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封神结(三十) - 最强妖孽

第320章:封神结(三十)

惊讶,随后,徐阳逸的目光,变得比冰还冷。一股复仇的怒火,熊熊燃烧在他心中。 赵子七,因她而死。 血债,血偿! 纳兰流苏看到了徐阳逸,张了张嘴,仿佛要说什么,或许是救她,然而,却最终没有说出来。 “一饮一啄,皆为定数……”她看着徐阳逸一言不发地,手一挥,偃月带着呼啸而出,带起冲天黑炎,挟裹着对方满腔怒火,一言不发,如同凶兽一般朝她冲来。 她闭上了眼睛:“一花一果……皆是因果……” 她双眼闭上,耳朵里,只听着隆隆的脚步声,带着冲天杀气和愤怒,朝着她全力冲来! 这是发泄的一刀。 这是复仇的一刀! 这是承载自己道心的一刀! 彼待吾如是,吾待彼如是!虽千万人吾往矣! 这,就是他的道。 她……躲不过。也不想躲。 “纳兰家……”她说出了最后一句话:“势必将你碎尸万……” “刷!!”黑芒闪过! 万段的段字,死死憋在她的口中。 “到地狱去忏悔吧。”徐阳逸的身形出现在他身后,刀刃上,一丝血迹殷红,凝结为一滴鲜血,悄然落下。 就在血滴落下的一瞬间,纳兰流苏,从肩膀到腰,美丽的玉体被一刀两断!鲜血四溅! 沉默,徐阳逸死死咬着牙,许久,才把手放在胸口顿了顿。 “子七。” “哥哥帮你报仇了。” “或许,并不是我打倒的她,她太强了。我不是对手。但是,我斩下了最后一刀。”他闭上眼,长长吐了一口气:“我知道你并不看重过程,结果才是最重要的,对吗?” “该谢谢她。能清醒地活着,到我醒来。” 就在同时,碧霞回廊中,赤罗刹猛然站起,难以置信地看着一个地方! 如果有人能看透她的目光,就会发现,她的目光形成一条直线的话……最终目的地,就是血池! 纳兰流苏死了?! 怎么可能!! 历代纳兰家最强的圣女,怎么可能最后的灵识都消失?! 她握着酒杯的手,轻轻颤抖起来。纳兰错愕然看着族长,轻声道:“怎么?” 赤罗刹抬起手,示意对方不要说下去。她不敢相信地再感觉了好几次,确定,纳兰流苏完全死亡! “流苏……不在了……”许久,她声音才嘶哑着说道,即便是已经接受,说出来都情不自禁地微微发颤。 “什么!?”纳兰错没有这么好的涵养,霍然站起,双目圆整:“族长!是不是您感受错了?我怎么一点没有感觉到!不可能的!流苏被称为历代最强圣女!甚至纳兰家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天才不为过!她的肉体,曾经沐浴过一滴古妖真血!她的灵识,出生便受到三大族地的庇佑!她……” “我知道!!”赤罗刹猛然站起,眼角都在跳,咬牙道:“你说的我都知道!!族谱上写的一清二楚!!” “然而,她不在了!”她转过目光,死死盯着远处的七号傀儡:“有人杀了她……本宫不敢相信……在现在竟然有人能杀死一代天才的古修!此人……此人到底是谁!” 血池中,十几位无常,愕然看着天空。 那里,纳兰流苏的本命玉牌,发出一道耀眼的金光,然后……“轰”的一声,碎成片片残渣! “不……这,这不可能……”一位无常傻了那样,颤抖着捧起一片残渣:“怎么会……不可能!流苏圣女怎么可能陨落?!她不是应该灵识长存,近乎永生吗!” 其他人,没有一个说话,只是满脸震撼,没人接受得了这个事实! 从未破碎过的七号傀儡……今日,注定是它陨灭之时! “苍天……”一位无常,绿火颤抖着,无意识地看向外面:“到底是何等妖孽……竟然能灭杀一代最天才的古修?” 纳兰错难掩惊诧地坐下,直到现在,他都无法相信。但是,刚坐下两秒,忽然抬起眉头,倒抽了一口凉气:“那么……七号傀儡……” 战无不胜……从未倒下的七号傀儡…… “为战而生,为战而死。”赤罗刹咬了咬牙:“现在去就……筑基修士不得出手的情况下……来得及?” 目光所及,转生傀儡六只手,同时刺下!! “轰!!!”光罩,发出无穷金光,下一秒,全数崩溃!! 下方所有人,呆呆地看着保护他们最后一层鸡蛋壳,在此粉碎。转生傀儡即便没有灵智,此刻也仰天长啸。 “兹!!!!”惊天动地的呼声,让地面的石头都跳了跳。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这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些微光芒,照耀出小山一般的身躯。一道道符箓闪耀其上,三头六臂宛若魔神降临。头颅下方,是一圈如同扬起的裙摆一般的黑色浪潮。潮起潮落,无数令人心寒的“丝丝”声,响彻夜空。 灵寄生的海洋。 咆哮之后,六只几十米长的手臂,再次抬起! “啪嗒……”一名修士,聚灵炮掉到了地上,心中一片冰凉,呆呆看着上方的转生傀儡,嘴里着了魔一样念叨:“不……不是的……这不是真的……” “护罩……破了……”另一边,一位修士脸色惨白,虽然并未丢掉聚灵炮,却丢了魂一样喃喃开口。 破的不仅仅是一道护罩,还有他们的斗志……士气。 所有的希望,在这一刻,全部破碎。 赵五爷嘴唇颤抖,他没有扔掉聚灵炮,不过握着炮身的手都在发抖。 碎了…… 灵光护罩碎了…… 所有人就像剥掉壳的螃蟹一样,露出肥美的,白皙的蟹肉,只等品尝。 上,转生傀儡不死不灭,下,啸风军团全力冲锋。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是我错了?”他目光中露出一丝悲凉,在这种全面战争面前,个人的武力,不超出一个大境界……简直杯水车薪。 冲天的灵光潮,抵御住天劫降临的灵光,陡然弱了一半。瞬间,那道绿色天劫轰然下压!连天边的启明星都为之失色!转生傀儡的面前,一片惨绿。如同幽冥鬼火燃烧的地狱。映照出一张张心如死灰的脸。 “咚!”后方,啸风军黑虎的利爪,已经踩在了玄诚子面前! 啸风军领队,气喘如牛,身上的盔甲已经近乎破碎,露出一张年轻但并不幼稚的面孔,杀气凛然。 他面前,玄诚子鲜血淋漓,忽然之间,一片金光闪过!玄诚子有些意外地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灵光护罩破碎的一幕! “哈……”领军霍然抬头,死死盯着那道下压的天劫,忽然仰天大笑:“哈哈哈!!!” “结阵!!”笑完之后,他声嘶力竭地大吼,目光杀意毕露:“谁……都不准离开这里!” 破阵了! 终于破阵了! 长年的战争生涯,他知道,现在刑天军团那群杂牌军绝不可能有心情去战斗!只等天劫降临,这里所有都会化为飞灰! 那时候……自己冲进去,拿走令牌,不费一兵一卒! 没有任何人知道,此刻,半空中,秦雪銮,正在疯狂结印! 三十分钟了…… 舵主还没有出来……但是,自己等不起了! “万蛊引……”随着这三个字出口,一片紫红色的光芒,带着诡异的嗡嗡声从她身上冒出,她双手猛然一合:“龙蛇升天!” “哗!!”一道紫红色的灵光,从她身上,波纹一般射出!紧接着,转生傀儡身上,那些被蛇,蝎,蜈蚣,咬出来的孔洞,赫然喷发出道道紫光! 如同这一瞬间静止,转生傀儡忽然不动了! “真以为我的小伙伴毒素对你一点用没有?”秦雪銮咬牙笑道:“这每一只,都是精挑细选的蛊王,它们的毒,单独对你确实没用,但是……一旦同时爆发,却足以让你麻痹!” “毕竟……我挑出来的,可全都是以麻痹神经,肌肉,冻僵血脉为前提的蛊王!” 赵老爷子面沉如水,放在戒指上的手,终于松了下来。 刚才……他已经摸上了子母阴阳尸的容器……秦雪銮不发动,他这张底牌……不能不出! 下方,赵五爷目光一闪,那代表死亡的六只手,就在距离它们还有一百米的地方停住了! 所有人,全都呆了。 不需要说话,这一瞬间,一股名为希望的火焰,瞬间燃烧满它们的内心! “杀!!!”赵五爷声嘶力竭地大喊一声!数十盏聚灵炮,此刻不约而同地再次亮起! “杀!!!”天空中,所有人眼睛一亮,这一秒,灵力再无任何保留!长江决堤一样疯狂喷射而出! 只求这一击! 这,是唯一的机会! 这,是他们第一次让这个恐怖的机器停下来! “丝丝!!!”他们面前,还隔着一张……看不到头,无数眼睛,利齿组成的触手海洋!就在他们全力爆发之时,灵寄生同样感觉到了危机,疯狂地朝他们冲来! 方程闭上了眼,他的丹田都在隐隐作痛,这一片海洋冲过去,必定重伤。然而,此刻,他没有第二个选择! “妈的!”灵器全开!灵光耀目!他闭上眼,铁了心朝灵寄生体冲过去! 然而…… 没有想象中的剧痛。 没有全身都被撕咬的痛楚。 他惊愕地睁开了眼睛,赫然发现…… 枯萎! 他们面前,阻挡他们的灵寄生,赫然全部都在枯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