惊愕之后,她眼中,同样出现了一抹决然! 一招分胜负! 很好……你既然这么想,我就成全你! 下一秒,光幕变了。 如同天女散花!整个空间都倒映着她的影子!不同的姿势,不同的角度,相同的凌厉,覆盖徐阳逸全身各大要害! 一方,惊涛骇浪,另一方,一力破万法!一点破面! “轰!!”一声巨响,碰撞之处,一团耀眼的灵气冲击波轰然炸开!让整个空间都变为一片纯白! 两道人影刚一接触,立刻分开!全部如同断线风筝一样倒飞数米之远!重重撞在墙壁之上! 徐阳逸先站了起来,死死咬着牙,仿佛在忍受什么,沉声道:“这一招……叫什么名字?” “男人见不得。只要是男人,就见不得。”女子双足终于落到地上,目光中第一次升起了一抹凝重。她摊开手,手中,一枚金色的剑尖闪耀,深深刺入她的掌心。她平静地说:“这个呢?” “轩辕。”徐阳逸舔了舔嘴唇,下一秒,他全身猛震,无数血线从留影照壁下方泌出! 那些步摇,竟然透过盔甲,将他插成了筛子! 同一时间,女子一声闷哼,左手手掌轰然崩溃!随之崩溃的,还有那枚剑尖!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这……很有可能,是轩辕剑的赝品剑尖。 陪伴他走过了丹霞宫,天子山,如今,却被这个女子用肉身直接震碎! “一招了。”他没有因为剧痛跪下,反而强忍疼痛往前一步。他的左眼下,一道深深的血痕悄然出现,让他本来坚毅的面孔更添一分野性的魅力。他用拇指擦了擦,放到嘴边舔了一下:“你的灵识,能拖多久?” 女子沉默了一秒,淡淡说道:“如你所愿。” “你让我很意外,而我……则会给你惊喜。” 随着这句话,她周围,所有空气都震动了起来!甚至这个空间都在震动! “刷!”一道白色的灵丝,不知从何处蔓延出来,紧接着“刷刷刷!”仿佛一片海潮!这片空间……无数的灵丝潮水一般涌来!! “隆隆隆……”徐阳逸神色,无比凝重,因为,就在这一刻,他感觉到了……所有灵气,都在疯狂朝着纳兰流苏涌入! 她……仿佛变成了风暴的暴风眼!在无穷无尽地吸取周围的灵气! 一股和之前完全不同的,有着质的差别的,甚至带着一丝筑基气息的灵压,如同海啸一般席卷全场! “妈的……”他死死握紧了偃月:“这……才是她真正的修为……” “刚才,她只是随意打发我一下吗?” 碧霞回廊,十几位无常,全部都愕然看着纳兰流苏的本命玉牌。 就在刚才,这块玉牌,爆发出了万道金光!挣脱无常的手,悬浮半空! “十成……”一位无常倒抽了一口凉气:“圣女……竟然动用了十成修为……对方,对方到底是何方神圣?!” “难以置信……灭杀陶家的时候,圣女才动用了六层……现在,竟然动用了全部修为!”“这,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圣女全力出击……”“应该是妖化了……圣女竟然显出了妖身……对方太过难缠了么?” 赤罗刹的洞窟,纳兰错眉头一抬,表情虽轻,却被旁边的赤罗刹看在了眼中。 “怎么?” “无事。”纳兰错鞠了一躬道:“七号傀儡……流苏圣女,刚才好像动用了全部实力。” “全部?”波澜不兴的赤罗刹,也愣了愣,转头看向纳兰错,随即叹了口气:“那么……为她的对手默哀吧……” “这个女人,若还活着,金丹榜上没有她的名字,本宫是绝对不信的……” 转生傀儡体内,徐阳逸死死咬着牙,他的脚步,都在不停地退后。 现在整个空间,一片纯白!天上地下,四周全都是丝线的世界!正中央,一颗两米大的茧,正在轻轻蠕动。 不是自己想退后,而是……从那枚茧中,传来他根本无法前进的灵压!恐怖的灵压彻底爆发!竟然如同一只无形的手,推动着他根本没法前进! “咔……咔……”茧上传来一阵轻微的碎裂声,整个过程,恐怕不到十秒。然而随着这一声,“轰!!”灵气如潮爆发!徐阳逸胸口如同遭到重锤锤击!仿佛无形中一只手狠狠扇了过来!他一声闷哼,陡然倒退了一米多!地面上都拉出兹兹之声! 无声的,茧轻轻裂开,一个窈窕的身影,缓缓从中站起。这里根本看不清楚,看外形,和刚才没有任何区别! 与此同时,徐阳逸的丹田中,那个小小的茧,同样传出一声几近于无的咔擦声! 茧上,裂开了一条微不可查的裂缝! 只不过,现在的徐阳逸全神贯注,根本没有察觉! “妈的……”他死死盯着层层丝线后方,那个仿佛在看自己手的女子身影:“真他妈是个怪物!” “灵气……竟然还能提升!” 是的……让他倒退的,不是练气大圆满。而是……半步筑基! 话音刚落,他面前一花,一个东西赫然出现在他眼前!直到那个东西对着他微微一笑,他这才惊觉过来! 快!好快! 他的神经都没有来得及反应! 那……已经不能称为人了。 她仍然是纳兰流苏的面孔,但是全身上下不着寸缕,更没有如同低阶的纳兰家那样,上半人身,下半蜘蛛。而是全身覆盖着角质鳞甲。非要比喻,他曾经偶然玩过一款叫做星际争霸的游戏,和上面一个叫做刀锋女王的角色,有七分神似。 女子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只是轻轻伸出了手,对着他一掌拍来! 没有任何花巧,轻飘飘的一掌,不快,甚至风声都没有带起。而同时,徐阳逸瞳孔倏然收紧! 他感觉到……一座山! 一座巍峨无比的山,正对着他冲来! “十方红莲!盾!”没有任何犹豫,双臂交叉护在胸前,黑龙缠绕于留影照壁之上!下一秒……一股难以言喻的冲力!瞬间将他整个人撞飞! “轰!!啪啪!”三声几乎同一时间响起! “扑!”徐阳逸一口鲜血根本按捺不住,在半空中拉出一道殷红的血迹。他身上,留影照壁,计都罗睺剑,几乎同时崩溃!十方红莲刚升起的火焰,倏然熄灭! 刚才一击,重若泰山! 神智出现了一瞬间的断片,紧接着,他一个后空翻,左臂上,三个光点,倏然闪烁! “刷!”一片黑雾从他身边冒起,不能再拖了,用自己最强的一招,如果还打不垮这个妖怪……那么,一切都将在这里结束! 父母的仇,刑天军团的野望,以及……自己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