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封神结(三十二) - 最强妖孽

第322章:封神结(三十二)

旗帜,无声地在空中飞扬。 不知道过了多久,下方,有修士“扑通”一声坐了下去,紧接着,不少人,全部都扑通扑通坐了下来。 他们,早已经透支,而那道天劫,在转生傀儡开始收缩的时候,就已经烟消云散。 “活下来了……”一位修士,颤抖地看着自己的手,忽然大喊一声:“活下来了!!” “我们赢了!!赢了!!”“哈哈哈!大名鼎鼎的转生傀儡!这可是一尊扫一族的转生傀儡!我们活下来了!赢了!”“难以想象啊!哈哈哈!我们赢了!赢了!” 没有太多别的词汇,现在,活下来了,和赢了,成为他们共同的语言。 有欢呼的,有沉默的,有黯然流泪的,还有更多,抱在一起的,汗湿重衣却尖叫的修士。 无论任何人,他们脸上的兴奋,都溢于言表! 赵五爷坐了下来,掏出衣服中的一根烟,抖抖索索所地打了个响指,点燃,深深抽了一口。 劫后余生…… 今夜的风,如此清醒,虽然身体如同崩溃,却让人兴奋地根本不想去打坐。 “这可是转生傀儡啊……”赵凤来,同样脸色苍白地走到他身边,只不过,声音都在飘:“从未想过……从未想过……纳兰家走到今天的根基,整个修行界都只有二十具的转生傀儡……我们,我们竟然能够……” 说不下去了,他喉结剧烈颤抖着,许久,才对赵五爷说道:“给我一根。” “你不是不抽吗?”赵五爷干笑着,声音都有些嘶哑,甩了一根过去,看着天空,出神地重复了一句:“这……可是转生傀儡啊……” 呼啦啦……天空中旗帜飘扬。却没有一家分兵过来。 令狐家惨状近在眼前,他们不想做下一个令狐家。 然而,有的家族修士想了想才发现,从入场到现在,每一次变故,竟然都和刑天军团有关。 吃掉百骑啸风军主力,导致令狐家被围攻。现在……竟然更上一层楼!杀掉了一具转生傀儡! 这是……在对其他家族亮剑! “刑天军团……”赤罗刹的手在桌子上时而捏成拳状,时而松开。 “这个军团……还真不能太小看了……”尽管心中极为不情愿,她仍然咬牙道:“若小看了它……很可能被狠狠咬一口……” “族长!”此刻,一位男子在前方抱拳,脸上杀气四溢:“纳兰嫣然,愿领五十搜魂军,踏破刑天军团!” 他长得很美,一个男子竟然长出了女子的五官,然而身上的气质,却并没有让人感觉冲突。 “竟然让我们损失一具珍贵无比的转生傀儡……他……罪该万死!” 赤罗刹淡淡地扫了一眼,心中泛起一抹苦笑。 你去? “纳兰流苏,身形俱灭。从此,纳兰家再不会有流苏圣女了。”她淡淡道。 纳兰嫣然愣了愣,随后,满脸不可置信地说道:“流苏圣女……她,她老人家没有回来?” “我再说一次。”赤罗刹看着他说道:“是神形俱灭。” 纳兰嫣然倒抽了一口凉气,但是,脸上的怒容,诡异地消失了。 “拿不下令狐家,不要去动他。”赤罗刹冷声道:“你莫非想做第二个令狐家?” 一道道筑基灵识,诡异地出现,诡异地消失。刑天军团扬起了他的旗帜,在一分钟后,徐阳逸静静地收了起来。 剑,拔出来过就好了。 让他惊讶的,是升灵竹。 他不知道对方吃了什么东西,竟然开始了……生根? “莫非,它以前处于一种假死状态?”他手一挥,将升灵竹收了起来:“十大仙体,虚灵体……我根本没听说过,回头还要找找资料才是。” 这一切,看似很长,实则只是几分钟。 他收回目光,看向下方,点了点头,随即,看向后方。 没完……他脸上看似平静,心中,则是杀意沸腾! 这股杀意,是为赵子七。 一个纳兰流苏,还不够他祭奠对方的灵魂。 “嗖!”他的身体,化为一道残影,双翅一抖,急冲了下去! 上空的所有人,本来还打算说什么,但是看他冲的方向。每个人眼中都闪过一抹寒芒。 啸风军…… “趁火打劫是好……”赵老爷子冷笑了一声,坐在一只苍鹰傀儡上俯冲了下去,双手已经聚集起两团灵光:“也要看看这把火够不够大……别劫没劫到,反而把自己烧死。” 下方的修士,一个个的,都站了起来。 欢呼的,停止了欢呼,用仅存的力气,抓起了聚灵炮,不由分说地瞄准了后方。 赵五爷,摁灭了烟头,没有用聚灵炮,而是口中吐出一柄长剑,深吸一口气,杀意盈野地转了过去。 啸风军,完全是呆滞的。 转生傀儡……死了? 他们不敢相信,作为对手,这几次战斗,多少人的命才能填掉一只?而且从没有人从内部攻破。现在,却有人做到了。 当正面杀气的浪潮扑到他们脸上,队长这才反应过来! 不好…… 他们面前的,是疲兵,但绝不是哀兵! 他满是冷汗的手,抓紧了长枪,目光从所有修士面上扫过。此刻,任何一个人,哪里有刚才一丝丝绝望的模样? “撤退……撤退!!”他高呼一声,掉头就走! 然而,就在此刻,一道青影,诡异地挡在了他们面前。 “我令狐家和你道宗无冤无仇……”队长死死盯着眼前的道人,心中已经惊恐交加:“道友……你……” 玄诚子没有说话,而是将剑往地面一扔,当一声插到地下,随后,双手一个法诀,那一把残剑,竟然爆发出数十米高的灵气!并且向两边拓展!形成一道剑气的光幕! “剑临太虚。”他深吸一口气:“虽然挡不住你们,阻拦你们一分钟,贫道自信可以做到的。” 说完,他就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结束了…… 他快合上的眼睛里,看到了徐阳逸平静的面容,只是平静下,带着恐怖的杀气。 都结束了…… “十方红莲……”半空中,徐阳逸深深地看着倒下的玄诚子,没有说话,一挥手,偃月迎风招展,一道黑炎火龙,从空中呼啸着蔓延!足足几十米!凌空斩下! “轰!!!”威力,或许并不算太大,但是声势,却足以震人眼球。他的身影如同一道惊鸿,“刷”的一声!一名有些呆滞的啸风军预备队,人头倏然飞起! 随着冲天鲜血,徐阳逸一步站在了剑凌太虚的剑气光幕之前,手握偃月,黑炎缭绕,仿佛战神降临! “想走?”他死神一般的目光从每一个啸风军脸上划过:“问问后面我的人,答不答应。” 这是没有悬念的战争。 士气此消彼长,早已没法相提并论。仅仅十几分钟后,徐阳逸站在一片血腥的地面上,一刀插进了队长的胸膛。 最后二十三名啸风军,在此陨落,他已经可以想象令狐家的家主此刻的脸色。 “各位舍生忘死,徐某必定不让各位失望。”不需要再多的废话,他朝赵家和藏龙军团拱了拱手:“现在,最重要的是恢复。刑天军团镇守羽林卫。接下来是藏龙军团,每个军团八小时值守。” “可。”赵老爷子点了点头:“子七呢?” 徐阳逸咬了咬牙,长叹了一声:“对不起。” “怎么?”赵五爷霍然站了起来,眼睛瞪得溜圆:“他,他怎么了?” 徐阳逸张了几次嘴,最终什么都没说出来,沉默地站在原地。 “陨落了?”赵老爷子愕然看着徐阳逸,不到三秒,忽然呵呵一笑:“徐道友,你多虑了。” “怎么?”徐阳逸猛地抬起头来,这个态度……莫非赵子七并没死? “通幽瞳,非人非鬼。徐道友可听过鬼还会再死?”赵老爷子笑完,长叹一声:“不过是重新积累形体罢了……这个时间,可能很长……也可能很短……” 赵子七竟然真的没死? 徐阳逸愣了好几秒,才消化掉这个消息,他带对方进去,对方一直叫他哥,从小失去家庭的他,对这种感情,非常眷恋。 “我欠他一个人情。”他舒了一口气:“这件事,交给我,赵家可放心?” “放心,绝对放心!”赵老爷子目光一亮,立刻点头。 开什么玩笑,看样子两人在转生傀儡里面友情升温啊……若徐舵主背后那位炼丹师肯出手,赵子七一旦重新凝聚完毕,就是赵家彻底翻身的时候! 徐阳逸没有再废话,伸手往储物戒一抹,一片丹液洒了出去。 一位修士接过一看,顿时眼睛一亮。 “补灵液?!”他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灵气吸收速度提高30%,维持二十四小时!我,我只在中期的精英身上看到有过!” “少见多怪!”赵五爷一口气没憋上来,能别表现得这么土包子吗!别人那背后是有人的!有人的懂不懂?几瓶丹液算的了什么? 楚昭南二话没说,一口喝完。皱了皱眉,伸出手:“再来几瓶。” 徐阳逸同样不废话,丢了过去,那丢的熟练程度,让一众赵家修士心都一颤一颤的。 掉地上了怎么办?能不能注意一点影响? 赵老爷子微微叹了口气,看似这一次赵家和两方合作,但是远近亲疏,这就看出来了。自己都不好意思多问,别人张口就要。 “从现在开始。刑天军团值守八小时,接下来三家轮换。”看到所有人都拿过丹液,徐阳逸深吸一口气,目光如火地看着夜空:“如果我没猜错……白虎殿,撑不久了。” 在天的尽头,哪里,四片灵光交织成旋转的海洋。道道杀气惊走临近的云和星,让那里成为一片绝对领域。 “这场战斗,第一场大幕,已经将要落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