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封神结(二十八) - 最强妖孽

第318章:封神结(二十八)

“轰!”如潮黑雾沸腾而起!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徐阳逸眼前再次一花! 纳兰流苏那张没有半点表情的脸,再次出现在了他面前! 此刻,黑雾中的影子,刚刚显现出。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更别提……这个快的前提下,还有恐怖之极的破坏力! 全身的灵力,不需要提醒地疯狂凝聚,然而,甚至凝聚的力量都才刚刚运转,他肚子上,立刻传来一阵难以想象的剧痛! “轰!!”一声巨响,徐阳逸口吐鲜血,眼前的景色,飞快远离!两旁的景色,倏然倒退! 那一声巨响,竟然是纳兰流苏一掌拍下,直接将他拍出了这个空间!连续冲破好几个通道!打到了别的房间之中! “扑!”这一次,徐阳逸落地之后,血不是流出来的,不是喷出来的,而是直接从嘴里涌出。 怪物……真的是怪物! 灵力的防御,根本没有一丝作用!对方的两掌,将他的灵力保护撕得粉碎! 这就是古修? 这就是纳兰家的圣女? 修行文明这些所谓天才,比起她来,那又算什么? “刷……”意识都有些朦胧,他死死扶着墙站起来,但是,眼睛刚刚清晰,一只脚,已经踩在了他的手掌上。 “咔”一声,手指骨断裂的声音让他用尽全力咬住牙,满头大汗。 第二次……他这还是第二次,有着这种完全无力的感觉。 第一次,是朱红雪,第二次,是纳兰流苏。两个都是从古修时代过来的人,莫非古修时代的修士,真的强到这种地步? “真弱啊……”纳兰流苏没有一丝表情地看着他:“现在的修士,已经如此不像话了么?” “再给你十年,你应该能达到我这个程度。可惜……”她轻轻叹了口气:“你遇到了我。” 没有再废话,她灵力运转左手,猛然朝着徐阳逸气海插去! “我不杀你。” “我会将你修为尽废,留在转生傀儡体内,成为灵寄生体的养料。” “纳兰家的修行资源,用你的命来偿还,是最好不过的了……” “咚!!!”就在同一时间,外面,转生傀儡六根手臂,如同擂鼓一般刺在羽林卫分舵光罩之上! “嗡嗡……”低沉的嗡鸣之声,灵光护罩发出一声声难以承受的哀鸣,一片片流光溢彩的灵光波纹炸裂在上空!天劫再次压下了一米!所有人都如同瓮中之鳖,根本无计可施! “五叔!!”一个脸色无比苍白的修士,冲到赵五爷面前一下跪下:“走吧!您快走吧!趁着现在还没被完全攻破!您快走吧!!” “走?走哪里去!!”赵五爷脸色同样苍白,咬牙吼道:“看看这四周,全都是那些触须,后方唯一的的通路被令狐家堵住!还能往哪里走?!” 他一把推开修士:“而且……上面的战斗都没有结束!我们怎么能走?!” 他对徐阳逸,有信心! 这个信心,来自于漫长的丹霞宫之行,在那种绝地都能出来的男人,怎么可能陨落在转生傀儡体内? “五叔……”修士眼睛通红,咬牙道:“你看看周围的人啊!” 赵五爷放眼望去,所有人,几乎都是一边咬着丹液灌一边脸色苍白地继续维持聚灵炮!甚至不少人嘴角都泌出了鲜血!那是体内有关灵力的经脉已经开始崩溃的前兆! 而他们的维持……就是为了让头顶上的天劫慢一些……再慢一些!明知道是死亡,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慢性死亡! 不……他们还有一丝希望,那就是天上最精锐的几个人!只要他们能停下转生傀儡,一切就有转机! 所以,现在还没有人溃逃! 赵五爷心中一阵一阵地痛,这些人,都是不错的苗子。现在,这一战之后,不少人肯定废了。然而…… 他死死咬了咬牙,掏出一瓶丹液喝下去,瓶子一扔,咬牙道:“族长都在上面!你谈什么逃跑?!” “但是……” “没有但是……”赵五爷深吸了一口气,再次运转灵力,聚灵炮轰鸣着发射出一道白光:“族长不退,谁敢退,我就杀谁!” 墨夜雨浑身都在发颤,他从未试过,将自己灵力抽空到这种地步! 天空中,除了一片灵光潮水,一条傀儡龙正在飞翔,它口中喷出一道赤红的霞光,加入对抗天劫的战团。但是,它身上的鳞片越来越昏暗,估计用不了十分钟……它就会完全停止! 这是自己最后的杀手锏了! 墨夜雨只感觉气海如同刀子刮过一样,一阵一阵地痛,他明白,那是气海超负荷的前兆。他看了一眼旁边的君蛮,同样脸色煞白,无数的树枝,正在驱逐着两旁的触须。 “快一点……再快一点!”他咬牙不去看,死死盯着天空:“最多十分钟……最多十分钟!” “你们还不结束……今天,大家都得死在这里!” “轰!”一道剑气,再次隔开二十六骑,玄诚子已经面如土色,而对面,赫然倒下三人! 他面前,同样是一条鸿沟,但是,比起徐阳逸那一片,要短小太多。十几米长,半米深,啸风军一个虎跃就可跃过。 然而……尽管倒下了三人,对面的阵型,还是没有乱! 冲……冲过去!啸风军队长,目光已经赤红地看着里面。就算是他都看的出来,里面撑不了多久了! 只要冲过去……拿到令牌,他就算死了,也无愧于心! “吼!!”随着一声声咆哮,二十三骑,再次集结成一个锋矢阵,只不过,领头的人,已经换到了第五个。 玄诚子咬牙握着长剑,不行了……自己也快到顶峰了,面对集团的冲击,一个人的实力,除非超出一个大境界,否则绝对一分钟都撑不到!他能撑五六分钟,已经是一个异数。 “最后两招……”他抬起手中青锋,神色一片肃然:“两招之后,若你还不出来,贫道……亦无愧于心。” 没有人知道,现在,他们寄予厚望的徐阳逸,丹田气海中,已经插入了一只手。 “扑!”血液漫天飞起,一阵剧痛从他丹田传来,他死死咬着牙,没有出声,目光直勾勾地看着距离他不到一米的,冷艳,绝美的脸庞。 纳兰流苏淡淡地看着他,她有些不明白,这个人,眼中为什么没有绝望的恐惧? 气海被废,足以将意志最坚定的修士打入万丈深渊,这个人,为何不怕? “故作镇定,对我……一个死人来说,没有半点用处。”她淡漠地开口,随后,手用力一捏! 下一秒,她的脸色第一次变了,美艳绝伦的脸,难以置信地看着徐阳逸。 她……没有感受到徐阳逸的气海! 就在同时,徐阳逸沾满鲜血的手抓住了的他的手,脸上终于露出一抹狞笑,纳兰流苏的目光陡然一缩,她看到……对方的另一只手,赫然捏着一个法诀! “震灵破!!”徐阳逸从牙缝中飘出这三个字,一股恐怖的冲击,这次直接从肉体上冲入纳兰流苏的脑海! 既然远处,自己攻不破,打不过,那么,就来到极近之处!自己躲不过……你也别想躲! “啊!!!”纳兰流苏第一次发出了一声尖叫,两只手都想抱住头,她的脑海中,猛然插进了一把尖刀一样的灵识,疯狂搅拌!这对于她这种灵识用特殊功法依存于肉身的修士,简直是恐怖的打击! 然而……她想从徐阳逸的丹田抽出自己的手来的时候,却发现…… 抽不动! 完全抽不动! “子七……”徐阳逸脸上带着一抹嗜血的笑容,死死盯着纳兰流苏,你终于惨叫了……你终于痛了……你还是有意识的……为了这一击,自己可谓身受重伤! 纳兰流苏模糊中看到,徐阳逸背后,一个灵体模样的男孩,正死死摁住了她的手!让她的手被徐阳逸伤口的肌肉夹住,根本拔不出来! 不……不止一只! 四面八方……起码几十只手!飘飘渺渺,如同幽灵!全部摁住了她的手! 这一出苦肉计,真是唱到了极致! “呵……”她嘴唇都在颤抖,自己的特殊形态,灵识攻击对于自己太过可怕,虽然不至于毁灭,那种痛苦仿佛让自己下了十八层地狱! 但是,下一秒,另一阵剧痛,从她小腹传来。 她有些愕然地看了下去,徐阳逸的手,此刻同样洞穿了她的丹田!两人如同连体婴儿一样,没有神通,没有体术,就这样交缠在一起! 眼前,那一片痛的发黑的黑幕终于落下,纳兰流苏的面容,终于不在冷艳,而是布满杀意! 徐阳逸也没有看到,不知何时,他丹田的血已经止住了,里面的茧……染上了一抹鲜红。 没有任何功夫让他观察,下一秒,纳兰流苏背后陡然伸出一只蜘蛛的臂膀,竟然在虚与实之间,一把抓住了灵体的赵子七! “你该死。”她朱红的嘴唇中无比冷漠地说出三个字,徐阳逸瞳孔陡然缩紧,怒吼道:“不!!” “哥哥……救我!”赵子七完全没想到,对方竟然可以抓住自己,惊恐之下立刻喊道。 但是,晚了。 “咔!”随着这一声轻响,一片金色的光幕从纳兰流苏手中爆射而出,她目光阴冷地看着赵子七的身影在光幕中越来越散,冷声道:“女帝阴功……黯灭。” “沙……”徐阳逸眼前,赵子七的身影逐渐暗淡,他介于虚和实之间的影子,开始一点一点朝空中漂浮,形成颗颗灵光点。 怎么会这样? 所有的一切攻击,对对方没有一点效果? 自己冒着受这么重的伤,打穿了对方气海,对方却根本无动于衷? 这到底是人还是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