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封神结(三十三) - 最强妖孽

第323章:封神结(三十三)

“刷……”不时的,一道道灵光照耀天际,天空中,已经传来一阵阵机括不堪重负的咔咔声。灵光的漩涡布满那片空间,比两个小时之前,更加绚烂。 “嗡……”数百米的灵光,从白虎殿眼中射下,掀翻地面的泥土,柏油路,划出数米深的鸿沟,白虎殿全身,已经比两个小时前更加绚烂,一道道宏伟的符文笼罩上空,一个足足几千米大的白虎虚影咆哮着,翻手之间,必定有一片修士陨落。 五彩的光芒照耀到刑天军团的地盘。对比起那一边的水深火热,这一边,却是一片诡异的寂静。 沉默的打坐,每个人都在抓紧每一分钟恢复。从刚才的战斗,他们已经知道,战争突如其来,下一场大战,不知道在什么时候。 徐阳逸也在打坐,不过却并没有运转什么心法。万古丹经王虽然还没有形成洪炉阶段,但是现在,仍然是自我修行。并不需要刻意打坐。 他正在内视储物戒中的升灵竹,以及气海内的茧。 升灵竹自从“吃掉”灵寄生之后,身上的血纹就消失了。但是接下来,它再次进入了一种休眠的状态。徐阳逸的灵识根本无法靠近。 至于那个奇怪的茧,染上了一抹红色之后,再不动弹。曾经救了他一命的血脉天赋,无论如何感觉他都感觉不到。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是妖兽。 只有妖兽,才具有血脉天赋。人类没有这个能力。 “你好像没打坐?”一个声音从徐阳逸耳边传来,他睁开眼,方程正站在他面前。 “我的功法比较特殊。”他笑了笑说道。 方程点了点头,在他身旁坐下。他们的位置正是广场之中,面对着上万米外灵光裂空,锐气千条。即便在他们这里,都能感觉到地面的震颤。 “总算可以好好打坐了。”方程伸了个拦腰盘腿坐下:“起码我们手里的令牌保住了。” 徐阳逸笑了笑,没开口。 保住了? 差得远! 现在他们的局势看似稳定,实则……这只是第一浪,更大的海啸,还在后面等着他们! 三家围攻令狐家,一旦令狐家陨落,却必定只有一家可以拿到令牌!那么……剩下的两家,还有两天半,他们会怎么做?会甘心只拿一块令牌? 如果没有刑天军团,他们必定是甘心的。但是,现在刑天军团在这里,就绝不会甘心! 毕竟……这是场上最好拿的一块令牌! “师弟……师弟?”方程的声音把他的思维拉了回来:“你怎么了?” “没事。”徐阳逸淡淡一笑,有些羡慕地看了方程一眼,想不到这么多,也好。 “帮我做一件事。”他收敛了笑容,慎重地看着方程:“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看到他的神色,方程也郑重了起来,点头道:“师弟请说。” 徐阳逸凝重地打出数个法诀:“记住了么?” “你这是?”方程有点莫名其妙。 “我在下面放了个东西,叫做妖心种魔。它非常危险,威力绝对超乎你的想象。”徐阳逸缓缓说道:“师兄,这里,我最相信的就是你,楚昭南,猫八二,李宗元。后两人的境界太低,我担心他们出岔子。大楚是藏龙军团的团长。只有你去做,最合适。” 方程点了点头:“师兄弟,不用说其他的。我一直看你很顺眼----除了在利维坦里把我踢下去之外。” “刚才我用的是妖心种魔的解封法诀。你记住,一旦解封,你绝对不要再离开。呆在它周围二十米内,才是最安全的。至于什么时候解封……”徐阳逸想了想:“我们的灵识可以暂时连接。” “没问题。” “现在就去。”徐阳逸郑重说道:“有任何异动,你马上告诉我。” 方程离开了,羽林卫,全部进入了一片沉寂。八个小时后,藏龙军团的值守换走了刑天军团。一个势力值守八小时。整个基地,如同一尊井然有序的机械。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徐阳逸忽然睁开了眼睛。 天色,依然一片黑暗。墙上的挂钟,现在……是第二天的零点。 过去了十五六个小时……不,现在不是看这个的时候! 就在刚才……他的灵识中感到,方程的灵识消失了! 不是单纯的消失不见,而是……彻底陨灭! “怎么会这样!”他猛地锤了一下地面,发出一声巨响。起身就往外面冲去! 牡丹正在他门口,门轰然打开,她刚开口说:“团……” 徐阳逸的身影,从她身边倏然飞过!没有一点停留! 不可能的……这不是真的……他心中除了焦急,更是一片刺痛。方程,算是他不多的朋友之一,地下毫无危险,怎么可能忽然陨灭? 一定是自己感觉出了问题……一定是这样…… 他死死咬着牙,几乎是十秒不到就从几楼上冲到了下方的传送法阵旁边。 “开启法阵。”他从牙缝中飘出声音。 法阵旁边站着三个赵家的值守修士,愣了愣,一位修士恭敬地说:“徐道友……您亲自说过,要开启对下传送法阵,必须您,族长,和……” “我说……”徐阳逸死死握着拳:“开启法阵!” 他的情绪不太对……三位修士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疑惑。在他们印象中,这位舵主面对转生傀儡都面不改色,现在怎么…… 他们不知道,敌人,和感情,完全是两回事。 三位修士再不敢说什么,立刻开放了法阵,徐阳逸正要一步冲过去,却忽然停住了脚步。 “不对……”他死死咬着牙,手拽得死紧,却生生忍住。 “师兄……实力很强,非常强,和我练气中期差不多。”他强迫自己做着深呼吸,心中一刺一刺地痛:“在只能动用练气以下的情况下,只要不是四大家族顶尖练气后期的天才,他都可以应付一阵。刚才……他的灵识,是突然崩溃的……” “这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来的人,或者东西,实力远超练气后期!半步筑基?不,半步筑基都不可能让师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我和他的灵识连同,他只需要开启灵识朝我呼救便可……但是,他没有。” “在根本感觉不到的情况下,杀了师兄……”他拳头都掐出了血印,却生生停在了法阵旁边:“而我赶到,不到十秒。也就是说……” “那个东西……很可能还在下面!就在我脚下!” 他不知道,此刻,就在下方,一团蠕动的黑水,颤抖地匍匐在一个人的脚边。许久,那个人的声音才淡淡从它头上飘下来。 “我听到了……” “他就在法阵上边,都冲过来了……却停了下来……” “不愧是能从丹霞宫出来的人。”声音顿了顿,飘然远去:“走,他暂时不会下来了。我每一秒钟都很宝贵。” “前,前辈……”黑水颤抖着说道:“晚,晚辈,还,还是去以,以前的地方待待命?” “否则……你想去哪里?”声音带着说不出的痛苦:“地狱么?” 它完全想不到…… 这个通道里……竟然有如此可怕的东西! 自己虽然被拿走了先天凝聚的玄冥重水,但是本身就是重水稀释而成,然而,它引以为傲的天赋神通,在对方面前,竟然十米都近身不了! 太可怕了……这个人……超出了它不多的知识中对于修士所有的定义!让它……不得不匍匐在这里,听天由命。 上方,徐阳逸静静地坐在黑色法阵旁边,三名修士对视了一眼,没人敢多嘴。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过去,徐阳逸终于放出一只灵猿傀儡送了进去,仔细感受了五秒,立刻冲了下去。 “刷!”视野从模糊变为清晰,映入眼帘中的,首先就是方程口吐鲜血地靠在墙边,满脸震惊的神色。 然而……对方,没有一丝生气。 灵识破灭…… 徐阳逸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牙齿都咬得咯咯响。数秒后,才睁开眼,走过去,轻轻将方程没有合上的眼睛合起来。 到底是谁! 自己的师兄……真的死了。 不是像赵子七那样的假死,而是神识陨灭……再无生机。 “师兄……”他的声音有些沙哑,握着对方的手:“安息……” 他没有说完,因为……方程的拳头,死死拽在一起,他本来想帮对方摆出一个安详的姿势,却根本做不到! 徐阳逸目光一闪,这一次,用上了灵力,一根根掰开了他的手指。 方程手中,赫然有一个字! 走!! 徐阳逸死死盯着那个字,这个字,是对方用指甲一笔一笔地刻上去的,鲜血淋漓。突如其来的灭杀,他却抓紧时间刻下了这个字! “不对!”徐阳逸此刻,感觉心中一阵火热:“不对……不对!” “一个让师兄根本感觉不到的敌人,他怎么可能刻下这个字!”他目光泛红地盯着那个走字,喃喃自语:“这是……师兄弥留之际刻下的东西。但是!” “他不可能忘记我们的灵识暂时连同,有刻字的功夫,他完全可以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