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封神结(二十九) - 最强妖孽

第319章:封神结(二十九)

他猛然用力,十方红莲轰然在对方体内爆发!现在他只有一个念头,救下赵子七! 对方是自己带进来的,否则根本不会遇上这个怪物,自己有义务将对方完须完尾地带回去。 “轰!”道道白金色的火焰,从纳兰流苏腹部冲出,这一招,他倾尽全力,白色火龙甚至在对方体内形成一道炙热的光柱! “吼!!”纳兰流苏发出一声不似人声的呼喊,七窍中猛然喷出道道烈焰!然而……她的手最后一挥。 “刷……”赵子七的形体彻底在空中飞散,他的灵识,再也没有留在世上的痕迹。 “啊……”一连串无声的呼喊,响彻徐阳逸耳边,他眼中的太极,开始渐渐变为黑瞳,他可以看到,周围那些影子……全部都发出恐惧的呼喊,一道一道地化为灵气,飞散到空中。 赵子七,陨灭。 “仅此而已?”纳兰流苏张开红唇说话的时候,嘴里都冒出黑烟,她轻易地将自己的手拿了出来,活动了一下,猛然死死抓住徐阳逸的喉咙,将他提了起来。 “忘了告诉你,我早就死了几百年了,灭杀我的唯一办法,就是灵识。或者……你有一些特殊的上古灵物。有一样东西,是灵寄生的天敌。不过,你不可能有。”她轻启朱唇,凑到徐阳逸耳边淡淡道:“看到朋友在面前死去,是不是特别后悔?痛恨自己的无力?软弱?没关系……你很快就会去陪他了。” “我改变主意了,你既然有移动气海的办法,我……再送你一程。”她的目光落到徐阳逸的储物戒上:“这个东西,我收下了。” 轻轻一挥手,储物戒飞到了纳兰流苏身后悬浮。 徐阳逸死死盯着她的眼睛,艰难开口:“告诉我……能灭杀你们的……是什么?” “这辈子我找不到……下辈子,一定会去找……” 纳兰流苏微微一笑:“做梦去吧。” 随即,他抓着徐阳逸的喉咙,猛然一用力! “咔擦……”颈骨被拧断的声音,陡然响起。纳兰流苏淡漠地看了徐阳逸的尸体一眼,转身离开。 碧霞回廊,一位无常看了一眼玉牌,长长舒了口气:“圣女赢了。” “毫无例外。”身边的无常沉声道:“号称纳兰家有史以来最天才的圣女,若不是遭逢大难,此刻……纳兰家怎会被其他几家压在下面?” “是啊……圣女出马,战无不胜。只是,代价太大了一些。”“呵呵,练气期中,圣女说是无敌也不为过。”“七号傀儡,从未破碎,最多只是修补,圣女功不可没。” 转生傀儡体内,纳兰流苏随手招了招,有些留恋地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男人的尸体。 “任何一次出现,对于我都是宝贵的,可惜,只有无尽的战斗,战斗,再战斗……”她叹了口气:“我杀过太多太多的对手,却没有一次有人陪我喝杯茶。” 她无声地嘘了一声,等了三秒,却愕然转头看向身后! 储物戒呢? 她没有带在手上的习惯,所以让它悬浮在空中,但是…… 此刻,储物戒并没有飞到她手上! 她的目光,立刻看了过去。目光所及……一片空空荡荡! 怎么可能! “刷!!”身上,立刻长出三对蝴蝶翅膀,她警惕地盯着周围的一切。 周围非常安静,但是,就在这一阵安静之中,一个轻微的声音响了起来! “咔……” 很轻,非常轻,却让她难以置信地看了过去! 那是……刚才被自己杀死的无名男子! 徐阳逸什么都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陷入了一片黑暗。 他应该是死了,然而……此刻,他却能“看”到东西! 无边的黑暗中,一个茧……他气海中的那个茧,竟然一条丝线,死死吊在了他的腰上!将他拦腰吊住! 那一根丝线……正是从裂开的小缝中伸出! 他下方,是无尽的黑暗,无尽的虚空。即便他现在感觉自己已经死了,但是,潜意识告诉他……掉下去,你才是真正的死亡。确实的死亡! “血脉天赋……命悬一线……”一个巍峨的声音,从茧中冒出,他竟然就这么奇迹般的没有死! 是……它救了自己? 他不确定地看着那个茧,随即,他就感觉到……身体中,一股无穷无尽的力量涌了上来! “卡卡卡……”此刻,外界,纳兰流苏愕然看着周围! 崩溃……在崩溃! 有什么东西……有什么东西在那个男人体内!保住了他一条命!但是,仅此而已! 如果没有后续灵气补充,这个男人最多六个小时,必死无疑!然而,那吊住了男人一命的东西,和现在这股意志比起来,简直小巫见大巫! “这,这到底什么东西?!”即便强悍如她,都掩饰不住眼中的惊恐。她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无比可怕的……甚至可以说是神魔般的意识!在那个男人体内复苏! “嗡嗡嗡……”四周齐齐震荡!她心跳如鼓,她知道,这是空间撕裂! 有绝代强者意志撕裂空间赶到! “轰!”就在此刻,徐阳逸体内的那股意志完全爆发,一个足以让世界震撼的声音,在纳兰流苏耳中响起! “青莲妖法……莲花转生!” 这……是小青的意志! 此刻,丹霞宫下方,一位宫装女子正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电视剧,忽然眉头皱了皱眉。 “青莲妖法再次启动?” “这小子……遇到了强敌啊……”她美目流转,淡淡道:“就在上面……他怎么又来了?” “此术,一旦施展,只要有一口气就能救活。小子天赋奇高,应该除了古修没人能够瞬杀他……他难道没有取本宫的九天玄女?” 一切一切,在这里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巧合。 青莲妖法,只要当场不死,数秒后立刻恢复,正好,此刻茧将醒未醒,本能地感觉到了危机。徐阳逸一死,它必定不存在于世上。血脉天赋启动,保住了徐阳逸一条命,这,才让他在纳兰流苏,这位数百年前的古修的手下活了下来! 纳兰流苏震撼地,看着徐阳逸身上冒出无穷青光,组成一朵妖异的莲花,将他死死包裹起来。甚至在外面,她都能听到骨骼咔咔修复的声音! “这是何方大能!”她满头冷汗,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生死人肉白骨……这是何等境界?” “恐怕……纳兰家老祖复苏,都不是他的对手……不……肯定不会是对手!” “太可怕了……”她抿了抿嘴,转身离开,再无一丝眷恋。 她很清楚自己对于纳兰家的作用,决不能允许她死在这里! 但是……她刚转头,再次愣住了! “沙……”一个无声的声音,在她眼前默默响起,一根通体绿色的主子,大约只有小臂的一半长,上面布满血纹,轻轻摇动着上面的竹叶,如同捕食的猛兽一半悬浮在她面前!仿佛捕食的翼龙! 刹那间,一股让她腿差点软下来的感觉,巨大的恐怖,顷刻海潮一样弥漫了她的全身! “这是……”她猛然张大了嘴,想惊呼,却下意识地捂住嘴,只是声音都因为极大的恐惧而发颤:“升……升灵竹!?升灵竹?!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 强悍如她,此刻却满眼惊恐地瑟缩发抖,背靠墙壁。 食物链! 这是来自于血脉的威压! 世界上,包括修行界,永远无法破开的生存法则! 徐阳逸之前含恨问道,有什么东西能灭杀她,她没有说。 那是惧怕。 天生对这种东西的恐惧,提起来,都会让她感觉心有余悸! 如果说,夺舍灵寄生有弱点,最大的弱点,就是这个存在于传说中的物体! 她不知道升灵竹有什么作用,她只知道,这东西……是她们的天敌!而它的名字,是三个字。 很清楚,她记得非常清楚,上百年都不曾抹灭!那个三个字,赫然就是……升!灵!竹! “不!不对!不对!”她满手心冷汗地抠住墙壁,生死的大恐怖间,忽然想通了为什么。 为什么升灵竹会出现? 为什么储物戒不见了? 很简单……因为升灵竹,一直就在储物戒中! 而储物戒,要获得里面的东西,只有一种方法,那就是祛除前一任主人的印记!或者请符箓大师,或者……直接杀死原主人! 刚才……徐阳逸确实是死掉了,就在这一瞬间,储物戒里的东西立刻失去了封印!而这根升灵竹……感觉到了与生俱来的美味的味道,迫不及待地冲了出来! 自己……在杀死徐阳逸的瞬间,竟然给自己挖好了坟墓! “他……怎么可能有这等灵物!!”她从震撼中回过神来,猛然朝天喊道:“收回!!!” “嗡!”她的身影骤然化作一道流光,如同来时那般突兀,正要往上冲去,忽然,升灵竹仅存的几根竹叶舒展,竟然轻飘飘的“啪”的一声,将光芒形态的她硬生生拍回原地! “咔……咔……”升灵竹,从中央出现了一道细微的裂缝,下一秒,轰然从中分为两半!仿佛成为一本书!而里面,全都是一圈一圈仿佛牙齿模样的符箓! “不……不!!”纳兰流苏是彻底的害怕了,万万没想到,杀死徐阳逸竟然是这种结果!尤其,对方还没有死!血脉中与生俱来的恐惧,让她根本生不起抵抗之心!而且……她更加清楚,升灵竹,属于上古灵物,一旦发现她这种生灵,绝不会放过!她也绝不是对手! 是的……升灵竹要吃的,不是她……而是那只灵寄生体! 但是,她夺舍了灵寄生体,她……就等于灵寄生! “不!!!” 撕心裂肺的惨叫,仿佛铃声,将黑暗中徐阳逸的眼睛倏然呼唤开。 他睁开眼,周围境界是一片青色,而随着他的醒来,青色……全部化为点点灵光消散。 而他眼前,呈现出的,是另一幅让他精神一震的画面! 纳兰流苏,此刻竟然仿佛刚出生的婴儿,一道道符箓,从她身上浮现,她呆滞地睁开眼睛,悬浮在空中,一动不动。那些符箓仿佛从她身体里透出来。一点一点闪耀。每闪耀一分,她的神色就灰暗一分。 她的身上,竟然没有丝毫灵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